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56 2019.06.22 17:38

  说完,就雷厉风行的携带着秋无枫灰溜溜的离开了此地。

  自从那一天起,苏敛便一蹶不振的颓废下来,连带着秋无枫给她讲林泽川的糗事,她都无甚兴趣的面无表情着一张脸。

  秋无枫劝解道:“兄嫂,这是何必呢。从墙上下来不好吗?”

  苏敛饮下几口冽酒,酒水自口中溢出,沿着下颌一路蔓延至脖颈,浸湿了衣襟,她摇摇晃晃的站在墙头上,醉醺醺的悲嚎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秋无枫唯恐她摔下来伤着,林泽川届时怪罪自己。一时只能颠颠的贴着墙壁跑着,随着苏敛移动,做好充分准备,好在第一时间抢救。

  悲伤再加上烈酒,两者都是投注在一人身上时,那人通常是没有理智的,就好若苏敛现在,满心的凄楚和伤戚,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站立在墙头上,是多么有危险的动作。

  她本来不在墙头上,是喝醉后,顺着屋巅一路攀爬到狭窄的墙头,并且乐此不疲,在这上面走来走去,寻找最大的乐趣。

  秋无枫很头疼,对于一个醉鬼,他打不得骂不得,还不能还手。刚刚他上去想将人哄下来,差点被苏敛潜藏的爪法抓的头破血流,于是他败兴而归,只能在地上跑来跑去,跟个操线的傀儡般,保护这金枝玉叶的林夫人。

  林泽川在这种场面上,很是应景的远远观望着。他站在缀满繁叶的高树枝头上,负手而立,宛若夜深谪仙人,远眺着凝望这边的情景。

  不是他不去,是他一去了害怕落的同秋无枫一样的下场,正所谓,必要的逃避是为了养精蓄锐,做好更充分的准备,等待更好的机会,来制裁发酒疯的敌人。

  终于,发酒疯的苏敛开始进入懈怠期,林泽川见势飞身上前,揽了人往后颈一劈,成功的制裁了一个醉鬼。

  秋无枫在下看的目瞪口呆,他道:“夏刃兄,你真厉害。”

  林泽川微微一笑道:“一般一般。”

  他低头看着怀中人着了酒意,双颊微红,唇齿水润,眉头却是紧皱,舒展不开。他好心的伸出手去抚平褶皱,让借酒消愁反而继续愁的人好受点。

  但他从不细里想,苏敛几番失态和无理取闹是为何?他也不会想。

  模仿不到诗仙李太白的醉酒潇洒,模仿到了平常酒客宿醉后的头痛。苏敛以往都是滴酒不沾,如果要沾,只能小酌怡情。

  头次酩酊大醉,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躺了三天才起身,林泽川在此期间落井下石的嘲讽不下数次,气的苏敛在门扉挂上纸条,秋无枫和猪狗不如的林泽川不许进。

  秋无枫很挫败,对苏敛的这种做法表示了疑惑。他蹲在窗口问:“兄嫂我与情比金坚,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对我。”

  苏敛在屏风后搓澡的手一顿,“滚。”

  这副场景刚好被路过的林泽川看见,他夜间闲来无事,看外面月色正好,就出来走走。这一走,就看见自己好友在深更半夜时分,鬼鬼祟祟,猥琐下流的趴在苏敛窗口,探头探脑。而苏敛室内灯火通明,烛火印在屏风上,很清楚的显示出里面的人正在沐浴。

  林泽川:“?”

  他走过去,用最和善的目光凝视着昔日的好友,问道:“你干嘛呢?”

  秋无枫被他脸上诡异的弧度威慑,强硬的挤出个笑来,

  “没,没干什么,就来与兄嫂说几句话。”

  一般来讲,林泽川不会对好友动手,他动手前会断绝关系几分钟,打完后才会和好,这样美名曰不伤感情。

  秋无枫很荣幸,林泽川跟他断绝了一个时辰的好友关系,打破了以往的记录,在某种意义上,也称的上是一种第一了。

  临夏的雨水断断续续下个不停,秋无枫脸上的淤青还未消下去,他坐于凉亭内,一手端举香茶,正在品茗。一手翻阅着账本,旁边的林泽川看着潇潇暮雨,不知道在想什么。

  凉亭檐上垂下的轻纱随风扬动,沾上些许雨水,林泽川在雨声簌簌下,问道:“枫弟,苏敛已有数月未理我了,你说,这是为何?”

  秋无枫近来在苏敛一事上如履薄冰,极力避开。于是他收起了账本,笑容满面道:“夏刃兄,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了。”

  林泽川:“回来。”

  君有令时臣要为,秋无枫将账本放回,苦思冥想好久,“夏刃兄,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可以尝试主动与兄嫂说话,”

  林泽川:“我才不会主动去理那个女人!”

  雨势在夜静时分终于歇止,苏敛就着烛火写信,她已许久未跟苏牧联系。

  不知道京城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她当初追随林泽川出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同林泽川一起去镇守边疆的军营看看,顺便笼络军心。可林泽川在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留枫堡耽搁数日,很是悠闲舒适,完全没有动身去其他地方的打算。

  苏敛内心略有些焦灼,她在思量在此等待还是回京都,耗费时间陪林泽川闲散度日,显然是不合适的。大颛江山内忧外患,林清一日不除,她便一日不得安心。

  她对死无惧,只是怕死之前,未能安顿好一切,让自己的弟弟顺顺利利的坐稳王位,建立盛世大颛。

  “……”

  “苏敛,你在吗?在吗!”

  外面林泽川扯着嗓子大叫,成功扰乱了苏敛认真思考的心绪,她将信纸往袖里一塞,整了整脸上严峻的神色,显出厌恶的神色,旋身去开门。

  甫开门,一捧白菊盈了眼,林泽川从万花朵后冒出头来,开口道:“苏敛。”

  苏敛惊愕的看着他自耳开始一寸一寸变红的脸,问道:“干什么?”

  林泽川羞怯万分,不敢与苏敛对视,磕磕巴巴道:“今天天气正好,我买来花送你。”

  苏敛提醒他,“今天下了一天的雨,怎么个天气好。”

  林泽川挠了挠头,不由分说的将花塞进苏敛怀里,“送你的,祝你今天快乐,没了,我要走了。”

  苏敛看着他,两人长久的凝视里,她问:“林泽川,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清明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