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出城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175 2019.05.23 21:55

  褪下繁赘华服,带一包金银财宝,苏敛出了林府,趁着夜幕将起,清月凝空。遛着弯随家住郊外的人群一起出城。

  一门之隔,天差地别。

  京都之外,乔木翠枝,繁叶合风声,飒飒作响。桃花两三株,悠然栽路旁。许是月色的辉光,所经幽暗的路途,缓缓浮上烟霭,宛若仙境。

  这种场景不过苏敛的美好想象。原因是她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觉树挺多的。京都城内繁荣昌盛,就算夜深,一些坊间也灯火通明的照亮青石砖路。郊外却是什么都没有的,只有朦胧的霜白月光,和参天大树。

  但既然出来了,就要学会自我安慰,苏敛信心十足的在到脑海里过一遍书中经常看到的江湖,想象出几个美景来,宽慰自己到白天就好了。

  到白天她就看的清路了!

  初出江湖,便知江湖不易。苏敛很伤心,一步一磕绊的踉跄走着,心里泄气了一大半,这郊外的路还不如林府院内专为折磨她建造的路呢。同时在心里怀疑自己是否有夜盲症这个隐性疾病。

  一般来讲,美人落难就会有英雄来救。苏敛在这种孤单一人的情景下,也开始憧憬着有一位身穿白衣骑白马的翩翩公子来救自己,最好他的马长得比较威猛,高大,载得动两个人。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缘分来的时候,苏敛眼睁睁的看着一团不知名物体狂放的奔窜经过自己身边,根据模糊的形状和勾线,可以肯定出那是马。她心中登时燃起了无限火焰,使足力气,边跑边喂了几声,刚准备喊一声,“壮士留步,我有钱”时,便被路上的石子绊了一跤,吃了一嘴的灰。

  月很圆,天很黑,苏敛全身很痛。第一晚的惨痛记忆戛然而止。并不是她晕过去了,而是有路过的善良老伯骑骡子救了她。

  被救的原因也很出人意料,那老伯的骡子走的慢,成功踩到了瘫倒在地的一身黑衣苏敛。而后开溜不及,被苏敛凶神恶煞的揪住耳朵。

  老伯心疼他家的骡子。听着骡子在苏敛手底下惨痛的嚎叫,迫于无奈屈服在了苏敛的手段之下。最最主要的是,苏敛给了老伯一个金叶子。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翌日一大早,苏敛从四面通风,摇摇欲坠的茅屋里跟老伯道别,继续一往无悔的踏上了寻找林泽川的艰辛旅途。

  这回她学习到了知识,昨夜与老伯彻夜长谈,发现行侠仗义,常在江湖走动的英才都需有个坐骑。

  现在江湖流行的坐骑主要是马,马中又流行白马,黑马。之所以流行这两个马,是因为它们的颜色百搭,不管骑他的人穿什么色的衣服,都能凸显出一些别样的气质。除了长得不好看的人。

  于是苏敛买了老伯的骡子。太过于大众流行的东西不太适合自己显耀的身份,公主,所用的坐骑就要百里挑一,与众不同。其实是觉得自己一片金叶子花的有些不值,把这头骡子归为自己,好歹赚回来了点。

  她给骡子起了个名字叫小快,希望这个骡子能感受到它名字里的内涵,不要跑起来还没她走得快。

  小快是头很聪明的骡子,从它走三步歇五分钟,期间还把苏敛从背上掀下去数次,就可以看出来,它聪明的自找死路。让苏敛想吃它的理由又多加了一条。真是善解人意,伶俐动人的小宝贝啊。

  然后在途径一个小镇客栈时,它成功成了苏敛的一道菜,黑黢黢的肉咀嚼起来很是带劲。

  苏敛所在的这家客栈不比京都的豪华舒适,但放眼整个小镇,就这家客栈还勉强能接受。苏敛吃完令人心情舒畅的驴肉,交了几块银子,成功入住了。她需要在这个小镇上暂时耽误一天,买到江湖人必须的坐骑。

  用完膳食后,苏敛被小二牵引着往客房内带,刚上了楼梯,突然听到下面一阵不同程度上的惊呼声。

  好奇心使然,苏敛转了头去看,发现客栈内进来了一人,面如冠玉,清俊无双,一袭白衣衬得他翩翩如谪仙,这种气质,这种风流韵味。

  苏敛瞥了两眼,继续往上走。一堆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这人不就是长得好看吗,至于目瞪口呆的望着发呆吗?甚至有几个人俯首跪下,多失气度和面子。她待会上了楼在偷偷看。

  还没继续走几步,那名男子身后窜出来个白衣小姑娘,大喊道:“楼梯上的那两个,见到我们公子了还不下来行礼。”

  苏敛看向旁边的小二,小二扑通一声跪下,力气之大,让苏敛怀疑他都跪出了两个窟窿。

  小姑娘仍叫道:“你还不赶紧行礼吗?”

  苏敛俯视地上的小二,“她叫你下去行礼呢,你现在好像在拜我啊。”

  小二没说话,抱着身子麻利的滚下去,以高难度的状态下,做了个俯趴跪拜的姿势。

  苏敛很敬佩,如果不是气氛太过于严肃,她都要鼓掌来表示自己的赞赏之情了。

  小二跪倒后,那白衣小姑娘更神气了,伸出手来指着苏敛,“你怎么不行礼?我说你们两个人呢!”

  苏敛笑道:“滚。”

  她本意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结果她退一步,敌近数步,这小镇里还能上演场恶霸情景的。是时候来场轰轰烈烈的侠义事迹了。

  小姑娘显然没想到苏敛能说出一句滚来,刹那涨红了一张脸,气急败坏的随手抓起一人桌上的茶杯,就朝苏敛所在的位置扔来。

  苏敛在宫中也练习过几套招式,一个小小的茶杯她自然是能避过的,只是这茶水,真是好烫啊!

  小姑娘眼见泼着苏敛了,笑的猖狂的不可一世,明明是天真烂漫的年纪,生生做出来一副恶毒癫狂的疯婆子形象。

  “赶紧滚下来行礼,给我家公子磕几个头,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这种语态,这种刁蛮,很是厉害。苏敛吹了吹裸露在外被烫红的皮肤,朝下走去。

  小姑娘鼻孔朝天的看着她,充分的提现了仗势欺人这个成语的核心文化。她口中所念叨的公子此时已经入座,正在饮茶。人长的确实好看,不过纵容自己的下人做这种事情,一看就是个衣冠禽兽。

  苏敛叹了一口气,径直走到小姑娘身上,朝着她嫣然一笑。

  稍俯了俯身子,从最近的桌子上捞来一盆汤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人泼去。

  只是这汤水也忒烫了些!自己单单是拿了个瓷盆,就觉得烫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