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疑点2

一世敛泽川 席琛. 1042 2019.06.04 23:24

  “你说什么?”

  苏敛重复了遍,“我说,如果你是林清老派来的杀手……”

  话还未脱口完,刀客身形倏然一动,伸出手掐制住苏敛脖子,将她往树上重重一推,出言道:“不准你骂他。”

  苏敛咳嗽两声,冷然道:“林清老狗,林清王八狗,林清小狗。我就要骂他。”

  刀客掐住她脖颈的手紧了紧,苏敛立马说不出来话,脸色发青发白,她头晕目眩,氧气稀缺让她开始神志恍惚,刀客唇齿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道:“我再说一遍,你不准骂他。”

  苏敛从喉管里硬挤出声音,“林…清…老…狗!”

  刀客手劲再增大,“你再骂?”

  苏敛继续,“林,清,老,狗!”

  两人像是互相较劲般,刀客愈用力,苏敛骂的愈字字铿锵。

  刀客眼见苏敛被掐的都要气若游丝了,还能挣扎着继续骂,他怪笑一声,“你还真懂如何忤逆我。”

  苏敛喉处火灼般的刺痛,越发大的力气里,她有心无力,骂语再也说不出口。慢慢的,求生本能爆发,她开始伸出手去捶打钳制住她的胳膊,双脚胡乱的踢动,想要撼动折磨她的人。

  但刀客不为所动,一手镇压住她的所有动作。

  讽刺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你要知道,你现在这样都是自己自讨苦吃。”

  刀客刚说完,苏敛便呕出一口血来,溅上他斗笠黑纱之上。

  热血撒面,刀客骤然一惊,赶忙放开了手。将软下身子,双眼紧闭的苏敛揽入怀中,着急呼喊道:“喂,喂,醒醒。”

  苏敛做了个梦,她梦见三尺白绫,鹤顶鸩毒。

  她一人孑然立于空寥的皇宫议事殿,被人强硬灌着毒酒,灌完后,她听见一个明朗的声音说道,“为了确保万一,把她头砍下来吧。”

  然后,她的人手分离,意外的是她的头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脖颈处的疼痛不堪,痛的她一瞬间清醒。

  对于清醒后睡在柔软的榻上,苏敛还是有些意外的。她以为昨晚那个刀客会把自己交给林清那个狗贼,好来要挟苏牧。

  那个刀客口口声声说是来保护自己的,但看他昨晚的反应,此人绝对跟林清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且关系甚好。

  苏敛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手触的白嫩脖颈,很明显的摸到了凸出一圈的肿伤。

  她揭开素色床幔,眼中印入一间平常厢房。

  昨晚那个掐晕她的刀客,此刻正坐在桌子旁边,怡情的小酌着酒水。

  苏敛诧异的看了看他,重新合上素色床幔,僵硬着身子躺回了床榻里。

  此番场景也太过诡异了,饶是苏敛这种从不怕任何场面的人,也被惊的反应不过来,逃避般的躲回了这个方寸之地。

  该怎么面对昨晚想杀你之人,这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像是寻常一样的打招呼,肯定是不采取的。但若跟他硬碰硬,昨晚已经领教过的,自己又要吃一次亏。

  但刀客显然不能明透苏敛的纠结想法,他在床外道:“醒了就起来用膳吧,你应该饿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