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17 2019.06.25 11:50

  还想往里在看看,突然肩膀上被人拍了拍。苏敛被惊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僵化的转过头去,打了个招呼,“嗨。”

  蓦然回首,那人却是林泽川。

  人生丢人的事莫过于此,她在琢磨说自己梦游还是散步,不过这两个理由好像都没什么说服力。

  林泽川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苏敛挠墙,扣下几块木片,“哈哈,看这里的房子不错,以后可以按照这个样式,在宫中修筑一座。”

  林泽川意味深长的道:“胡说,宫里的房子比此处好看多了。你该不会是?”

  苏敛额上迸出两三滴冷汗,她结巴道:“什,什么啊,我就来看看。”

  林泽川高深莫测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女人了吧?所以在这里来偷窥!”

  苏敛看他笃定确切的神色,无法言语。她只能卑微的点了点头,“是,你说的没错。”

  林泽川瞪她一眼,嚷嚷开,“好啊,你个苏敛,喜欢女人还嫁给我,你这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苏敛赶忙捂住他的嘴,“你嚷嚷这么大声干嘛,引来人了怎么般,嘘——别吵别吵。”

  林泽川把她的手扒开,“你欺骗我的感情还不允许我说,你苏敛怎么这么过分,你还是不是人了。”

  苏敛又捂住他的嘴,张皇的看了看四周,“不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乖,我们回去再吵,先走先走。”

  她急忙拉了林泽川想离开这个地方,刚拽上人手,突然看的前方已经在短短几时内拥挤了一群人。

  翘首以盼的看热闹。

  苏敛立马松开手,双手捂脸,思量着今日回去要不要扔掉今日穿的衣服,林泽川却是继续大喊,“苏敛,你是不是做贼心虚了,好啊你。”

  什么事能阻止一下身后人声若雷霆击世的轰鸣声,苏敛直感脑部气血冲涌,双颊红晕了一片,她的一世英名要散于此地了。

  可一般榆木脑袋的人是没有觉悟的,林泽川质问声一声比一声大,苏敛捂住脸,哄慰道:“我们回去再说,回去再说,出门在外,不要丢人现眼了。嘘——”

  林泽川甩开她想拉自己的手,冷酷无情道:“哼,你都喜欢上女人了,还好意思让我不说出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应景的发出热呼声。苏敛血气翻涌的在上了几层,就差现场刨坑将自己埋下去了。正值此时,恰当的时候,就会出现恰当的人。

  在彼此尴尬的情景中,人群的欢呼更加热烈,一位美人携了晚春的所有光景,在平庸乏味的人群中行了出来。

  苏敛眼神一亮,果真是个美人,不过脸上易容的痕迹太过明显了。

  林泽川看着又是另一个回事了,他眼看着苏敛瞧一个女人瞧的津津有味,心里已认定的事又坚定不移了几分。

  他道:“呵,看见人来了,就移不开眼了?”

  苏敛“……”

  莺莺自人群中脱出,站于两人之间,开口道:“夏公子,你今日可是来寻奴家的吗?”

  林泽川怒瞪着被莺莺所遮挡的苏敛,语气不善道:“不是。”

  莺莺提袖掩了掩面,“那……”

  苏敛连忙道:“嘿呀,今天天气太好了,我就跟着他一起散步。”

  莺莺:“这么巧,散步来了我家院子,姑娘你倒像是来抓未归家的丈夫。”

  苏敛心里瞬间五味杂陈,火红跳动的心脏酸溜溜成一块青梅。她听君一席话,才想起来,林泽川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是不是跟着那群人一起来看美人的。莫非他也跪倒在了美人的石榴裙下。

  想到此处,刚刚的慌乱情绪没了,她一把拂开挡在自己身前的莺莺,质问道:“你刚刚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来看美人的。”

  林泽川否定道:“怎么会!我明明是跟着你来的好吗?”

  苏敛眼一眯,“是吗?你可别找借口。”

  林泽川冷嗤,“我会像你?”

  眼见着两人都要当众吵架,弱柳随风倒的莺莺跪坐在地,娇弱肌肤被地上沙石划破,着染在肤若白雪的胳膊上,犹如几朵在银华大雪中盛开的红梅。

  美人倾国倾城,就连受伤也是美艳绝伦。再加上眼中含泪,贝齿咬薄唇,楚楚可怜的令人怜爱。

  但罪魁祸首没有任何的觉悟,在美人发出啜泣后。还怡然不动的站着,没有俯身去扶的打算。

  周围人看的是一阵心疼,又不敢逾越了身份。只能将指责的目光看向苏敛。

  苏敛岂是在意他人眼光之人?她双眼皆在林泽川的身上,就看林泽川下一步动作是作甚。扶起这位姑娘还是指责他。

  还好,林泽川还是一如既往的蠢笨如牛,瞪着双大眼跟她对望。

  过了一会,林泽川突兀道:“你怎么不扶,你的喜欢怎么这么廉价。”

  苏敛:“……”

  她道:“你有毛病吗?”

  林泽川:“?你怎么说话的。”

  苏敛:“我就这么说话,你是有什么毛病吗?好端端的,你怎么不去扶呢?”

  林泽川:“那你怎么不去扶呢。你不是喜欢女人吗?”

  苏敛:“我什么时候说自己喜欢女人了?你不要红口白牙一相碰,就来污蔑我的清白。”

  林泽川:“你刚刚承认的,你的记性这么不好?莫非是未老先衰,脑子先糊涂了?”

  苏敛:“不如你好好想想你自己,是不是已经没有思考能力了?”

  两人的争吵没有因为插曲而打乱,至少林泽川是全神贯注的同苏敛斗嘴的。

  而地上的莺莺在群众同情的眼光中,手撑着地自己起身,她扶住自己受伤小臂,哽咽了几声,“夏公子……”

  苏敛正差一个确凿的证据来数落林泽川,听的莺莺一声娇弱呼唤,连忙抓住机会,转过身去,高声道:“看看,你的美人叫你了。”

  林泽川果断道:“你别岔开话题,我还没跟你好好说呢,你跟我继续说,是谁先开始说自己喜欢女人的?”

  苏敛:“……,我没说。”

  林泽川:“呵,敢说不敢当,还好意思天天把公主这两个字眼挂在嘴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