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回宫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132 2019.05.18 18:53

  有先见之明的王子谨在一旁紧觑着战况。

  看见兄长一如以往,重蹈覆辙的被苏敛一脚踹到命根子处,痛苦扭曲了一张冰封脸。

  他压了压嘴角的的笑意,努力压制住自己的狂喜心态。

  假惺惺的吆喝道:“别打了,你们别打了。快住手,你们别打了。”

  声音被淹没在拳拳到肉的闷哼声里,但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王子谨的声音几乎没有。就是走个过场,意思意思自己的担忧和焦急。

  两人乱无章法,仅凭蛮力的你一拳,我一拳。直到打到筋疲力尽,齐齐倒在地上休息时,这一场战斗才算结束。

  王子谨蹲在他们面前,很是有眼见的展扇加油打气,“怎么不继续了,接着打啊,兄长加油,公主加油,冲呀冲呀冲呀!”

  苏敛:“……”

  王子誉:“……”

  过量的运动也是种解压,一场架打的酣畅淋漓,心情舒畅,苏敛关心问,“你没断子绝孙吧。”

  王子誉撑着手半坐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滚。”

  苏敛绾好的发被汗湿,浑身就像进水里泡过一样,正当晌午,日头再加之一晒,整个人身上黏腻难忍。但又觉得疲累不想起来,像往常一般,遥遥的伸出手去想让已经站起身的王子誉扶她一把。

  王子誉冷眼瞧着她,拍了拍沾上灰尘的衣,“想得美。”

  苏敛语气惯常,“干嘛,扶我起来又怎么了?”

  王子誉却是不言,他稍俯下身,阳光悉数被他排于身后,一张脸笼于阴影处,苏敛仰头看他,明明是热烈的天里,突然带了冷意。

  “你已嫁做人妇,举止行为间应注意。我不喜欢碰别人的东西,自己起来吧。”

  这一句话如当头冷水泼的苏敛猝不及防,寒彻入骨。一直以来的嬉笑打闹,鲜衣怒马里,两人共生成长,青梅竹马。

  她和王子誉打架不再少数,每次结局都不同。但也不该是这一句。明晃晃的拒绝和排斥。交情何谓深浅,淡薄只在一刹。

  一切习惯还没来得及改,却又必须改。苏敛傻愣了一会,撑着手肘自己慢慢爬起来了,王子谨看她有些摇晃,连忙伸手搀扶住她。

  本来缓和轻松的场合乍然一瞬入冰窖。

  王子谨摸了摸鼻子,稍打了个冷颤。“那个,你们……”

  王子誉截断他的话,“公主,你需回宫一趟。”

  苏敛神情恹恹,没了心思玩闹。现在有了王子誉的言辞,再加上自己也是很想自家弟弟。便点了点头,垂眸慢慢推开搀扶她的王子谨。

  “那就依你所言,待我收整后,自会回去。”

  受情绪和气氛的影响,三人都有点郁结。王子誉做了做揖,“那陛下即在宫中侯着公主了,请。”

  王子谨紧跟王子誉动作,和扇抱拳。跟苏敛行了礼,一起同外走去。

  王子誉挺拔卓然,白衣沾上灰尘,束起黑发也别上几片绿榕叶。往前行的步,坚定不移的有些寂寥悲壮。

  王子谨苦着一张脸,凑近他哥,小声道:“哥,你自己能办的事情,还偏生让我来受折磨。”

  他哥步伐不停,直直的走着,眼睛都不带偏转一下,“我这是锻炼你的能力,好让你明白,什么叫做险恶的人,让你多多了解她的手段,以后有能力提防她。”

  王子谨摇了摇扇子,“哼。你不就一个人不好意思来找公主吗?”

  王子誉:“……”

  俗言道,心情不好的时候泡澡,有益于身体健康。因为泡完澡后。会神清气爽,怡然自得,免于积郁在心,伤肝伤脾。苏敛作为一个亲民的公主,对这些俗语很是相信。

  于是去泡了个冷水澡。主要原因是林府暗里没给她备热水,常年送予她的都是一桶桶幽井里打出来的冷水。最为关键的是,十三没在,没法给她偷热水。

  她下嫁林府时没带任何的女眷丫鬟,只身勇闯。林府也没给她配任何的侍女,任她自生自灭的折腾。

  她折腾折腾的自己都不金贵了,凡事都需亲为。不过几天,手心里磨出来许多茧子。越想越心酸。

  苏敛拾掇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净了身,换上新衣了,便风风火火的出了林府。朝着皇宫行去。

  屹立大颛王朝中央部位的京都皇宫,如同一头雄狮蛰伏跪地,威风凛凛,蓄势待发。围住皇宫的城墙高耸屹立,坚不可摧,遮挡住里面的所有建筑构造,也遮挡住外界的窥探目光,引人遐想。

  偌大皇宫只设有一个城门,派有重兵把守。彼时苏敛还觉得这小小一扇门也忒寒碜了点,不够体现大颛王朝的热情好客,宽大为怀。后来了解到了林将军的小心思,恨不得把这唯一的城门也赌起来。

  她当时年幼,把心中的想法讲与快垂死濒亡的父皇听时,她父皇粗糙大手紧紧拉着她,口中却神志不清的让她滚,说她眼界狭窄,怎么能当上一国之君。焚林而田竭泽而渔,只顾眼前利益而不管后患。若关闭了这一道门,他们宫内的人岂不是要困囿这狭窄的地界,待粮食和水源消耗完时,只能活生生的饿死或渴死。这一举动无异于自寻死路。他要求他的孩儿必须志存高远,抱负不凡。将属于苏氏皇朝的东西,一个个的抢回来。

  说完后又伸出另一只手轻柔的抚了抚苏敛的头,“你一定会做到的,对不对,阿牧。”

  时至今日,苏敛想说,父皇你认错人了。

  苏敛匆匆而至城门口,门口的禁军明她身份。瞧着她头发都没干,边打开城门边关心道:“公主,注意身体,切勿着凉啊。”

  苏敛摆了摆手,“多谢关心,你们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保护城门的安全,切勿掉链子。”

  进了皇城,门又被里面的禁军门锁住。厚重的门扉重约上百斤,需得十几人一起推动。

  两片门页的建筑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青铜灌融锻炼成基页,外面又围上坚韧的铁桦树片。刀枪不入,牢不可破。

  简直是十全九美,不美的一点是推起来特别麻烦,苏敛都走出去几十米了,门还没推完。

  入宫门进大殿的道路上,苏敛甫踏上青石板所铺造的地板上,只感恍若隔世。

  这种恍惚感来源于一种落差,皇宫里的路都平坦光洁,林府内的路却是坑坑洼洼的,生怕别人不会崴脚似得,还随处乱扔着石子。

  苏敛刚入府为了收拾自己院内的石子,跟着十三忙活了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