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能言巧辩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146 2019.05.10 12:09

  苏敛脸色恬淡,对于林泽川的问题答非所问,“你方才进来时崴脚了吗?”

  林泽川:“没崴脚,就是硌的疼。”他回答完了,才发现话题被苏敛气定神闲转移了,

  赶忙补充,“我崴脚管你屁事。你不要管的太多了。说,你今天来找我母亲何事。”

  苏敛温婉笑道:“成亲第二日,需得拜见母亲,这是礼仪,你粗俗鲁莽无知,我不怪你。”

  林泽川:“你看看你这说的是人话吗?本将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雅温柔。”

  “这么多年,你自吹自擂的功夫还是没什么变化。”

  林泽川脸一红,“你懂什么,不吹牛的男人不是真男人。”

  苏敛:“吹牛的人,气量很大。你气量却很小。”

  “你!”

  二夫人捂着帕咳嗽两声,林泽川这才想起了他此回来的目的,脸上又是凶恶的神情。

  今日一回府,便听小厮说,少夫人苏敛去了二夫人的院落,惊的他立刻风驰电掣的赶来。

  “你对我母亲到底怎么了?”

  苏敛将茶杯放至桌上,“如你所见。”

  林泽川赶忙提心吊胆的转了视线仔仔细细看了遍二夫人,发现她身上并未伤后,紧绷的面容松了点。

  “你没伤她?”

  苏敛还未答话,二夫人就从上座下来,走路间步伐凌乱,踉跄着往林泽川身上扑。

  林泽川赶忙扶住,二夫人凝咽道:“我伤的可是一颗柔软的心啊。”

  林泽川:“……”

  他错愕的看着自己许久未见的二娘,又想到苏敛厚颜无耻和嘴皮子的厉害。

  赶紧将二夫人扶稳了,往背后一塞,像公鸡护鸡崽般,鸡冠充红乍起,咄咄逼人,“你还说你对我母亲没做什么?

  苏敛:“我在跟她探讨一些礼仪知识,你也要过问吗?”

  二夫人一手紧紧抓住林泽川后背的衣服,一手伸出抖动不停地指着苏敛,“你休要胡说,明明是你一直在折辱我。”

  苏敛佯似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母亲,若我真的折辱你,你为什么叫丫鬟出去呢。她们都是你的贴心小棉袄,看到我骂你,怎么会不管呢?你的栽赃陷害也要有点底线。”

  “我,我派遣丫鬟出去是为了跟你好好交流。”

  “诶,母亲自己都说了是为了跟我好好交流。”

  “你就是在我们好好交流时,一直折辱我的。”

  “母亲,凡事要讲究证据,单凭你一面之词就说我折辱你。也过于果断了。”

  “你就是折辱我。”

  “有其他人看见吗?那按母亲你这么空口无凭的说着。我也可以说我受到了你不公平的待遇。”

  “你!”

  二夫人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米,一个皇家公主不仅能洒脱不羁的骂人,还能面不改色的说谎。

  她以往接触到的大户人家女儿,哪个是此番模样。一个个文文静静,温良贤淑,言语谈话间恭敬有礼,

  苏敛身为大颛最大户的人家,竟物极必反的诡辞欺世,能说会道。

  她一时无法反驳,只能求助般的揪紧林泽川衣袍。

  苏敛对她性格资料了如指掌,她却对苏敛知之甚少,两人交锋,未准备者,败!

  林泽川拧眉立目:“你休要胡说,我母亲为何诬赖你。”

  苏敛摊了摊手,“些许是年老色衰,没什么安全感。害怕林将军不要她了,将这林府的内院交到我手里,让她无法为虎作伥。”

  林泽川:“那你这也是单面之词。”

  苏敛:“我有说让你信吗?”

  林泽川:“我相信我母亲的话。”

  苏敛笑了笑,“你相信便相信了,管我何事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偏要以你的蠢脑子带有偏见的看我,我也不能阻止。依你心意便好了。”

  猪脑子林泽川不服气,“我这哪是偏见,我是通过你以前的种种行径判定的,你这个女人就是蛇蝎心肠,心狠手辣。”

  苏敛:“谬赞了。”

  林泽川:“我没有在夸你。”

  苏敛:“你有在夸我,夸我心坚若磐石,能舍能断。”

  林泽川每每对上苏敛,都会被气的无话可说。两句骂人的话还能被苏敛扭曲成这个样子。

  他瞠目结舌了会,决绝的甩出四个字,“臭不要脸。”

  苏敛微微一笑,“与二夫人相比,略逊略逊。”

  在旁沉默不语的二夫人被点名,“我跟你没有可比性。”

  苏敛笑着,“确实,毕竟我们各方面都天壤之别,你就是泥地里的小青蛙。”

  林泽川迅速接话,“苏敛,你这不就是在折辱我的母亲吗。”

  苏敛叹气一声,“你刚刚都说相信你母亲的话,觉得我折辱她。我无缘无故被人安上这个罪名,不落实一下怎么能让你更加相信呢。”

  林泽川哑口无言。

  二夫人口才不佳,选择避其锋芒,铁青着脸沉默了。

  突然一阵急促脚步传来,还有一声闷哼声。

  林将军的身形印入三人眼中,林泽川对父亲向来是尊敬万分的,立马躬身,“父亲。”

  林将军将他扶起,扫了一眼屋内的情景。

  直对上苏敛波澜不惊的眼。

  苏敛瞧着林将军脸上狰狞的脸色,想必也是崴了脚,内心的不舒爽瞬间好了好。

  本以为是主持大局,救星来临的二夫人,心生一喜,正准备诉苦告状。

  却看林将军朝着苏敛行来,垂手首做揖,“公主受惊了,犬子和内堂无礼逾越,还请公主不要介怀在心。”

  苏敛撑着椅凳扶手站起,她向来清风自若,即使脚腕传来的疼痛牵引着全身一起痛,她还是笑着。

  “是父亲想的多了,我向来宽容大度,怎么会暗藏祸心,偷偷干些见不得的人事情呢?我喜欢及时解决,现在让母亲自赏三掌,今日这事就解决了。”

  林将军做揖的手陡然捏紧,他抬起头来,一字铿锵的道了声,“好!”

  苏敛眼光瞥向二夫人,“请吧。”

  林泽川大吼道:“苏敛,你欺人太甚。”

  林将军也低吼道:“川儿,闭嘴。”

  林泽川对父亲的话言听必从,即使心中有再多的忿忿不平,他也只能闭嘴。

  苏敛笑道:“好一个母子情深。母亲,你怎么还不开始。刚刚忘了说,这三掌,要一一落在脸上,还要清晰的发出声音。”

  二夫人不可置信,求救般的看着林将军。林将军避开她的眼光。

  二夫人又瞧着林泽川,林泽川接受到求助,嘴一动就要说话,林将军呵斥:“夫人,还不快点。别让公主等得及了。还有川儿,我知你不愿看母亲受苦,先去我书房里等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