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64 2019.06.18 23:10

  由此证明,第一印象很重要。

  镇中恶霸秋无枫结结巴巴解释了一大堆,苏敛捡了几句有用的话听在耳里,倒是明白了些。

  林泽川离京后,就直扑此镇,压根没打算回边疆。苏敛由于夜盲症等诸多原因,误打误撞的来了此镇。

  结果此镇有设计她的杀手,可能别的地方也有。反正自她出了京都后,便是一只处于被人追杀的状态。林泽川沿路瞧见过她,以为是做什么坏事情,就没怎么搭理。事后反应过来,想回去找的时候,苏敛已牵着头驴来了。

  酒楼里引领苏敛进房的小二是第一个准备动手的人,被秋无枫误打误撞的解决了。紧接着青楼里的杀手是秋无枫专门派去保护苏敛的。真花魁是要刺杀苏敛的。再然后,林泽川亲身出现,保护苏敛。

  结果途中发生争吵,苏敛被他掐晕。一醒来,一个棘手人物就来了。

  故事大概是这么展开进行的,苏敛理了一遍,发现还有个核心问题,她问:“你与你的夏刃兄怎么相识的?他怎么成为江湖人的?”

  在她的印象中,林泽川五岁就离开京都前往边疆,数十年来,未曾离开边疆军营半步。他是怎么与秋无枫这样的江湖侠客所熟识,并且称兄道弟。

  其中曲折细想不过,万一林泽川是林清的一条绳索,用来与江湖环环相扣,密不可分。那林清与她平分秋色的实力就会胜上一筹。按林清在边疆一手遮天的实力,瞒住了她的眼,还是绰绰有余的。让自己的骨肉血清融入江湖来,为他笼络贤才,暗储兵力,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俗话说,父子连心。林泽川是林清的儿子,也无疑是林清最信任的人,用来做这种秘而不宣的事最为合适。

  与苏敛忧心忡忡,深思熟虑截然不同,秋无枫含笑扬高了声线,兴冲冲道:“诶,兄嫂你这一提,我自然是要说与你听了。”

  苏敛含蓄道:“请讲?”

  秋无枫又是一笑,“不告诉你。”

  一般来讲,这种人尤为可恨,是要遭天谴和暗杀的。苏敛很无语,秋无枫在此时更加得寸进尺的提出要求道:“想知道更多的东西就要拿钱财来换。”

  苏敛转身走了,一是她没钱,二是她打不过,三是寄人篱下,忍一时,海阔天空。

  很多事情往往不需要追根究底,心中猜想已定。别人道出的事实,反驳亦或是证实她的猜想,都不能改变苏敛对林清更加忌惮之心。

  秋无枫话说与不说,都不能改变林泽川跟他认识的事实,既然林泽川在武林行事,认识秋无枫这样的人,还享有刀圣的名誉,那他应有相应的势力。只是不知他的势力是单属他自己,还是效力于林清。

  可看林泽川无甚心机,一根筋走到底的倔强牛人。又怀疑起他只是单纯的认识秋无枫,凭借秋无枫的地位担上刀圣之称。

  总归来看,还是秋无枫厉害非凡。单论他的留枫堡说起,苏敛入驻的这几日,竟没逛完此地方,可见建造鸿基之大。再加之他内设的亭台楼阁,珍楼宝屋,样样都极尽奢华。

  比之皇宫,竟也差不了多少。

  苏敛惊愕的同时,又艳羡又顾忌,太过于强大的人总是令人不安,岌岌可危的皇权,是每个人都窥伺的目标。

  尤其是跟林清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

  苏敛很忧郁,忧郁到晚上闷在房内没有去吃晚饭。当然关键问题是没有人来叫她吃饭。以往她都非常自觉的按点蹲在饭菜前,抢先吃了最好的肉和最好的菜,让林泽川和秋无枫两人满脸菜色的啃骨头。今日她没按点提前去,竟然没人来叫。真是岂有此理,留枫堡竟然亏待当朝最得荣宠的公主。

  苏敛抹一把不存在的辛酸泪,这堕落的留枫堡生活,是时候结束了。

  不就是平日里爱与秋无枫抢红烧肉,与林泽川抢水晶虾吗。怎么过了一个时辰,还没有人来叫她吃饭。

  苏敛由此更忧郁了,她再饿了两个时辰后,还是决定去留枫堡的后厨走一趟。

  如果哪天她因林清谋朝篡位死了,死前肯定也是要吃饱喝足才能安心上路的,

  有了心思,苏敛的行动力就很快执行,她出屋锁门,再往休憩的院外踏去。

  刚出门,迎面撞上了个人,来人风风火火,一身红衣带煞,柳眉高高挑起,面相刻薄刁钻。两人都是被彼此撞的一趔趄,红衣人破口大骂:“干什么,没长眼睛吗。还是想占本姑娘的便宜?”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乍响,苏敛猛的抬起头来,“是你!”

  红衣人看见她也是一惊,“竟然是你!你怎么敢来我们留枫堡的!”

  说巧不巧,这人刚好是那日跟在秋无枫身边的红衣小姑娘,苏敛对她印象算不上多好,又被她刚刚一撞,撞的邪火从心底燃出,蹭蹭的往上涨,她也拔高了嗓子,“怎么不能是我?”

  红衣小姑娘自是不甘示弱的又加音量,“怎么能是你!”

  苏敛咳嗽两声,“怎么能不是我!你一个侍女都能待在此处,我一个客人怎么不行?”她特意的咬重客人两字,趾高气扬的讲给对面的人听。

  红衣小姑娘听了脸色也是很衬话的一变,“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偷偷遛进来的,公子怎么会招待你这种无礼之人,肯定是你,肯定是你死缠烂打着公子带你来的!”

  苏敛摊了摊手,一派气定神闲,“是啊,我就是那么来的,那又如何?总归我现在是这里的客人,你不好生招待着,反而在这里冲我吼叫,谁无理,了然于目。”

  红衣小姑娘雪嫩的脸很快被染上红色,她恶声恶气道:“就你这样的人,怎么好意思说出招待这两字的。只要公子没亲口承认你是客人,我就不会认同你现在的身份。”

  苏敛无畏道:“那就随便你好喽,现在别挡路,给我让开。”

  红衣小姑娘却是一笑,“既然随便我,那我现在就说你不是客人,你是刺客。”

  苏敛不耐烦的拨开了眼前的红衣小姑娘,她胃里此刻正在叫饿,真真是耽误不起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