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67 2019.06.15 17:50

  在边疆见贯了大风大浪了的林泽川,突然手足无措了起来。

  滴落在脸上的那一滴泪。火燎般的烧进了心里。他想过无数种场景,没想到苏敛会为他落泪。

  明明只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利用罢了。

  他压抑的沉默了会,开口道:“别哭了。”

  苏敛仰头看了看黑黢黢的洞顶,很是配合的停止了无用的眼泪,她道:“好。”

  接着是顺理成章的沉默,这莫名其妙出现在水火不容两人间的温情,理应延长的弥留着。

  林泽川深受重伤,精神本就不济,不过一会,又开始半眯着眼打盹。

  他双手紧紧抓住苏敛衣袖,脑海中不甚清醒,隐隐约约中只觉得安心。

  背部说不痛肯定是假的,饶是铜墙铁壁,被利刃深入肌层的穿破,也要裂几条缝。放在人身上,这种伤简直称得上痛彻心扉四个字。

  受伤势的影响,林泽川后半夜又迷迷糊糊的发起烧来,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难受,大脑抽痛着昏沉,苏敛扯了布缕去外面叶子上沾了些雨水,给他敷在额头上,用着最原始简陋的方法降温。

  然后不出意外,林泽川烧的愈发严重。连带着背部止血的伤口开始发脓,和着稠腻的猩血流出。

  苏敛带出来的一瓶伤药全用上了也没见的缓解,而外面这雨越下越大,像是没有停歇一般,好不容易露出点苗头的福立马被祸欺压的魂飞魄散。

  眼见林泽川烧的开始糊涂了,抓着她手喊阿娘,苏敛也无可奈何,只能不断地给他换背部缠绕的绷带。

  手敷在往日意气风发,相貌堂堂的英年才俊额头上,犹如直接挨到烧的红烫的煤炭上。

  苏敛急得嘴里起了许多水疱,严峻的形势下,还没有食物供给。

  怀中人的面容在病痛的折磨下,全无血色,苍白柔弱。

  苏敛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照顾人,头次尽心尽力的照顾的人,照顾照顾着就要迈向死亡的终途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苏敛准备吃洞里的虫子时,外面的大雨停了。

  经雨洗涤过的湛蓝天空上,太阳应景的出现,照亮了这片潮湿森林。

  苏敛从洞穴里背出林泽川,一步一脚印淌在泥泞的树林中,对着高矮不低的树木,对着斑驳穿叶的日光,豪言壮语的说要走出去。

  林中静悄悄,回应她的只是不祥之鸟乌鸦的两声啼叫。

  经过雨水浇灌的密林,除了空气清新以外,全无好处。苏敛背上驼着林泽川,每一步踏进泥泞里,都要费许多力气将脚拔出。

  走了没几步,两双鞋子已经丢了一只了。

  这个时候她就无比怀念自己的影卫十三。

  十三武功卓绝,轻功了得。脚不沾地,踏水鸿浮。

  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的路况,他都能沉稳度过。与阿牧差不多的年龄,却比阿牧强上许多。

  不知他在京都生活的如何,有没有照顾好阿牧和他自己。

  搂了搂背上的林泽川,苏敛扶着锈满苔藓的树干,费力的朝前迈着腿。

  过了一会,另一只锦靴深陷泥潭,卒。

  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的事只会一桩接着一桩,偶尔的转运,也许是在酝酿更大的祸事。

  些许是验证了霉运的猜测,下一秒,苏敛踩进了一个深水坑里。

  本来看表面,这个水坑就如寻常的小水洼一样。

  结果脚踩下去,落空感一瞬袭来,苏敛立马腿软的跪到在水坑里。

  所幸这个水坑不深,水刚淹到了腰部。林泽川身形虽然随着苏敛一起沉林了水里,但在苏敛双手紧覆托高的保护下,背部的伤口侥幸的没沾到泥水。

  倒是苏敛没穿鞋的双脚,踩到了水坑底的石块,硬生生的划破锦袜和皮肉。

  切肤之痛非一般常人能忍,反正苏敛忍不了,但在此中险境上,忍不了也得忍,她只能扣紧手触发呢的泥壤,发泄下自己的痛苦

  从水坑里爬出来,周围没有一块干燥的地可以留人休憩。

  而且前途渺渺,在没有水和食物的基础上,尚不知能撑多久,一切都太艰难。

  这种情况下,唯有加快步程,往出去走才好。

  苏敛转头看了看背上的林泽川,仅仅几时,他的脸色惨白程度再加了几分。

  鲜衣怒马,策马扬鞭的疆场男儿,有一日成了这番苦痛模样,一半的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苏敛心下又是一阵酸楚,难以言说的滋味。她好像不应该出宫来这纷扰的江湖,亦或者说,她不应该在自身力量还未强大到无人匹敌的时候,将自己暴露在危险面前。

  不仅自己受伤,还要连同身边的人。

  但现在显然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苏敛压下心口翻江倒海的诸多情绪交杂。

  她内疚林泽川所受的伤,又怨恨自己的无能为。

  难过的情绪登临上来,不是轻而易举的可以压排下去,苏敛只能加快步伐,用肉体的难受来压制心里的难受。

  走着走着,天色渐晚,日暮西垂。

  等苏敛再次恍惚的抬起头来时,她已经出了这片密林,站在了开阔的草原之上。

  苏敛:“……”

  理应说,她应该激动万分,但在这不知不觉中就轻而易举的走出来,实在是没有真切感。

  难道这就是古人常说的,化悲愤为力量,创造奇迹?古人诚不欺?

  天下没有此番好事,一梦游回,还是搁置在狭小漆黑的山洞中。

  苏敛靠在墙边,垂眼看了看自己的腿腕,昨日她的腿腕被暗中窜出来的一只黑蛇咬伤,受毒素蔓延,现在的双脚已经肿胀的看不出本来样子。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此蛇的毒素不是很强,经历了几时,她也只是双腿双脚有影响。

  旁边是蛇的躯体,它在咬上苏敛的那刻,就被苏敛拽着七分处,给折断了。

  外面雨声哗然,苏敛已经没了力气再去关心周遭的一切了,林泽川躺在她的大腿上,安静的昏迷着。

  方才洞穴里不时的进些冷风,让她还能保持下清醒。可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了,浑身上下水火充斥交融在她体内打架。

  一会热的发烫,一会冷的打颤。

  不知道她和林泽川两人到底是谁惨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