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十三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120 2019.05.15 22:54

  “我从未。我是真心想嫁给你的。”

  朝曦暖意绵绵,却受限房屋,无论怎样都照耀不到林泽川。

  苏敛话语不容置疑的有些咄咄逼人。

  “我从未想过利用你,你怎么就是不信呢。也是,你从未相信过我。道听途说的流言蜚语,就让你对我整个人下了定义。好,好样的你。你说林家除了你,我别无选择。其实你父亲我也可以嫁,林将军的正妻之位,我还是担得起的。”

  “你!!”

  林泽川脸色阴郁,双眸猩红。“你还知不知羞了!”

  苏敛用力钳住他拼命回缩的手,“你觉得呢?我对你……”

  “公主。”影卫专属的低沉声线传来,苏敛一愣,林泽川趁势抽出了手。

  像一阵小旋风似得卷着门奔逸绝尘的跑了。

  影十三翩跹轻飘的落身下来,又低低唤了声,“公主。”

  苏敛收回注视林泽川离去背景的视线。问道:“怎么了?”

  “陛下生病了。”

  “什么?!”苏敛骤然提高音量,在影卫平板直叙毫无感情波动的话语前衬下,颇显失态。

  “宫内传来密报,说陛下着了风寒,不肯用药,吵着要见你。”

  苏敛脸上倦容一闪而过,她垂下挺直的背,突然带了无限乏力的揉了揉眉心,日光倾斜印出在屋的影支离破碎。“你去看过了吗?”

  十三略有带些迟疑,“看过了,陛下中气不足,体虚易汗。装病的可能比较大。”

  苏敛闻言脸上一松,“他没事就好。”

  据民间传说,大颛的当代帝王,身娇体弱,痨病积压,情绪稍一激动,就会来场生死攸关的大病。他确实也应证民间百姓说的那般,一月生七八次病,不过这七八次病都是装的。每每欺骗着苏敛满足他一个个无理由的要求。

  苏敛给他讲狼来了的故事,他便身体一横,懒散的瘫进被子里,厚颜无耻的撒着娇,“阿姐肯定不同于那些狠心的村民,不管我在怎么骗你,只要我遇到危险,你绝对,百分之百,一定,会来救我的!”

  苏敛拿他无可奈何,只能罚他抄一千遍百战奇法。

  想到王弟,苏敛心情就会好上许多。

  刚刚同林泽川纠缠一阵站的有些久了,小腿麻痹着抽痛,她扶着触手可及的木具向着屋内中堂的椅凳上走去。

  苏敛自那日在二夫人院里崴了脚后,一直没有处理,脚腕踝骨高高肿起。被她掩于裙裾之下。一般外人前,她都若青松般仪态万方,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示痛。

  此回只余她和十三,自然是不用继续装了。便不加掩饰,寻求最舒适的姿势,一瘸一拐的走路。

  十三看她行走间脚步不自然,微坡踉跄。立马上前扶住她。

  苏敛抬眸看他,一双眼里像有什么流光溢彩般,熠熠生辉。“原来我家十三也会关心人了。”

  十三闻言心中温热,他淡淡道:“我一直会。”

  苏敛笑道:“你啊。”

  十三歪了歪头,“我怎么了?”

  苏敛含笑着被他扶稳,“还记得当初,你刚被派遣到我身边来的时候,都没有笑过,也没有说过话。我还在想,你莫非是个小哑巴。”

  “后来在我身边跟的久了,才肯开个金口说两三句话。但一直同我不亲近,我不小心碰你一下,你就跑的没影了。现在能来主动扶我,真是白云苍狗,一渺变一事。”

  十三:“我不是哑巴。”

  苏敛愣了愣,慢悠悠道:“我知道。”

  十三:“你以前觉得我是哑巴。”一副置气语态。

  苏敛哭笑不得,本意再说十三与她的亲近。奈何十三脑回路实在异于常人,一根筋崩在自己以前说他不好的地方。

  她起了逗弄心思,“哦?其实我现在也觉得你是。”

  十三:“……,我不是哑巴。”

  苏敛:“你是,你说话压根没有声音的。我们两的交流全靠心有灵犀一点通。”

  十三一下加大声音,“我不是,陛下也听得到我说话的。”

  苏敛扶额作深思状,“我和他,同母一胞,自然相互有感应,所以他也能听懂你的话。”

  “……”

  十三瞳孔微微放大,苏敛头次从那张苍白的脸上看到惊愕的神情。

  她又坏心眼的说道:“啊,十三你刚刚有说话吗,我怎么也突然听不到你说话了。”

  十三很快上当,“我刚刚没有说话。”

  苏敛竭力做出一副恐惧不安的神情,“十三,十三,我刚刚看见你动口型了,你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见?十三!”

  影十三常年不变的冰封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缝,他不敢置信的大喊了几声,“公主,公主。”

  苏敛:“十三?十三,你在说什么?十三,我怎么听不到你说话了。”

  身为一个常年栖息在暗处的影卫,十三不常于人交流言谈,也不懂人情世故,更不懂欺骗是怎样的。所以苏敛随便一个玩笑就能将他耍的团团转。

  一想到苏敛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十三从难以相信到半信半疑再到相信伤心,不过几句话的时间。

  他僵硬的启了启唇,再也克制不住,歇斯底里的发出了两个字。

  “公主!”

  惊起外面树上的一群喜鹊扑朔着翅膀飞走了。

  苏敛忍住笑意,掏了掏耳朵,“我在,怎么了吗?”

  十三惊喜,“公主,你听得见我说话了?你听得见了?”

  他样貌生的极好,艳丽白皙,眉如墨画眼带情。姿容既好,神情亦佳,平日里不笑,今日一笑,把苏敛的眼睛闪了两闪。

  苏敛赶忙移开视线,暗想这份比自己还好看的玉容,埋没在影卫这种与黑暗同伴的职业中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过眼前的这位笑容同幽夜昙花一般,转瞬即逝。

  一会儿就收拾的干干净净,让苏敛很是惋惜,早知刚刚多看几眼,陶冶情操,提高自己的审美水平。

  她看了看又沉下脸的十三,不禁感叹道:“今日我才知,积石有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十三:“什么?”

  “十三若玉,风姿形松,艳逸当代,世无第二。”

  被苏敛用雅词夸着的十三很迷茫,他只学习过如何杀人,没学习过诗词歌赋。

  但本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道理,问道:“公主说的什么话,听不懂。”

  苏敛仍是笑容盈盈,“我是说,我的十三很好看,是世上最好看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