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林泽川跑了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85 2019.05.21 22:14

  此言一出,气氛立刻剑拔弩张。苏敛冷了声线,厉言道:“我出府与他离去有什么关系吗?”

  林将军气的额上青筋暴起,魁梧身形移了移,隐忍着一张脸,手抱拳,身弯俯,“犬子一夜未归,下落不明,我实在是太担心了,刚刚所问是我逾越,还请公主恕罪。”

  这句话诚心很足,如果他腰间的配剑没有抽出几分,身后领的一群人没有立马拥簇上前围住自己。苏敛就顺水推舟,勉为其难的原谅了。

  但这副如临大敌的阵仗让苏敛自欺欺人都做不到。她哦了一声,淡淡扫了遍围绕她的人,嘴角扯出一个弧度来,挂上她平常表现的笑意,“昨夜我回宫觐见圣上,并不知道泽川去向。父亲可向别人打听,我是真的,不知!”

  林将军褶子脸再添皱眉,多年前风华正茂的英俊面容,在岁月的韬养下,变的惨不忍睹,难逃年老色衰四个字。

  苏敛看他眉眼间褶皱变行扭曲成一个川字,纠结怀疑自己说话的真假。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又道:“要是父亲无能找出泽川下落,我可以差遣内宫暗卫一寻。”

  不知林将军是在深思熟虑还是天生性格爱困惑,在原地踌躇许久,站的天色大亮,日头高悬,都没能抉择出下一步的发展。

  苏敛在旁站的烦躁,关键是她有些累了。而皇家礼仪不可丢,时刻得端着。想一屁股坐地上好好休息一会是天方夜谭的做派,她只能强撑着亭亭玉立的站姿跟着林将军一起徘徊犹豫。

  忽而,几声鸦啼。

  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十三突兀出现,横剑挡于苏敛面前,气势凶凛,一夫当关,堪比千军万马。

  苏敛一时眼中所见只有他玄衣暗色,和锃亮流光的剑。

  林将军也因十三的到来,刹那拔出了剑。他一出剑,领的随从也都拔出了剑,短短时间内,苏敛耳闻的都是兵器锋刃曝于空中的铮鸣声。

  仿若两军对峙,一瞬启战。

  为了国泰民安,和平共处,她和林将军虚假的情意。苏敛伸手拉了拉十三衣袍,将声音往轻压,“十三,退下。”

  十三却反手将她往背上一扣。一手执剑,朝着前方聚集的一群人开口道:“退下。”

  苏敛感动十三忠心耿耿,傲然霸气的同时。也在心里泪流满面,好好一暗卫怎么到这种时候就不听话了。

  她咳嗽两声,又揪了揪十三衣袍。在陌生人前她并不想呵斥责令十三,伤及他的自尊心。

  十三将她扣的越发紧,稍侧了首,让苏敛看的他凉薄的唇角和听得见他道出的几句话。

  “十三誓死守卫公主。”

  英勇赴死的志向很是潇洒豪气,可是现在不需要。苏敛头疼的唤了声,“十三,退下吧,没事的。”

  林将军现在没有万全之策的准备,不会贸然因为一个久不见,没什么感情的儿子在大庭广众,朗朗乾坤里对自己下杀手,跟苏氏皇朝决裂对战,两败俱亡。现在这种作态不过是种警告,让苏敛明白他不是良善之辈,若在他眼皮子动手脚伤及他的利益,他会不管不顾的翻脸。

  可苏敛嫁入林府的几日内,安分守己的连林府院落都没摸清。哪来的时间动手脚,把林泽川怎么了的。

  这个误会有必要解除,以免林将军对她的提防心在重上几分。

  苏敛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解释。

  一个老仆匆忙赶来,跌跌撞撞的跟滚着来无差别,硬挤进人群里,准确无误的揪紧了林将军的衣袍,“将军,打听到了,小将军,小将军他是回了边疆了!”

  苏敛愕然,听闻消息的林将军也是愕然神情,眉间川字都快和三为一了。

  虽不用苏敛费口舌的解释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但这种突发的状况还是很难处理。

  老仆哭丧着脸,“将军,小将军给二夫人留了信,说是在京都里不快乐,他要回边疆西原了。还说,还说,让你别去找,找了也不回来,除非他死着回来。”

  林将军脸色变了又变,一把将老仆推开,咒骂一声,“孽子。”

  本着缓和一下尴尬的氛围,苏敛脱口而出,“泽川性格果真刚烈。”

  她说完就后悔了,因为她听的林将军身后的人群里,一人不加掩饰的嗤笑,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到最后一片哗然。

  饶是装作平静的模样,苏敛还是红了下脸皮。

  林将军趁机吼道,“这有什么好笑的,都给我滚。”

  一瞬,乌央央堆积的人又如同海水退潮般一会儿消失的干干净净。林将军也随着海潮退着没了。

  情况和过程发生的突然,结局也突然。

  春风拂过,林府门口只剩的苏敛和十三两人。

  十三点评:“那伙人武功不行,脚法却是不错。”

  苏敛问,“十三你耳力好,刚刚他们在笑什么,你有听到吗?”

  十三鹦鹉学舌,不带感情的说出他听出来的话语,“他们说,林小将军真是造孽,不得已走上捍卫自己清白的贞洁烈妇形象。还来个戏本子里常说的逃跑。估计接下来,星胥公主就要千里迢迢的去追夫。”

  苏敛:“?,他们怎么知道我要去找泽川。”

  在找林泽川之前,还需做些准备。苏敛提了提裙摆,朝着林府自己的院落走去。十三沉默的跟着她身后。

  苏敛走着无聊,批评他,“以后要按我的吩咐来,不要仗着我不敢对你怎样,你就能不听我的话,知道了没有。”

  十三闷闷道:“是。”

  苏敛蓦地转过身,仰头对上十三低垂的眼,仔细的瞧了瞧,“你怎么了,我说你几句,就如此不开心?”

  十三避开苏敛的目光,欲语还休的摇了摇头。

  苏敛将他头掰正,“好好说,是我数落你,让你不开心了吗?”

  十三咬了咬唇,“我没找到你的猫。”

  苏敛在脑中回想了下,才理解了十三所言的猫是怎么回事。

  她当日只是想调笑下十三是只躲在房梁上的猫,奈何十三脑回路实在清奇无比。她还以为十三有事离去了,结果是给自己找猫去了,

  她哭笑不得的乱揉了几把十三头发,“我的猫回来了。”

  十三声调升了升,“那就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