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九命魔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衿【完结】

九命魔姬 小鹿幺幺 2245 2020.12.17 01:32

  东凰山山坳中,一阵青大的力量从下面冲了上来,黄绿色的树叶纷纷落下,瞬间一片荒芜衰败的景象,山坳中射出的强光消失。

  凌云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结界里面一团红色的光浮动着,发出剧烈的压迫感。

  凌云死死的盯着里面,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更别提驭尸术了。

  “你前几日就偷偷来到这里,说是什么人派你来的?”红团子里面传出很冰冷的声音。

  凌云眯着眼睛,看着跳动的红光,试探着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哈哈哈,红团子剧烈抖动,笑声越来越大,许久转了几圈说道:“我是衿,是这天地间最尊贵的所在。”声音中带着很大的傲气。

  凌云一脸茫然,突然从头顶飞过一只金红色的凤凰,穿过结界,进入了红团子中,红团子的光更加刺眼,凌云用手遮住了脸,当他再一次看时,红团子飞得很高,开始迅速的转圈,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红色的团子幻化成人形,落在地面,稍稍抬手,就破解了封印,打开了东凰山的结界。

  “我自由了,我自由了。”女子一身红衣,额头处的凤凰标记很耀眼,双手抬起,看着凌云,似乎非常的开心。

  凌云看清那个女子的脸,眼睛瞬间睁大,嘴巴动了几下,嗓子说不出声音来。

  “小子,你是鬼?”衿蹲下来拎着凌云衣领,凑近嗅了嗅。

  “雪,雪初。”凌云半天嘴里就发出这两个字,愣愣的坐在那里,看着衿。

  衿眼眸一眯,看着凌云问道:“雪初,雪初是谁?”

  “她...”

  “她是渡劫转世之人。”衿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凌云站了起来,抬手一挥,整个东凰山裂开,分成了两半,阳光射进了,照在衿的身上,衿慢慢地闭上眼睛,这个和雪初一模一样的脸,甚至连冰冷的语气都一样,凌云看的有些入迷,只不过那双眼睛,比雪初的还要冷酷,还要深邃可怕。

  衿的嘴角一直带着笑容,慢慢的抬起手,稍一用力飞上空中,化身红色的凤凰,盘旋着几圈就飞离了东凰山。

  凌云一人愣愣的在那里,强撑着站起来,看着天空,早已经没了凤凰的踪影。

  死亡之谷外面,衿从曼陀罗上面飞过,曼陀罗瞬间枯萎,白鹤看到迎面飞来的衿,惊恐地叫了两声摔在了地面上,听到声音的斋箜和琉鸢等人走出天音洞,看到外面的凤凰,除了斋箜,其他人激动不已。

  “主人。”琉鸢不由自主的说着。

  “她不是。”斋箜的声音很淡,但是目光一直留在凤凰的身上。

  凤凰落地,幻化成人形,走到了斋箜的面前,嘴角的笑容千年不变。“斋箜,别来无恙。”说着走到斋箜的身边,抬脚亲了一口斋箜。

  身后的几人非常的惊讶,这情形真是不可思议,斋箜也没有躲开,嘴角挂着笑容。

  衿走到了琉鸢的身边,看着几人说道:“怎么,你们不认识我了?”

  “这...”青龙看了眼琉鸢,又看着朱雀,几人非常的为难。

  “嗯?”衿的声音一冷,脸色沉了下去。

  “你是谁?”朱雀的语气冷冰冰的,非常不近人情。

  衿走到朱雀的身边,摸了摸朱雀的臂膀,转过头看了眼斋箜说道:“斋箜,你的办事效率真不行啊,还有现在你还没给他们恢复记忆啊。”

  听到这琉鸢,朱雀,青龙三个人看着斋箜,斋箜咽了口口水,走到衿的身边,还没等说什么,衿眉头一皱,立刻走了进去。

  看着床上躺着的凤凰,嘴角的笑容消失,右手汇集着力量,朝着雪初走去。

  “衿。”斋箜拉住了衿的手臂,衿转过头,眼眸嗜血一般。

  斋箜摇着头,并没有松开。

  “你要干什么?”青龙几个人看着床上的雪初,挡在了她的前面。

  “就凭你们?”衿的声音一冷。

  “衿,你又何苦这样。”凌云拉着衿。

  “放开。”衿身上散发着红光,看着斋箜,斋箜看了一会慢慢松开了手。

  接着看着挡在雪初身边的琉鸢他们,嘴角一勾,右手慢慢抬起,几人双脚离地,脸上的表情痛苦。

  “衿,你放了他们,他们是你的手下。”斋箜脸色一紧,上前一步。

  衿看着他们,手慢慢的收紧,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嘴角的笑容凝滞,眼神一冷,右手一挥,把他们摔在地上,斋箜稍稍松了口气,看着衿走向雪初,目光微寒。

  衿汇集这力量,打进雪初的体内,凤凰周身散发着红光,片刻,化成青烟。

  哈哈哈,衿抬着头笑起来,看着站在那里的斋箜,眼色温柔的凑近斋箜的耳边说道:“斋箜,我回来了,这一次我毁了她,没有人再能够威胁我了,没有了,这天地间,只有我翻云覆雨,看谁敢阻拦。”说着目光落在斋箜身上的玉佩上,抬手拿起来,醒目的雪初两个字,红眸一眯,薄唇微启:“怎么,你喜欢她?”

  斋箜语顿,看着衿,面色一紧,衿松开玉佩,很有深意的看了斋箜一眼,指着地上的三个人说道:“把他们的记忆还给他们。”说完红影一闪消失在天音洞。

  琉鸢,朱雀和青龙走到了斋箜的身边,看着斋箜问道:“师父,刚才衿说的记忆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要毁了主人的真身?”

  “对呀,斋箜,她是什么人,为什么和主人长着一样的脸,而且她的神力深不可测。”朱雀半眯着眼睛,但还是能看出来里面的恐惧之意。

  斋箜叹了口气,拨弄了一下琴弦,琴声呜咽,叹了口气转过头说道:“她是你们的主人,也不是,她是她体内的邪念,有着和你们主人同样的仙术,千年前被衿禁锢在东凰山,没想到她趁着渡劫的时机冲破了封印,上一次她钻进到雪初的身体中弹了箜篌我就知道,衿回来了。”

  说着手一挥,几个人捂着头,眉头紧皱没一会缓和过来,看着斋箜,一起跪在地上:“见过君上。”

  斋箜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了出去,南禺仙山的君上,一千年没听到了,现在听着他们叫,心很痛,因为陪在身边的人还没有回来。

  斋箜走到后面的花丛中,汇集着仙术,花瓣从花枝上分离,绕着斋箜的身体飞舞,斋箜闭着眼睛,静静的站在里面。

  衿掌控着四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完全黑化成魔兽,天地四界成了魔族的天下。

  突然一天,天降奇雨,雷和闪电净化着大地,雨水覆盖着整个四界,据说有人看见神兽和灵兽飞进云层不再回来,还有两只稀有的红色凤凰也飞离了人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