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你不是愚者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104 2019.07.10 19:50

  在记者的闪光灯中,楚星肃砰地打开香槟,宣告了派对正式开始。

  虽然按照慕容小小的说法这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庆祝party,但是在这个宏伟如城堡的别墅里也承载了几百号人,时诺一也尝试了在这个大迷宫一样的花园里寻找萧飞和慕容小小,但是仅仅寻找了一小会儿便干脆放弃了这个想法,相比萧飞和慕容小小,身旁雪白桌案上的龙虾刺身好像更吸引人。

  天知道时诺一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换成时若轩的身份,原本他作为愚者账户上的积蓄全都冻结在了银行,这一年他只能够跑去机厅抓娃娃来勉强度日,好在现在他居住的房子是他还是愚者的时候隐姓埋名全款买下的,水电更是交了五十年份,相比那些京漂欠房贷的年轻人倒也没什么过大的生活压力,只是填饱父女三人的肚子实在过分困难了,通过卖娃娃好不容易才攒够了澄澄萌萌的学费,大多数时候父女三人都是啃方便面过活,连吃肉都是奢侈何曾吃过龙虾?

  时诺一现在过于矮小的身材也和营养不良有一定关系,毕竟父女三人的生活来源全靠着时诺一去抓娃娃,虽然时诺一有着几乎能毁灭一个世界的强大能力,但是时诺一的能力很难在现实生活中赚到钱,除非像方天行那样触犯法律去打劫,这又卡在了时诺一的底线上,毕竟一个曾经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为了不被饿死而去犯罪实在是一个不能让任何人接受的事情。

  其实这一年时诺一也可以跑去一些便利店做兼职,但是他实在无法放心两个女儿自己在家无人看管,要不是两个女儿到了学龄可以上小学,时诺一也不会从家里走出来去神织上学去完成时若轩的梦想。

  以时若轩的身份展开新的人生,失去曾经的名字,个性,财富,光环,交际,一切与一切,唯独继承了身为父亲的责任。

  对于现在的时诺一来说,这一年的穷苦日子让他更加了解了普普通通的生活比起拯救世界更加困难,所以现在的时诺一比起当年孤傲如神明,冷酷又无情的愚者更明白了什么是生活,也更能够去理解那些罪犯,比如被现实压迫不得不愤而反抗的方天行。

  一边大快朵颐着桌上的牛扒,时诺一一边越过留海望向光彩照人的楚星肃,即便是戏外,这个英俊的男人好像也在用愚者的形象严格要求着自己,烟卷不离嘴,身姿挺拔,表情傲然,就好像曾经那个光彩照人彷如神明的愚者一般。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模仿我而活呢?晨曦也是,萧飞也是,不过这个小白脸好像更入迷,这样子很帅吗?为啥老子觉得这个形象这么尬呢?)

  一名女仆不小心撞到了楚星肃身旁一个衣着光鲜吊着雪茄的胖子,汁水洒满胖子衣襟,楚星肃眉头一皱狠狠甩了女仆一个耳光,转过头来不断地向着胖子赔笑,那女仆低着头连忙退开,胖子则是淫笑着一把拉住女仆的胳膊,凑到女仆耳畔不知说了些什么,楚星肃连连点头,对着女仆严厉地说了两句话扭头离开,那名小女仆眼睛里噙满泪水,奋力地挣扎着却不敢大呼出声。

  远远看到这一切的时诺一嘴角抽了抽,左手手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挥手打翻酒瓶,酒水洒了满地,轻轻一弹指,酒水迅速化作一道银线顺着地面钻向那胖子的足底。

  指尖掠过蜡烛带下一簇小小的火苗,装作捡餐刀伏下身子迅速将命运圣十字按进手背低喝一声:“融合造物法则!血苍炎!”

  点燃独眼巨人的绝招的微缩版随着时诺一隐蔽的动作重现于世!

  以酒水为桥梁火苗迅速钻进胖子的裤兜里和藏在里面的名贵打火机融合在一起。

  砰!

  胖子的裤裆里发生了一个小小的爆炸,虽然动静并不大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力,但是爆碎的打火机碎片明显钻进了胖子的大腿根,那胖子嗷地惨叫一声扑倒在地,那名女仆连忙抽出小手逃之夭夭。

  做完这个小恶作剧的时诺一翻着死鱼眼嚼起牛肉,一阵熟悉的奶香从身后扑来,一个小小的影子像小猴子一样跃上时诺一的后背,粉嘟嘟的小手遮住时诺一的眼睛。

  “粑粑粑粑,猜猜萌萌是谁?~”

  嘴角微微上扬,扭头就想在那雪白光亮的额头上来个脑瓜崩,一只白嫩嫩的小手及时地抓住时诺一的手掌。

  “小叔叔不许弹萌萌!还有,萌萌要叫小叔叔!”

  嗅到淡淡的茉莉花香听到耳熟的小大人声音,时诺一和时萌萌忍不住齐齐打了个哆嗦,时诺一对着这个让自己毫无父亲威严的大女儿时澄澄干笑了起来:“什么时候到的?”

  时澄澄虚托了一下鼻梁:“就刚刚啊,臭小叔叔,自己吃好吃的都忘了澄澄萌萌了!”

  活泼的慕容小小突然跳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时诺一大大咧咧地露出一口白牙:“时若轩,你的小侄女都好可爱啊!和你一样就像小天使!你家的基因真是太棒了!真想看看澄澄萌萌的爸爸妈妈多么好看呢!澄澄萌萌你们的爸爸是谁呀?”

  呆萌萌的萌萌灿烂一笑:“爸爸是...”

  澄澄连忙打断萌萌骄傲地说道:“我们的爸爸是世界上最最最最了不起的英雄!”

  “是呀是呀,对于女儿来说,自己的爸爸肯定是最了不起的英雄呢。”慕容小小噗嗤一笑,扭过头来看向时诺一:“你的小侄女好可爱啊,你们家的基因怎么这么好!”

  时诺一翻翻白眼根本不想搭理慕容小小,这个家伙说起基因二字的时候让时诺一不由得想起了帝皇科罗萨那个老东西。

  “喂,老子脑袋后面的蝴蝶结是你弄的?”

  慕容小小大眼睛一转,干巴巴笑道:“咋咋,你怎么发现的?咳咳,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可爱个鬼,我有事问你,那个苏樱兮到底是个谁?”

  “呀,你见过小兮了?”慕容小小掩着嘴巴俏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小兮出场了吗?她不是要静养吗?”

  将小猴子一样的时萌萌放在地上,一边拿过两片烤好的面包摸上蛋黄酱将龙虾肉塞进去一边漫不经心地哼道:“无意间遇到的,她是《终焉之零》的编剧?”

  慕容小小点点头,笑嘻嘻地将时诺一手上的龙虾包抢过塞到嘴里:“是呀,想不到吧,别看小兮才八岁,她可是一个天才少女噢!”

  一边的时澄澄在听到八岁天才少女后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服气:“天才少女?”

  慕容小小一口吞下龙虾包鼓着腮帮子吧唧嘴:“对呀,小兮可是世界公认的天才少女,不仅仅写下《终焉之零》的剧本,她还是制片人,出品人,我们超少女busker唱的主题曲《瞬神界一》也是出自她手呢!”

  看着慕容小小大咧咧的吃法毫无淑女形象,像极了帝皇科罗萨那个糙汉子,时诺一翻翻白眼,又包了两个龙虾包递给澄澄和萌萌。

  “哇!好好吃!”

  时萌萌笑嘻嘻地捧着龙虾包小口小口吃了起来,倒是时澄澄定定地看着慕容小小,小圆脸鼓得圆圆的:“那算什么,哼,澄澄比她厉害多了!”

  慕容小小随手拿过一瓶红酒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澄澄也会谱曲作词?”

  时澄澄小脸一红:“不...不会又怎样!澄澄能设计自走机器人!厉害吧!”

  慕容小小并没有把橙橙的话放在心上,转过头来看着时诺一笑道:“你见过小兮了,怎么样,很可爱吧,她姐姐可是大美女噢,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对了,她姐姐也在神织上学,而且是特招生噢!圈里人都知道,谁要是拿下这对富婆姐妹任何一人都可以少奋斗一百辈子呢!唉?对了,你在哪里见到的小兮啊?”

  听到富婆二字,时诺一结合自身如今窘迫的生活,眼睛不由得一亮。

  “在她房间啊。”

  “哇!时诺一你太厉害了,小兮可是从不欢迎外人到她的愚者之家的,尤其是男人,她更是放言过愚者之家只让愚者一个男人进去噢!”

  慕容小小笑嘻嘻地凑过来用胳膊肘顶顶时诺一的胸口:“小子不错嘛,很会讨女孩子欢心,姐姐给你配的这身衣服可是重点加分项,要谢谢姐姐噢。”

  时萌萌没心没肺地踮起脚尖用手去抓桌上的苹果,而时澄澄则是脸色极为难看地瞪着慕容小小,尤其在看到时诺一跃跃欲试的表情后侧马尾都炸毛了。

  时诺一并没有看到澄澄的脸色,摸摸下巴问道:“那个孩子很喜欢愚者吗?”

  慕容小小噗嗤一笑,将桌上的苹果递给萌萌,萌萌欢天喜地地抱住大苹果咬上去,慕容小小扭头答道:“什么叫很喜欢愚者,那个小家伙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喜欢愚者的女孩了,要不然她怎么会专门写一部愚者的电影呢?偷偷剧透一下,电影里小兮客串了一个小角色,愚者拯救了一个受伤的小女孩,那个女孩就是小兮演的噢,小兮可真了不起呢,嘿嘿,这种片段可以说是全世界少女的梦想吧。”

  时澄澄的马尾高高翘起,小拳头攥的死死的,慕容小小并没注意到澄澄的异常,自顾自地说道:“那个孩子喜欢愚者到绝对痴迷的程度了,我唱的《瞬神界一》就是愚者的绝招,据说能够创造一个世界,小兮写这首歌的内容就是愚者为她创造了一个只有幸福的美丽世界,你要是听过这首歌你就知道啦,小兮是世界上最喜欢愚者的女孩子了...”

  “才不是!”

  时澄澄气呼呼地大叫了起来:“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世界上最喜欢爸...愚者的人才不是她!才不是她!”

  慕容小小目瞪口呆地看着暴起的时澄澄,有点尴尬地抓抓脑袋:“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时诺一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这孩子有点敏感,青春期提前了,你明白的,女孩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慕容小小瞪大眼睛:“啥?!这么小的孩子啊!”

  “咳咳,那就是更年期提前了...”

  慕容小小蹲下身子抱有歉意地想要摸摸时澄澄的小脑袋,时澄澄却毫不客气地躲开了,慕容小小努力露出温柔的笑容用哄小孩子的声音轻声说道:“澄澄也很喜欢愚者是吗?愚者大人就在那边哦,姐姐和愚者关系很好的,让他抱抱你好吗?”

  远远看到人群中穿着愚者装扮的楚星肃,时澄澄再看看楞在一旁的时萌萌,狠狠一跺小脚,转过头来气鼓鼓地瞪着时诺一:“是《终焉之零》?臭...叔叔!你怎么能来这种场合?!你难道不生气吗?”

  时诺一挠挠脸颊:“额,没给钱而已,怎么会生气...”

  时澄澄彻底炸毛:“笨蛋!白痴!愚者!臭粑粑!你都被人欺负了!你根本不懂!”

  时诺一有些愕然地指了指自己:“被人欺负了?”

  狠狠踢了时诺一膝盖一脚,澄澄拉起还在啃苹果的萌萌钻进人群中。

  就在这个时候,满脸酒红的龙叔端起酒杯大声喊道:“在场的诸位,请大家一起举杯向我们的愚者扮演者楚星肃献上美好祝福!是他精彩的表演让愚者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在欢呼声中楚星肃嘴角微挑高傲地笑道:“在此感谢大家,不过请不要叫我楚星肃,请叫我愚者时诺一...”

  “才不是!你才不是愚者呢!”

  澄澄娇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堵住了楚星肃的话,被打断的楚星肃一皱眉头冷冷看向拉着萌萌从人群里钻出来的时澄澄,冲进来追女儿的时诺一忍不住捂住脸。

  (小姑奶奶啊,我不是你爸爸,你是我爸爸!)

  “澄澄别瞎说,过来!”

  时澄澄哼了一声甩过头去看着楚星肃大声喊道:“你只是扮演愚者而已,你怎么装都不是愚者!那个什么小兮也没什么好得意的!愚者就是愚者,愚者只有一个,他是最最最了不起的大英雄!你不是!”

  记者们纷纷将闪光灯聚焦到时澄澄身上,楚星肃的脸色变化,十分尴尬地看向龙叔,眼睛里露出愤怒之色:“龙叔怎么回事?这两个小崽子是腾龙安排的吗?怎么能放这么多无关人等进来?!给我个解释!”

  龙叔擦着头上的汗水连忙吩咐保镖冲上去就要去抓澄澄和萌萌,看到这一幕的时诺一和慕容小小急的满头大汗却苦于挤不进人群,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挡在澄澄萌萌身前拦住了保镖。

  “她们说的没错,愚者就是愚者,愚者只有一个。”

  楚星肃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试探地问道:“你是?”

  “愚者意志的继承者,神织一年级学生,萧飞。”

  如果只是面对两个七岁大的丫头,楚星肃或许还会顾忌颜面不会说什么,但是面对病秧子一样的萧飞楚星肃则是彻底爆发出了自己的负面情绪:“神织的学生很了不起吗?你的身份也不过只能吓吓普通人,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萧飞却没挪动身体,大声说道:“楚先生,你知道愚者这个名号是什么意思吗?!它是光明,是信仰,是撕裂黑暗的最终希望!如果你想背负这个名号,就必须拥有背负这个名号的资格!愚者大人陨落,阿卡纳议会将愚者称号一直高悬,并不是没人能够担当NO.zero,而是没有人配得上这个名号!你虽然在《终焉之零》扮演了愚者,我很感激你能够让我回味愚者还在的岁月,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承认你就是愚者,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资格...”

  看着身旁记者们质询的目光,楚星肃眉毛紧皱,大手猛地一挥,玄妙的符文闪烁,一杆杀气腾腾的散弹枪出现在掌心中,黑黝黝的枪口指向萧飞的脑袋。

  “你在说这种资格吗?”

  在看到这杆散弹枪的一瞬间,所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刑途散射!”

  “楚星肃怎么会有刑途散射?”

  “那是法则!难道是愚者的造物法则?!”

  “楚星肃是愚者吗?那么方天行爆破案...”

  “大料!是大料!愚者真的有了继承人!”

  人群中的时诺一瞳孔一缩,忍不住喃喃念道:“是自主觉醒者?”

  萧飞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散弹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倒是楚星肃傲然一笑,将散弹枪舞出枪花冷冷说道:“愚者...没错,我就是愚者,我有他的一切,他的外貌,他的能力,他的刑途散射,凭什么我就不是愚者了?我站在这里,就是要告诉全世界,愚者走了,我就是新的愚者!”

  萧飞捏紧拳头:“不,你不是!”

  楚星肃哼了一声,淡淡地回道:“你是神织的学生,你也觉醒了超能力是吧,如果你不愿意承认,那么我就让你承认,来吧,打一场,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愚者之力,敢不敢?神织的...小肥?”

  众目睽睽之下,萧飞上前一步。

  “我叫萧飞,没有什么敢不敢,我只想用我的方式来告诉你,你,不是愚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