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拷问心灵的残忍游戏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775 2019.07.14 17:54

  如果换做晨曦巅峰时期,三百多个敌人不过是一道“终极阳光烈焰”就能解决的小事,曾经跟随在愚者身后参与龙城地狱通道一战的她斩落过不知多少邪魔,太阳化身作为最强化身之一本来就是没有短板,是绝对的战争机器。

  可是晨曦是英雄,而不是罪犯,罪犯可以肆无忌惮地屠杀,英雄却不能!

  拯救才是英雄的职责,偏偏拯救和晨曦的能力背道而驰。

  当这三百多个灾忌化身各自擒住一名人质散落在庄园四周之时,英雄的立场成为了制约晨曦能力最大的枷锁,更何况晨曦还处于重伤状态!

  就在十个小时之前暴走的周拂晓将晨曦几乎撕成了碎片,若不是晨曦的体术来自于时诺一的传授有着极强的恢复力,若不是春日满樱的月华曲吊着晨曦的小命,让晨曦有机会用圣白烈焰慢慢恢复伤势,晨曦早就陨落在上午的意外之中了。

  即便是现在,晨曦依然要分出一部分力量维持着圣白烈焰,原本的变化法则30%现在只能维持超凡领域10%左右,可是眼前的落绝,灾忌,冥惑三人至少也拥有着超凡领域15%以上的力量。

  在英雄的世界里,掌握法则的超凡领域程度是划分实力的标准,相差1%都是天差地别,像萧飞这些刚刚觉醒法则才达到超凡领域1%的初心者,掌握超凡领域30%的晨曦一个能打一万个,而当她面对巅峰状态拥有超凡领域49%的时诺一之时,总会被轻飘飘一个血腥之手直接秒杀,这就是力量层次的绝对碾压,或许可以通过实战经验,体术,法则克制搬回劣势,但是低层次超凡领域很难打败高层次超凡领域,一旦相差10%,那么就会造成绝对碾压效果,根本没机会翻盘!除非像方天行的爆破能力绝对克制晨曦的太阳化身。

  刚刚晨曦也是强压下伤势,出场便瞬间爆发了超凡领域20%才一拳打倒了灾忌,可是这一拳带给晨曦的负担远比看上去严重,超负荷使得晨曦脆弱的内脏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这是任何人都察觉不到的,但是现在的晨曦清楚明白,如果她选择不计后果地和李文杰三人还有那只大蜘蛛硬刚,今日就是太阳陨落之日!

  时诺一努力地想要爬起身来,但是下半身的石化状态根本没有解除的意思,奈何恐血症发作,使得时诺一的念头又开始分散起来。

  狠狠咬了一口舌头,时诺一看向晨曦:“徐想他们知道这件事吗?”

  晨曦头也没回:“不知道。”

  “果然是你的性格,被人牵着鼻子走...这么说来没有援军了?”

  时澄澄和时萌萌跑到时诺一身边努力地想将时诺一拉起来,时澄澄小声说道:“别担心,徐想叔叔全知全能,应该会预知到这一切的。”

  晨曦哼了一声:“预言师那帮家伙最不靠谱,自诩不能干涉命运轨迹,就算他预知到了也不一定会来,更何况他有可能没有预言呢?”

  李文杰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将军,别想没用的了,曙光公主殿下,我们还是正式开始我们的游戏吧~”

  一个弹指,一个中年男人从别墅顶楼掉了下来,晨曦眼睛闪过一丝愤怒,一脚踏碎地面冲上去接住那名尖叫的中年男子,李文杰看着晨曦的动作嘿嘿一笑,又是一个弹指掐着晨曦无处借力之际,一个孩子随之坠落而下,晨曦猛地一个回身,手指仅仅抓到了那个孩子的衣角!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窈窕的影子一跃而起,慕容小小轻飘飘地抱住那个孩子,晨曦眼中露出一丝喜色,就在这时,一个少女擦着晨曦的后背坠落而下,在哭喊中摔落在地!

  啪!

  笑容凝滞,声音好像打在晨曦的心坎上,少女死不瞑目的双眼睁得圆圆的,仿佛在诘问晨曦为什么不救她。

  “李文杰!!!”

  晨曦将手上的中年男子放在地上,柳眉倒竖,怒火溢出体表。

  李文杰笑嘻嘻地摇了摇手指:“别激动,我只是要证明一下我的能力罢了,如果我想的话,我总能弄死人,你们不可能全都救下,就像这样子~如果你不开心的话大可以上来揍我,不过如果你无法秒杀我,我就会把楼顶上的人全都扔下来,啪啪啪,像下饺子一样~”

  晨曦缓缓收回火劲,深深长出一口气:“说吧,你想怎么做?”

  李文杰笑嘻嘻地拍拍手:“很简单,只是一个游戏而已,考验一下最强的猎魔什么才是英雄,对了,那位慕容小姐,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我们在和曙光公主玩游戏,你要是随便参与算犯规噢,犯规的话我不保证我能做出什么来~”

  慕容小小面色复杂地看着李文杰,缓缓吐出一口气:“你说吧,我看着就是,我不再出手。”

  李文杰哈哈一笑拍拍手掌:“好了,曙光公主,这个游戏非常简单,如果你完成了这个游戏就算你过关,我们扭头就走,毕竟我们也不想和你同归于尽,我们还是很珍爱生命的。”

  晨曦一扬马尾:“一言为定,什么梁子老子一力接着了!”

  李文杰哈哈一笑:“这个精心设计的游戏人人都是参与者会非常有趣的~那我介绍一下规则,很简单的规则,真心话大冒险玩过吧,每一轮我都会安排两个人站在楼顶,我会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答出真心话那么这一轮就算过了,如果你说谎,那么我就会把这两个人丢下来,就像刚才这样,如果你有能力都救下来我无话可说,但是看样子好像没有,那你只能做出选择了。”

  “选择什么?”

  “选择谁死...谁活!”

  晨曦瞳孔一缩,忍不住攥紧拳头:“放屁!”

  李文杰摇摇手指:“谁叫你不是愚者呢,愚者能够拯救所有人,你却不能,你只能选择,或者你现在就可以选择,选择全部都死,怎么样?”

  看着手足无措的晨曦李文杰阴恻恻地一笑,有意无意地摸了摸右手手腕,那里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英雄行使正义总不能面面俱到,总会要牺牲小众成就大众,这就是英雄的选择,不是吗?你们猎魔不就选择过无数次吗?这一次我只是把选择摆在你面前,让你认认真真去思考罢了,什么才是英雄。”

  李文杰拍拍手掌大声笑道:“好了,那么游戏开始!灾忌!”

  黑洞将两名灾忌送到别墅楼顶,两个灾忌拎着两个挣扎的男人将大手探出。

  李文杰对着晨曦鞠了个躬:“第一轮就是他们俩个了,问题嘛很简单,曙光公主大人,你叫什么名字?”

  晨曦咬咬嘴唇:“晨曦,英雄号NO.19太阳,绰号曙光公主。”

  李文杰哈哈一笑:“答对了,这两位幸运儿逃过一死~”

  灾忌听从李文杰的吩咐,将两个男人扔到身后,随手抓起楚星肃和另一个女孩。

  楚星肃奋力挣扎着却根本不管用,此刻的他在恐惧中几乎忘记了怎么保持愚者的风范,只是努力抓着灾忌的大手,生怕大手松开将他丢下楼顶,一眼瞥到楼底下那个摔破脑袋的女孩,眼里的惊恐淹过一切,抽出劣化版刑途散射大声吼了起来:“放开我!我可是愚者!你们不得好死!”

  灾忌的复制体冷冷扫了一眼楚星肃:“是愚者的话那就战斗啊,卑微的虫子。”

  楚星肃面色一变,手指按向扳机,灾忌却直接一掌拍下那只颤抖的手掌,散弹枪直接落下砸在那名摔死的女孩身上。

  “临死才知道反抗吗?刚才干尼玛去了?垃圾!”

  李文杰笑了笑回过头看向晨曦:“好了公主殿下,下一个问题来了,你多大了?”

  晨曦眉毛一皱:“21。”

  李文杰有些讶然地看了看娇小玲珑的晨曦:“看起来不像啊,你说谎了吧~”

  “老子就是21!不信去翻户口本!”

  “还是个合法萝莉呢,真没想到~”

  “你特么烦不烦?问问问问你爹呢?”

  “嘿,在下本职工作就是记着呢,问问题很正常吧~”李文杰转过头来对着被灾忌控制着正在拍摄的记者们笑嘻嘻地问道:“我说的对不对~下次我要竞选普利策奖噢,专题就是猎魔采访~”

  记者们根本不敢抬头看李文杰的眼睛,只能一个个低下头来低声称是,李文杰哈哈笑道:“好吧,那么这位假愚者先生和这位小姐也安全了呢~”

  随着李文杰的指示,两个灾忌将楚星肃和那个女孩不客气地扔下,随手又抓了两个人质。

  李文杰嘿嘿一笑:“刚刚都只是彩排,现在来真格的了~晨曦小姐,请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晨曦眼睛瞪得溜圆:“你特么什么鬼问题?”

  “说嘛说嘛,大家都想知道呀~”

  小脸通红,晨曦下意识地摇起小脑袋:“没...没有!”

  李文杰笑眯眯地一挥手,灾忌松开大手,两个人质一左一右从高空坠落!

  晨曦身子一震,猛地踏碎大地冲上天空!

  左边的男子疯狂地哭喊着:“救我,救我,晨曦大人!”

  伸出手掌。

  另一名女孩也大叫起来:“救我啊,晨曦大人求求你!”

  手掌一颤。

  救谁?!

  就这一分神,两名人质同时砸落在地!

  晨曦落在地上,跌跌撞撞地一屁股坐倒在地。

  一个都没救到...

  李文杰身边的冥惑侥有性质地托着香腮嘲讽道:“看来我们的曙光公主也慌了呢,面对选择的最好方法果然是什么都不选,啧啧,英雄。”

  晨曦猛地回过头来:“混蛋!”

  李文杰耸耸肩膀:“你本来有机会的,只是自己没珍惜而已啊,真心话大冒险,既然说错了当然要接受惩罚~来,下一个问题~”

  随着李文杰的指示,灾忌将两名少女推到别墅边缘,那两个容貌娇美的女生正是超少女busker中的另外两名成员。

  慕容小小忍不住惊呼出声:“妮妮!小雨!”

  李文杰阴恻恻地咧嘴一笑:“曙光公主,你要认真回答噢,猎魔小队之中你最讨厌谁啊?”

  晨曦死死捏紧拳头:“我,我...”

  “说啊~不然就又要有人死了。”

  慕容小小连忙冲过来抓住晨曦的肩膀:“晨曦,求求你,求求你,她们是我闺蜜,是我最好的朋友!求求你!”

  晨曦看着慕容小小梨花带雨的脸颊,死死咬住嘴唇。

  “我...”

  李文杰笑了笑:“拒绝回答也算失败噢~3,2,1...”

  “提亚拉!是提亚拉!”

  记者们一片哗然,李文杰也瞪大眼睛:“想不到啊,你不是和提亚拉是好闺蜜吗?说说为什么好吗?”

  晨曦抬起脑袋,小脸上满是泪水:“这是下一个问题!”

  “好好,那换下一组,好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呢,那么就换上比较重要的人质吧~”

  李文杰嘿嘿一笑,一个响指下澄澄和萌萌出现在了天台顶端,时诺一瞪圆眼睛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李文杰!老子艹你!”

  一股热血冲上心头,脑子一阵轰然,身上的石头轰然破碎,两个女儿面临生死,这怎能叫时诺一能平静下来,一瞬间的爆发好像连恐血症都被忘记了,猛地冲向蜘蛛背上的李文杰狠狠挥出拳头!

  灾忌一个错身拦在李文杰身前,一脚踹向野兽一般的时诺一,时诺一单薄的身子就像炮弹一样逆冲而回,狠狠砸进二楼房间的墙壁里。

  “就这种力量还是神织的英雄预备役?垃圾。”李文杰嗤笑了一声回过头来:“说说,为什么讨厌提亚拉呢?”

  “我...”

  晨曦死死咬紧嘴唇,楼顶上拎着澄澄萌萌的两名灾忌威胁性地探探手掌,李文杰哈哈一笑:“我劝你回答,其实不回答也行,这一对是双胞胎吧,救哪个都一样,没什么好犹豫呢。”

  被轰进墙壁的时诺一像纸片一样掉在二楼阳台上,看着晨曦伸出手掌:“求...求求你...”

  晨曦仰起脑袋看向澄澄萌萌的小脸,虽然不知道时诺一的真实身份,但是她知道澄澄萌萌是愚者的女儿。

  (如果她们中死了任何一个,骚叔即便是在地狱也不会原谅我吧...)

  捏紧拳头猛地大喊出声:“因为她温柔,可爱,漂亮,谁都喜欢她!谁都愿意温柔对待她!骚叔也喜欢她!骚叔为了救她可以和千手饕餮死战!他却从来都没有温柔对待过我!满意了吗?!我是嫉妒!怎么样?!怎么样啊!?”

  时诺一傻傻地看着痛哭失声的晨曦,心里涌上一股五味陈杂,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对不起...对不起...”

  就在此时,身边落地窗打开,一个虚弱的稚嫩声音响起:“坏...坏人!不许再逼小太阳姐姐!大坏蛋!竟然把那么可爱的女生弄哭了!那个是?!死人!你们杀人了?!”

  时诺一这才想起一直躲在房间里的小兮,忍不住别过头去看向抱着愚者玩偶跌跌撞撞走出来的白化病少女,女仆长连忙从小兮身后冲出来扑倒小兮,对着时诺一拼命比着噤声的手势,李文杰皱皱眉头往这个方向望了一眼。

  “刚刚有人说话吗?”

  冥惑拍了李文杰肩膀一巴掌:“幻觉吧,啊呀你这个家伙坏得很,我好喜欢,这个报导如果出了提亚拉会怎么看待晨曦呢?一想到就好激动啊!”

  李文杰笑嘻嘻地回道:“所以啊,我说的对吧,与其从肉体上杀死曙光公主,不如在精神上彻底毁灭她断绝她的英雄之路,只不过现在才刚开始,我们要继续下去噢~”

  女仆长见李文杰别过头去,连忙指挥着身后的女仆七手八脚地将时诺一拖进房间悄悄带上房门。

  被放到床上的小兮剧烈咳嗽着,努力地想要跳下床跟李文杰对放嘴炮,女仆长连忙按住小兮扭过头来大喊道:“镇定剂!快!”

  一名女仆连忙将镇定剂递过来,女仆长给小兮注射之后这才松了口气,这么一会儿功夫时诺一也缓过劲儿来爬起身来,女仆长对着时诺一笑了笑:“小声点,这个房间被布置过结界,是整个别墅最安全的房间,只要我们不大声说话那些坏人是发现不了我们的。”

  躺在床上的小兮睁着惊恐的大眼,小脸上满是泪痕:“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是死人,那些坏人杀人了!好怕!好怕!救救我,救救我...”

  一个女仆抱起愚者布偶晃弄起来,女仆长连忙捉住小兮的小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十字架放在小兮面前用轻柔的声音缓缓说道:“不怕不怕,小兮,看,愚者大人来了,愚者来了...”

  “愚...者...”

  “愚者叔叔出现了,打败坏人了,小兮不要怕...”

  “那就没事了...只要他在...”

  看着小兮慢慢闭上眼睛,时诺一皱了皱眉:“催眠术?”

  女仆长呼出一口气:“是啊,催眠术,让你见笑了,如果不用催眠术让小小姐看到愚者大人她就会像刚刚那样歇斯底里,毕竟这个孩子一直在与死亡抗争,最怕见到死亡,只有愚者能让她感觉到安全。”

  时诺一苦笑一声,重重跌倒在地将脸埋在膝盖里。

  愚者?

  愚者就在这里却无能为力,什么只要他在就能让人安心...统统都是放屁!

  就在此地,就在此刻,他女儿的生命受人威胁,他的小太阳在逐渐崩溃,他的信念也在不断坍塌,而他却只能躲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因为血而发抖。

  什么最强英雄NO.zero?!

  一条可怜虫而已!

  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流下泪水,这就是没出息的愚者。

  长长的睫毛微颤,小兮的梦呓之语轻轻响起:“他来了就好啦...他来了就好啦...”

  女仆长摸着小兮的脸颊轻声说道:“所以小兮要乖噢,愚者大人是世界上最勇敢最坚强的人,他看到勇敢又坚强的小兮会很开心的。”

  “即便再绝望,小兮要勇敢要坚强,这样愚者叔叔就会开心了。”

  “对呀,愚者最擅长的就是撕裂绝望,化不可能为可能,他已经来了,小兮不需要害怕了。”

  “愚者大人会为我用瞬神界一吗?”

  “一定会的,愚者大人一定会用瞬神界一为好孩子创造一个只有幸福的童话世界的...”

  “那,他会喜欢我给他写的歌吗?”

  “他已经来了,小兮唱给他听好吗?”

  小兮顿了顿,轻柔的歌声响起:“冲破黑暗...撕裂绝望...指尖跃动的光...最终的信仰...那个方向就是天堂...瞬神界一...催眠...无所畏惧...”

  歌声断断续续模模糊糊,混合着少女略微沙哑的嗓音后面已经驳杂不清,但是却在一瞬间让时诺一的脑海无比清晰起来!

  猛地抬起头,视线死死锁定在女仆长身上,一把抓住女仆长的小手:“帮我!帮我!”

  女仆长惊讶地回过头来:“小少爷你怎么了?”

  “催眠我!”

  女仆长轻轻抱住时诺一温柔地说道:“你也很怕吗?也对,毕竟你也只是个孩子...”

  从女仆长柔软的怀里挣脱,时诺一的眼睛里充满光彩:“不!不是这样!请你催眠我,给我下一个心理暗示,只有这样大家才会平安!”

  “心理暗示?”

  “没错,心理暗示,催眠我!让我看到的血不再是血,而是...红色的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