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危机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3980 2019.08.16 17:10

  小小的石室内挤着八个人,月嫦和雷鸣华不在,时诺一靠在墙壁上吸着香烟,雷鸣华的三名队友或是

  安慰着受惊的女生,或是为伤者包扎伤口。

  新加入队伍的一男三女是搜救小队这一小时来全部的战果,只是那三名女生明显被吓破了胆子,缩在墙角低声哭泣,那名男生的腿断了半截,瘫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呜咽。

  时诺一的身子微微发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血淋淋的断腿,将注意力集中在墙面的壁画上。

  正如时诺一想象的那样,月嫦很可能是这一届神织学生中最棒的斥候,神迹月宫能够开辟一处小小的空间让人隐藏其中随意穿行空间,也能化作宝珠进行攻击,无论是隐蔽性还是杀伤力都有着不错的表现,只可惜月嫦的超凡领域才达到4%,月宫仅仅能开辟衣柜大小的空间,最多只能藏下三人,所以搜救行动只能交给最强的雷鸣华和月嫦。

  其实在这一届神织学生之中超凡领域能够达到4%已经很了不起了,周拂晓,雷鸣华都是这个水准,要知道裁决者的平均能力才达到5%,其他同学大多是2%,就连学生中公认最强的安达洛尔也才达到了超凡领域5%,像赵平阳这样短短一周内达到超凡领域8%的变态找不出第二个。

  时诺一不由得想起萧飞那个热血笨蛋。

  严格来说,一直自诩为愚者传人的萧飞确实是时诺一的弟子,无论是精神,意志,能力,都是时诺一手把手传授的,平时看到这些神织的英雄新秀,时诺一从来没有过以自己与他们相比,因为境界相差实在太远,虽然此刻的时诺一力量流失大半,骨子里却还是那个世界最强的愚者。

  不过此刻的时诺一下意识地用萧飞与安达洛尔他们对比,尤其在知道安达洛尔是米修斯那个糙汉子的儿子的时候,他那枯寂的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一些好胜念头:我的弟子,和那个战斗狂人的儿子相比,谁更强?

  那小子的时间法则好像已经达到了...5%!

  时诺一从来都觉得萧飞很弱,很让人操心,但是此刻他忽然有一种奇妙的骄傲感涌上心头,安达洛尔和月嫦都是来自于圣地,与top22有着紧密联系,一个是战车之子,一个是月亮的师妹,他们很强,但是我的弟子萧飞却也没弱太多,如果他能够随意使用时间法则的话,他一定是最强的那个人,连赵平阳或许都不是萧飞的对手,要知道时间法则5%已经能够与职业英雄对抗了。

  就在时诺一胡思乱想的时候,月宫开启,月嫦和雷鸣华从墙壁中走了出来,雷鸣华的三个队友连忙围了上去紧张地问道:“队长,找到韩小念了吗?”

  雷鸣华黑着一张脸摇摇头:“不行,遗迹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千丧尸,密密麻麻地堵住了所有的路口。”

  “几千丧尸?不可能!我们一共才两百多名学生,求援者也才27人!”

  月嫦皱着柳叶一般的眉毛轻声说道:“这个遗迹应是拜魔教派的祭祀之地,最下层有一个万人坑,那些丧尸很有可能是从那里爬上来的。”

  雷鸣华叹了口气:“好在那些古代丧尸死去时间久远,不像刚刚变成的丧尸那样聪明,不过数量上是大问题。”

  月嫦素手一扬,濛濛的月光在半空中显化出一副水墨状的地图,正是金字塔的内部结构,只不过大部分地图都被黑色的墨迹掩盖,代表着未探索区域。

  “这个地方是通往地下的路,这个方位是上行通道,全部都由丧尸们把守着,我的月宫虽然能够穿界,但是只能平行穿梭,不能上下穿梭,我们想要到达其他层必须经过通道,走散的同学应该都藏在隐蔽的石室内,这一层的石室我们都探索过了,能救的人都救下了,其他人很有可能在上层。”

  一名女生忍不住出声问道:“为什么在上层?”

  雷鸣华阴沉着脸回答道:“因为下层的丧尸一间一间地清理着石室,那个主使丧尸的人应该想要赶尽杀绝,就算有人在下层估计也已经凶多吉少了。”

  月嫦微微沉吟了一会儿抬头说道:“我作为我们队伍的斥候来到这一层探索情报,我的队友还在上两层等着我,她们应该会遇见周拂晓他们,她们的实力还是很可靠的,不需要太担心。”

  那名女生听到月嫦的话忍不住问道:“月嫦姐姐,你的队友都在上层,为什么你要跟我们一起行动救人?”

  月嫦温柔一笑:“其他同学也在等着我去救呀,我们广寒五年前新立下的门规,绝不再见死不救,”藏在面纱下的小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如果被师姐知道我逃跑的话,我下场会很惨的。”

  听到月嫦的话,时诺一忍不住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这个温婉的女孩,他当然知道广寒圣地的门规,那是春日满樱因为他而设立的,只是他实在想不到,广寒那些冰冷无情的仙子们真的遵循着那个玩笑一般的赌约,即便现在的广寒圣地已经化作焦土,新的传人依然将其奉为圭臬。

  而他呢?

  为了隐藏自己愚者的身份,冷眼旁观学生们陷入险境,使得情况越来越糟。

  当初的自己打破广寒圣地逼迫圣地觉醒者们出手封锁地狱通道说出的话是多么冠冕堂皇:“世界悬于危难之际,正是我辈慷慨赴死之时!若是我胜了,你们广寒出山助我,若是我败了,此生任你们驱策!”

  面色冰冷的春日满樱用力点了点头:“好,一言为定!若是你输了,我们广寒从此以后先天下而先,尽力,尽心,尽命来履行英雄之名!此誓天地共鉴!”

  从回忆中清醒,时诺一面色复杂地看着秋时月嫦的倩影,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虚伪,逼着广寒圣地跟随自己的步伐,自己却半途而废,这些原本逍遥世外的仙子却沾染上了尘埃。

  月嫦转过头来看向时诺一轻声说道:“小可爱同学,你的两个队友应该逃掉了,我们刚刚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踪迹,也没在丧尸中看到他们。”

  时诺一叹了口气,他深知方天游和萧飞这两个笨蛋的操行,刚刚分开时他也看到了他们逃跑的方向,很明显是钻到下层去了,如果按照月嫦提出的情报,这两个家伙此刻怕是凶多吉少了。

  “谢谢了,月嫦同学。”

  少女莞尔一笑:“不用客气~”

  雷鸣华摸着下巴认真地看着地图:“我们刚刚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这个石室很可能也不再安全了,这样说来的话我们必须要前往上一层了?”

  月嫦点点头:“嗯,不过上行的通道已经被丧尸堵住了,我们必须要打一场硬仗。”

  雷鸣华拍拍手掌转过头来看向尚在哭泣的三个女生:“好了,别哭了,如果想活的话我们必须突破上行通道,现在,告诉我你们的能力。”

  三个女生停下呜咽,虽然她们又怕又饿,但是她们心里清楚,眼下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必须作战才有一丝生机。

  “我,我是元素法则2%...”

  “我的支配法则也是2%...”

  “生命法则2%...”

  雷鸣华转过头看向时诺一:“你呢?算了,当我没问,你好像没觉醒是吧。”

  时诺一沉吟了片刻,此刻的局面糟糕透顶,他也没理由再继续藏拙,虽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和身份,但是如果他再继续隐藏下去,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那就别藏了。

  “我的能力...造物法则。”

  月嫦眨着明媚的大眼睛,里面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时诺一上前一步,左手手背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

  (暴露就暴露吧,直接用瞬神界一,将整个金字塔造成我的世界,将丧尸镇压回底部,找出那个操纵者干掉,灾难法则会因为使用者的死亡而破除,那些变成丧尸的同学们只要来得及救治就不会死...)

  “瞬神界一!”

  蓝色的光芒自时诺一的手掌如流水一般倾泻而出,所有人震惊地看着时诺一,满脸不可置信。

  瞬神界一,那可是与最强英雄愚者紧密相连的名字!

  蓝色的光芒暴涨,整座金字塔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时诺一的脸色严肃无比,眼角瞥到那名断腿男生,冷汗不由自主地从额头上滴落。

  (不怕,不怕,恐血症不算什么,不去看,不去想...)

  蓝色的光芒越来越明亮,时诺一的神色也越来越凝重,忽然,一股莫名的心悸涌上心头,蓝色的光芒一滞,疯狂倒退进时诺一的身体,时诺一整个人如同被无形的重锤锤到胸口,整个人凭空而起重重摔落在地。

  在一旁认真观看的雷鸣华歪了歪头:“你在演哪一出?这就是你的造物法则?”

  指着墙上变化成一圈的壁画雷鸣华嗤笑了一声:“超凡领域到百分之一了吗?什么瞬神界一,你刚莫不是在装哔?”

  时诺一捂着胸口感受着身体内的力量流逝,眼睛瞪得浑圆,原本隐藏在身体深处如长江大河一般的造物法则竟然迅速枯竭,只剩下了...超凡领域1%!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他违背了他曾发下的誓言!

  而且是他最重要的誓言!

  时诺一的脑海迅速将时若轩的遗愿清单过了一遍。

  1.考上清木大学...

  2.保护好朋友...

  3.和苏烟雪恋爱...

  4.要活成像海贼王路飞一样热情活泼的人...

  5.不想当处男...

  6.成为英雄,让哥哥刮目相看...

  与此同时,在恶魔遗迹的地下第二层,狼狈的赵平阳愤怒地瞪着眼前一个长得像蛤蟆一样巨大又丑陋的生物。

  这只蛤蟆正是冷钻和水晶清曾提到的,潜入到遗迹猎杀学生们的两大罪犯之一,河吞。

  巨大的嘴巴流着脓黄色的口水,河吞咂咂嘴巴,丑陋的脸上满是意犹未尽,脚下一小簇红色的头发和浅蓝色的发带触目惊心!

  “灵魂法则!8%!”

  赵平阳浑身颤抖,猛地发出一声嚎叫,念动力之下一道无形的空气炮狠狠轰向河吞的肚子,河吞却邪笑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风压将他的肚子吹动变形,身上却毫发无伤。

  沉闷又独特的大舌头口音缓缓响起:“不错,你的力量很强,你的味道一定也很美味,不过...”

  河吞伸出长长的舌头将地上那一小簇红色头发卷到嘴里:“刚刚那个女生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

  舌头如同橡皮一样飞速延伸射向赵平阳,赵平阳一个侧身躲过河吞的舌头,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下,眼里满是忌惮。

  因为他刚刚目睹了一个大活人是怎么在一瞬间被那条舌头卷到嘴里一口吞下!

  “灵,灵,灵魂,法,法法则8%!念念念...气炮!还,还我,把苏,苏烟雪!!”

  无数巨石在念动力的操纵下化作陨星狠狠轰向河吞,惊怒的赵平阳结结巴巴地大喊出声,脸上的风轻云淡此刻变成了电闪雷鸣,不过他结结巴巴的话语更让人惊诧,刚刚被河吞一口吃掉的人竟然是费劲千辛万苦才闯入到遗迹的苏烟雪!

  河吞丑陋的脸上满是邪恶:“才灵魂法则8%而已吗?不过以你的年纪已经不错了,罪恶法则19%!鲸吞!”

  张开大嘴发出无穷吸力,一颗颗巨大的石头竟然被那无底洞一般的巨口全部吞下,做完这一切的河吞猛地再次张开大嘴,所有巨石逆冲而回,赵平阳身上的防护罩发出片片破碎声响,整个人如栽落的风筝一般摔在地上。

  河吞一脚踩断赵平阳的右腿,将赵平阳拎了起来:“别急啊小鬼,我会慢慢品尝你的,等到我把那个小姑娘消化掉就轮到你了,你们两个至少能给我提供超凡领域2%呢...嘿嘿嘿,我可得抓点紧,别让龙鬼那个家伙把所有人都做成丧尸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