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各自的能力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3814 2019.07.30 18:39

  因为考试的临近,神织高中一年级所有的学生都陷入了紧张的备战之中,下午的文化课和社团活动也统统为预考让步,大家占据操场的各个角落进行着队伍磨合,就连一向惫懒的时诺一也不例外,毕竟他可是在阿卡纳议会夸下过海口,要把萧飞培养成一名真正的英雄。

  不过时诺一并没有选择在人多口杂的学校操场进行训练,而是将他的队伍带到了邻近苏樱兮庄园的后山。

  一旦使用时间法则就会消耗寿命,只能依靠大猎魔六绝作战三分钟的输出者萧飞,

  没有盾牌,能力却是掌握盾牌的瘦小守护者张宇涵,

  拥有空间和支配双法则,实力傲人却一不小心就会走火的斥候方天游,

  再加上不能随便展现自身力量的指挥者时诺一,

  这样的队伍放在阿卡纳议会里绝对是炮灰队,输出者只能打三分钟,守护者没有装备,斥候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连隐秘行动都无法做到,指挥者更扮演着啦啦队的角色,根本无法从全局上进行行动辅助。

  这样的队伍是名副其实的自杀小队。

  也难怪张宇涵对这样一个队伍极其怀疑,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去处,张宇涵根本不会加入自杀小队,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废材集中营。

  短命鬼,

  倒霉鬼,

  恶鬼,

  胆小鬼...

  当自杀小队离开神织高中的时候,人们的窃窃私语让张宇涵根本抬不起头来,心里甚至一度升起还不如主动退学来得体面点的想法。

  四个少年围在一颗大树下,凝重的氛围中,萧飞左右看看,第一个开口说道:“喂喂,你们谁晚上想去看《终焉之零》...”

  时诺一翻翻白眼,一个扫堂腿将萧飞撂倒:“你这个笨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看电影?!”

  点燃一根香烟,在张宇涵惊讶的目光中吐出一口烟圈:“好了,大家展现一下自己能力吧,由我这个最强指挥者来为大家制定行动阵型。”

  张宇涵推推眼镜大声说道:“时若轩,你是学生,学生怎么可以抽烟?”

  “就你多事,我又没在学校抽。”

  “校外也不行!华夏高中生守则第三章第七条...”

  “好了好了,别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中不?”

  “不行!”

  神情有些阴郁的方天游看着时诺一点点头,咬破自己的拇指,把鲜血抹在萧飞裸露的胳膊上,在萧飞的大呼小叫中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的能力,空间法则.相位转移。”

  拍了拍自己的右手手背张开五指,玄妙的空间法阵亮起,傻呆呆的萧飞忽然出现在了方天游的位置,而方天游却出现在了萧飞的位置。

  时诺一按下喋喋不休的张宇涵,眼睛一亮:“你这个能力是交换位置?”

  方天游点点头:“没错,我的能力是以血为媒介,和任何沾到我鲜血的东西或人交换位置,但是我现在的超凡领域只达到2%,交换位置有范围极限。”

  时诺一摸摸下巴:“那你的支配法则.爆破呢?”

  方天游阴郁的脸上露出一丝纠结:“我的支配法则.爆破是以我自身为圆产生一个力场,能够感知到所有在我能力范围内可爆破的物品,然后用眼神引爆,可是我无法操控这个能力,只要我开启爆破立场就会将立场范围内所有物品引爆,这个能力我就不展示了,会伤害到你们的。”

  方天游看了看一脸呆滞的萧飞,满脸警惕的张宇涵,最后看向若有所思的时诺一:“除了这两个能力之外我没有其他能力,我不像我哥哥学过国术,我的身体素质很平凡,这样的我对你有用吗?”

  时诺一微微一怔,抬头看向满脸期待的方天游,狠狠点了点头:“很棒!我们需要你。”

  方天游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张宇涵随后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的能力是支配法则支配盾牌,什么盾牌都可以!井盖也行!只要有盾牌的话,我可以精准地用盾牌挡住一切攻击,我的能力是被动能力,不需要召唤圣纹就能使用,防御的时候身体不受控制直接就挡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就这样。”

  时诺一皱皱眉毛,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扔给了张宇涵,张宇涵手忙脚乱地接住硬币,呆呆地看向时诺一:“你,你什么意思?”

  “如果你的能力按照你说的那样的话,我想做一下试验。”

  时诺一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狠狠掷向张宇涵,张宇涵的胳膊散发出玄妙的光芒,捏着硬币的手指迅速扬起,那枚飞射的石子正好被张宇涵两指间的硬币阻挡下来!

  时诺一眼睛里露出一丝兴奋,抓起一大把砂石在张宇涵的大呼小叫中狠狠扬起,张宇涵下意识闭上眼睛后退半步,一不小心跌在地上,手指间的硬币却散发出濛濛光亮,手指化作漫天虚影将一粒粒砂石拦下!

  看着这一切的萧飞和方天游同时发出惊呼,就连张宇涵也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捏着硬币的手指。

  时诺一拍拍手掌:“大体明白了,虽然是盾牌掌握,但实际上是反射神经强化,只要有合适的盾牌可以构筑无死角绝对防御,你的能力还不错。”

  激动的张宇涵扭过头来看向萧飞,萧飞连忙大声说道:“我的能力是时间法则,操控时间流速,现在能够加快时间流速或放慢时间流速,但是调整的倍率越高消耗的寿命就越多,极限是能够将时间流速放慢到无限接近时间静止,这个能力我也不展示了。”

  张宇涵忽然开口问道:“你的能力是调整时间流速?那爆破案的时间逆转...”

  萧飞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方天游,连忙打断了张宇涵:“那个时间逆转不是我造成的...”

  张宇涵眼睛瞪得溜圆:“不可能!愚者大人他不是...”

  萧飞忍不住将目光望向时诺一,时诺一不着痕迹地摇摇头接话道:“这个世界上不为人知的事情太多了。”

  萧飞噢了一声继续说道:“除了时间法则,我现在还有一些体术能力,能够在三分钟内爆发出小太阳老师未变身情况下的体术修为,不过冷却时间是半小时。”

  萧飞自我介绍完毕,所有人齐齐看向时诺一,眼神中充满了探询。

  萧飞是知道时诺一有能力的,可是张宇涵和方天游却不知道,他们对时诺一的印象全部都停留在那个被晨曦庇护的拒绝觉醒者。

  时诺一四下看了看,左手亮起光芒,造物法则不着痕迹地将圣痕伪装成空间法则的阵纹,轻轻一拍身旁大树。

  大树在手掌触及的一瞬间仿佛活了过来,从地底拔出根须化作两只大脚,树枝化作粗大木臂提起时诺一放在肩头上,直直地站在众人面前。

  张宇涵一屁股跌倒在地结结巴巴地大声说道:“你,你这是什么能力?树怎么变成了树人?”

  时诺一翻着眼睛说起瞎话:“我的能力是空间法则的召唤能力,能够通过祭品召唤任何武器和生物...”

  “那不是和愚者的造物法则一样...”

  “才不是造物法则!是召唤,召唤你懂吗?召唤万岁!”

  方天游皱起眉头:“你有这么强的力量为什么要隐藏?难道你喜欢别人叫你废物?”

  时诺一苦笑着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因为我不想战斗,我现在根本无法战斗。”

  这句倒是实话,这几天经历这么多事情,无论是方天行制造的危机,独眼巨人的暴走,落绝三人的突袭,时诺一的表现都丢光了曾作为最强英雄NO.zero愚者的脸,不仅仅是因为恐血症,正如命运之轮徐想说的那样,现在的时诺一虚弱了太多太多,他的体术随着返老还童而彻底废掉,他又不愿意从新练起;他的造物法则因为违背承诺而衰竭,造出的神器连万分之一的能力都难以发挥;他的时间法则更不敢暴露在阿卡纳议会的视线中。

  一圈又一圈的无形限制缠绕着时诺一,他自己也知道,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天下无敌的愚者了,单说造物法则,如果换了从前,他翻手之下整个后山的所有树木都会拔地而起化作战争机器狂树人,而不是现在这样造出一个只能做出简单动作的树傀儡,别说面对TOP22那个等级的对手了,就连萧飞都能一拳砸碎这个呆滞的大个子。

  除非...

  安洛洛能再次吸走他内心的恐惧,否则时诺一还会像当初面对灾忌那样,被别人轻松打败。

  不过即便如此,时诺一也不认为眼前的考试对于他来说是一件难事,虽然虚弱了太多太多,可是他作为NO.zero的见识和经验依然是世界最强!

  他是名副其实的最强指挥者!

  “好了,我的能力你们知道就好了,考试的时候我会尽量出手,但是只能起到有限的辅助作用,我最大的能力还是指挥和开发你们的能力,现在我会针对你们的能力来对你们进行训练,总而言之,我们一定能通过考试,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时诺一蹲在地上,折下一根树枝兴致勃勃地在地上勾勒起来,挨个分析起各人的能力,并制定出相应的训练计划:

  给萧飞的胳膊插满硬币,打发他接着去锤树练习大猎魔六绝。

  让方天游叼着一根木棍做斗鸡眼来训练集中力依次用眼神引爆木棍所指的废电池。

  捅了个马蜂窝扔给张宇涵,让张宇涵用硬币来抵挡马蜂的针。

  在张宇涵的哭喊声中,时诺一盘腿坐在地上,认真地研究着自己的手掌。

  刚刚展示能力制造树人,时诺一再次感觉到了自身造物法则的衰弱,原因很简单,方天游演示能力时的那一滴鲜血,就是那么一滴鲜血让时诺一的身体开始了不受控制的颤抖,造物法则也偃旗息鼓,仅仅发挥出了超凡领域1%的能力。

  强烈的危机感袭上时诺一的心头。

  在这个疯狂的时代里,血腥与战斗避不可免,就像徐想说的那样,麻烦总会自动找上时诺一,如果继续是这个状态的话,时诺一别说保护澄澄和萌萌了,自己的小命也不由自主。

  就像面对灾忌那一次!

  一想到当时的绝望,堂堂愚者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时诺一忍不住一拳狠狠锤在地面上。

  “该死!”

  时诺一和萧飞说的那句话:“你已经没有时间了。”

  其实,时诺一也没有时间了。

  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再次失去珍视的一切!

  体术被废,造物法则衰竭,时间法则不能用...时诺一再次将视线集中在自己的手掌上。

  (我要不要和萧飞一样,再次修炼大猎魔六绝?)

  仅仅是想了一下,时诺一就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他的恐血症,比起他人的鲜血,他更加恐惧来自自身的鲜血!

  天知道他是怎么帮萧飞开出三十六道坑洞的,他只知道自己当时手脚发麻,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一个小学生都能轻易杀死浑身无力的他。

  从头修炼大猎魔六绝万万不可!

  时诺一擦擦额角的冷汗,一拳砸在地上,深深痛恨着无能的自己。

  (也许...我才是真的废柴。)

  一枚硬币随着时诺一的动作落在地上,横贯恶魔雕塑深深的十字痕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掠入时诺一的眼角。

  “这是...”

  那枚吸取了萧飞融合造物法则和一部分时间法则的死亡圣十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