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比生死更重要的东西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057 2019.07.08 20:01

  李文杰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浪花,对于喜欢捕风捉影的记者来说,愚者独有的逆时法则再现是当下的热点话题,星空巧妙地将这一事件和《终焉之零》联系起来确实有很大的看点,而作为《终焉之零》的主创人员慕容小小偏偏是爆破案的主要目击者,将美少女和英雄联系起来炒作是各大媒体更想看到的。

  即便李文杰的一些话有些道理:

  用死去的愚者打造一个虚假的英雄形象更符合这个时代的利益,谁叫这个时代是由所谓英雄主宰呢?

  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刻意忽略了这席话,毕竟这一年来所有的媒体都在大肆鼓吹着完美圣人一般的愚者形象,尽情地消费着死人,这种行为或许是对死者不敬,但谁叫人们深深崇拜着愚者,灾厄之痕的压力下,人们需要愚者那样的英雄来压下内心对这个英雄时代到来的不安。

  正如方天行所言:这个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疯狂的时代。

  大家心照不宣。

  记者招待会很快便结束了,时诺一和萧飞完成主要任务,也不再需要傻坐在主席台前扮演背景了。

  宴会开始,慕容小小被超少女busker的两个女生拉去开香槟,萧飞也兴致勃勃地跟去观礼,对这些都不敢兴趣的时诺一借助尿遁直接逃离了这让他极为不舒服的场合。

  在别墅二楼随便找了个黑漆漆的房间漫步而入,靠在阳台上,时诺一熟练地点燃香烟,仰起脖子喷出一大口烟雾,懒懒看着楼下的庆典,那个在电影中扮演自己的楚星肃穿着电影里愚者的装束,在一群人的包围下有礼貌地点头微笑着,眉宇间藏着洋洋喜意。

  时诺一掸掸烟灰,托着腮帮子自言自语道:“愚者这个名号这么有魔力吗?”

  “当然了!姐姐说过,愚者叔叔是世界上最最了不起的人了!”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时诺一的背后响起,时诺一有些讶然地回过头来,一个穿着纯白洋装睡衣抱着大大的玩偶,有着雪白长发的光脚小女孩出现在时诺一的身后,在看到时诺一回过头来,精致的呆萌小脸迅速藏到玩偶后面,眨着满是星光的大眼睛偷偷看向时诺一的脸。

  “你是谁?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话该小兮问!小兮一直都在床上做乖宝宝!你怎么在小兮的房间里抽烟?小兮的房间只欢迎朋友!”

  看着这个和澄澄萌萌年纪差不多的小屁孩,时诺一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看着自称小兮的少女怀里的巨大玩偶,那Q版玩偶竟然和楼下的楚星肃有那么七分相似,或者说更像是NO.zero愚者。

  自顾自地吸了一大口:“愚者能在小兮的房间里抽烟吗?”

  小兮跑到时诺一身边,一手抱着玩偶一手使劲拉着时诺一的衣角,在七岁少女的力气下时诺一纹丝不动。

  “当然!愚者叔叔是小兮最好的朋友!不过你不是,你是坏人!出去出去!”

  “嘎?我哪里像坏人了?”

  小兮弯下腰喘了两口气,再次拉扯起时诺一的袖子。

  “当然!刚刚大坏人说愚者叔叔坏话,你都不帮愚者叔叔说话,还在那偷偷笑,小兮都看到了!”

  (原来是老子的脑残粉。)

  看着小兮憋红着小脸拼命拉着自己,时诺一无奈地挠挠脑袋,也许是动作过大,小兮一屁股跌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摊开白嫩的小脚呼哧呼哧喘着气。

  “呼呼...走开啦!坏人!”

  时诺一蹲下身子看着这个小家伙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奇妙的倾诉冲动。

  “你应该知道吧,愚者已经死了。”

  “才没有!愚者叔叔化作了星星,一直在守护着我们!他是大大大大英雄!”

  “英雄?或许愚者他连英雄都算不上,只是冒领了别人的功劳,现在苟且偷生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罢了。”

  “不对不对不对!你说愚者叔叔坏话!你也是大坏人!打你!”

  小小的拳头软绵绵地打在时诺一的膝盖上,时诺一下意识地抓住小兮的小手,面色恍惚地叹了口气。

  “不,他不是英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成为英雄也仅仅是想要赚钱养家,因为经历了各种失败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拯救世界,对于他来说混过一天便是一天,他才懒得承担人们的期望,他也不想活得那么累,如果能躲起来,他一定会躲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除非事情找上他,否则他绝对不会出手,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从来都没想过拯救世界,也不想去帮谁,他不是圣人,也不是神,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才不是!”

  小兮竖起细细的眉毛奶声奶气地喊道:“愚者叔叔是最了不起的人,他一直在保护着小兮,如果不是愚者叔叔小兮早就死掉了!”

  “保护?你见过愚者?”

  “电...电视里见过!”

  “嘿,那你说什么保护?”

  小兮拉开袖子露出雪白的胳膊,那细嫩的手臂雪白得不似常人,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

  “愚者叔叔在保护小兮!小兮怕疼,如果不是愚者叔叔陪在小兮身边让痛痛都飞飞,小兮根本不敢打针的!姐姐说如果小兮不打针就会死掉!”

  看着那布满细小针孔的小胳膊,时诺一不由得有些怜惜,但是好奇在心中更占上风:“他陪着在你身边?”

  小兮抱紧玩偶得意洋洋地笑道:“是呀,这就是愚者叔叔的化身呢!是姐姐给小兮做的!”

  看着瞪着圆圆眼睛的玩偶,时诺一哑然失笑:“原来是玩偶啊。”

  “才不是!愚者叔叔能陪小兮玩的!他还会倒立呢!”

  好像为了证明什么,小兮站起身来努力地想要将玩偶表现出倒立姿势,一边摆着一边哼道:“咦?怎么立不起来?姐姐就能立起来!”

  看着女孩煞有介事的小脸,时诺一映着月色看清了小兮不似常人的雪白小脸,瞳孔微微一缩:“你是...白化病?”

  小兮翘起眉头:“才不是!是白雪公主病!是公主病!”

  白化病,基因变异的稀有病症,患者的皮肤和毛发会呈现出不似人类的雪白,白化病人对光极其敏感,如果被阳光直射甚至有可能患上皮肤癌。时诺一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了屋内的摆设,屋内漆黑一片,一点光亮都没有,地上毛绒绒的粉色地毯堆满了娃娃,一张挂着轻纱的公主床,床边挂着输液袋,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贴着愚者的挂画,愚者Q版头像贴纸更是挤满了墙上的每一个空隙。

  根据之前的对话和周边的环境时诺一已经能够判断出来了,眼前的少女正是罹患了皮肤癌,想到这里时诺一不由得眉头一皱:“主办方不是人,怎么可以在有着病人的别墅里开宴会?病人应该需要静养才对吧。”

  小兮却没听出时诺一话里的关心,用小拳头砸在时诺一的膝盖上。

  “要你管!小兮就是主办方!”

  “你是主办方?!”

  小兮得意洋洋地插起腰:“当然!如假包换!你眼前的白雪公主就是《终焉之零》的投资人,编剧,制片人苏樱兮!这个别墅就是小兮的家!请大家来家里开party怎么不是人了!你这个小坏蛋是谁带过来的!哼!”

  “啥?那个破电影你写的?”

  小耳朵一抖,狠狠鼓起腮帮子愤怒地踹起时诺一的膝盖:“什么破电影?!这可是小兮的心血!坏人坏人坏人!”

  虽然一个年仅七岁的少女是《终焉之零》制片人这件事让时诺一有些惊讶,但也仅限惊讶而已,毕竟时诺一家里就住着一个名为天才少女的小怪物,英雄时代的来临多出一些小怪物并不算是稀奇事,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小东西在吹牛哔的可能。

  时诺一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才是坏人,你欠我钱你知道吗?”

  “啥?小兮怎么可能欠你钱!”

  “靠,要不是看你可怜还有点可爱,我都打算把你揪出来痛扁一顿了!”

  “你敢!我叫我姐姐揍你!我姐姐可厉害可厉害了!”

  故作恶狠狠地呲了呲牙,时诺一贱笑道:“嘿嘿,我现在就揍你,看你姐姐能不能过来揍我。”

  “你敢!”

  “小东西我替你姐姐教训教训你,爱吹牛的孩子要被打屁屁!就你这个小豆丁还能写剧本?写日记都费劲吧!”

  “啥?!你竟然敢侮辱天才兮的才华!”

  小兮大眼睛一转,嗷地大喊出声:“来人啊!”

  “欸?欸?等等!”

  小兮贼兮兮地咧嘴一笑,把怀里的玩偶往地上一扔,一把拉下自己肩头衣衫,蹭蹭蹭退到床头,与此同时房门砰地被推开,四名身手不凡的女仆鱼贯而入。

  “小小姐怎么了?!”

  在时诺一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小兮捂紧小脸:“这个男人他突然闯进来,打愚者叔叔,撕小兮裙子,说要给小兮看小乌龟!明显他要非礼聪明美丽才华洋溢的青春美少女小兮!嘤嘤嘤!”

  女仆长一挥小手。

  “好大狗胆!拿下!”

  “喂!!!”

  四名女仆很快就控制住了目瞪口呆地时诺一,拖到走廊看清了时诺一的外貌后女仆长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小小姐,这个小鬼最多十二岁吧,而且好像是女孩子吧...怎么可能...呃...”

  时诺一嗷地吼了起来:“老子才不是十二岁的小鬼!!”

  从走廊的灯光中看清时诺一清秀的容貌小兮惊讶地掩住小嘴:“呀!竟然是个女孩子呢!”

  “谁特么是女孩子?!!看清楚了老子是纯爷们!”

  小兮一扬小手:“明明是女孩子!你穿的衣服小兮也有一件的!还有,你头发后面有个小蝴蝶结!”

  时诺一摸了一把脑后拉下一个小小的粉色蝴蝶结,脑海里忽然闪过卡洛儿和慕容小小贼兮兮的笑容还有萧飞欲言又止的表情。

  “擦!怪不得刚才有个大叔一直盯着老子的腿!看得老子都不好意思!”

  女仆长尴尬地看向小兮:“小小姐你都不清楚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时诺一嗷地大喊出声:“再说一次!老子是男的!”

  小兮连忙点起小脑袋:“他说他是男的了!嘤嘤嘤~!”

  女仆们面面相觑:“小小姐,您别闹了,您好好休息吧,您的身子不好...”

  小兮歪着脑袋:“咦?电视里心机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有什么不对吗?”

  时诺一忍不住愤而吐槽:“你丫才七岁就励志当心机婊吗?!还有你的戏也太多了吧!”

  小兮得意洋洋地一甩秀发:“当然!天才少女兮可是大编剧!”

  “当然什么?!得意个屁啊!完全默认了自己想当心机婊啊!!”

  小兮摇摇手指刚想说些什么,小脸忽然苍白了几分,急喘两口气单薄的身子摇摇晃晃地跌倒在地,女仆哪还顾得上管时诺一,连忙冲上去抱起小兮,轻轻将小兮抱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的小兮缓了好久这才睁开眼睛看向时诺一,吃力地笑了起来:“嘻嘻...你,你信了吗?小兮...是天才少女...”

  时诺一面色复杂地看着这个和自己女儿年纪相仿的少女,一旁的女仆对着时诺一鞠了个躬:“这位小姐...小少爷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家小小姐比较调皮,您别放在心上,小小姐身子一直都不太好,即便是她主办的party都不能露面,失礼了。”

  时诺一翻翻白眼扭头就想走开,忽然一只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角,扭过头来苏樱兮眨着大眼睛笑嘻嘻地看着时诺一:“谁...让你走了?你...得罪天才少女兮的事还没完呢...”

  女仆长关心地凑过来:“小小姐你别说话了,你今天说的太多了,歇一歇歇一歇。”

  “不...不嘛!”

  小兮目光炯炯地看着时诺一,大眼睛里满是坚定,时诺一叹了口气:“你还想干嘛?人小鬼大的家伙?”

  小兮急喘了两口气用最后一点力气小声说道:“我要你说...”

  “说什么?”

  “愚者...是最最了不起的英雄!”

  时诺一翻翻白眼,将小家伙的小手塞回到被子里,为她严严实实地掖好被子。

  (热死你!)

  “不说。”

  “坏...人...”

  时诺一微微一笑:“以后吧...”

  苏樱兮闭上眼睛灿烂一笑:“说好了...”

  引着时诺一走出苏樱兮的房间,女仆长深鞠一躬:“这位小少爷抱歉了,小小姐身体有恙不能陪你玩了,明天她身体好一些你再来和她玩吧。”

  “谁特么要跟她玩了?!”

  “看起来你们感情很好的样子,实在是太好了。”

  “哪里有感情好?!你怎么看出来的!”

  “可能年龄相近比较有共同语言吧,小小姐在家里只和大小姐有话聊,平时都不说话的...”

  “屁个年龄相近啊!就算看外表劳资也是十六岁好吗!”

  “不过话说回来你长得好可爱呀,怪不得小小姐喜欢你呢~真可惜你要是女孩子就好了呢!”

  “喂!别自说自话了!你有没有听到劳资在吐槽啊!!”

  四个女仆围在时诺一身边,仔细观察着时诺一清秀无比的面容,不时还发出阵阵调笑声,说的话也越来越过分,甚至都聊到抓时诺一伺候苏樱兮培养成童养夫了,弄得抓狂的时诺一脸都红了,张牙舞爪地差一点就召唤出刑途散射。

  女仆长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女仆们的调笑,郑重其事地看向时诺一:“实在抱歉了小少爷,其实你也看得出来,小小姐的身体状态实在是太差了,虽然作为女仆不该在背后讨论主人,但是有些情况我想您应该知道,毕竟你是小小姐认可的朋友。”

  时诺一微微一愣,女仆长苦涩一笑:“那个房间除了大小姐以外小小姐都不会容许人进去待这么长时间的,因为...”

  指了指豪华房门上的门牌,上面写着:愚者之间。

  “小小姐说了只允许她的朋友进去,她唯一认定的朋友,就只有一直陪在她身边的那个玩偶愚者叔叔了...”

  女仆长的眼圈微微泛红:“因为那个孩子知道自己的生命快结束了,所以她不让大家去关心她,她说她想让大家慢慢忘记她,这样她要是不在了...大家就只剩下一点点的伤心,她是个十分温柔的好孩子,是吧。很久以前她就因为大小姐的原因崇拜愚者大人了,因为愚者大人是名副其实的英雄,总会在有人需要他的时候出现拯救世界,她一直期待着有一天愚者大人出现在她面前拯救她的世界,这是她最大的梦想,所以她写了《终焉之零》,所以她永远不愿相信愚者大人已经牺牲了,她比谁都相信愚者是英雄,因为那是她仅剩生命里的全部意义,所以...”

  全体女仆对着时诺一齐齐鞠了一躬:“请您明天莅临,完成和小小姐的约定。”

  时诺一呆呆地看着眼前保持着鞠躬状态的女仆们:“很重要吗?愚者这个名号这么有魔力吗?”

  女仆长抬起头笑了笑:“这个名字...是绝望之人的信仰,比生死更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