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358 2019.06.18 21:14

  铃铃铃...

  下课钟声响起宣告着上午的课程的结束,除了第一堂的班会和第二堂的超能启发课外,剩下的两堂课都是标准的高中课程:语文和数学,不过同学们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上面了,所有人都在热切地讨论着晨曦说过的话:

  你们也有机会成为英雄。

  从窗户望去,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结伴前往食堂在途中热切地探讨着,不仅仅是时诺一所在的一年级四班,其他班级好像也上过了超能启发课,只是不知道哪些英雄是他们的超能启发课老师。

  按照晨曦的说法,全世界一共开设了七所超能院校,上京便有三家,每一所院校都开设了八个新班级,如果这样算来的话,77位英雄中会有56位出任老师,在神织便集中了八名英雄,由此可见当今的英雄教学师资力量确实薄弱,毕竟英雄们都有自己的事情,不可能全都参与到教学中来,而这些有幸聆听英雄们授课的学生们都将会是人类社会进化的先行者。

  不过时诺一知道,英雄的数量远不止如此。

  作为曾经的阿卡纳议会英雄首席,虽然被世界政府所制衡,但是时诺一知道的事情远比他人知道的更多,如果世界只靠78名英雄守护,那么世界早在地狱通道打开的时候就会灭亡了。

  要知道阿卡纳议会成立之前,时诺一可是以猎魔小队队长的身份活跃在地下世界维护世界秩序,解决各样灵异事件的,龙城之战更是集结了3543名英雄,只是活下来的78人成为了传说,其他人都湮灭在时间长河中化作了慰灵碑上的一个个名字。

  3543也并不是全部超能者的数量,而是心怀正义,愿意牺牲自我拯救世界的英雄,至于那些不愿意抛头露面,甚至依靠超能力犯罪的超能者又不知有多少人了。

  与魔王的灾厄之痕一战,剩下的77人虽然成就传说成为新时代的领军者,但这并非是一件好事,牺牲代表着正义力量越发薄弱,隐藏在社会深处的罪恶注定会浮出水面!

  事实也是如此,英雄登上历史舞台的这一年起,原本被英雄们打压地喘不过气来的罪恶组织开始活跃,犯罪率稳步上升,超能犯罪更是成了常态,阿卡纳议会的77人虽然站在人类的顶峰却也分身乏术,打击超能犯罪他们责无旁贷,这也是英雄时代来临前他们所做的工作,只是现在暴露在了民众的视野之中,享受鲜花和掌声罢了。

  由此可见,阿卡纳议会将超能力的奥秘公开未必是一件坏事,人类社会正在期待英雄,呼吁英雄!

  可是对于时诺一来说...

  “老子只想安安稳稳地混过这一生,把两个女儿养大,把轩仔的梦想全部实现,跟魔王对刚拯救世界什么的交给别人去做好不啦,就当老子死了行不行?!”

  当然上面这席话只是时诺一的腹诽,是万万不敢和任何人说的,不过就算他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就是那个最强的愚者,站在英雄顶峰的NO.Zero。

  “对不起时若轩同学,谁都可以走,你不行,觉没觉醒超能力都无所谓,就算你截肢,脑瘫,精神病,甚至是生孩子,都!不!能!走!”

  想起晨曦最后的眼神炽热无比,就好像以前她还是可爱的小太阳时望着自己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憧憬。

  (那个家伙,不会是猜到老子的身份了吧,应该不可能吧...)

  就在时诺一陷入沉思之时,一个激昂的声音打断了他。

  “时若轩!你的态度有问题,我们有成为英雄的机会必须要好好珍惜,你怎么可以退缩呢?!”

  抬起头来,前桌的小胖子萧飞双手叉腰,以一副说教的表情看着自己。

  其他人都跑去食堂吃饭了,就连身边对不起少女的离去时诺一都没有发觉,回过神来教室里仅剩下了自己和面前这个小胖子萧飞。

  平凡至极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在太阳的照耀下青春痘都反射着淡淡的光芒。

  “时若轩!我们一起成为英雄,像愚者大人那样为世界的和平流尽最后一滴血吧!”

  翻翻死鱼眼,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径自走向教室后门。

  “不好意思,我现在对成为英雄没兴趣。”

  不再理会那个做英雄梦的胖子,时诺一懒洋洋地顺着楼梯爬到教学楼顶层天台,迎着微风掏出上衣口袋里的香烟,一口烟圈随风飘散。

  英雄...

  老子才不想当呢。

  没见过死亡的家伙才会大言不惭地说出想要牺牲自己拯救世界吧,嘿,无聊。

  遥遥望着天际那道不断闪烁着虚空闪电的狰狞裂痕,轻轻攥住了拳头。

  三千时空.大囚狱!

  那亲眼目睹自己的时光慢慢逆转,一步一步踏向死亡的绝望,你们能够明白吗?

  死亡...

  那是绝对的恐惧!

  任何人都不能坦然直视!

  魔王的嘶吼响在耳畔,巨大的法阵之中孤零零地剩着自己一人,阵外是月樱空月樱释姐妹,任由自己拼命地用出造物法则也无法挣脱那个牢笼,只能无力地回顾自己的一生,任由生命凋零!

  那时的自己脑子从来都没有那么专注地思考着一个念头:

  我不想死!

  我还有萌萌和程程,我还没有看到她们长大成人,甚至没有给她们留下任何东西,全世界都不知道她们是我的女儿!如果我死了,我的女儿怎么办?!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

  面对生命凋零,时诺一开始无比痛恨起自己与生俱来的强大感知能力,这份感知能力造就了他举世无双的造物法则,也带给了他远超于常人千倍万倍的信息捕捉能力,更让他能够在短短一瞬中脑海里产生成千上万个念头,

  此时此刻那成千上万个念头融合为一化作对死亡的不甘,

  也意味着时诺一承受着相比常人上万倍的死亡恐惧!

  他仿佛看到了死亡来临的痛苦,也看到了自己死后两个年仅六岁孤苦无依的女儿是如何流落街头,又是如何被人欺凌,最后被卖到国外,或许会被挖去漂亮的大眼睛,也可能会自此沉沦妓寨...

  我不能死!

  谁来...

  救救我?!

  时若轩那单纯的眼睛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只苍白瘦弱的手将自己拉出法阵,给了自己新的希望,让自己从新开始自己的生命...

  (我已经死了,我现在是时若轩,我绝不能,绝不能浪费这新生!)

  身躯微微颤抖,时诺一努力地压下自己的手掌,好像这样就能让他稍微好过一些。

  (嘿,就算我还想当英雄又如何?现在的我,一个畏惧死亡的懦夫,根本没有办法再战斗了啊...)

  一道烟雾从身后缓缓飘起,伴随着一个慵懒的娇脆女声。

  “时若轩,高中生能抽烟吗?”

  集中成一团的思维瞬间再次分散,时诺一微微一怔,立刻感知到了身后的晨曦,密密麻麻的数据充斥脑海。

  (叼着烟头,抱着胳膊,表现出自信的态度,自信什么?她的目光中有炙热,好像看到了什么一直在寻找的东西,那个微笑...十拿九稳?她不是专门来天台抽烟的,以她无法无天的性格在任何地方抽烟,所以...她来到天台是...为了我!危险!)

  短短一瞬,大脑分析出来的数据立刻判断出了晨曦的下一步举动,时诺一连忙后退半步,正好避过了一团自虚空中燃起的烈焰!

  晨曦的眼里闪过一丝讶然,随后是无比的兴奋。

  “嘿,你怎么感知到我想要攻击的?!超强感知?果然...你有着和你哥哥一样的能力呢,时若轩!”

  话音落下,雪白的额头浮现出一道红色的奇异法阵,下一刻烈焰升腾而起!

  时诺一看到那冲天的火柱忍不住在心里大骂道:“艹了!她玩真的!”

  躲过一团逸散的炎浪,时诺一迈开双腿,拼命地跑向天台出口,杂乱的信息疯狂地钻进他的脑海。

  (晨曦,T22里的NO.19太阳,英雄号为曙光公主,能力为变化法则,化身为太阳,能够释放出大量的光和热,是烈焰的王者,哪怕是专修元素法则火焰系的超能者都无法在热量上与之匹敌,任何物理攻击都无法接近,会在一瞬间点燃敌人,唯一的弱点是不擅长远战,火焰的放射范围有限,必须要近身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必须要拉开距离!)

  身后传来晨曦的爆喝:“别跑!给老子回来!”

  炎浪吹动着金色的双马尾飘在天上,额头那玄妙的符文为少女带来一丝神圣,火焰金边包裹着娇小的身体,就像披上一层金色战衣,此刻的晨曦就是太阳!

  即曙光的公主!

  小太阳飘浮上天,如同一个燃烧的大火球一般冲向时诺一,沸腾的气浪点燃空气,掀起时诺一的留海,映照着他的脸通红一片,晨曦看着时诺一完全露出来的面容,一双精灵大眼里充满了喜悦。

  (果然!和骚叔长得好像!那么接下来,你一定会展示出你的真实力量了吧!)

  如果任由晨曦冲上来...

  肯定会被烧成烤猪!

  死鱼眼闪过一丝精光,轻轻摸上左手手背。

  看着时诺一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晨曦眼里的欣喜再也遮挡不住,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时诺一!”

  如果是时诺一面对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做?

  曾经在猎魔小队的猎魔生活中,还没熟练操纵变化法则的小太阳晨曦无数次燃烧着烈焰欢呼着扑向时诺一的时候,时诺一总会摸上左手手背,使用瞬间造物法则制造出一只透明的巨大手掌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扇在晨曦的小脸上将她扇飞,然后吊着死鱼眼蹲在委屈巴巴的晨曦面前摸出香烟轻触梨花带雨的小脸点燃,随后喷出一大口烟雾欠揍地来一句:“借个火。”

  此时此刻,晨曦看着时诺一俯下身子按压左手的动作忍不住热泪盈眶。

  “骚叔...队长...你回来了吗?打我吧!扇飞我!嘤嘤嘤,晨曦可是你永远的打火姬啊!”

  下一刻,时诺一按压左手,猛地跪倒在地砰砰就是两个响头。

  “爸爸我错了!”

  烈焰袭身!火柱燃起!

  时诺一的惨叫响彻天际。

  收回烈焰的晨曦目瞪口呆地看着发出阵阵肉香的时诺一,头发眉毛被烧了个一干二净,就连衣服都被烧没了,一脸凄惨地趴在地上,两串海带状眼泪洒了满地。

  “呜呜呜呜,老师你欺负人,我干嘛了我,你就烧我,呜呜呜呜呜...”

  晨曦尴尬地蹲下身子,浑然不在意叉开的大腿让时诺一瞥见无限春光,拄着雪白的香腮皱紧眉头。

  “喂喂,你刚刚怎么不发动造物法则啊?时间法则也可以啊...”

  “我哪里会啊?呜呜呜...”

  晨曦翻翻白眼,双手被一层白光笼罩,轻轻按在时诺一的肩头上。

  “太阳滋养万物,唤回新生!圣白烈焰!”

  洁白的火焰很快包裹住时诺一的全身,原本被烫伤的部分迅速恢复,就连被烧光的头发眉毛也慢慢地长了出来,时诺一一边装哭一边享受着久违了的被圣白烈焰包裹的舒适感,委屈巴巴地爬起身子。

  (嘿,老子不用苦肉计你肯定没个完!不过小太阳也成长了呢,这个治愈术越发熟练了。)

  “老师你为啥揍我?我也没得罪你啊?”

  晨曦略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你,你难道没有开发出超能力吗?你哥难道就没教过你?”

  “我哥?”

  “别装傻了,时若轩,你以为我是谁?虽然时诺一极力隐藏你的存在,不过我还是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你哥就是时诺一那个笨蛋!”

  时诺一转转眼睛,嘿嘿干笑道:“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是从来都...”

  晨曦得意地撩了撩马尾,脸上露出掌握一切的笑容:“先不说你的外貌和你的姓氏了,时诺一登记在英雄协会的资料虽然极其有限,在亲属一栏更是无,但是我可是猎魔小队曾经的一员,时诺一的家乡就在上京这件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的,时诺一那个笨蛋挂掉之后老子和暴风火想要搜集他的遗物,无意中发现了这个!”

  时诺一吊着一双眼睛看着晨曦从衣领处摸出一个小小的皮夹,皮夹夹层里夹着一张照片,照片里是翻着白眼抱着两个两岁幼女的时诺一,身边后躲着一个羞怯的少年,分明是十岁左右的时若轩,面容清晰可辩。

  良久无言,时诺一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也渐渐凝重起来。

  “这件事都谁知道?”

  晨曦并没有看出时诺一的凝重,自顾自地笑道:“时诺一那个家伙,明明有亲人却装作孑然一身,我已经调查过了,这些年你和时诺一的女儿过得很苦吧,这对于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英雄家眷来说实在太不公平了,放心,时诺一的牺牲绝不会白费...”

  “我问你,这件事情都谁知道?!”

  突如其来的爆喝吓得晨曦一跳,隐约间她好像看到了那个虽然惫懒却让人无比信服的最强英雄愚者。

  “只...只有我和暴风火,莫冷寒隐约知道一点点,其他人不知道...”

  脑海里忽然闪过三年前的一次行动,那是时诺一与曾经最信任的战友绝望骨在东非大峡谷的生死之战,那个原本爽朗豪迈的男人当时已经成为了一名人不人鬼不鬼的巨怪,最后死在时诺一具现出的天神之手下,他最后的遗言便是:

  “诺一,我好后悔成为英雄,如果我不是英雄的话...小曼和囡囡她们...会不会就不会在那一场恐怖袭击中死掉了...诺一,你告诉我,好吗?”

  也正是绝望骨的经历为时诺一敲响警钟,他刻意隐藏了程程萌萌和时若轩的存在,因为他并不想沦落到和绝望骨一样绝望的境地,如果轩仔,程程和萌萌也因为敌人的刻意报复死去的话...

  轮不到魔王来毁灭世界,堕落成魔的时诺一一定会让整个世界为自己的爱女和弟弟陪葬!

  英雄...

  不仅仅有着光环,鲜花和掌声,

  他们背后承载的压力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

  有着牵挂的英雄才是最没有安全感的人啊,正如眼下的时诺一。

  从回忆中清醒,时诺一长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我哥哥为什么要掩藏我和程程萌萌,不让任何人知道吗?你知道我哥的敌人有多少吗?”

  “我只想让你们得到公平的对待...”

  “谢谢了,我们这样子生活很好,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我们和...时诺一的关系,我们会很困扰的。”

  从地上爬起,扭过头来不再理会傻站在那里的晨曦,拉开天台的铁门微微侧过头来。

  “相信我,时诺一并不喜欢你们来打扰我们的生活,眼下的我们虽然穷,但是没必要担惊受怕,我们很幸福。”

  看着时诺一的背影,晨曦缓缓握紧拳头,忍不住大喊了一声:“眼下的幸福只是暂时的!二十九年后魔王归来,整个世界都要完蛋!你也逃不了!谁也逃不了!只有你才有可能继承时诺一的时间灵具发动三千时空.大囚狱!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哥哥拼死保护的世界灭亡吗?!”

  时诺一微微一顿。

  “你不是说过...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别人为你们牺牲嘛...”

  晨曦微微一愣,忍不住大声喊道:“二十九年后,你完全可以发动大囚狱,然后回复到十五岁!这对于你来说没有生命危险的!”

  “然后呢,封印三十年,再活三十年,然后再封印?”

  “没错!使用时诺一的时间灵具,只有时间灵具.三十瞬一才能做到!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永生的机会!”

  身子一颤,脸上露出了一丝沧桑之色。

  “那样...原本熟悉的世界,熟悉的生活都不再属于你,你以为回复青春是一件好事吗?你以为永生真的那么让人着迷吗?”

  毅然决然地拉开铁门大步走了进去,嘴里喃喃念诵着一句古词,不知是说给晨曦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