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黑暗圣临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158 2019.07.11 10:42

  别墅广场上,萧飞与楚星肃分立两旁站定。

  记者们兴奋地讨论着,全部摄像机都将镜头对准了严阵以待的二人,如果不是主办方再三强调此次晚宴只允许录播不允许直播的话,想必现在的网络论坛一定吵翻了天。

  这二人一人是《终焉之零》愚者的扮演者,现如今最有人气的影视巨星楚星肃,另一人则是阿卡纳议会英雄计划的第一批试炼生,神秘的英雄候选人。

  若不是阿卡纳议会再三强调不允许随意采访英雄和英雄试炼生以免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更提出了英雄隐私修正法案来束缚无孔不入的媒体,记者们一定会潜伏进包括神织在内的七所超能学院将那些新晋小英雄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

  要知道当今的世界阿卡纳议会作为人类最后的保护伞早已凌驾在任何国家政权之上,也可以理解为阿卡纳议会就是新的联合国议会,只不过是以华夏为主导罢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是任何组织都无法抗衡的存在,即便是记者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在阿卡纳议会前装乖宝宝。

  不过对于记者们来说,不能随意采访报导有关英雄的私生活并不代表绝对不能报导英雄引起的事件,比如灾厄之痕一战,比如方天行爆破案,也比如眼下这场英雄间的私斗。

  虽然萧飞和楚星肃都没有在阿卡纳议会报备英雄称号,但是能够使用超自然力量的他们已经属于超人性质,而这超人间的争端正是记者们梦寐以求的大事件。

  楚星肃傲慢地扫视了一圈全场,嘴角微微上扬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好像这一场并不是挑战,而仅仅是他楚星肃向世界宣告他将成就最强英雄愚者称号的炒作而已。

  一甩手中的刑途散射。

  “开始吧,神织的小肥。”

  看着黑黝黝的刑途散射,萧飞略为紧张地吸了口气,郑重其事地张开右手五指,左手轻轻抓住右手手腕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自家事自家知,上午才觉醒时间法则的萧飞对自己的能力并没有更多的开发,时间法则的应用还在很粗浅的阶段,最多只能像上午一样使用时间静滞来暂停时间,不过一旦用出这一招萧飞本人也是不能移动的,这一招更应该应用于辅助战斗和队友打配合,作为群体控制技能确实是无双无对,可是最大的短板也暴露了出来:萧飞根本没有任何进攻能力。

  萧飞曾亲眼目睹过刑途散射的威力,也曾亲自操使过,他自然知道这把凶器有多么恐怖,愚者的赫赫威名就是依靠刑途散射和血腥之手打下来的,如果眼前的楚星肃真的有能力操使刑途散射,只需要一枪这场决斗就会出结果,结果当然是萧飞被子弹打成碎片!

  而萧飞如果死亡则没有任何人会为他埋单,阿卡纳议会的英雄保护提案明确表明:超能力者的决斗生死不走任何法律程序!

  时诺一好不容易钻到人群前面,时诺一抓住两个顽皮的女儿恨得牙直痒痒,看向萧飞的目光中藏满了担忧,忍不住给两个小调皮一人一个暴栗。

  “又闯祸!晚上打屁屁!”

  萌萌委屈巴巴地捂着脑袋扁扁嘴巴:“跟萌萌没关系啦,不要打屁屁好不好?呜呜呜...”

  澄澄气鼓鼓地瞪着自己老爸仰着小脸哼道:“是臭...叔叔自己没用!你都被欺负了,澄澄怎么可以不理?”

  看着倔强的女儿,时诺一轻轻叹了口气:“这些东西对现在的我没关系的...”

  “怎么没关系?!愚者只有一个,曾经,现在,未来,都只有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取代,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他是假的!他就是坏人!他...他才不是爸爸...”

  说到最后的爸爸两字澄澄并没有说出声,只是轻轻长着小嘴对出口型,大眼睛里闪过一丝黯然,时诺一怔怔地看着澄澄倔强的小脸,脑海里忽然闪过慕容小小前不久说过的话:“对于女儿来说,自己的老爸一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英雄。”

  (或许...我还是太不了解女儿的想法了。)

  终于挤到时诺一身边的慕容小小揉着她那双极其出众的美腿担心地询问道:“萧飞太冲动了!他可以吗?那可是刑途散射!他觉醒的法则是什么?这可是能分出生死的英雄决斗啊!天啊!这怎么就开始了?就没人提前拉开他俩吗?艹了!”

  听着慕容小小爆粗,时诺一张了张嘴巴并没有直接说出答案,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萧飞行不行,自从认识这个热血胖子以后,萧飞就不断地刷新着时诺一的认知,搞得他现在也不敢轻易断言萧飞会不会创造奇迹了,不过眼下的情况确实对萧飞很不利,以时诺一的眼光和超强感知天赋竟然看不穿楚星肃的能力类型,虽然楚星肃拿出了刑途散射,不过时诺一并不能确认楚星肃和自己一样司掌造物法则,面对未知的对手,萧飞能不能赢实在无法判断,不过时诺一倒不担心萧飞会死,因为...

  给萧飞掠阵的可是NO.zero愚者本尊!

  他时诺一!

  慕容小小迈开长腿一个提跃跳到了楚星肃和萧飞中间,一张俏脸满是不快。

  “喂!你们俩个,是不是不给我慕容小小面子,不给苏樱兮面子?楚星肃!非得老娘把小兮请出来你才能终止这个闹剧?”

  楚星肃哪里知道这个野性和甜美完美杂糅的女孩的真实身份,脸上不由得露出不耐烦来:“慕容小小,我劝你别管这闲事,安安心心唱你的歌,男人的事情女人别管!这小子今天侮辱了我的尊严,我和他必有一战!”

  慕容小小被楚星肃噎回来哪里肯甘心,柳眉倒竖就像怼回去,萧飞却连忙说道:“慕容小姐,这事儿您就别管了”指了指场外密密麻麻的摄像机,萧飞憨憨一笑,”他有不得不战的理由,我也有,放心,我们点到即止。”

  慕容小小鼓着腮帮子狠狠跺了跺脚:“不管你们了,你们随便吧!”

  看到慕容小小跳回人群,楚星肃挑挑眉毛看向萧飞,从怀里掏出香烟优雅点燃喷出一大口烟圈。

  “你是神织的试炼生,应该吃过esp3了,对吧?那种要消耗寿命为代价的东西不过是垃圾而已,真想不到有人愿意去赌命。”

  萧飞皱着眉头看着楚星肃吞云吐雾的样子回道:“是啊,赌命,你很清楚esp3了?”

  楚星肃微微一笑:“那当然,那种东西并不是极为稀有之物,有钱人总会有办法搞到,不过对于有钱人来说,生命才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怎么可能为了超能力赌上性命呢?你呢,你赌了多少命?”

  萧飞洒脱一笑:“我赌了我的一辈子。”

  楚星肃并没有听懂萧飞的意思,还以为萧飞只是在说漂亮的场面话,他冷笑着说道:

  “赌命?那是最愚蠢的做法。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困难,只是你还没有达到了解世界的层次,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个穷学生罢了,身上的Amani也掩不住穷酸气,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弟弟。”

  楚星肃一甩手中枪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对了,你觉醒了十三法则中的什么法则?”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嘿,你想教育我?那我今天就教育教育你吧,我会告诉你凌驾于十三法则之上的...第十四法则!”

  话音落下,两人眼中精光同时爆射,楚星肃阖上枪身高高举起刑途散射指向萧飞,萧飞也猛地张开五指挡在面前。

  “刑途散射!”

  “试想技!瞬滞!”

  铺天盖地的硬币自枪膛猛然喷出!比起当初只射出一枚硬币射杀方天行的萧飞要威猛上不知道多少倍,密密麻麻的硬币铺天盖地如雨点一般砸向萧飞!

  楚星肃的嘴角上扬仿佛看到萧飞被打成筛子的一幕:“结束了!”

  下一瞬,硬币透过萧飞的身体砸进背后的草地,萧飞却毫发无损!

  楚星肃瞪圆眼睛,烟头不自禁掉在地上:“不可能!”

  脸色苍白的萧飞连忙跳开,后怕地看了一眼身后长出一口气:“真的躲开了!不对...不对!愚者造出的刑途散射上面雕琢着必中符文,按道理来说躲不开才是,你那个不是刑途散射!”

  “谁说我这不是刑途散射?!”

  气急败坏的楚星肃连忙装入硬币再次指向萧飞,萧飞连忙张开手掌。

  “试想技!瞬滞!”

  子弹再次穿过萧飞的影子砸进地面,萧飞面色凝重地看向楚星肃手里的散弹枪:“不!绝对不是!刑途散射一旦射出例无虚发,根本不是我这种粗浅的办法能够避开的!那是超越空间时间超越一切的必中之弹,几乎等于因果!”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用过所以我知道!”

  所有人都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议论声充斥了整个空间,人们猜测着楚星肃和萧飞的战斗,根本理不出头绪,也根本不明白萧飞是如何避过那如暴雨一般毫无死角的硬币子弹的。

  全场只有时诺一和时澄澄看穿了这一切,因为这对父女不仅仅对萧飞的能力极其了解,更是清楚刑途散射真正的样子!

  时诺一皱皱眉头,小声说道:“是低级神威灵具,刑途散射的复制品,没想到阿卡纳议会竟然能够开发出普通人也能够使用的神威灵具了,不过好像无法量产。”

  时澄澄虚拖一下鼻梁,有些得意地轻哼道:“复制澄澄的作品吗?画虎不成反类犬,连必中符文都雕琢不上,是塔那个怪蜀黍造出的玩具还是魔术师的玩具?这些大人好没用噢,连澄澄两岁时的涂鸦都无法复制呢!”

  萌萌发出一声低呼满脸不可置信:“黑枪枪是姐姐画的?萌萌怎么不知道?”

  澄澄摸摸萌萌的脑袋像小大人一样说道:“那时候你还小,你记不住很正常,毕竟我是姐姐嘛~”

  “噢~~姐姐好腻害!”

  (正常个屁啊!你俩是双胞胎好吗!?谁是姐姐根本随缘好吗?!)

  时诺一翻了翻白眼,说实话当初自己从两岁的澄澄那里拿到精密的刑途散射图纸的时候他差点从楼上摔下去。本来只是一个经典又传统的抓周,只是让刚满周岁的孩子在一大堆杂物中随机选择一样东西,人们信奉这是体现孩子自主选择权的办法,能让孩子对未来有初步的规划,按道理来说小孩会随机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比如时萌萌就挑了个苹果欢天喜地地抱住啃,意味着这个小家伙长大了必然是个吃货,可是时澄澄...左手一支笔,右手一沓纸,在她拿出武器设计图的一瞬间时诺一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你丫是要当恐怖分子还是毁灭世界的怪人科学家?!这么危险的玩意儿连那些满肚子坏水的老头儿都画不出来好吗?!

  然后时诺一用造物法则按照图纸造出了刑途散射...

  真香!

  也是从那一刻起,时诺一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不能仅仅用天才这个词来形容了,分明是,

  妖孽。

  小妖孽抱着胳膊自顾自地分析道:“萧飞还不错嘛,他应该用了时间法则,能够使用一瞬间的时间暂停躲开子弹,没想到他的能力已经觉醒了呢。”

  一旁的慕容小小愣愣地听着这对奇葩父女的奇葩对话,云里雾里地根本听不太明白,作为一个三观极正的正常人她也根本不会接受时澄澄不仅仅是天才其实是妖孽这个既定现实,不过她听懂了时澄澄后面的话,萧飞的时间法则!

  “时间法则?!”

  慕容小小忍不住惊呼出声:“澄澄你说萧飞觉醒的法则是时间法则?!”

  澄澄白了慕容小小一眼,小性子发作根本不想搭理这个长腿精的“老阿姨”,慕容小小连忙看向时诺一大声问道:“时若轩!萧飞觉醒的法则是时间法则?!是不是真的?!”

  时诺一挠挠脸颊:“是时间法则啊...”

  慕容小小激动地抓住时诺一的胳膊:“不可能!他应该是支配法则影能力,或者是元素法则光能力吧!”

  澄澄连忙拍打慕容小小的手:“喂!老阿姨不许碰我爸...小叔叔!”

  从时诺一的表情中看出答案,慕容小小一跺脚,连忙跳到楚星肃和萧飞中间大声喊道:“别打了!楚星肃,这个人你碰不了!”

  楚星肃红着眼睛装填着子弹:“凭什么碰不了?我就不信了,我这把刑途散射可是花了八亿!八亿!怎么解决不了他?!他算什么东西!”

  慕容小小一把拍下散弹枪,一字一句地大喊道:“你算什么东西?!杀了他不光光你要死,你全家都要死,在座的诸位也难免,他可是时间法则觉醒者!”

  话音落下,整个世界都好像陷入了沉寂,所有人倒吸一口气看着傻乎乎的萧飞,随之而来的是几乎要掀开天穹的议论声。

  “时时...时间法则重现了?!”

  “我们人类对抗魔王的最后希望,时间法则?!”

  “这么多年来只有愚者和女祭司掌握的时间法则,终于有了第三位承认者?!”

  “有救了!是新希望!新希望啊!”

  “阿卡纳议会要疯了,这小子没吹牛,他可能真的是愚者意志的新继承者!”

  “我们竟然见证了人类新希望的诞生?!天啊!”

  楚星肃傻傻地看着同样一脸呆滞的萧飞失魂落魄地放下手中枪:“他是时间法则拥有者?”

  龙叔推开记者们满脸激动地凑到萧飞身前:“萧飞先生,当明天太阳升起,你的名字将为这片大地传颂!你就是我们人类一直在寻找的最后希望!”

  萧飞何曾见过这种阵仗,傻乎乎地连连挠头:“没有,没有,你们别这样啊,我...”

  就在众人以极其热切的目光仰望手足无措的萧飞之时,一个玩味的声音突兀地从别墅阳台响起:“说什么呢?这么有趣也说给我听听呀,不就是一个时间法则继承者吗?”

  声音虽然不大却极富穿透力,盖过了全部的议论声,人们齐齐回过头来望向阳台,那里站着三个怪模怪样的人影,中间开口说话的那个正是自称李文杰的年轻人!

  李文杰笑眯眯地扫视着众人:“别说什么明天的太阳,我在这里向你们宣布了,明天的太阳和你们...没有关系!”

  看到这个家伙出现龙叔勃然大怒:“保安保安!把他撵出去!”

  李文杰委屈巴巴地哼道:“撵我干嘛啊,现在撵走我太晚了,你们...都要死呢!”

  李文杰身后的绷带男灾忌走上前来,对着跑向别墅的保镖们残忍一笑,猛地拉开手上的绷带,一只只猩红的眼睛齐齐看向保镖们,下一瞬,所有冲上前的保镖身体一震,在那一道道恐怖的目光中化作一道道石像。

  惊叫声响彻云端!

  龙腾娱乐公司的负责人宋世文猛地站起身来:“李文杰!你到底是谁?!”

  李文杰笑嘻嘻地一摊手掌:“我是李文杰啊,你这人真笨,都知道我的名字了还问。”深鞠一躬继续说道:“对了,我还有一个名字,猎英联盟的落绝,这个猎英联盟嘛...就是一直被阿卡纳议会的王八蛋们猎杀的...黑暗!现在,黑暗拥抱了你们。空间法则17%!黑暗圣临!”

  摊开双臂,无穷无尽的黑暗自别墅周围缓缓升腾,黑暗降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