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死神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652 2019.08.03 17:25

  营地一处偏僻的角落,

  南星看看手表,再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所有人应该都进入遗迹了吧...选择这么个地方进行考试,真的给我们省了不少麻烦呢...那么,行动吧,死神大人。”

  一个手插着裤兜的冷峻男人从茂密的丛林中缓步走出,得体的小礼服套在如模特一般笔直的完美身体上,一头深蓝色的头发微微遮住冷漠又冰寒的双眸,薄薄的嘴唇微张,一行比他的外表更为冷漠冰寒的言语。

  “那就开始吧。”

  坐在大巴车里换上苏烟雪备用热裤的安洛洛小心翼翼地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地啜饮着,忽然一股如电流一般酥麻的感觉冲向脑仁,手里的热茶啪嗒打在地上!

  面前的各位老师好像瞬间被扭曲的黑暗吞噬,一个手持镰刀身披斗篷的死神幻影猛然出现彻底占据了安洛洛的视线!

  “啊啊啊啊啊!死神!是死神!”

  安洛洛发出歇斯底里的惊叫,面色苍白浑身忍不住剧烈颤抖了起来。

  晨曦忍不住回过头来:“安洛洛你怎么了?”

  徐想身体一震。

  “来了。”

  春日满樱眨着大眼睛:“徐想你说什么?什么来了?”

  冲刺流星和圣树杰罗一脸惊讶,或坐或站靠在车厢内壁的七名裁决者也满脸茫然地望向安洛洛和徐想,慕容正仁放下茶杯笑眯眯地开口说道:“徐想你是不是又预知到什么不能说的...”

  擦!

  冰冷的刀锋一掠而过!

  一只苍白的手掌抓住慕容正仁的头发,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提起了那颗苍老的头颅!

  空气片刻安静。

  下一刻,断颈喷出的热血浇了安洛洛一头一脸!

  正如安洛洛看到的幻象!

  “啊啊啊啊啊!”

  空间泛起层层波纹,

  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大脚踹翻慕容正仁的残躯搭在上面,冰冷的男人用他冷漠的视线扫视着车厢内的每一个人。

  “嗨,诸位好久不见。”

  “莫!冷!寒!”

  晨曦缠满绷带的娇小身躯在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便燃起了熊熊烈火,几名裁决者连忙远离曙光公主,用力拍打着身上的火苗。

  晨曦死死地盯着莫冷寒,大眼睛里升起了无穷的愤怒:“混蛋!你这个混蛋!”

  燃烧的拳穿破空气狠狠砸向冰冷的男人,就在这个时候,粗大的锐爪穿破铁质车厢撕开一道巨大的裂口,一条毛绒绒的巨大手掌拦住了晨曦的拳头!

  南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莫冷寒的身边,用他那充满玩味的声音叹道:“喂喂,洪兽,别破坏这个战场好吗?不然会很麻烦的。”

  车厢外传来一声野兽的咆哮,大手用力甩出晨曦,缓缓收了回去,一只猩红的巨大眼睛透过裂口死死地盯向车厢内的众人。

  冲刺流星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南星,你在干什么?!”

  南星嘿嘿一笑:“南星?你说的那个小家伙已经挂掉了,至于我呢,你们应该在前两天的电视上见过我...”

  撕下脸上的人皮,露出一张堆着笑容的平凡面孔。

  “落绝?!不对,是李文杰!”

  苏烟雪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呼,李文杰看着少女满意地点点头转过头来看向晨曦:“不错,是我呢~喂喂,曙光公主,我们又见面了呢~”

  晨曦浑身颤抖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莫冷寒冷漠的脸孔:“你真的加入猎英了?!”

  圣树杰罗愤怒地大喊出声:“莫冷寒!你真的成了叛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莫冷寒淡淡地啊了一声,好像晨曦她们说的并不是自己一样,转过头来看向李文杰满不在乎地问道:“接下来怎么办?都杀了?”

  “混蛋!”

  一道金色的烈焰烧成一条直线狠狠冲向莫冷寒,春日满樱的惊叫被热浪淹没:“小萤火虫不要!”

  莫冷寒翻了翻眼睛,手掌轻轻一翻,那柄森冷的小刀只是随便一割烈焰便分成两片绕着他的身体冲向驾驶室,莫冷寒微微侧过头和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惊恐的眼神对视片刻。

  “麻烦,死!”

  指尖纹路发光,一刀回撩,炎炎热浪噶然而止!

  火,

  被杀死了!

  这就是死神莫冷寒的...

  死亡法则!

  虽然绝招终极曙光被莫冷寒一刀破去,晨曦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之意,狂吼一声揉身而上,粉拳炸起冲天烈焰。

  “莫冷寒!老子跟你拼了!”

  长腿一扫,黑色的皮鞋毫不留情地踢在晨曦的小脸上,娇小的少女倒飞而回砸倒了身后的春日满樱,小刀在掌心旋转,莫冷寒淡淡地哼道:“你还像原来一样没脑子啊,小太阳,在这样狭窄的环境使用你的能力,你第一个伤的就是你的伙伴,第二个伤的是你自己,第三个伤的是无辜者,你果然不适合做英雄。”

  “用不着你来说教!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晨曦从春日满樱身上爬起,小脚顿地,一脚踩在春日满樱的丰满的胸脯上,春日满樱发出凄厉的尖叫:“疼疼疼疼!爆了爆了!”

  冲刺流星发出怒吼:“晨曦!你想先烧死我们吗?先从车里出去!”

  苏烟雪反应最快,连忙一甩脑后马尾,熊偶迅速变大化作一只咆哮的怒熊,双手撑向天花板,莫冷寒的冷漠一笑:“有个有用的能力。”

  指尖圣纹流转,刀锋穿破空间狠狠划开安度因的肚子!

  大片大片的棉花洒了满车,苏烟雪连忙冲上去发出心疼的叫喊:“安度因!”

  “苏烟雪别让莫冷寒看到你!他的刀子能够到达他所能看到的任何地方!”

  圣树杰罗的吼声被莫冷寒淡淡的声音压下:“晚了。”

  刀锋划过,苏烟雪雪白的脖子被撕开一道狰狞的裂口,大片鲜血喷到安度因的身上,少女捂着脖子软软倒下!

  看着满天飞舞的染血棉絮,安洛洛身子歪歪斜斜地撞向徐想,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徐想连忙抱住安洛洛,伏在安洛洛耳边悄声一句:“找时若轩。”

  随后一把推开安洛洛,却将这个可怜的少女推到了苏烟雪身旁。

  棉絮落在晨曦的身上迅速被点燃,大片火焰席卷了整个车厢,晨曦眼看着奄奄一息的苏烟雪衣角燃起,连忙收起自己的太阳化身就要冲上去把苏烟雪和安洛洛推出火海,莫冷寒冰冷的声音随之响起:“现在收起变身,你就不怕我的刀子了吗?”

  刀锋穿透贫瘠的胸口,晨曦不敢置信地低下头看着染血的刀尖,泪水从眼眶中涌出。

  “莫...冷寒...你真的,要杀我?!”

  声音凄厉无比,充满了绝望和痛苦。

  娇小的身体重重倒在地上!

  先杀死神织高中的校长威慑众人让裁决者们退缩,再激起易怒的晨曦发动攻击,在狭窄的车厢内晨曦会占用所有的战斗空间,同样大开大合的冲刺流星和圣树杰罗根本无法插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唯一能插手的春日满樱却无法放出月亮使用支配月光,利用太阳之火点燃安度因的棉絮,再利用苏烟雪的重伤来刺激晨曦的愧疚,从而使得晨曦主动撤除物理攻击免疫的太阳变身,最后在晨曦的意料之外出刀,一举秒杀!

  短短片刻,车厢内阿卡纳议会的六名英雄和七名裁决者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死,两重伤!而且他们身处狭窄的燃烧车厢面对的是更为绝望的局面!

  这就是死神莫冷寒!

  传说中最强的猎魔小队中的斥候兼军师,能够预判所有局面的杀人天才!

  曾经有一部著名恐怖电影《死神来了》,里面无形的死神安排种种意外,用一环套一环的杀人陷阱置人于死地,曾经让全世界都陷入恐慌,但那只是电影,而死神莫冷寒却是一个真实让世界恐慌的存在,他就如电影中的死神一样,能够依靠他那妖孽的分析能力将一切天时地利化作杀场!

  宁死战魔王,莫挑衅死神!

  这句话在阿卡纳议会流传甚远,因为魔王不一定能毁灭世界,可是莫冷寒想让谁死,那么这个人非死不可,哪怕是现任英雄第一人魔术师也对莫冷寒充满忌惮!

  因为死神莫冷寒的名号不仅仅来自于阿卡纳议会的传承,莫冷寒可是曾亲手算计过传说中真正的死神,用阴谋和刀锋将死神的神格碾碎,自己登上了死神之位!

  谋杀死神之人莫冷寒!他,就是行走人间的死神!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落绝刚刚打了个呵欠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惊异地揉揉眼睛傻傻看着倒在地上的晨曦,再看向莫冷寒的目光中充满了忌惮。

  “你可真狠啊,那可是你原来的队友。”

  莫冷寒瞥了落绝一眼,声音如千载寒冰:“你回答的太慢了,这是一个追求效率的时代,下一个杀谁?”

  莫冷寒耍了个刀花,直接扭过头来看向人群中的徐想,落绝连忙按下莫冷寒的左手:“停停停停!你等会儿!别着急!”

  看着这个一言不合就要砍人的恐怖男人,落绝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对着徐想大声喊道:“喂,命运之轮,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凭借冲刺流星,春日满樱,圣树杰罗你们四个人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一名裁决者下意识地望向车外,不由得发出惊恐的叫声:“你们看!”

  车外除了那个人力行走的巨大野兽外,密密麻麻的蜘蛛好似海浪一般堆了满地,蜘蛛女冥惑,多眼怪人灾忌,还有着很多奇形怪状的人影傲立在不远处,对着大巴车露出嘲弄的笑容。

  天罗地网,生死一线,

  面对死神,无人有生!

  莫大的恐惧瞬间袭上了那些原本还是孩子的裁决者们的心头,一个男生惊呼一声,猛地冲向车厢末尾的传送阵,只有那里才是唯一的生路!

  莫冷寒的视线穿过狭窄的车厢看向那个男生的后背。

  “逃得了吗?”

  “不要!”

  在圣树杰罗的怒吼声,刀子穿过空间直接削断了那名男生的双腿!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传彻,所有人愤怒又警惕地死盯着莫冷寒,这个原本应是英雄的男人用他的行动彻底宣告,他现在是冰冷无情的死神,真正的死神!

  月见环飘在掌心,刚对苏烟雪进行了紧急处理的春日满樱上前一步,眼角撇着倒在地上的晨曦:“莫冷寒!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落绝李文杰微微一笑眼睛直视向徐想:“很简单,我想和命运之轮大人做个交易。”

  冲刺流星惊呼一声:“你怎么知道徐想是命运之轮?!”

  转过头看向莫冷寒:“是你告诉他的?!莫冷寒!你真的背叛了我们!”

  听到命运之轮的名字,裁决者们齐齐投去不敢置信的目光,命运之轮是阿卡纳议会中最有智慧的大先知,他的身份一直是谜,他们原本以为校长慕容正仁和徐想只是因为教职原因才在此监考,谁能想到竟然是这个斯斯文文的普通老师徐想就是世上最有智慧之人?那死去的校长呢?校长又是什么身份?

  不过什么身份也无所谓了,校长的脑袋正被死神提在手里,或许今日,神织就要全军覆没!

  徐想推推眼镜站出来:“你想要命运之匙对吗?”

  落绝眨眨眼睛笑道:“果然是全知全能的大先知呢,连我想要什么都能猜到,那你知道我要命运之匙做什么吗?”

  “知道,但是不能说。”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神棍预言家就是这样,本身没什么战斗能力,却故弄玄虚好像自己很了不起,自诩为世上最有智慧之人,喂喂,命运之轮大人,你预言过自己的死亡吗?”

  徐想笑了笑:“预言过,不能说。”

  “那我猜猜,是不是今天呢?”

  “不能说。”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世上最有智慧之人?你预言到眼下的局面了吗?这个白胡子老头的死你也预言到了?莫冷寒加入猎英你也预言到了?”

  “嗯,预言到了。”

  落绝的笑容渐渐敛去。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

  徐想背过手叹了口气:“不需要阻止,这种走向很好。”

  血被止住的苏烟雪渐渐恢复一丝意识,捂着自己的脖颈,翻开眼睛看向挡在自己身前的徐想,徐想背在背后的手掌轻轻摇了摇,指尖遥遥一指,这个画面只有被徐想严严实实挡住的安洛洛和苏烟雪两人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落绝沉默片刻,喷了一大口口水吐向徐想,徐想却一动不动任由口水糊在自己脸上,落绝的笑容再次升起:“这个你预言到了吗?”

  “预言到了。”

  空间波动,下一刻落绝出现在徐想面前,一拳打歪了徐想的眼镜:“装哔犯,你装什么装,今天我就撕下你那恶心的伪装!”

  徐想啐了口鲜血微微一笑:“莫冷寒,他打我你看不见吗?怎么说我也请你吃过饭啊。”

  莫冷寒眼角一动,下意识地越过李文杰的后背看向徐想,聪明的苏烟雪身子一震,趁着莫冷寒的视线与落绝,徐想连成一条直线的瞬间,莫冷寒的视野出现了一个死角,那就是倒在徐想身后的她和安洛洛!

  苏烟雪马尾一甩,已经恢复为残破小熊偶的安度因双手一撑,苏烟雪一把抱起身上的安洛洛,两人凌空倒退,猛地扎向车厢末尾的传送阵!

  视线被遮掩的莫冷寒看不到这一切,但是落绝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一幕,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可恶!”

  落绝猛地看向徐想,这个斯文的男人依然淡淡微笑着,只是这个平平凡凡的笑容是如此地讨厌和...高深莫测!

  一把抓住徐想的衣领,落绝爆喝出声:“你以为你放走两个没用的家伙能做什么?传送阵只能传送到森林里的传送点,我已经安排人去狙杀那些学生,她们只是晚死一步罢了!立刻!把命运之匙交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