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奇迹,真的会有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846 2019.07.16 01:07

  恶魔残忍的游戏并没有停止,

  拷问灵魂的问题也不会结束。

  曙光公主就好像一个被剥了皮的刑徒束缚在烧红的十字架上,

  每一个问题都像刀子一样切割着她那颗脆弱的心灵。

  “你们英雄克曾做过做过违心之事?”

  “我...”

  “所谓的正义到底是你们阿卡纳议会的正义还是世人的正义?”

  “我不知道...”

  “你对魔术师领导阿卡纳议会是不是抱有怨言?”

  “我不能说...”

  漆黑的天幕下,一切都深沉到绝望,

  只有晨曦身上的光芒带给这个失落世界一寸阳光,而这仅剩的一寸阳光也在泪水中越来越暗淡。

  当光明完全褪去,地狱终将降临。

  李文杰三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就像是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一般,在他们的操作下,一个又一个无辜的人质伴随着惨叫声被推下楼顶,而晨曦只能无力地跪倒在地不断地呢喃着...

  对不起。

  所有人都用充满绝望的目光看着失魂落魄的晨曦,这些问题晨曦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如果不回答,那么她晨曦就是一个刽子手,将无辜的生命推进火坑;如果回答,晨曦毁掉的将会是身为英雄的自己。

  无论如何,只要这个游戏继续下去,象征希望的曙光公主就会陷落到无穷深渊再无法自拔。

  是与不是,

  答与不答,

  甚至是来与不来,

  全部早已注定了,当李文杰决定算计晨曦的那一刻起,她就很难再作为一名英雄站在阳光下了,因为她面对的敌人并不是普通的罪犯,而是将英雄视作猎物的...

  猎英恶魔!

  李文杰好像对晨曦的答案并不满意,虽然晨曦现在的样子距离精神崩溃已经很近很近了,但是仿佛有一根极为坚韧的丝线牢牢抓着晨曦的心灵,努力想要救赎她不让她坠落深渊,这条丝线名为信仰。

  “只有彻底摧毁一个人的信仰,才能彻底摧毁一个人。”

  李文杰小声嘟囔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无比邪恶的微笑,身边的冥惑看到李文杰露出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喂,落绝,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冥惑,我跟你打个赌好吗?”

  “赌什么?”

  “下一个问题,我就能彻底摧毁曙光公主。”

  “有趣,如果你能做到今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了~”

  看着冥惑魅惑地舔舔嘴角,李文杰嘻嘻一笑:“那你可看好了~”

  清脆的响指响起,在晨曦惊讶的目光中被灾忌制住的萧飞出现在了楼顶。

  李文杰哈哈笑道:“这一次的筹码之一就是你的学生萧飞了。”

  好像被玩坏了的晨曦缓缓抬起头,眼里恢复了一丝清明:“你要对我的学生做什么?”

  “没什么,曙光公主殿下,容许我先介绍一下这个筹码,这个萧飞已经觉醒出了时间法则,你应该知道吧?”

  晨曦娇躯一震,傻傻地看向萧飞:“不可能!他,他觉醒了时间法则?!什么时候?!莫非是上午我晕倒的那个时候?!”

  李文杰叹了口气:“连自己的学生都不了解呢,看来你教师的资格也该受到质疑,没错,这个小子刚刚觉醒了时间法则,换句话说,他就是继愚者之后人类能否继续在魔王的魔威下苟延残喘的新希望,另一个筹码嘛...”

  一个响指下,所有人质全部被空间法则带到了楼顶,甚至包括了已经经历过一轮游戏的楚星肃,时澄澄时萌萌等人!

  跪倒在地的晨曦猛地抬起头来:“李文杰,你干什么?!”

  李文杰嘿嘿一笑:“没什么,就是想要结束这个游戏,接下来是我最后一个问题,两边筹码嘛,另一边就是现在还存活的所有人。”

  慕容小小愤怒地冲上前来,包裹着金色缎带的美腿狠狠甩出,四名灾忌同时跳出来挡在慕容小小面前巨大的冲击轰然而起,整个世界都好像抖了三抖。

  即便灾忌分身拥有着非人的体术却也在慕容小小的含恨一击下连连倒退,蜘蛛女冥惑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尖叫,座下的大蜘蛛猛地冲出抵在灾忌分身的背后,大蜘蛛的怪力和慕容小小的踢击间隔着四名灾忌进行角逐,慕容小小虽然天资过人,但哪里是大蜘蛛的对手,喷出一大口鲜血倒退到晨曦身边,猛地抬起头来:“李文杰!妮妮和小雨她们已经参与过一轮游戏了!你耍诈!”

  李文杰笑嘻嘻地回答道:“我只是想缩短一下游戏流程罢了,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们依然可以继续刚才那样的游戏。”

  慕容小小猛地回过头来看向晨曦,此刻的晨曦哪里还有意气风发的样子?金色的马尾无精打采地耷在耳侧,娇美的小脸早就被眼泪糊住,脏兮兮的样子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小猫。

  “不要...不要再继续了...”

  看着光彩照人的曙光公主沦落到这个样子,慕容小小的心脏好像被狠狠揪了一下,只是目睹她都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个游戏是多么的残忍,换做是她的话可能早就已经崩溃了,晨曦已经再受不了这种折磨了,这种折磨比起千刀万剐更为血腥!

  她没有资格为晨曦做决定。

  看着慕容小小失魂落魄地退到一旁,李文杰哈哈笑道:“别再痛苦了,曙光公主,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只要你回答上来,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会平安无恙。”

  晨曦的大眼睛涌上一丝饱含希望的光亮。

  “你问吧,我会回答的,就算你问我喜欢谁,是不是做过违心事我都会回答,甚至你问我有没有资格成为英雄...”

  李文杰嘿嘿一笑:“我的问题很简单,愚者是不是已经死了,彻底离去了?”

  整个世界随着这个问题陷入一片寂静。

  晨曦的一双大眼睁得溜圆,矛盾,痛苦,迷茫充斥其中,几乎看不到眼白...

  愚者牺牲了,他已经不在了,这是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

  即便他做出过再大的贡献,即便他曾经无可匹敌,但是都已经是过往云烟,荣耀伴随着死亡烟消云散。

  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快速又干脆地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和萧飞一样,

  晨曦偏偏无法回答!

  因为这是她的信仰,她生而为人最重要最无法割舍的信仰,即便全世界都在告诉她愚者死了,愚者不在了,可是她偏偏选择拒绝全世界的声音,偏执地坚信着时诺一依然还在!

  因为这个名字是她的魂,是她最重要最宝贵的东西!

  那个他...

  是她最重要的人。

  世界仿佛变得荒芜一片,只剩下残垣断壁与燃烧地漆黑的废墟,李文杰的声音仿佛大道天音,浩浩荡荡地回响在晨曦的世界中!

  “说啊,你是否承认愚者已经死了,已经彻底离去了?只要你回答,所有人都会平安无事,如果你拒绝回答,或者回答错误,那你就只能选择去拯救世界的新希望萧飞同学还是所有无辜的人质,选择吧!我给了你两次机会!英雄...曙光公主殿下!”

  回答...

  必须回答!

  如果不回答,那么是救萧飞还是救其他人?

  晨曦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双眼睛仿佛失去了全部色彩。

  李文杰笑嘻嘻地对冥惑说道:“其实早就已经注定了,她回答与否都不重要,她的内心已经有答案了,曙光公主已经成为过去,世界上再没有这个英雄了,除非发生奇迹,不过奇迹之所以称为奇迹,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概率不可能发生,我们赢了。”

  无助又可怜的晨曦匍匐在地上,眼泪大滴大滴地打落在地,脑海里的一幕幕片段一闪而过,那是时诺一曾经的笑脸。

  “小太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一定要继承我的意志,好好做一名英雄噢。”

  娇小的晨曦撅着小嘴跳起来张牙舞爪地大喊道:“不可能!骚叔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死!就算你死了,我也会让阳光照亮地狱把你找回来!总而言之,我绝对不会承认你会死掉的!”

  “人总会死吧,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在晨曦的心里,骚叔永远在这里,永远不会死掉!永远存在!我告诉你噢,我晨曦也是一诺千金的!”

  从回忆中清醒,晨曦用力捶打起地面,瞳孔里最后那一丝火光终于熄灭:“骚叔...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了...”

  “不!”

  一个声音响彻天际,萧飞猛地挣开灾忌的大手大声喊道:“愚者从来都不曾离去!他在看着我们!因为,他的名字就是正义!正义不死,愚者也不会死!!”

  晨曦傻呆呆地抬起脑袋看向萧飞,萧飞奋力挣扎着大声喊道:“晨曦老师,没关系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你和我一样啊!你也一直跟随着他的脚步,愚者是你踏上英雄之路的根由!对吧?!绝对绝对不能说那句话,如果你说了,你就再也没有成为英雄的根由了,如果你说了,我就算死也不会原谅你!请选择牺牲我!求求你了!求求你!”

  晨曦苦涩地摇了摇头,眼泪涌出眼眶:“我已经无法成为英雄了...”

  “哭什么哭?!”

  萧飞猛地大喊出声:“晨曦!你就是个懦夫!胆小鬼!哭屁啊?抖尼玛呢抖?”

  晨曦身子一震,转头看向萧飞:“我警告你...除了那个人,没人能这么说我!”

  萧飞冷笑一声:“你尝试了吗?你努力了吗?难道真的没法救出所有人吗?!猎魔...不是撕裂绝望的光吗?!”

  “猎魔...”

  晨曦抬起头来傻傻地看着萧飞,心中那颗熄灭的火种仿佛在一片死灰中复燃。

  萧飞看着晨曦嘿嘿一笑:“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亲眼看着吧,看着我是怎么继承愚者的称号,成为像他那样的英雄!亲手创造奇迹!”

  目睹这一切的李文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还不回答吗?看来你是拒绝回答了,那么...”

  一个响指!

  “都死吧。”

  包括萧飞在内的所有人质一齐被抛下了别墅顶楼!

  晨曦的眼睛越瞪越大,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傻傻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身边只有慕容小小惊怒的呼号声。

  “不!!!”

  风吹动额间苍白发丝,从高空坠落的萧飞的左手猛地按在右手手背上!

  “时间法则1%!!!时间静滞!!!”

  天地一滞,所有人质停顿了一瞬间,随后继续坠落而下。

  “百分之一不行吗?那就...时间法则2%!!!时间静滞!!!”

  停滞持续了短短三秒,萧飞的眼睛,耳朵,鼻孔同时喷出大片鲜血,萧飞却毫不在意,张开满是鲜血的大嘴大声喊了起来:“时间法则3%!4%!5%!静止啊!!!”

  一股波纹自萧飞的身体扩散而出,所有人质的表情冻结,声音也被掐断,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之中!

  “什么?!”

  李文杰身子一震,灾忌和冥惑齐齐看向半空中疯狂嘶嚎的萧飞。

  “不可能!”

  慕容小小瞪大眼睛,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萧飞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

  “愚者...”

  晨曦的眼里噙满泪水,拼尽性命的萧飞逐渐和她记忆中的那个影子重叠在一起,狠狠一擦眼角大喊出声:“萧飞!使用时间法则是要消耗寿命的!”

  “你特码还知道!”

  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狰狞的萧飞猛地看向傻呆呆的晨曦和慕容小小:“快救人啊!老子快撑不住了!!!”

  晨曦和慕容小小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连忙跳起来像摘桃子一样一个又一个地将停滞在半空中的人质接下来,在一旁旁观的李文杰忽然发出一声嗤笑:“嘿...我好像也看到愚者了呢,愚者早就死掉了,他的意志也不应该继续继承下去了,怎可能让这一切顺利进行呢?如果这样的话,我不就白白谋划这一切了吗?”

  好以整暇地戴上那只黑色的手套,身子钻进黑洞出现在萧飞身侧,一把按住萧飞的肩头!

  “你知道的,这个手套会限制你的S细胞,乖一点,好好配合吧。”

  时间好像流水一般恢复了律动,感受着力量回归到身体再被封锁住,萧飞惊怒地转过头来:“李文杰你耍赖!你是个混蛋!”

  “当然,谁叫我是坏人嘛,这一下,就不会再发生奇迹了吧,愚者已经死了,死得干干净净,你们不承认也不行,这0.001%的最后奇迹也到此为止吧。”

  刚刚将楚星肃放到地面上的晨曦猛地回过头来,眼睛越张越大,人们惊恐的尖叫再次响起!

  “不!”

  李文杰的狂笑响彻天空:“看吧看吧!不管你回不回答,奇迹都不会存在的,就算存在也会被我熄灭!绝望吧!”

  一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苍白手掌轻轻按在墙壁上,一个慵懒的声音忽然盖过了李文杰的狂笑。

  “是吗?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奇迹吧,造物法则30%。”

  话音落下,冲天蓝光覆盖了整个漆黑的世界,

  光明重现!

  下一刻,别墅的墙壁疯狂蠕动起来,一道柔软的泥土大手破墙而出拦在了半空,将所有人质接在了掌心!

  所有人齐齐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晨曦的眼泪再一次从眼眶钻出,那个熟悉的声音,让她魂牵梦绕的声音,她永远也忘不了的声音!

  巨大的落地窗空荡荡一片,只有窗帘随风猎猎作响,那个有着慵懒声音的人却根本没有出现,就好像一切都只是人们的幻觉。

  但是探出墙壁的大手却真实存在,轻轻将所有人放在地上,随后化作漫天烟尘。

  做完这一切的时诺一猛地跪倒在地,女仆长连忙惊呼着扑过来抱起颤抖的时诺一,催眠术虽然对时诺一有一定作用,但是持续的时间却只有这短短的几秒。

  时诺一透过结界看向晨曦,孤零零站在广场前的晨曦不断地抹着眼泪,就像是一个一直在流浪的孩子终于看到了家门一样,但是这些眼泪却不再是刚刚的绝望和自责,一股淡淡的火苗重新点燃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那一寸光明如同初升的太阳一般温暖美好。

  晨曦抬起头来看向面色苍白的李文杰,李文杰一副见到鬼的样子拼命看向那空荡荡的房间,脑门上满是冷汗。

  “不可能!是鬼!是鬼!他已经死了,他不可能还在!”

  晨曦抹抹眼睛,她终于能够直视李文杰,大声宣布她心中的答案:“愚者...他从未离去!即便是0.0001%的可能才能造就的奇迹,他也能用造物法则...造给你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