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丧尸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152 2019.08.15 03:25

  巨大的金字塔安静地耸立在森林的正中心,好像远方暴走的巨兽和周遭蠕动的蜘蛛海与其没有任何关系,它就安静地耸立在那里,任由时间变迁。

  最深处的石室里,自杀小队的四人走过幽深的甬道小心地探索着。

  刚刚输给赵平阳丢失了求援者,自杀小队目前的积分为零,虽然闯入遗迹就算考试过关,可是时诺一并不甘心,不久前才在阿卡纳议会大放厥词,他偏偏想证明给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们看看,萧飞就是有资格成为英雄。

  他要应用他常年以来的经验带领自杀小队在这次考试中赢得漂亮,所以他决定深入遗迹,去寻找最有可能出现在遗迹深处价值一百分的另外两名重要求援者:查尔斯教授和大商人克里。

  安静的金字塔隐隐现出淡淡的不详,远处传来的血腥味让自杀小队四人有些不安,再加上铭刻在金字塔墙壁上的邪恶壁画诉说着上古时期人类对域外邪魔的崇拜,这个本该仅仅作为考场的遗迹莫名其妙地笼罩上一丝诡异。

  已经从昏迷中苏醒的方天游抱着胳膊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再往后是时诺一和萧飞两人,作为守护者的张宇涵紧张地端着井盖戍卫在队伍末尾。

  萧飞好奇地用手指捅了捅身侧的壁画开口问道:“战友,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是什么?是丧尸吗?画的怎么这么丑呢?画里的怪物会不会突然跳出来?”

  时诺一瞥了一眼萧飞,心不在焉地解释道:“这里应该是远古混沌阵营的一处遗迹,那些搞恶魔崇拜的家伙就喜欢玩丧尸,不过你放心,这处遗迹应该被阿卡纳议会探索过,大家伙们应该都被清理了,不会有什么危险。”

  萧飞挠挠脑袋:“丧尸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就像生化危机一样,如果这里面藏着什么病毒传播到外界,是不是世界就末日了?”

  听到萧飞这番推断张宇涵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呸呸呸,你可别乌鸦嘴啊,世界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末日?”

  时诺一点燃香烟,好像想起了过去的什么事情,明灭的火星下脸色忽明忽暗:“一般来说,召唤出丧尸有那么几种法则能做到,比如支配法则中的支配尸体,死亡法则的亡者召唤,生命法则的活死人炼化,空间法则的召唤术,不过这些都属于法术类型,丧尸什么的都比较容易解决,范围也有限,不可能引起电影里那种生化危机,不过...”

  时诺一压低声音,方天游,萧飞,张宇涵齐齐看向时诺一。

  “你们可听说过灾难法则?”

  心直口快的萧飞连忙抢答道:“就是被阿卡纳严令禁止不许觉醒的法则?”

  时诺一点点头:“嗯,灾难法则是名副其实的灾难,这种法则只会对人类有效果,对恶魔毫无威慑,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人觉醒灾难法则,觉醒灾难法则的人真的会为世界带来灾难,从无例外!所以古往今来每一个灾难法则觉醒者都是全人类的敌人,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刚刚说的生化危机,灾难法则觉醒者就能够做到,他们可以散播大范围的病毒让整个世界化作焦土,欧洲中世纪的黑死病就是灾难法则觉醒者的杰作。”

  时诺一看着身边的壁画说道:“这个恶魔遗迹原来的主人应该就是灾难法则传承者,不过他一定早就被阿卡纳议会清理掉了,毕竟灾难法则觉醒者是世界公敌。”

  萧飞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那,你说咱们神织有没有人觉醒灾难法则?”

  “不可能的,灾难法则的圣纹是阿卡纳议会的最高机密,常人不会知晓。”

  萧飞吞吞口水,手指指向远处:“那,那是什么?”

  所有人顺着萧飞的手指望向通道尽头一个扭曲人形,那个满脸血污的男生脸上的肉被啃噬掉大半,半截断腿拖着残破的身体沿着壁画慢慢移动,抬头看向时诺一四人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竟然与那栩栩如生的壁画如出一辙!

  时诺一眉毛一挑,连忙大喊出声:“全部警戒!方天游别靠近那个东西,大家小心!”

  张宇涵腿肚子直抖,整个身子缩在井盖后面大声喊道:“队长你不是说没有丧尸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没有了?大家小心,这个东西有些古怪!”

  萧飞连忙将十二枚硬币插进双臂,摆好大六绝崩拳的架势挡在时诺一面前,方天游也掏出了自己兜里的指挥棒,严肃地看着那个满身鲜血的男生,双眼渐渐变成斗鸡眼。

  “爆...”

  “丧尸”噗通一声栽倒在地,死死捂住鲜血淋漓的喉咙发出连串嘶哑的声音:“等...等等...我,我是六班的刘明...救,救我...”

  听到丧尸开口说话,萧飞松了一口气,连忙窜上前去一把抱住刘明拼命地摇着他的肩膀:“喂!你怎么了?你怎么伤成这哔样了?”

  看到萧飞粗暴的动作张宇涵也放松了警惕,忍不住吐槽道:“你轻点,别一不小心把他弄死了。”

  刘明咳出一大口鲜血,抓住萧飞的臂膀虚弱地说道:“求求你们,只有你们能救大家,大家都被打败了...”

  方天游从鼻子里哼出一道气:“都被?打败了?赵平阳?”

  刘明翻起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不远处的时诺一:“死了,赵平阳死了,只有你们能救我们了,快点跟我来...”

  时诺一紧紧皱着眉头,在看到刘明身上的鲜血后,他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但是他的左手手背却微微泛起绿色的光:“你要我们去救人?你说的敌人是什么样的?”

  刘明的身体软绵绵地搭在萧飞的肩膀上,猛地一抬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像我这样的。”

  血盆大嘴张开135°,对着萧飞的脖颈狠狠咬下!

  与此同时时诺一的手掌猛地拍在萧飞的肩膀上,右臂的六枚硬币随着时诺一的动作跳出打在刘明那狰狞的头颅上,直接将这个男生的脑袋爆成了西红柿!

  兔起鹘落之间发生的这一切让张宇涵和方天游目瞪口呆,萧飞更是吱哇乱叫着将刘明残破的身体推开,猛地回过头来看向脸色苍白的时诺一:“战友!你干嘛?!你杀人了!”

  时诺一强忍着颤抖掏出香烟点燃,手指着刘明的胸膛厉声爆喝道:“你们好好看看!没了脑袋还能动的家伙能算活人?!”

  刘明的尸体虽然失去了脑袋,但是依然颤抖着,一对苍白的手臂随意乱划着想要抓住不远处的萧飞,萧飞吓得一脚踹开那乱刨的苍白手掌大喊出声:“这特么的什么玩意儿?!”

  时诺一粗暴地拽开萧飞,一脸警惕地看着刘明的尸体,过了好久才蹦出几个字:“这就是丧尸,而且是灾难法则造出来的,你这个该死的乌鸦嘴!”

  张宇涵两条小细腿打着摆子,缩到时诺一身边声音带上哭腔:“队长,你,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他是丧尸?他不是咱们神织的学生吗?”

  “笨!神织的谁不认识咱们四个废柴?他说赵平阳都被打死了,还让咱们去支援?正常人应该是要咱们带着他逃跑才对!”

  萧飞脸色苍白,反手发动右臂上的阵纹将六枚命运圣十字吸回到掌心,支支吾吾地说道:“丧尸会说话吗?不会吧,电视里不是说丧尸不会说话吗?”

  “你电视中毒了吧!电视里的设定百分百正确吗?这个丧尸明显是被人杀害后操控的,目的就是为了偷袭我们!”

  时诺一捂着胸口看向通道尽头,阵阵淅淅索索的声音由远及近:“不过电视里有一个设定有点道理,丧尸...都是成群结队啊!”

  密密麻麻的人头从拐角处出现,时诺一嗷地大喊一声,一把抓住身边的张宇涵,转过身子扭头就跑。

  “呆着干嘛?跑啊!”

  方天游冷笑一声抱起胳膊:“区区,丧尸,我,无惧!”

  “无你吗个头!”

  萧飞一拳砸在装哔犯的脑袋上,一把提起方天游的衣领大呼小叫地跟上了时诺一,听着身后传来的密集脚步声,一只只张着血盆大口的丧尸疯狂冲来,萧飞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电视里的丧尸不是走的都很慢吗?!怎么一个个跑地这么放肆?tm快赶上博尔特了!”

  时诺一拉着张宇涵疯狂跑向台阶:“废话,都说了少看点中二动漫和脑残电影,谁告诉你丧尸就要一跳一跳了?!”

  “靠,这帮丧尸真特么非主流,你要是说他们能开口骂我我都信了!”

  萧飞声音还没落,身后的丧尸齐齐大喊出声:“孙贼!有种别跑啊!”

  “嘿!他们真骂我!我想跟他们拼了!”

  时诺一头也没回大声喊道:“你猜这些丧尸会不会法则?”

  “我猜...他爹的还真会~!”

  萧飞大呼小叫着捂住自己的屁股,原本遮住屁股的牛仔裤被一团火焰烧出一个大洞,白屁股露出一大截。

  漫天能量弹飞舞,看到萧飞的惨状,没节操的老贼时诺一下意识地用张宇涵遮住了自己的屁股,张宇涵惊得哭喊出声:“队长你太没人性了!”

  “放屁,你是守护者,为我挡着是你的职责!”

  张宇涵连忙用井盖挡住一道射向自己下身的骨刺,坚韧的骨刺竟然穿透了井盖距离张宇涵刚刚受创的小老弟只有零点零一公分!

  时诺一连忙蜷缩身子,扛着张宇涵的双腿将可怜的小眼镜倒背在肩膀上,拼命拦截攻击的张宇涵嗷地大喊出声:“队长!你生儿子没py!”

  “呵呵,我没儿子~”

  慌乱的萧飞连忙加快速度迅速超过时诺一,被他倒提着的方天游冷着一张脸,面部不断撞在墙壁上。

  “疼,疼,疼,疼,疼...”

  身后的丧尸越来越近,身材矮小腿儿也短的时诺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萧飞的背影死鱼眼闪过一丝悲痛:“萧飞,你是个好人,认识你我很高兴。”

  “战友你说啥?”

  萧飞连忙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了时诺一灿烂的笑容,心里忽然升起一丝不妙大喊出声:“战友!不要啊!”

  时诺一一个提纵,一把抓住萧飞的裤子,整个人挂在萧飞的身上,任由身材高大的萧飞带着自己左摇右摆。

  同时承担四个人的重量,哪怕萧飞体质再好速度也慢了下来,惊恐地大喊出声:“战友你别!松手啊!混蛋!”

  “不的!”

  “求求你放手!”

  “负重跑是对你体术的锻炼啊,少年!”

  “我tm会自己练,你给我松开!”

  “生死之际,正是突破的大好时机,感谢我给你机会吧~啊哈哈哈哈~”

  就在萧飞想要一脚踹飞时诺一的时候,撕拉一声,残破的牛仔裤终于不堪重负直接被时诺一拽了下来,时诺一手掌一松,连着张宇涵二人摔了个滚地葫芦,倒是萧飞撅着个只剩下海绵宝宝短裤的白屁股加快了速度嗷嗷大叫着裸奔进拐角。

  时诺一和张宇涵面面相觑,身后的丧尸队伍已经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个时候,墙壁中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一把抓住时诺一的胳膊,把时诺一和张宇涵拉进墙壁。

  如同流水一般的波纹散开,时诺一一个趔趄跌进一个柔软的怀抱,身后的墙壁迅速化作水幕,丧尸们聚到水幕前疯狂地嚎叫起来,不断用手爪拨弄着水幕。

  张宇涵惊叫着挤过来,时诺一刚想开口,白嫩的手掌一把捂住时诺一的嘴巴,与此同时一只穿着绣花鞋的小脚踹在张宇涵的下身,张宇涵低吼了一声,捂着下面瘫软在地。

  香风袭面,时诺一的耳边传来一阵湿热,一个软糯糯的声音贴着他的侧脸响起:“噤声,此地乃是月宫,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时诺一错愕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仿佛凝着淡淡的月光,有一种莫名熟悉的火热藏在其中,面罩轻纱身着素白广袖长裙的少女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

  “阁下可是小可爱公子?小女子秋时月嫦,小女子从满樱师姐那里听到过你~”

  听到少女樱唇中吐出的两个名字,时诺一忍不住一个激灵。

  “秋时月嫦?你是春日满樱的师妹?!你是广寒圣地的人?”

  月嫦点点头,大眼睛里满是温柔,一如秋中明月:“正是如此,月嫦见过公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