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英雄的资格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232 2019.07.20 19:16

  “我服用了四片ESP3...”

  话音落下,整个会场突然变得安静起来,魔术师不可置信地站起身来,正在争吵的四大巨头也闭上了嘴巴,人们看向萧飞的目光中再没有尊敬,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惋惜与失望。

  魔术师皱紧眉头,脸上一直挂着的温和笑容敛去,认真地看着萧飞大声说道:“教皇冕下,劳烦你用预言法则看一下这个孩子的寿命。”

  教皇轻轻点了点眉心,一双眼睛染上金色光彩,仔仔细细看了萧飞好久才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没说谎,他服用了四片esp3,他的寿命上限是77岁,留给他的寿命只剩下一年了。”

  全场鸦雀无声,就连那些记者也都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个信息发布到网络上了。

  曾经见识过魔王辛洛达斯克的绝对力量,全世界一直都处于绝望与不安之中,人们盼望着能有一名英雄在二十九年后挺身而出像时诺一那样使用时间法则来再次封印魔王。

  虽然阿卡纳议会还有着月樱释这位精通时间法则的英雄,但是三千时空.大囚狱必须由两名时间法则拥有者来布置,世界需要新的时间法则继承者。原本萧飞的出现就好像在一片天寒地冻的冰原上寻到了一朵微弱的火种,包括阿卡纳议会在内的全世界人类都看到了生的希望,没有比出现新的时间法则继承者更振奋人心的事情了。

  可是萧飞只剩下一年的寿命,从绝望到希望,再由希望到绝望的过程足以让所有被魔王的压迫折磨的神经都快崩断的人出离暴怒。

  “艹!你特么在耍老子吗?”

  “没有未来的人,凭什么守护我们的未来?”

  “这特么算什么?”

  “这比欺骗更可耻!”

  整个命运之间一片嘈杂,就连主席台上的五位巨头都紧紧闭上了嘴巴,

  NO.11正义是一名穿着骑士铠甲的女人,直接站起身来用严肃的声音大声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时间法则继承者有什么意义?他根本活不到二十九年后灾厄之痕打开的那天,就算他再有天赋,他已经没有了未来!我提议取消授予萧飞天选之章!”

  月樱释满脸失望,一掌拍在椅背上:“取消萧飞的天选之章!天选之章应该分配给更值得托付的人!萧飞不够成为英雄的资格。”

  “我附议!”

  “附议!”

  “附议!”

  一言激起千层浪,一个又一个议会成员站起身来大声附议,很快命运之间就站满了人。

  萧飞面色苍白地环顾四周,前一刻还被所有人奉为救世主,下一刻便被推落深渊,这戏剧性的变化怎是只有十六岁的萧飞能够承受的?即便实际上他算得上是七十六岁了。

  教皇叹了口气:“我附议。”

  女皇武青鸾看了一眼女祭司月樱释随即说道:“附议。”

  只有科罗萨摸着下巴看着萧飞喃喃说道:“虽然还剩一年寿命,不过造孩子应该不影响什么吧...”

  看到全场人声鼎沸,魔术师不得不双手虚压一下大声说道:“取消萧飞天选之章的临时议案...”

  “切,一群王八蛋。”

  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懒懒地打断了魔术师的话,所有人齐齐转过头来看向盘腿抠脚的晨曦,魔术师皱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晨曦却直接站起身来喷出一大口烟雾:“人家有用的时候争来抢去,一旦就没用就一脚踹开,这就是阿卡纳议会?这就是英雄?这样还不是王八蛋?本来希望那个一脸白痴的热血笨蛋自我牺牲去封印魔王,你们都没有问过他想不想牺牲,都特么知道二十九年后如果布置时间法阵,这个白痴必死无疑,你们就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会按照你想的去做,现在呢,因为他活不到二十九年后,你们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你们就翻脸不认人?一群垃圾。”

  一名穿着紧身衣的蒙面英雄大声说道:“英雄的本职不就是牺牲吗?还是说曙光公主你本来就没有英雄的觉悟?也是,你还有没有资格继续作为英雄还在商榷中,这几天你的表现实在是太难看了,下一个议案就是摘掉你NO.19的称号!”

  晨曦翻翻白眼冷哼道:“你喜欢你就拿去啊,不过就是TOP22而已,你们当它是个宝,老子从来都不这么认为。”

  一名阴恻恻的老者大喊道:“晨曦!你以为阿卡纳议会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昨天的表现?能被三个小小的罪人玩弄于鼓掌,之前更是因为判断失误在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身负重伤,更早时候被方天行挟持做人质,你简直丢光了阿卡纳议会的脸!现在你质问我们英雄的本职,你这个不懂得牺牲的家伙根本没资格坐在这里!萧飞是你的学生是吧,你们师生都一个样,只会让世人失望!我提议不仅仅取消萧飞的天选之章,这个没有未来的孩子也不适合在神织继续念书了,资源应该倾斜给其他的孩子...”

  小脚踏碎地面,晨曦的身影出现在那老头身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猛地发出一声爆喝:“够了!去你娘的死老头!能骂老子的只有时诺一那个混蛋,你算哪根葱?!敢欺负老子的学生,信不信老子点了你?!”

  那老头是圣杯阵营的亡灵法师,月樱释忍不住站起身来:“晨曦,你做什么?”

  魔术师皱紧眉头哼了一声:“放肆!晨曦,这里是阿卡纳议会,收敛一下你的脾气!”

  晨曦眯了眯眼睛,半截烟头塞到老头嘴里,反手一个耳光,扭过头来看向魔术师:“好的,谁叫你是NO.1呢,给你个面子,不然老子现在就点了他。”

  月樱释下意识地捏紧座椅把手,丰满的胸膛在愤怒中剧烈起伏:“晨曦!你别太过分了,你以为现在的阿卡纳议会首席还是愚者吗?!”

  晨曦一把扔下老头,一脚踩在身前的椅背上,点燃一根新的香烟悠悠一道烟雾,与月樱释针锋相对:“要不你以为呢?臭女人,一直跟老子不对付,现在敢欺负老子的人,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

  所有人傻呆呆地看着浑身缠满绷带的晨曦,隐约中想起三年前的一幕,那时正是晨曦刚刚进入阿卡纳议会被提为NO.19,单纯羞怯的小太阳面对众人的非议和月樱释的苛责,大眼睛里噙满泪水,而那个叼着香烟的男人就是这样一把将香烟塞进欺负小太阳的某个英雄嘴里,然后把他扔进垃圾桶,踩着椅背指着月樱释骂出同样的一句话:

  “要不你以为呢,老子是阿卡纳议会首席,臭女人,敢欺负老子的人,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

  曾经那个胆小的只能躲在时诺一身后的小太阳,终于也成长为如今的霸主了吗?

  所有人猛地意识到了一件随着愚者陨落已经被大家忘怀的事:

  护短可是最强英雄战队猎魔一直以来的传统啊。

  满脸泪水的萧飞傻傻地看向晨曦,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和当年的晨曦一样:

  就算全世界都背弃我,至少还有人能挡在我身前,她(他),就是我的太阳!

  月樱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得那张美绝人寰的俏脸都染上了几分狰狞,如果是愚者时诺一这么跟她说话落了她NO.2女祭司的面子,那么她当然要忍受着不能发作,偷偷把仇恨记在心里,可是面前的小丫头分明就是时诺一的跟班,连这个家伙也敢踩在我的头上了吗?!

  轻轻将发丝撩到耳后,露出耳根上玄妙莫测的圣纹。

  “元素法则24%!地涌喷泉!”

  一道流动着蓝白相间光彩的能量柱随着月樱释的动作破地而出,晨曦的身上燃起金色烈火,猛地蹿下椅子,粉拳炸起冲天烈焰。

  “臭女人找打!”

  月樱释一挥素手:“猎魔都分崩离析了,你都没脸让提亚拉帮你治愈创伤,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元素法则30%!大灾炮!”

  晨曦的脑门绽出青筋,绷带下的一只眼睛满是愤怒。

  “只要我还在,猎魔的名字就永远都不会消失!变化法则27%!终极曙光!”

  场内发出人们的惊呼声,坐在席中的提亚拉猛地站起身来,双手交叠,娇小的身躯散发出淡淡蓝光,就在此时,两道能量柱划破长空!

  “够了!”

  人们眼前一花,披着浅蓝披风的魔术师出现在两道能量柱中心,一挥大袖,四色能量柱和金色火柱同时被收入袖口,性格暴躁的晨曦和一向任性的月樱释怎么可能听从魔术师的话,晨曦炸出沸腾的烈焰,月樱释也凝聚出四大元素,两女的眼睛死死对视在一起。

  “臭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灾厄之痕一战骚叔出事和你有关系!老子今天就把你打服,把一切都交代出来!”

  “愚者牺牲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牺牲了他就是英雄,死丫头,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叫英雄的规矩!”

  “变化法则30%!”

  “元素法则37%!”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武青鸾的身影出现在了晨曦身前:“支配法则39%!”晨曦的拳不再听自己使唤,轰向月樱释的拳挥向天花板,能量柱被不知用什么材料打造漆黑如墨的天花板吞噬殆尽。

  另一边帝皇科罗萨用胸口拦住月樱释释放的大灾炮,随即一把抓下月樱释的手掌。

  “闹够了吗?”

  教皇扭过头来看向缩在角落里的记者们:“孩子们,曙光公主和女祭司只是正常切磋,好吗?”

  记者们忙不迭点起头,虽然自愚者陨落后阿卡纳议会内部不和一事传来已久,今天更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种新闻一旦传开一定会掀起新的热度,可是记者们又不是无法无天的猎魔成员,哪里敢挑战世界上最强大的这一批人?

  被科罗萨控制住的月樱释并不想善罢甘休,看着晨曦冷笑道:“晨曦,别以为你们猎魔现在还是以前的猎魔,愚者那个家伙陨落,暴风火不理世事,只在星币挂个名,提亚拉现在更是为教皇服务,至于莫冷寒更是叛离了阿卡纳议会,你一个人撑着猎魔你怎么撑?如果你还想重寻猎魔的荣光,那你先把莫冷寒捉拿归案啊!猎魔?呸!”

  晨曦脑门青筋一鼓就像冲上去暴揍月樱释一顿,可是在武青鸾支配法则的控制下,晨曦只能乖乖地揉着自己的小脸被动卖萌。

  “放屁!莫冷寒才不会背叛!老子撕了你的嘴!”

  “嘿,你真以为你是NO.zero了?我告诉你晨曦,阿卡纳议会是为全人类服务的,不是你家猎魔开的,议会是坐在一起商量事情,不是动手就能讲理的,你以为你护着那边的白头发废物,实际上只会让情况更糟,总而言之,阿卡纳议会不要闲人,神织也不要没有未来的学生!萧飞不具备成为英雄的资格!刚刚处理萧飞天选之章的议案已经通过了,现在我NO.2女祭司月樱释再次提案,开除萧飞神织的学籍,把他的名额分配给其他孩子!”

  从大战的余波中清醒过来的与会英雄们纷纷发出议论声,记者们也避开巨头们的不和把有关萧飞的情况将信息投放到网络上,所有正在关注阿卡纳议会会议的网民们开始了议论,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嘈杂。

  萧飞低下脑袋,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小声说道:“这就是我憧憬的阿卡纳议会吗...”

  就在场面一片混乱之时,苏烟雪忽然注意到身边一个矮小的身影点燃了香烟,离开座位,慢悠悠晃到主席台。

  因为制止晨曦和月樱释的战斗,所有巨头都离开了座位,现在的中央平台空荡荡的,只有那抽着香烟,脸颊被高领风衣遮住的褐发少年。

  走到最中央的金色水晶椅前站定,看着椅背上铭刻的NO.0,金色的水晶微微泛光,好像终于见到了等待已久的主人。

  伸出手掌轻轻一拍椅子把手上的凸起,一阵蓝色光芒晕染整个命运之间,所有人争吵的声音在奇妙的法阵下瞬间消逝!

  阿卡纳议会全部英雄惊讶地抬起头来看向那个站在愚者座椅前的少年,这个噤声领域是阿卡纳议会首席独有的特殊力场,能够强制沉默大厅内的声音中断争吵,噤声领域的开关一直安置在愚者的椅子上,已经有整整一年没有开启过了。

  时诺一轻轻咳嗽了一声,喷出烟雾懒洋洋地说道:“都安静一下哈,你们是在讨论萧飞有没有资格成为英雄对吗?如果我说,他有资格呢?”

  微微一顿,时诺一掸掸烟灰:“不,如果愚者说,他有资格成为英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