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长生法则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3694 2019.07.22 17:56

  “如果说,愚者说萧飞有资格成为英雄呢?”

  看着时诺一吊儿郎当地站在主席台上,苏烟雪脸色苍白,不停地挥着手示意时诺一下来,但是除了时诺一的声音以外的所有声音都被噤声领域屏蔽,说话的人自己都听不到自己。

  魔术师眉头一皱,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时诺一身前,高大的NO.1与矮小的褐发少年并肩站在一起,但是出乎人意料的是,时诺一在气势上一点也不输于当今世界明面上的最强男人,或者说看时诺一的态度根本没有把NO.1视作威胁。

  要知道强者的身上都有着一种势,那是历经生死磨砺久居于人上而培养出来的特殊气场,凡人根本无法在这种气场下行动自若,就好像土狗面对巨龙的龙威一般。记者们甚至不敢正面向巨头们提问,因为强者的气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山呼海啸!拿萧飞来说,刚刚五大巨头将注意力集中在萧飞身上时哪怕他们再热情再表现地平易近人,萧飞的腿肚子都在不停地发抖,在场的所有人知道萧飞可是以胆量获得热血笨蛋称号的家伙,就连他都表现地有些不堪,那这个在资料记载上没有觉醒任何能力的瘦小少年“时若轩”凭什么能与魔术师平视?

  帝皇科罗萨,女皇武青鸾,教皇埃达,女祭司月樱释同时回到了平台上,五大巨头围住时诺一,气势升腾而起几乎凝滞了整个命运之间的空气。

  悠悠一道烟雾升腾,处于最中心的时诺一掸掸烟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便化解了全部的紧张,五大巨头包围时诺一竟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和谐感,就好像...

  他一直都身处于这五人的簇拥之下!

  轻轻拍在愚者座椅的把手上,噤声领域消失,魔术师抬起头看向时诺一:“时若轩同学,你这样直接走上主席台好像不太合规矩...”

  科罗萨摸着下巴侥有兴致地打断了魔术师:“阿卡纳议会从来都没设立过不许人走上主席台的规矩,倒是有所有英雄都有资格说出自己的意见,毕竟这里是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的阿卡纳议会。”

  月樱释冷冷一笑:“可是这个小子并不是英雄!时若轩是吧,你好大的胆子!”

  埃达静静地看着时诺一,那张高深莫测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眼里充满了疑惑。

  武青鸾撩撩发丝,作为唯我独尊的女皇,对于乱了体统和规矩的人她并没有好感:“是晨曦的保送生?拒绝服用esp3觉醒的那个孩子?连成为英雄的觉悟都没有,按道理也该被请出神织吧。”

  时诺一懒懒地喷出一大口烟雾,虽然下定决心掩藏身份,但是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在这几个家伙面前卑躬屈膝,因为NO.zero是脚踩着NO.1,NO.2,NO.3,NO.4,NO.5,靠他的双拳打出来的,而不是用膝盖跪出来的。

  他时诺一这辈子可以跪天跪地,但绝不会跪在自己的踏脚石上,即便换了身份,他也不可能匿了尊严。

  “英雄的界定没有什么标准,而是在于人心,没有能力又怎样?只要勇敢向前,抱着决意,谁都可以成为英雄,我说的。”

  科罗萨拦住想要上前教训一下时诺一的武青鸾,随即扭过头来:“那按你的意思,萧飞和你都算得上是英雄了?”

  “萧飞比在座的很多人都有资格成为英雄,即便阿卡纳议会不承认,他依然有资格成为英雄。”

  月樱释冷笑道:“你以为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你以为这些话是愚者说的?阿卡纳议会不承认的英雄怎么就是英雄了?不被阿卡纳议会承认的觉醒者全部都是罪犯!”

  看着咄咄逼人的月樱释,时诺一恨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吓死这个讨厌的女人,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脱离英雄世界,平平安安地将两个女儿抚养长大,此刻他站出来是出于一时义愤,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坐视晨曦和萧飞被千夫所指。

  议论声传彻整个命运之间。

  时诺一环视四周,现在的阿卡纳议会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为了拯救世界,英雄们可以从全球各地集结到命运之间,慷慨不畏死,高歌杀进龙城地狱通道的阿卡纳议会了。

  现在的阿卡纳议会不过是英雄时代的新兴政权,一个彻头彻尾的名利场,有利用价值的人会受到追捧,无用之人弃如敝履。

  不过就是无敌的魔王,就连英雄也忍受不了压力疯狂失智了吗?

  这些人真的算得上英雄吗?

  该死的英雄时代,不,是疯狂时代!

  时诺一长出一口气。

  “取消天选之章授予也好,开除出神织也好,那我们就走出一条不被你们承认的,独属于我们的英雄道路!”

  一把拉起萧飞,在非议声中穿过长长的甬道,直直走到命运之间的大门口,看着时诺一的背影,月樱释忽然升起一股奇怪的熟悉感,那个感觉让她无比厌恶,众目睽睽之下她无法对这两个孩子出手,但并不代表她不能发挥一下尖酸刻薄。

  “一个短命鬼,一个无能者,没有未来的家伙谈何英雄?”

  时诺一脚步一顿,微微侧过头来:“萧飞他不会死,相反,他会作为一名英雄好好活下去!我说的!”

  命运之间的位置其实就在慰灵碑的最底层,乘坐升降电梯从地底的命运之间回到地面,整一路上时诺一和萧飞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用耳朵背着香烟环着胳膊靠坐在电梯壁上,电梯门打开,时诺一跨步走出,身后的萧飞忽然抬起头来:“战友,其实他们说的没错,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脚步一顿,时诺一并没有回头。

  “然后呢?”

  萧飞苦涩地笑笑,扬扬手腕露出一个造型古怪的手表:“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这个东西是徐老师昨天中午偷偷交给我的,这个东西显示的是我剩余的生命,我早就知道我还有一年时间的生命,可是我还是满怀期待地想要成为英雄,我,我是不是很自私?我应该把资源让出来给其他人,神织...我还是退学好了...”

  回身一拳砸在萧飞的脸上,时诺一面色冰冷,眼睛里满是愤怒。

  “你是想逃避吗?懦夫!胆小鬼!除了逃跑你还会什么?”

  萧飞的脸上爬满了眼泪:“我不想逃!我从来都不想逃!成为英雄是我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我愿意赌上我的一生!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可以!可是...可是!”

  萧飞扬起手腕,几乎要把手表贴在时诺一的脸上:“你看!我剩余的寿命只剩下两百四十三天了!昨天战斗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的能力会消耗我的寿命!徐老师早就告诉我了!我根本没办法成为英雄!我做不到!”

  萧飞推开时诺一,踉踉跄跄的身子倒退了好几步,后背重重地贴在钢铁打造的慰灵碑上,冰冷的触感让萧飞打起哆嗦,身子缓缓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仰起脸颊仰望天空,或者说是看向背后的慰灵碑高耸入云的最顶端,那个男人的名字。

  “我报着侥幸心理来到这里,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我没办法继承愚者的意志,我也不想逃啊...可是我当初已经这样选择了,我没有办法,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时诺一捡起耳后的香烟点燃,淡淡地喷出一大口烟雾:“那你就去死吧。”

  扭头大步离开,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问清楚你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这都搞不懂,你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好!”

  萧飞怔怔地看着时诺一远去的背影,忽然大声吼道:“告诉我!什么是英雄?”

  “什么狗屁英雄我他吗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有人能够让恐惧的人勇敢,让悲伤的人坚强,让绝望的人看见希望,让迷茫的人重拾方向!那么他就足以让老子敬佩!让整个世界敬佩!他他吗不是英雄也是英雄!”

  萧飞身子一震:“除了愚者,还会有那样的人吗?”

  时诺一停下脚步:“方天行爆破案,超能实践课,还有昨晚的战斗,你以为你是一个人在战斗吗?你鼓舞了慕容小小,鼓舞了全班同学,鼓舞了晨曦,甚至...”

  回过头来,认真地看向萧飞的眼睛:“鼓舞了我!”

  狠狠吸了一大口香烟:“可是现在,你竟然告诉我你想要放弃,只是因为别人可笑的风言风语,萧飞,你不是说过无论如何你都要成为英雄吗?告诉我,告诉我你的答案...”

  噗通一声,膝盖重重跪倒在地,此时的萧飞泪流满面。

  “我...我想成为英雄,死也想!”

  一团烟雾笼罩了时诺一的脸,隐约中嘴角上扬:“这个答案就够了,你不会死,你会作为一名英雄而活,因为这句话是我说的!”

  萧飞傻傻地看着时诺一,那个矮小单薄有些像女生的身影此时此刻光芒万丈,让萧飞感觉到熟悉又陌生:“战友,你有什么办法吗?我只会时间法则,使用时间法则战斗我会...”

  张开五指,时诺一微微一笑:“你可曾听说过长生法则?既然叫做长生法则,那么自然会增长你的寿命。”

  “可是我并没有觉醒过长生法则啊...”

  “还记得我和慕容小小说过的话吗?长生法则是唯一一个能够通过后天锻炼掌握的法则,时诺一也掌握了长生法则,晨曦的体术也是来自于时诺一传授的后天长生法则,后天长生法则还有一个名字:奇迹法则,努力者的外挂。”

  “奇迹法则?!努力者的...外挂?”

  “没错,按道理来说所有的法则都是先天而成,是依靠天赋的,但是唯有长生法则有些许不同,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通过后天努力从没有天赋变成称霸世界的霸主,因为他们始终相信双拳能够开创奇迹,而他们偏偏真的用拳头开创了这个奇迹,所以,后天长生法则也被成为奇迹法则!”

  “那两个人是谁?”

  “一个你刚刚见过,他就是科罗萨,他的帝皇龙甲不灭体就是后天长生法则的极致!另一位的名字叫做绝望骨,我要传授你的就是他的功法:绝望杀道。”

  “绝望骨?那是谁?”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他是谁,你只要知道想要后天掌握长生法则必须要经历极其恐怖的锻炼,但是一旦掌握了就可以拳碎苍天,徒手摘下日月星河,帝皇龙甲不灭体的路数是堂堂正正一步一步登顶,而绝望杀道则是极端血腥,学习绝望杀道的首要条件就是不怕死!”

  萧飞自嘲一笑:“死?我早就不怕了,教我,战友!”

  看着萧飞认真的脸孔,时诺一的嘴角一咧,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你现在以为你不怕死,但是当你见识到绝望杀道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要知道,这门禁术可是我的梦魇,直到现在我都不敢重新修炼绝望杀道,因为那可是最极端的恐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