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伙伴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6406 2019.08.20 18:59

  轰隆隆!

  在时诺一疯狂的计划下,整个金字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若是当初的拜魔教派在修建这处恶魔遗迹时偷工减料的话,或许这一下震荡足以让整个金字塔里的活物都葬身于万吨巨石之下!

  整一层都发生坍塌,使得金字塔深深陷入地面一大截,整体结构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一道巨大的裂缝从金字塔塔尖延伸到塔侧,如果说原本的金字塔遗迹像一名昂扬不屈的斗士默立于岁月长河看人间兴衰,那么此刻的恶魔遗迹就像是风烛残年的老者,好像一点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倒下!

  不过对于陷入麻烦的神织学生来说,这一变化偏偏算是在死境中撕开一道通往光明的道路!

  塔外,没有站稳的冷钻和水晶清冷不防被震落,被吊在金字塔塔尖的安洛洛和潘宇星等人也随着震荡掉下。

  塔内,被丧尸追逐的cos团赢得了一丝喘息之机,堪堪逃离。

  被河吞俘获的赵平阳趁着动荡摆脱了河吞的掌控冲进了不远处的石室。

  受困于复杂通道的周拂晓一行人也看到了一条通往上层的生路。

  只有笨蛋组合萧飞和方天游顺着下层玩命逃跑,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变化。

  这一动荡之中,神织高中却有一人与其他人境遇大大不同。

  别人都是由死转生,他却是由生转死!

  原本藏身于逃脱大部队中的张宇涵,在震荡发生之时刚巧掉进了一道被撕裂的地缝,其他人都没有事,只有他惨叫着掉了下去,如果仅仅是掉到下层却也没什么,可是偏偏这个倒霉鬼砸在了正在和安达洛尔对决的龙鬼的脑袋上!

  狰狞丑陋的怪物仿佛被这一下给砸懵了,疑惑地拎起张宇涵的衣领将他提到眼前,如硫酸一般黄色的口水啪嗒啪嗒打在地面上。

  “援军吗?有胆色!”

  金黄色的尿液顺着张宇涵的裤腿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竟然和龙鬼的口水达成了诡异的和谐。

  “我,我,你好,我是路过的,能不能当没看到我?”

  大嘴一咧:“不能。”

  鲨鱼状的利齿对着张宇涵的下半身狠狠咬下,好像誓要将这个胆小的眼睛仔咬成两截!

  张宇涵大呼小叫着翻起自己的井盖挡住龙鬼的大嘴,趁着鲨鱼利齿咬碎半片井盖的瞬间连滚带爬地脱离了龙鬼的钳制跑向一旁的安达洛尔。

  “救,救命!”

  龙鬼锋利的爪子紧随其后瞄准了张宇涵的脊椎,张宇涵却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他面前的可是神织学生中的最强者安达洛尔!

  他能帮我的!

  一定能!

  他可是战车大人的儿子...

  一只手掌高高扬起,一巴掌扇飞了张宇涵,利爪擦过张宇涵的背脊,一道狰狞的伤口带着鲜血洒满天空,浑身鲜血的安达洛尔与张宇涵错身而过,龙枪狠狠捅向龙鬼的大嘴!

  面对捅来的龙枪龙鬼面不改色,一双利爪反手拍向安达洛尔,安达洛尔脚踩着玄妙的步伐,龙枪弹射抽在龙鬼的胸膛上,两人迅速过了三招,齐齐后退,面带戒备地端详着眼前的对手。

  从地上爬起地张宇涵捂着流血的侧腰不敢置信地望向安达洛尔。

  “你,我,我们不是同学吗?明明你可以...”

  安达洛尔舔舔手背上的鲜血,一双眼睛看都没看张宇涵一眼。

  “滚开,我没义务救你,你不过就是个累赘,别跟我扯上关系。”

  “我...”

  “你是不小心掉下来的吧,像你这样的废物胆小鬼也不会有那个胆色来帮我,所以你死不死和我没关系,别打扰我的战斗,这,是属于我的战斗!我一个人就够了!”

  身负重伤的张宇涵委屈地想哭出声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是该互帮互助吗?”

  “互帮互助?你把我当成谁了?你的队友?还是你的保姆?”

  安达洛尔不再理会张宇涵,扬起龙枪直指龙鬼:“来,继续,第四十三回合,下一回合,我一定能杀死你!”

  龙鬼一脸忌惮地看着安达洛尔,如果在一天前有人告诉他一个仅仅拥有超凡领域5%的小子能够和拥有超凡领域14%的他缠斗整整一个小时他死都不会相信。

  领域相差10%就是绝对碾压已经成为了超凡界不成文的铁则,即便安达洛尔和他的差距有9%,尚未达到10%,但是这并不代表安达洛尔就有资格和他龙鬼战成平手!

  可是安达洛尔偏偏做到了!

  凭借野兽般的战斗直觉,野蛮的力量,以及精湛的斗争技巧,还有怪物一般的体能!

  虽然掌握灾难法则的龙鬼并不精通体术,大部分力量都在他派遣出去地丧尸身上,可是等级压制摆在那里,按道理来说龙鬼应该会轻易撕下安达洛尔的头颅,再用灾难法则将他造成一具行尸走肉才是!

  作为丧尸之王,龙鬼的灾难法则有着让人匪夷所思的力量,除了力大无穷和失去致命伤以外,他能够制造丧尸并利用丧尸的力量作战,可是环绕在场外的十几具丧尸都是遗迹中的死尸骷髅,在岁月的侵蚀下力量十不存一,战力极其有限,而安达洛尔的能力则是支配法则的一种分支,以意志来增幅肉体力量的“战争狂热”,即战意越强力量越强,安达洛尔就像传说中的狂战士一样,身上流的血越多,身体素质增幅幅度越可怕,再加上龙枪大开大合的战阵斗法,人海战术对安达洛尔根本没有作用,此消彼长下,猎英组织的干部龙鬼竟然拿安达洛尔一点办法都没有。

  利爪与龙枪一触即分,狰狞的怪物与肌肉虬结的赤发少年分立在一片废墟之中,龙鬼舔舐着被捅穿的手掌发出一连串邪恶的笑声:“小子,你是谁?”

  “我是...战士!战车米修斯之子,安达洛尔!”

  “很好,你有资格让我认真...”

  脚步一错,巨大的怪物猛地冲向严阵以待的安达洛尔,安达洛尔的右臂如气球一般暴涨,用力甩出长长的枪杆,反手抽打向龙鬼青黑色的躯干,龙鬼双臂护住腹部,反身一脚踹向安达洛尔的胸口,安达洛尔不慌不忙,任由胸膛扛住龙鬼的大脚,一大口滚烫的鲜血喷出洒在龙鬼的眼睛上,原本应是精钢浇铸的龙枪竟然如白桦木一般在巨大的力量下弹起微妙的弧度,竟然随着安达洛尔的受创加快了三分!

  “斯巴达!”

  枪尖划开龙鬼的胸口,青灰色的心脏隐隐暴露在空气之中!

  龙鬼发出一声怒吼,扭转巨大的身体就要跳出战圈,但是安达洛尔怎么可能放任这大好的机会?

  高大的身体揉身而上,龙枪化作长龙狠狠捣向龙鬼的脑袋!

  “小的们!”

  战圈外的丧尸疯狂扑向安达洛尔,安达洛尔却根本不在乎那些丧尸的牙齿利爪,枪尖稳稳地扎向龙鬼,龙鬼侧身闪避,一条胳膊竟然就这样被龙枪捅爆!

  捂着断臂的龙鬼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疯狂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这个疯子,宁肯被我的小可爱咬到也要捅老子一枪?!你已经中了我的病毒,等一会儿你变成我的忠实仆人,我一定要让你跪下来舔老子的屁股!”

  被丧尸团团围住的安达洛尔猛地挣开身上的丧尸们,身上几乎没一块好肉,但是他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略带玩味地看着龙鬼。

  “谁告诉你...被咬了就一定会变成丧尸?你以为我身上这些伤口是怎么来的?”

  肌肉下的筋脉如虬龙一般扭转翻腾,龙枪横扫,所有丧尸被巨大的力量扫飞,头发根根倒立而起地安达洛尔高高扬起龙枪直直指向龙鬼!

  “能够破坏意志的丧尸病毒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梦魇,但是对于我安达洛尔来说...那只是成全我最强战力的大补药!战争狂热!”

  浩瀚的意志几乎化作实质,整个空间都在血红色的战意下沸腾起来,正如安达洛尔所说,破坏他人意志的丧尸病毒只会激发他的斗志,根本无法战胜他!

  因为他是注定要超越战车成就战神的男人!

  安达洛尔!

  一脚踏碎大地,升腾的血气染红了安达洛尔的双眼,浑身肌肉如爆炸一般发出密集的巨响,龙枪如奔雷疾走,闪电一般刺出!

  “支配法则6%!阿喀琉斯之踵!”

  嚓!

  霸道的龙枪枪尖以刺破苍天的无穷威势突破龙鬼的胸膛透背而出!

  “斯巴达!!!”

  高大的赤发青年单手持龙枪,高高挑起青灰色的巨怪,昂首发出胜利的狂呼,身下的鲜血流成湖泊,却也绘就了战神一般的史诗壁画!

  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张宇涵瞪大眼睛看着沐血的战神,刚要开口说些什么,挂在枪尖上的龙鬼“尸体”竟然微微颤动了一下,巨大的利爪缓缓抓住胸前的枪杆。

  “嘿,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安达洛尔眉毛一挑,肌肉暴起,大手一甩,狠狠将龙枪枪尖上的龙鬼砸向大地!

  轰!

  大地破碎!

  在张宇涵的惊叫声中金字塔这一层的地面翻滚破碎,连带着安达洛尔,张宇涵都掉了下去。

  不知砸碎了多少层,龙鬼的身体如同破布娃娃一般埋在废墟之中,安达洛尔提着龙枪,挣脱碎石直起身体。

  瘫在废墟中浑身布满裂痕的龙鬼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沮丧,反而发出桀桀怪笑声:“你很强,真的很强,安达洛尔是吗?我喜欢你,等你加入了我的军团,我会好好用你的...”

  虽然爆发出了极强的力量,但是浑身沐浴鲜血的安达洛尔的状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高傲的赤发少年迷了眯眼睛,一边暗暗调息一边反口讽刺道:“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在大言不惭吗?”

  “嘿,安达洛尔,你真的是神织学生吗?”

  “哼,神织算什么东西?传授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我生而便站在巅峰,你以为你在狩猎一些菜鸟,可惜你选错对手了,龙鬼。”

  “按你的说法,你上课从来都不听讲喽?”

  “那些东西与我无用,就算不在神织,我也有资格成为英雄,若非父亲执意要求我才不会来这个地方玩过家家。”

  龙鬼哈哈大笑了起来:“那,你为什么没有成为裁决者呢?为什么你还要参加这个无聊的考试呢?”

  安达洛尔眉毛一皱,脸上露出了些许不快,龙鬼的话好像正巧说在了他的心坎上。

  “别废话了,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龙鬼却没在意安达洛尔的狠话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其实你自己也知道,你太高傲了,高傲到不屑于和他人合作,也不在意别人的生死,所以你当不了裁决者,即便你力量再强也成不了英雄预备役,你只是一个战士,仅此而已,你成不了英雄...”

  “放屁!”

  龙枪穿破空间狠狠刺向龙鬼,忽然一道黑影扑了过来挡在枪尖前替龙鬼挡下了这一击!

  安达洛尔反手打碎那具身体,瞳孔微微一缩,那挡住他必杀一枪的竟然是一具丧尸!

  龙鬼挣扎着从废墟中爬起桀桀怪笑道:“英雄们如果开办学院授课的话...一定会说这么一句话,要相信自己的伙伴,组成完善的队伍行使正义活动,对不对?伙伴很重要,伙伴就是你的命,阿卡纳议会各种东西都让人看不惯,但是惟一有一样东西很可取,那就是完善的组队制,指挥者,守护者,斥候,辅助者,输出者,缺一不可,就像是手掌的五根手指头一样,攥紧了的拳头才能够打开一片奇迹...”

  一道道丧尸的身影从四面八方缓缓靠近,龙鬼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些话...说的很对,那就是真理,你知道你为什么当不了英雄吗?因为你永远不理解这些,而我,龙鬼,早在十年前就理解这些东西了!”

  黑压压的丧尸咆哮着扑了上来,安达洛尔满不在乎地甩开龙枪荡飞一大片:“这些没用的东西来得再多也不过就是废物罢了!废物,是没用的!“

  龙鬼抖抖肩膀:“废物?没错,在天之骄子的你面前,都是废物,可是...当废物聚在一起,你就算是神也会被拉下来啊!

  话音落下,无数丧尸咆哮着扑向安达洛尔,漫天的能量弹如雨点一般落下,安达洛尔将龙枪舞成大风车,堪堪挡住能量光幕,但是脚步也不由得踉跄后退了几步。

  躲在废墟中瑟瑟发抖的张宇涵透过缝隙观战,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龙鬼发现。

  越来越多的丧尸前赴后继地扑向安达洛尔,安达洛尔虽然像一只人形猛兽一般却也架不住千奇百怪的能力,一个用电的丧尸竟然能够影响神经元反射信号,让安达洛尔的手臂动作延迟,一个使用棉花能力的丧尸能够挡住安达洛尔的攻击死死保护住那个用电的辅助丧尸,其他丧尸的输出虽然突破不了安达洛尔的龙枪却也让他捉襟见肘。

  困兽之斗!

  场面越来越危机,安达洛尔发出愤怒的吼叫声,却根本挣不开丧尸的包围,此时的他也察觉到了,刚刚是龙鬼诱使他打碎地面改换战场的!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与最下层的丧尸们汇合!

  “嘿,感觉到麻烦了吗?阿卡纳议会一直有一句话,愚者之所以是最强,是因为他有猎魔,那么强大的人都要依靠伙伴才能成就传说,你一个小小的战车之子,哪里来的自信比愚者更优秀呢?”

  龙鬼摸摸自己丑陋的脸颊露出一个苦笑:“可惜,因为这张脸,没人愿意成为我的伙伴,安达洛尔,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吗?名门之后,英俊,强大,富有,你本可以有好多好多伙伴的,可惜,你对这些不屑一顾。而我...你知道我被多少人拒绝过吗?他们就像你一样,高傲地以为自己就是命运之子了!凭什么,凭什么看不起人!凭什么没人愿意成为我的伙伴?!!你懂那种孤独吗?!不是你这种因为高傲自以为是的孤独!你根本不知道被人轻视,无人认可的那种感受!!!”

  埋藏在废墟中的张宇涵身子一震。

  被人轻视...

  无人认可...

  “切,一个废柴还想组队?老老实实回家吃奶吧!”

  “别傻了,盾牌掌握这种能力根本没用好吗?就凭你那面井盖连老子一拳都扛不住,怎么当守护者?”

  “合适的盾牌?老子上哪给你找盾牌去?你不会自己买吗?”

  “滚滚滚,我们有守护者了,而且还是岩石傀儡变身,再说了,要是有个合适的盾牌老子自己用不比给你用强?”

  一次又一次被拒绝,张宇涵跪倒在地,脸上满是眼泪:“求求你们了,我真的不想被淘汰啊,我必须成为英雄,给我个机会,求求你们给我个机会!”

  “神经病,像你这种人本来就没资格当英雄,滚吧!”

  那时候的自己...不就是这样吗?

  记忆中一个清秀的少年喷出一大口烟雾,将手掌递到张宇涵面前:“你不是想要个机会吗?加入我们吧。”

  自杀小队...

  集合神织废物的队伍,胆小鬼,恶鬼,短命鬼...还有自己这个倒霉鬼...

  这样的队伍根本通不过考试吧,那三个笨蛋,为什么那么自信,你们为什么什么都不担心?!为什么?!

  为什么要选择我?!我明明是最没用的那个啊...

  被人轻视,无人认可的那种感受...我能理解啊...

  所以我知道伸到我面前的手意味着什么...

  可是我做了什么?

  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做了逃兵,只留下了自己的背影...

  张宇涵努力地伸出手掌摸向自己鲜血淋漓的后背。

  伙伴...就是将后背交付彼此,同心协力,为了一个目标一起前行的人,而我却...

  背上的伤,或许就是我应得的报应。

  没人愿意接受我,就连我掉下裂缝都没人愿意拉住我的手,都是我自己作的!

  因为我把那些愿意向我伸出手掌的人...

  搞丢了。

  龙鬼凄厉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你知道吗!?安达洛尔!我没有办法,没人愿意成为我的伙伴,我只有自己去造!只要他们中了我的病毒,他们就会成为我的伙伴了,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藏着隐隐哭腔:“丧尸,丧尸多好啊...这样...这样我就不孤独了!这样就会有人接受丑陋又没用的我了!你以为他们仅仅是我的部下吗?不!他们是我的伙伴!我的朋友们啊!只要有他们在,我就永远都不用担心后背受伤!啊哈哈哈哈哈!”

  密密麻麻的能量箭随着龙鬼的狂笑如暴雨一般冲向安达洛尔,安达洛尔奋力舞动龙枪,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一双猩红的眼睛满是愤怒。

  “哔哔尼玛!老子不需要!老子不需要什么狗屁的伙伴,我自己就能打到最强!愚者办不到的,不代表老子办不到!老子这就证明给你看啊啊啊!”

  怒吼的安达洛尔舞动龙枪,对准丧尸群中的龙鬼:“斯巴达!”

  摆出阿喀琉斯之踵的架势,一脚踏在地面上,却踩在一个丧尸造出的油腻区域上!

  (不好!)

  整个人跌坐在地,胸前露出一个破绽!

  强绝的安达洛尔瞳孔收缩,一道能量光束划破黑暗刺向安达洛尔的胸口!

  眼前人影一掠而过,半片井盖死死抵住了那道光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强大的冲击力带动着张宇涵孱弱的身体疯狂后退,眼镜破碎,脚下犁出一道深深的壕沟,但是张宇涵却牢牢挡在安达洛尔的面前,如一条野狗般狼狈哭喊!

  “我不会死在这!我不会!我不会!我不会啊啊啊啊啊啊!”

  背脊撞进安达洛尔的胸口,两人如滚地葫芦一般被冲出老远,但也脱离了丧尸们的封锁!

  用尽所有力量的张宇涵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狂暴的安达洛尔却并不领情,一把抓起张宇涵的衣领:“老子说过了!老子自己可以!你冲上来搞屁啊!你为什么冲上来!?”

  张宇涵的眼泪爬满了脸庞:“因为...你需要我。”

  看着奋不顾身冲上前帮助安达洛尔的张宇涵,龙鬼的脸上露出一种未明意味的暴怒:“嘿,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都那样对待他,他却还要帮你?!为什么没人愿意帮我?!只因为你是战车之子是吗?!来啊,来啊,我将赐予你们死亡,来成为我的伙伴吧!!”

  吼!

  无数丧尸随着龙鬼的命令疯狂地冲向张宇涵和安达洛尔二人!

  “喂...”

  一个充满朝气的声音忽然闯入战场,紧随其后的是一只轰天碎地的拳头!

  大六绝崩拳!

  空气被锤爆,掀起的气压吹翻所有能量弹,连带着卷飞大片丧尸,苍白的头发随风飞舞,高大的人影如擎天之柱一般牢牢挡在张宇涵面前!

  鼻青脸肿却面色冰冷的方天游忽然出现,蹲在了张宇涵侧手边:“没事吧?我们,来晚了。”

  萧飞双拳对冲,磅礴的气浪掀起漫天烟尘。

  “喂喂,注意了,张宇涵是我们自杀小队的人,谁都别想着挖角,就算是丧尸王,战车之子都没那个资格,敢抢人,打爆你们的狗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