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无聊的正义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880 2019.06.20 22:53

  整个电玩城虽然只有一层,但是占地面积大约有两百平米左右,整整齐齐的电动游戏机陈列成八排,除了经典的对战游戏,闯关游戏,射击游戏,赌币机,也有着女孩子们喜欢的跳舞机和娃娃机,电玩城的老板也是一个赶时髦的人,在电玩城的中央更安置着VR游戏设备。

  此时的电玩城人并不多,可能是因为这一天并非是双休日,但是相比周末时候的生意火爆却也算不上太过冷清,大半游戏设施都已经有人占用了,两座跳舞机更围着十几个人,中间的四名穿着短裙的女生和着节拍卖力地舞动着腰肢,晶莹的汗水在空气中反射微光,雪白修长的长腿充分展示了青春的活力。

  萧飞忍不住嗷嗷叫着挤进人群,拉着时诺一兴高采烈地说道:“看到中间那个橘色头发的女生没?慕容小小,号称月舞天女,她可是我的偶像啊!”

  时诺一挠挠脸颊,随手从身边的游戏机上拿起一个易拉罐晃了晃,随意地打量着那名舞动腰肢的少女,十九岁左右的年纪,橘色的头发,娇美的俏脸,简单的T恤上衣牛仔短裤包裹着充满野性的曲线,白花花的粉臂玉腿配合着赏心悦目的劲舞,晃地时诺一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偶像?你偶像不是愚者吗?月舞天女?是新的英雄号吗?”

  “嘿,你想什么呢,偶像不一定只是英雄,称号也未必是英雄号呀,慕容小小是新生代的偶像练习生,爱好是在机厅跳舞,现在虽然才初出茅庐不过我看好她以后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偶像的!对了对了,我好像听别人说过,慕容小小是自主觉醒者呢,她也有超能力!”

  “她是自主觉醒者?”

  自主觉醒者,拥有超凡天分,并不需要他人引导,在生死关头或者情感的极度冲击下自己掌握了超能力的人,时诺一也是一名自主觉醒者,或者说在超能启发课和阿卡纳之日之前,世界上大半的超能力者都是自主觉醒者。

  脑海中忽然掠过红色的马尾上挂着的小熊布偶。

  (那个苏烟雪应该也算是自主觉醒者吧,支配法则吗?嘿,她不仅仅走在全世界的前面了,而且是最前面,轩仔看上的女生果然也不是寻常人呀。)

  浑然没有发觉到身边的时诺一又想入非非陷入呆滞状态了,萧飞满脸憧憬地看着慕容小小:

  “你看她跳得多认真!哇!美死了!一会儿一定要朝她要签名,等她以后红了这个签名可就是我的永久收藏了!”

  “哦,你随意。”

  时诺一懒懒地打了个呵欠,左手手背微微泛光,手中的易拉罐慢慢变形化作了一枚小小的游戏币,拇指轻弹,硬币在半空中滴溜溜转了个圈稳稳落在掌心里。

  造物法则的基本应用:简单物质形态压缩。

  用不着捕捉时之砂黏合,造物法则的基本应用还不算是瞬神界一,任何一名掌握造物法则的人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也算是时诺一唯一能够使用超能力来糊口的能力了。

  转过身来走向不远处的娃娃机。

  “你自己慢慢研究吧。”

  “战友?你干嘛去?”

  “去赚钱养家,还有!别叫我战友!”

  走到角落旁的娃娃机前用手拍了拍,丢进硬币,悦耳的音乐声响起,时诺一偷偷看了看周围,轻轻抓住摇杆,左手手背微微泛光,淡蓝色的光束顺着手中的摇杆穿过无数电线和零件凝于娃娃机的钩爪末端的一处弹簧上,弹簧在瞬神界一的作用下迅速扭曲,时诺一连忙摇动摇杆,对准底下的毛绒公仔,重重一拍按钮!

  钩爪大开,狠狠抓住一只小熊和一只小猪,爪边更挂了一个企鹅公仔,迅速回到出口轻轻放开。

  时诺一蹲下身子做贼一般从出货口里捡出三个毛绒公仔抱在怀里。

  “嘿,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

  这就是时诺一所谓的赚钱养家。

  在他还是英雄愚者的时候账户上确实有着大笔存款,那些钱都是他这些年来为英雄协会出生入死得到的报酬,可是现在的他并不再是时诺一,这些钱自然也与他再无瓜葛。

  虽然掌握着无所不能的造物法则,但是时诺一并不想引起太大的骚动引起英雄协会的注意力,英雄的世界过于沉重,他不可能再头脑发热置自己于险地了,他还有两个女儿要养,程程和萌萌绝对不可以失去他这个父亲,即便他这个顶着少年面孔的父亲很没用。

  于是他只能够使用这种略微龌龊的手段勉强糊口:偷偷用易拉罐制造硬币到机厅吊娃娃,然后再顶着这张貌似清纯无害的脸跑到闹市卖给走过的情侣,出于不引人注目而考虑,他也不敢吊太多,每次也只吊上三个,不过如果运气好找到买家的话,三个公仔已经足够父女三人果腹了。

  这是他唯一想到养活两个女儿的方式,强大的超能力在平凡的生活中只有偷鸡摸狗的作用,英雄的世界,已经再也没有NO.zero愚者了。

  下意识地摸摸口袋想要掏出香烟,却恍然意识到自己拿包廉价的河水香烟被晨曦连着他的校服烧光了。

  “我记得有个娃娃机能吊到香烟的...嗯,是这个。”

  拍拍玻璃,时诺一回过头来四处寻找起易拉罐来,眼角一瞥看到最后一个易拉罐被一个拿着编制口袋的婆婆捡起来丢了进去。

  “唉唉唉?!等等啊!”

  一阵惊叹传入了他的耳朵。

  “真的一只手?!卧槽!”

  “我擦!牛哔!飞哥你这招是怎么用的?!”

  “飞哥你这水平完全可以去参加世界大赛啊!”

  “能使用愚者打出普攻834连击,连超必杀都不用,你是上帝吗?!”

  “魔王不是不死不灭吗?!在残血的时候所有攻击都只强制扣除一丝血,随手一击就能秒杀,设定上只有终结技才能打败吧!”

  “用连击打出僵直魔王就不能还手了,虽然霸体状态下只掉一丝血,不过打出上千连击也能把魔王连死的!”

  “重点是只用一只手打啊!他的手速有多快!上帝!是上帝之手!”

  不知何时机厅的人多了起来,一群背着书包的男生围在一台对战游戏机前,坐在中央的正是萧飞那个小胖子。

  时诺一有些好奇地凑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自己,或者是说愚者状态的自己。

  此时的萧飞神采飞扬,一只手舞成连绵的闪电,另一只手踹在口袋里,屏幕中的愚者以灵动的身法踩破一道道凭空凝结的石台,甩开连绵不断的鞭腿抽在魔王的脸上,魔王竟然毫无还手之力,旁边的Hit1145的字样已经由鲜红化作纯黑,巨大的数字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屏幕,而且还在不断上升之中!

  时诺一摸摸下巴,脑海里恍然出现了魔王那张英俊无比的脸。

  “话说制作公司是不是对魔王辛洛达斯克有什么误解,怎么设定的这么丑?还有,这种连击真的会有效吗?”

  下意识地摸摸口袋,恍然想起自己现在的主要目标。

  “可恶,烟瘾犯了,脑子里所有念头都是抽烟啊!没易拉罐了,怎么个搞法的说?上帝啊,给我来根烟好吗?!”

  透明的自动门打开,几名翘课来打电动的高中生笑嘻嘻地走进机厅,时诺一也顺着门缝看到了机厅门外一名扎着帆布头巾的大汉蹲在马路边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脸上满是犹豫不决。

  下一刻时诺一就蹲在了大汉面前,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哥们儿,来根烟呗。”

  “噢噢,给。”

  “谢了哥们儿。”

  时诺一美滋滋地吸着香烟,感受着烟雾灼烧肺部的畅快感,过于发散的思维除了会让时诺一更加准确地分析战场构筑造物图以外,弊端便是让他经常陷入呆滞的思考状态。

  时诺一天生思维发散,精神丝一直在不断地扩散着,放在年幼时体现便是多动症,到了青年时便转化为阿尔兹海默综合征,简称为老年痴呆,只有烟草的刺激才会收缩他发散的思维收束,不过这又造成了时诺一香烟的依存症,如果没了香烟的刺激,时诺一很有可能从蚂蚁搬家这种小事慢慢想到宇宙生亡,一直发呆到天荒地老,愚者的称号正是因为时诺一经常这样在作战时溜号而得来的。

  扎着头巾的大汉好像也在想着心事,他低垂着脑袋,并没有太过注意身边的时诺一,地上满是弹落的烟头,可见他已经在此踟蹰不前很久了。

  感觉到脑子慢慢恢复清醒,时诺一忍不住问了一句:“哥们儿,有啥烦心事啊?不会是失业了吧?”

  大汉恍然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

  悠悠喷出一大口烟圈。

  “看你的年纪快三十了吧,失业没什么大不了的,跌倒了就爬起来呗。”

  大汉苦涩地摇了摇头。

  “爬不起来了。”

  “嘿,看来烦心事不止这一个,不会是离婚了吧。”

  大汉猛地抬起头来:“你认识我?!”

  “哈哈哈,这种事情很好猜啦,我看看啊,你不会是还欠着外债吧,一看就知道有了,对了,有孩子吗?”

  大汉沉默半晌点了点头:“有,法院判给我了,女儿,四岁,欠了别人一百五十万,除了这些我一无所有。”

  “女儿很可爱吧?”

  脸上露出一丝柔和之色,大汉缓缓说道:“我女儿很可爱,就像小天使一样,可惜...”

  时诺一有些讶然地看着大汉:“啧啧,这个剧情听着好耳熟啊...”

  “没什么,小兄弟,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感觉你经历过不少事呢?”

  “嘿,别提了,都过去了。”

  两人相视沉默都不再说话,只是任由烟雾袅袅。

  就在时诺一摁熄香烟准备回到机厅的时候,大汉忽然开口问道:“如果...如果我有能力扭转这一切的话...我可以为了我的小天使出卖一切吗?”

  时诺一微微一滞,脑海里忽然闪过当年公司破产云青青离开自己时留给他程程萌萌的那一幕,那一刻的他...走投无路,除了在极致悲愤中觉醒的造物法则外一无所有,他也因此踏上了英雄之路。

  “有能力未必是一件好事,你要做的是让自己不后悔,你还有女儿不是吗?你不算一无所有。”

  大汉怔了怔,缓缓蹲下身子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

  拎着三只公仔,时诺一走回机厅,正四处寻找易拉罐的时候萧飞忽然出现在他身后拍了他一把。

  “嘿!战友!”

  “说了别叫我战友,我...”

  白白胖胖的手掌递来一罐可乐。

  时诺一愣了愣,接过可乐拉开拉环,咕嘟嘟就是一大口。

  “谢了。”

  萧飞笑了笑,拉着时诺一跑到对战游戏机前哈哈大笑道:“来来来,战友,我们搓一盘。”

  “别,我跟你玩肯定输,别以为我刚才没看到,上帝之手,话说你打游戏很厉害嘛。”

  萧飞咧了咧嘴角,脸上露出一丝落寞:“厉害吗?可惜...我只能在虚拟的世界里与愚者大人并肩作战,我游戏玩得再好也不能行使正义呢,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继承师父的遗志...”

  时诺一翻起白眼。

  (老子才没死好吧,再说了,老子才不是你师父!)

  仿佛听见了时诺一的腹诽,萧飞回过头来看向时诺一嘿嘿一笑:“我依然相信师父没有死,他就在我身边注视着我呢,对了战友,你很特别你知道吗?”

  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很特别?”

  “对啊,每次我说我继承了师父的遗志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嘲笑我,只有你不一样。”

  “哪不一样?”

  “只有你脸上的表情好像认可了我说的话,我师父并没有死,他在注视着我。”

  (我凑!老子当然知道老子没死啊!话说老子现在就在瞪着你呢!)

  “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告诉你一切,我确实是师父认可的继承人!”

  (鬼才信啊!老子对你根本没有一丝印象好吗?!)

  萧飞喝了一大口可乐,脸上露出回忆之色:“你知道吗?愚者大人虽然是在去年的地狱通道事件才进入人们的视野,可是他在六年前就作为英雄行使正义了!”

  时诺一微微一怔,回忆忽然接上刚刚和大汉的对话,六年前正是自己公司破产欠下外债,与云青青离婚后走投无路,为了养女儿在某个人的指引下进入了英雄协会。

  萧飞的声音缓慢又坚定:“我很小就崇拜英雄漫画,我爸爸告诉我,英雄只存在在漫画里,现实世界是不存在的,随着年龄增长,我开始慢慢相信爸爸的说法,那一年我十一岁,和爸爸妈妈在东瀛旅行,那一天我们去了迪士尼乐园,我们本以为那只是一个寻常的鬼屋游戏,可是一个操持着电锯的怪人扑了上来,当着我的面削掉了爸爸的脑袋,我很害怕很害怕,那是我这辈子最无助的时候,妈妈抱住那个怪物的腿给了我逃跑的机会,我拼命跑拼命跑,就是跑不出去,我不断地哭,不断地喊,谁来救救我...然后,英雄真的出现了!”

  随着萧飞的描述,时诺一也回忆起了五年前的自己,那是一名号称梦魇庄园主的超能罪犯在东瀛迪士尼犯下的血案,自己和暴风火两人在英雄协会的号召下负责处理那起事件。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场内只活下了一个小男孩和那个男孩的妈妈,那个男孩的妈妈死死地抱住梦魇庄园主的大腿为男孩争取逃脱机会,身上满是伤痕。

  手背蓝光大作,自虚空中猛地抽出一把银光闪闪的散弹枪!

  瞬间造物法则!刑途散射!

  砰!

  枪口喷出火焰,一大簇硬币猛然喷出将梦魇庄园主打成了筛子,狠狠轰在墙壁之上!

  暴怒的时诺一以摧枯拉朽之势消灭了敌人,紧随其后的救援人员将那名伟大的母亲送到急救中心。

  暴风火蹲下身子看着那个满脸绝望缩在角落里的男孩。

  “老大,这个孩子...”

  时诺一点燃一根香烟,喷出一大口烟雾,轻轻蹲在嚎啕大哭男孩的面前。

  猛地一个耳光!

  “哭什么哭?!”

  男孩捂着自己的脸颊傻傻地看着时诺一,泪水含在眼眶里直打转。

  时诺一猛吸了一大口香烟:“懦夫!胆小鬼!除了逃跑你还会什么?你知不知道如果我们晚来一步你妈妈必死无疑?!”

  “可是我怕...我怕...爸爸,爸爸死了...”

  “怕是理由吗?!如果我们今天晚来一步,你一辈子都会为你今天退缩的这几步后悔!你父亲已经死了,只有你才能保护你妈妈,你在做什么?啊?回答我!”

  “我...我...我能做什么,我又没有能力,我又不是英雄...”

  时诺一阴沉着脸,喷出一大口烟雾。

  “没有能力又怎样?只要勇敢向前,抱着决意,你也可以成为英雄,我说的!”

  萧飞猛地站起身来大声喊了起来:“没有能力又怎样?只要勇敢向前,抱着决意,你也可以成为英雄,我说的!”

  一挥拳头,身影仿佛和当年的时诺一重叠。

  “英雄并不是指超凡的能力,英雄的存在本身就是在行使正确的事情,这就是正义!如果你还不知道英雄是什么?那就亲眼看着我,让我来教你什么是英雄!”

  时诺一傻傻地看着萧飞那平凡的脸,仿佛看到了光。

  “英雄...是存在的!”

  萧飞的脸上满是虔诚,从胸口摸出一枚被细绳串起的硬币轻轻吻在上面。

  “从那以后,师父就是我的信仰,我一直都在想尽办法搜集师父的情报,亲眼看着师父是如何撕裂黑暗为他人带来希望,看着他创立猎魔小队出现在重大事故中拯救他人,慢慢一步一步走上巅峰端坐在阿卡纳议会首席!这枚硬币就是师父和我的羁绊,在师父封印魔王后我便向着这枚硬币发誓!我,萧飞!一定会继承师父的遗志,成为真正的英雄!等到明天...我就有机会觉醒超能力,像师父一样为他人带来光明和希望了!所以!我绝不会再像当年那样退缩,我相信师父在看着我,看着我是怎样一步一步成为英雄的!”

  时诺一怔怔地看着萧飞的脸,视线不断地在他的眼睛和那枚硬币之间游移,过了良久才哼了一声。

  “无聊。”

  “啥?”

  “我说...无聊!”

  时诺一猛地拍开萧飞的手,神色癫狂地大喊了起来:“笑死人了!什么玩意没有能力又怎样?什么勇往直前抱着决意?!醒醒吧!愚者也有年轻的时候,年轻时候说过的话都是不用负责任的!”

  (能力...如果当年我的能力再强一点,轩仔就不会死啊!)

  “没有能力的人只能求救,根本没资格去救别人!救不了最想要保护的人算什么英雄?!”

  (英雄...我早就不想当了!我特么才不是英雄!)

  “什么狗屁正确的事情?连自己都养不活,正义就是笑话!”

  (对于我来说,正确的事情就是把程程萌萌养大啊!混蛋!老子只想成为普通的父亲!仅此而已!)

  猛地推开萧飞,抓起毛绒公仔大步跑出游戏厅,萧飞傻傻地看着时诺一远去的背影,探出的手仿佛想要抓回什么东西。

  蹲在门外抽着香烟的大汉看着时诺一大步跑出,轻轻摁熄烟头,自言自语道:“既然你离开了,我就要动手了...谢谢你的话,或许以后我会后悔吧...不过...我还是决定了!”

  迈开步子走进机厅,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通红脚印,隐隐有岩浆流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