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颤抖吧,安洛洛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711 2019.08.09 23:01

  金字塔外,

  削瘦的怪人冷钻伸出他那只锋锐如刀子的右手狠狠刺向苏烟雪的胸口!

  “安度因!”

  漫天棉絮飘洒,苏烟雪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一直忠诚护卫她的玩偶安度因死死地抱住冷钻的手,前胸到后背被那只苍白的手掌刺了个对穿!

  “吼!”

  安度因艰难地回过头来,对着苏烟雪眨了眨眼睛好像在与主人道别,挥爪割断连接两人的发丝,抱着冷钻猛地蹿向前方!

  发丝凌乱的苏烟雪含着眼泪,一把抱住哭叫的安洛洛急速后退,直到后背贴在一棵大树上才止住身形,身后传来蜘蛛海密密麻麻的爬行声,一只只野兽在惨嚎中被啃成白骨。

  从脖颈处抓住一只小蜘蛛一把碾死,苏烟雪回头望向黑压压的来路,再看看将安度因撕成碎片后款款走来的冷钻。

  没有援军,没有出口,最后的手段安度因也被撕碎!

  此为死境!

  冷钻也看出了苏烟雪和安洛洛的处境,杀意散去,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真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小妹妹,来吧,做个选择,是死在我的手上,还是被蜘蛛们啃成碎片?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死在我手上或许还算体面些,我的能力是穿透,只需要一下下,你们就死啦,不会有痛苦的...嘻嘻嘻嘻...”

  苏烟雪紧咬银牙,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断地看向被透明墙壁牢牢封死的金字塔。

  “你的能力是穿透的话,那个墙是什么东西?你是双能力者?”

  冷钻摇摇手指:“我当然不是双能力者,好了,别问了,聪明的小姑娘,此刻为死境,你没有任何机会,我可不是那种随便吐露情报的无脑反派。”

  苏烟雪吞吞口水,在这个危机关头,她的大脑疯狂地转动起来,号称大先知的命运之轮能够看到所有未来的片段,他一定注意到了眼前的绝境,既然徐想设计将她和安洛洛送到遗迹附近,并指明方向寻找时若轩,那么她们肯定有能力办到这件事,那么转机在什么地方?

  (既然还有另一个人布置了水晶墙,那么只要找到那个人才有生路!仙女雪绝不会死在这里!仙女雪还没谈过恋爱呢!时若轩,你这个魂淡!你要是真有能力解决这一切,你倒是出来啊!)

  苏烟雪越想越是头痛,据她所理解,时若轩只是个没干劲的家伙罢了,如果真有什么特殊的,就在于时若轩曾经说过自己能够使用空间法则召唤出愚者的影子,如果他真的可以召唤出愚者的影子,眼下所有的危机也算不上危机了吧...

  可是如何进入遗迹找到时若轩成为了苏烟雪眼下必须面对的难题,时间也不容许她继续细想下去了!

  小蜘蛛们已经爬到了苏烟雪的脚面,安洛洛惊叫着不断跺脚,哭声吵得苏烟雪心烦无比,一只小蜘蛛跳到苏烟雪白皙的大腿上,一阵刺痛传来,一小块皮肉就这样被撕下!

  安洛洛用力拍打着苏烟雪腿上的小蜘蛛,哭声响起:“苏烟雪我们怎么办啊?我好怕,我好怕,呜呜呜呜呜...”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天知道徐老师是什么意思...”

  苏烟雪下意识地看了安洛洛一眼,娇躯一震,连忙开口问道:“安洛洛,你的能力是什么?现在只有你能够救我们了!”

  安洛洛扁扁嘴巴,一边哭一边拍打着蹿来的小蜘蛛:“我,我的能力是恐惧能力,我能吸收别人的恐惧,呜呜呜...”

  苏烟雪眼睛一亮,她忽然想起了不久前发生在她家庄园的那一次猎英行动,她从女仆长那里得知最后打败落绝的好像就是恐惧!

  “恐惧?你能释放恐惧吗?”

  “我没试过,应该能的...只要我怕到极致,应该能够释放,可是,可是,我现在做不到...”

  苏烟雪抱住安洛洛的肩膀,一脸认真地看着安洛洛满是眼泪鼻涕的脸颊:“你必须做到!不然我们都会死!试试看!安洛洛!”

  安洛洛看着苏烟雪坚定的眼睛,咬咬牙齿点了点头:“好,我试试。”

  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安洛洛忽然哭出声来:“不行,做不到做不到!”

  “安洛洛!你好好想想,我们快要死了,我们就要被小蜘蛛吃掉了,吃成那种骨架,你不怕吗?”

  “怕,怕,洛洛怕...”

  “那你就把恐惧释放出来!快!没时间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做不到!”

  苏烟雪紧咬银牙,拉着安洛洛迅速跑向金字塔,冷钻抱着胳膊看着两名少女最后的挣扎,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脸上反而满是笑容,好像一定要等苏烟雪恳求他出手杀了自己才会动手,现在的他更享受少女们走投无路的窘迫。

  苏烟雪也知道,眼下的局面前后无路,跑向金字塔仅仅是拖延一点点死期罢了,可是她就是想试试,因为她完全地相信命运之轮,徐想安排安洛洛在她身边一定有他的意思,安洛洛绝对是解除眼前死境的唯一转机!

  一边奔跑苏烟雪一边鼓励着安洛洛:“洛洛,好好想想,我们会死的,会死的很惨,你不怕吗?”

  “怕...”

  “那就把恐惧释放出来!”

  “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安洛洛,你有重要的人吗?”

  俏脸染上一抹羞红。

  “你,你问这个干嘛?”

  “你想想,如果重要的人死掉...”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想那个!”

  “好,好,那你好好回想,你见过最可怕的景象是什么?”

  最可怕的景象...

  安洛洛的脑海里忽然掠过一片鲜红,叼着香烟套着一件宽大休闲西服的少年静静地站在尸山骨海上,看着天上的灾厄之痕伸出颤抖的手掌,天之痕的那边隐约一张熟悉的明媚笑脸...

  哥,我做到了...

  少年无力地跪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嚎叫响彻天际...

  安洛洛眉毛一挑,双手捂住太阳穴拼命地摇起小脑袋:“不!不要想!那个东西...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想那个!”

  悲伤,痛苦,绝望,随着眼泪爬满安洛洛的小脸,这一刻的安洛洛眼神空洞无比,好像失去了灵魂,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绝对不能呀...绝对绝对不能呀...”

  绝对不能承认那件事情,绝对不可以...最重要的人,绝不可以承认...如果承认我的光已经消失了...那么我的世界就只剩下黑暗了...

  看着安洛洛的双眼逐渐失去焦距,苏烟雪眉头一皱,她本以为安洛洛是怕死,但是她从安洛洛此时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能够判断出,安洛洛真正恐惧的并不是死亡,而是一种别的东西,或者说她一直在畏惧着看到一种特别的景象,而那种景象她好像已经看到过了...

  苏烟雪抱着安洛洛抵在水晶墙上,用力拍打着安洛洛的小脸:“醒醒!醒醒!安洛洛!别想了,别想那个了!”

  安洛洛茫然地抬起头来,大眼睛里再次噙满泪水,忽然不明不白地问了一句:“苏烟雪...时若轩,他还好吗?”

  苏烟雪没好气地回道:“好,好得很,他在这个遗迹里面别提多潇洒了!广寒队的月嫦可是咱神织校花,那个色胚没准都勾搭上人家了。”

  安洛洛扁扁嘴巴差点再哭出声来,跳到二女头顶的冷钻忽然嗤笑了一声:“嘿,都快死了还在讨论喜欢的男生吗?女孩子们真是奇怪的动物,快点选择吧,是被我直接杀掉还是被蜘蛛吃掉?嘻嘻嘻,现在你们必须求我,我才会大发慈悲地出手杀了你们噢。”

  安洛洛连忙躲到苏烟雪背后,警惕地看向冷钻,结结巴巴地回嘴道:“大坏蛋!时若轩可是很强的,他一定能打跑你!”

  冷钻冷冷一笑:“是吗?你真以为你喜欢的那个小男生能在里面潇洒快活?龙鬼和河吞早就潜入到遗迹里了,这叫瓮中捉鳖,谁也跑不了,龙鬼那个家伙可是最喜欢把长得好看的家伙做成丧尸,一会儿你要是看到变成丧尸的那个时若轩一定会很开心吧,哈哈哈哈,或者比起被蜘蛛吃掉你更希望被丧尸吃掉?”

  听到冷钻的恐吓,安洛洛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满脸,死死捂住耳朵大叫了起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没事,我会好好看着你们怎么死的。”

  冷钻笑了笑,轻轻一跃,修长的身形跳到高处,好像在寻找着最佳观赏点,好好看看两个美少女是如何被蜘蛛们啃噬成白骨的。

  看到冷钻离开,苏烟雪连忙拉住安洛洛:“安洛洛,现在你必须使用力量!来吧,看那个坏蛋,他长得那么丑,吓不吓人?”

  “吓...吓人。”

  “那你不怕?”

  “还,还行。”

  苏烟雪指着密密麻麻的蜘蛛海:“蜘蛛呢?怕不怕?”

  “还可以...”

  “那蟑螂?”

  “咦?哪有蟑螂?”

  “老鼠呢?!”

  “刚刚看到老鼠被蜘蛛吃掉了...”

  苏烟雪无奈地捂着脸瘫倒在地。

  “算了算了,死就死吧,可恶啊,可怜雪这么漂亮,连恋爱都没谈过就要死在这...”

  安洛洛抽着鼻子看向苏烟雪雪白的侧脸:“苏,苏烟雪,你这么漂亮,所有男生都给你送情书,他们都喜欢你,你,你...”

  “那些笨男生当然都喜欢仙女雪,仙女雪是最美的!”

  “那,那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苏烟雪扬起雪白的下巴骄傲地说道:“仙女雪是仙女啊!想要追仙女雪必须是天底下最棒的男人!”

  “最棒的男人?”

  “当然了,这世界上也只有NO.zero才有这个资格!”

  “啊,原来苏烟雪喜欢愚者大人呢...”

  “这世界上会有女孩子不喜欢愚者大人吗?”

  “那,那时若轩呢?”

  “噗,也就你把那个胆小鬼当个宝,送我我都不要!”

  “那,那就好~嘿嘿~”

  苏烟雪看着慢慢涌来的小蜘蛛,强自压下内心的恐惧回头看向安洛洛,虽然嘴上说着认命等死,但是苏烟雪是何等高傲的女孩,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苏烟雪屈服,连命运也不可以!

  她在等,她坚信当蜘蛛海爬到她们身边时安洛洛一定会释放出自己的力量让她们脱离险境,不到最后一刻她绝不会放弃!

  可是安洛洛的表情竟然慢慢归于平静,脸上还露出了笑容,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好像对这个话题很是感兴趣。

  在爱情和八卦面前死亡都没有威胁力了吗?!

  搞毛啊!?

  安洛洛眨着大眼睛,一副呆萌的样子神游天外:“喂喂,苏烟雪,你为什么喜欢愚者大人呢?”

  苏烟雪微微退后两步,看着漫山遍野的小蜘蛛掌心渗出汗水,随口回道:“因为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啊...”

  “就像现在?”

  “不,比现在还糟糕。”

  雪白的耳朵抖了抖,安洛洛小心翼翼地看向苏烟雪的侧脸,略有紧张地问道:“那,那前两天超能实践课上,那个救了你的男生...你有什么感觉?我,我听说,你好像喜欢那个男生...”

  脑海里忽然回想起那个有着爽朗笑容的男人,苏烟雪不由得有些恍惚,俏脸染上一丝晕红,良久才哼了一声:“他呀?他...要是追仙女雪的话...勉强给个机会吧...”

  安洛洛紧张地看着苏烟雪,小脸上写满了沮丧,喃喃自语道:“唔,是这样啊...也是呢,如果在最害怕的时候有个男生出现在身边,理所当然会喜欢他了...对了,苏烟雪,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那天我看到了,时若轩他就是...”

  紧张地注视着蔓延而来的小蜘蛛,苏烟雪打断安洛洛随口说道:“你最害怕的时候时若轩出现了,然后你理所当然地喜欢他了?”

  安洛洛娇躯一震,从脖颈处升起一片晕红布满了小脸:“没,没,没...就是,就是,就是...可怕的大坏蛋欺负我,所以,所以...唔...”

  小蜘蛛很快蔓延到金字塔下,苏烟雪咬咬牙拉起安洛洛的小手,沿着金字塔底座跑动起来,一边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我好像听说过,你在火烈的时候总被潘宇星那几个家伙欺负,还被他起了外号叫受气包是吧?”

  “才,才没有!没有!才不是受气包...唔...明明,明明就是潘宇星他很可怕...”

  苏烟雪拉着安洛洛加快步伐,头发一甩搭在金字塔的砖石上,带动着两女一个提跃跳上台阶,地上的蜘蛛汇成一道海洋缓缓堆积以丝毫不慢的速度淹没了金字塔底座,苏烟雪连忙甩起头发再攀登了一阶。

  冷钻抱着胳膊站在金字塔顶端玩味地看着两女,身后一名娇小的少女坐在一旁自由自在地甩着白晃晃的美腿笑嘻嘻地说道:“喂喂,冷钻你还真是恶趣味啊,她们不求你你就不杀她们吗?早点帮助她们解脱嘛!”

  冷钻邪笑道:“水晶清,这你就不懂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就是人性,矛盾又复杂,我跟你打赌最后等她们绝望的时候一定会跪着求我杀了她们的~”

  名为水晶清的少女拄着雪白的下巴,嘴角一咧露出两颗小虎牙:“你就不怕她们找到我,把水晶墙破掉?”

  冷钻嘿嘿笑道:“作为组织里拥有造物法则30%的绝对防御,连头儿都没法子伤到你,这两个小丫头根本不可能好吗?”

  水晶清拍拍小手得意地笑了笑:“那当然,没人能突破本姑娘的绝对防御!你的穿透也不行!对了,冷钻,好像有有趣的家伙出现了,这两个女生并不是唯一没有进入遗迹的小可怜呢~”

  冷钻顺着水晶清的手指望向金字塔背面,四个大呼小叫的人影拼命攀爬着金字塔,有个倒霉蛋被半截狼头咬着屁股,另三个人扛着他边跑边嚎。

  “嘿,落绝也有计算失误的时候啊,这四个家伙真是有够笨的,这么长时间都没进入遗迹,绝对是差生无疑了。”

  水晶清捂着小嘴嘻嘻笑道:“或许这四个家伙只是白痴加路痴嘛,神织可不是谁都能进入的,他们肯定有着非凡的潜力。”

  冷钻邪笑道:“再有潜力,不还是注定了被我们扼杀吗?”

  水晶清打了个响指娇笑道:“好了,游戏结束了,别让他们上来了。”

  透明的水晶墙随着少女的响指缓缓浮现,挡住了苏烟雪和那四个学生攀爬的道路,苏烟雪狠狠敲了敲头顶暗骂了一句该死,拉着安洛洛慌不择路地绕着台阶奔跑起来,密密麻麻的蜘蛛涌上台阶,汇成一股黑色浪潮凶狠地冲向两女!

  苏烟雪使足了力气玩命奔跑着,大声喊了起来:“安洛洛!你再不害怕我们两个就此玩完!这情况我都怕了!!!你快给吓尿雪怕一个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

  少女的哭声钻入苏烟雪的耳朵,苏烟雪也再无法保持镇静,蜘蛛已经淹没了她的脚背,再过不久两人就会被彻底吞噬!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真正的死境近在眼前!

  一连串的脚步声伴随着几声咒骂越来越近,苏烟雪却根本没心思注意到这些奇怪的声音,她的脑海已经被步步紧逼的死亡填充,只当发生在台阶另一侧的脚步声是死神袭来的幻听!

  蜘蛛越来越多,前方已经没有路了!

  苏烟雪紧紧闭上眼睛,嚎叫着冲向拐角,就在这个时候,四个狼狈的人影连滚带爬地拐了过来,满脸狰狞的潘宇星那如同尖叫鸡一般的招牌叫声响彻天际:“唉我凑!这特么还是考试吗?!不就是没按时进入遗迹,尼玛至于吗?!”

  看着满脸是血,屁股上还挂着半截狼头的潘宇星忽然出现在面前,被苏烟雪拉住的安洛洛娇躯一震,眼睛越睁越大,猛地挣开苏烟雪的小手蹲下身子捂住脑袋惨呼出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打我别打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空气一滞,黑色的冲击波自少女的娇躯疯狂扩散而出,密密麻麻的蜘蛛海汇成的浪潮就这样悬停在二女头顶。

  咔嚓!

  水晶破碎的清脆声音随之响起。

  下一刻,金字塔塔尖传来一个少女凄厉的叫喊,冷钻那削瘦的身子从金字塔塔顶掉落。

  来不及停下身形的苏烟雪一个趔趄和跑在前面的哲明撞在一起,娇躯如同落叶一般被甩下台阶,蜘蛛汇成的浪潮无力地砸下,小蜘蛛们颤抖着翻过身来,八足抖动着渐渐失去生命特征。

  阿凯和小南紧紧抱在一起,身下一大滩金黄色的尿渍,潘宇星抖着两条细腿颤颤巍巍地走到跪坐在地的安洛洛面前,一个暴栗砸在少女的头上。

  “唔,疼!”

  “受气包!你特么胆肥了!敢吓老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安洛洛捂着脑门呜呜呜直哭,娇小的身子抖成筛糠拼命地想远离可怕的潘宇星,坠落下台阶的苏烟雪从恐惧中恢复意识,连忙甩开头发搭在台阶上阻住了下坠的趋势,看着忽然跃入眼前的遗迹入口眼睛一亮。

  水晶墙...

  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