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愚者意味着什么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5484 2019.07.16 20:07

  如果说愚者的名字是勇气,是希望,是永不退色的信仰,那么对于处于世界阴暗处的罪人来说,这个名字则是灾祸,是恐惧,是绝对不可触犯的禁忌!

  仅仅是一个声音,一只由泥土造就的大手,所有人的眼里便再无退缩!

  “愚者!”

  “愚者!”

  “愚者!”

  整齐的欢呼声传遍天际,那在死亡压力之下熄却的勇敢重新点燃!

  因为所有人都相信,那个男人在注视着他们!

  当人们陷入绝望边缘的时候,总会有光降临世界,所有的阴翳终将会被驱散,那就是猎魔之影,正义与英雄绝不会迟到!

  他从不失言,因为他是...

  时诺一!

  而对于李文杰三人来说,莫大的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头,就连漆黑的天幕都好像变成了那个如神明一般伟岸的男人的瞳孔!

  “落绝,我们...逃吧!”

  灾忌的眼里再无疯狂,冥惑抓住灾忌的衣角不停颤抖,而挟持着萧飞的李文杰也再不像之前一样肆无忌惮,只是用那双惊恐的双眼死死盯着苏樱兮的房间,但是根本不敢上前探询!

  那个男人所带来的恐惧如同他的威名一般深入人心,任何人只要看到过一年前龙城地狱通道一战的直播,那么就一定会为这个男人疯狂!

  蓝色光幕覆盖整个地球,弹指间创造世界,那个男人的意志君临于苍天之上,以日月为眸俯瞰苍生,那是任何人都不敢触犯的神明!

  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他无所不能,因为他就是绝对的造物主,以造物法则突破超凡领域49%达到神之领域的第一英雄,时诺一!

  因此他的陨落也为世人质疑,这样的人物就连地狱都困不住他,如果他想的话,或许有一天他会打穿地狱重临人间!

  “即便是0.0001%的可能才能造就的奇迹,他也能用造物法则...造给你看!”

  晨曦直起娇小的身体,一双噙满泪水的大眼燃起熊熊烈火,从这一刻起,她亦不再退缩!

  太阳之火席卷全身,曙光公主一脚踏碎大地,身形如同燃烧的匹练狠狠冲向大蜘蛛!

  “变化法则17%!终极曙光!”

  炎浪在空中烧成一条直线,就像一道撕裂天地的利剑,又像是一道怒吼的激光炮,空气仿佛都在沸腾的烈焰下点燃!拦在小太阳身前的灾忌分身纷纷发出惊怒的咆哮烧成了火把,却根本无法阻挡势如破竹的曙光公主!

  冥惑发出一声惊呼,连忙驱策着大蜘蛛挡在自己面前,疯狂地灌入自己的力量。

  “生命法则17%!无限增殖!”

  蜘蛛腹下喷出大片的白色虫卵,无数小蜘蛛迅速钻出汇成一道铺天盖地的黑色浪潮狠狠拍向晨曦!

  娇小的身子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金色光芒,胸口的绷带渗出大片大片的血迹,猛地一抬双手!

  “变化法则20%!终极阳光烈焰!太阳.君临大地!”

  金色的炎浪逆冲而起,以晨曦为中心,一大团炽热的金色光团缓缓从大地钻出与黑色的浪潮抵在一起!

  这就是曙光公主最强的成名绝招,曾经烧死无数邪魔的终极阳光烈焰!

  无数小蜘蛛在阳光之下烧成灰烬,铺天盖地的阴影终挡不住缓缓升起的太阳,因为曙光驱散黑暗乃是天经地义!

  感受着沸腾的炎浪冥惑发出疯狂又凄厉的尖叫:“不可能!你怎么还能用出终极阳光烈焰!?你的身体不可能撑住!”

  晨曦喷出一大口燃烧的鲜血,双马尾飘荡在烈阳中心,双手擎天,一双大眼里满是坚定:“我是不是说过...有人造出了奇迹!起!”

  巨大的太阳钻出大地,晨曦娇小的身体缓缓升起,黑色的浪潮再无法遮住天地,天空迎来了久违的光明!

  冥惑疯狂地灌输着力量,坐下的大蜘蛛发出痛苦的吼叫,即便是来自地狱的地狱魔蛛也挡不住这样恐怖的力量,身子迅速干瘪起来,冥惑猛地抬起头大喊了起来:“落绝!你个王八蛋!快点想办法,老娘要死了!”

  李文杰死死地盯着小兮的房间,咬咬牙一把抓住萧飞的脖颈!

  “可笑!一个死人而已!愚者,有种你出来啊!证明给我看!你还存在着!有种就从地狱中爬出来弄死我啊!来啊!我这就杀了这个世界的新希望,有本事来阻止我啊!”

  晨曦身子一震,扭过头来看向李文杰,力量输出为之一断,铺天盖地的蜘蛛浪潮迅速淹没太阳,巨大的光团就好像接触不良的电灯泡一样忽明忽闪了起来,抓到机会的冥惑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愚者早就死了,刚刚都是假的!有种就爬出地狱来杀我们啊!我这就把所有人杀光!孩子们给我上!”

  无数小蜘蛛越过被压制的晨曦如潮水一般涌向人群,人们发出绝望的惊呼眼睁睁地看着蜘蛛海扑面而来,将昏迷的澄澄和萌萌交给自己的两个闺蜜,慕容小小神色一凛,双腿瞬间笼上金色缎带。

  “长生法则5%!帝皇龙甲不死身!”

  飞身而起就要冲进蜘蛛海,一只大手一把抓住慕容小小的雪足将她狠狠甩了回去,正是灾忌的本体!

  “你的对手是我,所有人都要死!”

  看着蜘蛛海冲向人群,慕容小小哪里愿意跟灾忌废话半句,一甩长腿就砸向了灾忌的脑袋,灾忌一巴掌拍下,和慕容小小缠斗在一起。

  “你以为老子现在虚弱状态你就能赢得过老子吗?长生法则9%!邪眼!”

  匆匆避过石化光线,慕容小小的脸上满是焦急,蜘蛛海已经逼近了人群,除了她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这一切!

  “愚者大人在看着我们,你们是绝对没办法赢的!长生法则6%!!”

  灾忌硬吃了慕容小小一脚,哈哈大笑出声:“那就让那个死鬼再现一次啊!让他来杀我!他已经死了!充其量就是一个幽灵!他除了能看以外,还能做什么?!”

  眼前的局势越来越明朗,重伤的晨曦被冥惑压制,慕容小小被灾忌缠住,最后一个超能者萧飞被李文杰提在手上,而愚者却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刚刚的大手仅仅是幻象一般。

  李文杰忍不住哈哈狂笑出声:“看吧看吧!愚者!你在听着吗?你已经死了,你不过就是一个幽灵,你能做什么?你死了以后,阿卡纳议会已经软弱到这个程度了,英雄?根本不存在!如果你看着的话,你就好好看着!我们的耳光是怎么狠狠扇在所谓英雄的脸上...”

  啪!

  一个虚弱的巴掌狠狠扇在李文杰的脸上打断了他的话,李文杰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的萧飞,任他如何想破天都想不到这个小命掌握在自己手上的人会挥出这一掌!

  反手拗断萧飞的胳膊,李文杰满脸疯狂:“你这个家伙竟然敢扇我?!别以为你是世界的新希望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萧飞强忍着痛苦大喊出声:“别以为你堕入黑暗就可以肆无忌惮!愚者在看着你!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英雄送进监狱!”

  一把抓住萧飞的下巴,李文杰冷笑道:“英雄?你在说你吗?现在的你能做什么?被封住力量的你连废物都不如!你以为你能阻止我?没有力量怎么可能是英雄?”

  “没有力量...在今天之前我也没有力量,可是我知道,我就是英雄!因为愚者告诉过我,没有能力又怎样?只要勇敢向前,抱着决意,你也可以成为英雄,我说的!”

  看着萧飞坚定的眼神,李文杰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又是愚者,又是愚者,你的信念也是来自于愚者吗?那我就粉碎你的信念!来,看看,愚者正看着你呢,来证明你继承了他的英雄之道啊!”

  抛起萧飞的身体,一拳打在萧飞的脸上,趁着萧飞的身体自由坠落,穿梭空间从下往上一脚踹向萧飞的肚子,飘在半空中的李文杰疯狂蹂躏着毫无还手之力的萧飞,大片大片的鲜血从萧飞的嘴里喷出洒落就像雨点一般。

  萧飞却依然腆着惨兮兮的脸,挥出软绵绵的拳头砸向李文杰的胸膛,李文杰一脚踹起萧飞,再次瞬移到萧飞身下一耳光打在萧飞脸上。

  “哈哈哈,你能做什么,只要我停手你就会摔下去摔死,连自己的命都无法掌握,还想做什么英雄?感受到无力感了吗?你的愚者在哪里?让那个鬼魂来救你啊!”

  毫无还手之力的萧飞眼神一凛,身子猛地一扭,一拳砸在李文杰的脸上:“我...不需要愚者来救!因为我就是愚者!”

  李文杰狂怒出声,一拳砸进萧飞的胸膛,反手扼住萧飞的脖子将他高高举起:“你以为你是愚者吗?愚者是最强英雄的称号,何谓最强?这个英雄的时代,只有力量,只有法则才是唯一的真理!没有十三法则的你现在就是一团垃圾!”

  萧飞咳出一大口鲜血:“你知道第十四条法则吗?”

  鲜血洒落,滴在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满脸泪水的楚星肃脸上,身子猛地一震,萧飞的声音钻入他的耳朵无比清晰。

  “第十四条法则不是什么金钱,而是勇敢的心,这是愚者告诉我的,这才是愚者,这才是英雄...”

  从被迫参与到死亡游戏中开始,楚星肃就陷入了恐慌,见识到真实的罪恶他这才意识到他自以为了不起的愚者光环都是架构在电影中的虚拟世界中由电影特效和威亚搭建的。

  为了演好愚者这个角色,他努力地攻读剧本,了解愚者的所作所为,花大价钱购买劣化版刑途散射,甚至去整容来修正他脸上和时诺一唯一有些出入的鼻子。

  曾几何时,他以为他就是愚者,他就是最强的英雄,NO.zero,可是当灾难真的降临时,他却只像个可怜虫一样缩在人群之中,偏偏他最看不起的穷光蛋萧飞跳出来拼尽全力去拯救他人。

  “你不是愚者,愚者只有一个。”

  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楚星肃胸口,压得他喘不出气。

  原来,我一直都只是cosplay吗?

  英雄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

  我还缺什么?

  看着努力抗击着黑色浪潮胸口渗出大片鲜血的晨曦,看着被奄奄一息的萧飞,楚星肃死死捏紧了拳头。

  曙光公主,还有那个萧飞,为什么他们能如此拼命?

  为什么他们是英雄,而我不是?

  他们到底有什么,我却没有?!

  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萧飞抬起被鲜血糊住的眼睑看向李文杰:“你只知道愚者站在最巅峰的样子,你可曾真的了解过愚者的过往?当他还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他就可以勇敢地去挑战凶兽,正是他的这份勇敢的心才让绝望骨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英雄的未来!所以...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履行愚者的意志,生如英雄,死为鬼雄!愚者的意志由我来继承!”

  好像一道闪电照亮了楚星肃浑浑噩噩的大脑,他的脑海从未如此清晰过,尖叫,杀戮,恐慌一瞬间从他的世界消失,只剩下那把别墅正门口的刑途散射!

  “啊!!!”

  涕泪横流,手脚并用如同一条疯狗一般冲出,躲过扑来的小蜘蛛一把抓住那柄黑漆漆的刑途散射,就好像抓住了根。

  原来那个落绝想要摧毁的东西,就是英雄最根本的东西,也是他们这些罪人最恐惧的东西。

  这个东西,就是信仰,愚者的名字并不是指代那个人,而是那个人代表的名为英雄的信仰!

  “李!文!杰!”

  怒吼响彻天地,所有人顺着声音望向涕泪横流的楚星肃,正在蹂躏萧飞的李文杰也下意识地看了过来。

  与此同时,浑身颤抖的时诺一终于缓过劲来,咬紧牙关挣开女仆长的怀抱,脑门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怎么办?这都吓不到他们吗?我该怎么做,如果安洛洛在就好了!不行,就算她在这也对她太残忍了!)

  安洛洛...

  时诺一永远忘不了安洛洛接触到他的眼神吸收他的恐惧的那一幕,那个可怜的少女在看到时诺一的内心世界后口吐白沫精神失常,现在依然躺在医院里不知道情况如何。

  愚者是世界上最强的人,能够困扰愚者的恐惧自然是终极恐惧,是任何人都没资格承载的!

  恐惧?!

  时诺一神色一凛,脑海里拼命回忆起安洛洛使用罪恶法则.恐惧吸收的样子。

  (如果想法可行的话,那么...)

  弹出命运圣十字拍进右手手背。

  “融合造物法则!意识融合!”

  楚星肃仰着满是眼泪的脸大声喊道:“听我说!愚者,从未离去!”

  猛地抬起黑洞洞的枪口,将一枚硬币插入弹夹。

  刑途散射!

  李文杰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cosplay的白痴,你也求速死吗?”

  轻轻抬起手就要打出响指来灭杀楚星肃,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楚星肃的方向传来,李文杰下意识地抬起头正好看向二楼那间空荡荡的房间。

  时诺一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捕捉到李文杰的目光,视线交互,一道无形的连线!

  李文杰心里忽然传来一丝凉意,就好像被整个世界排挤,无数利刃包裹了他的全身,杀机乍现,那个空荡荡的房间好像化作一只蛮兽的血腥巨口,隐隐传来腥臭之气!

  虽然眼前没有那个男人的影子,不过李文杰能够清楚地感知到有人在注视着他,那是神明的眼神!

  时诺一冷冷地透过结界直视着李文杰,额头缓缓滴下一滴汗水。

  (既然他看不到我,那就用这个方法震慑,现在的我根本不能正面战斗,赌一把!)

  长吸一口气,轻轻闭上眼睛,不再去刻意压制内心的恐惧,拼命唤醒内心那片血腥的战场,随即再次猛然睁开。

  历经尸山骨海,曾与魔王放手一战的影像顺着视线逆冲而上钻进李文杰的脑海!

  愚者的恐惧,终极的恐惧!

  伴随着怒吼,楚星肃扣动扳机!

  “我就是愚者,时诺一!”

  李文杰脸色大变,连手里的萧飞都顾不上,迅速张开空间黑洞钻了进去,随即出现在了冥惑的身边,蹬蹬蹬倒退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枚硬币斜斜地插在他的胸膛之上!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愚者!愚者!不,是鬼,是鬼!附身了?!他附身了?!”

  房间里的时诺一也并不好受,在唤醒自己的恐惧后整个人便瘫倒在了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李文杰想要从蜘蛛的背上爬起却脚底一个趔趄,狼狈无比地爬起身来,脸上哪里还有癫狂的笑容?刚刚他施加在晨曦身上的绝望此刻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挣开陷入呆滞的灾忌,慕容小小飞身而起接下已经虚弱到极点的萧飞,回头看向浑身发抖的李文杰。

  “他怎么了?刚刚那个...他怎么没躲过去?!他不是有空间法则吗?”

  龙叔大声喊了起来:“是真的刑途散射!是刑途散射的必中!愚者大人出现了!”

  人们的欢呼如同海浪一般涌起。

  “愚者!”

  “愚者在注视着我们!”

  “他在保护我们!”

  看到萧飞无恙,晨曦猛地仰起头来,金色的烈焰熊熊燃起倒卷而上!

  “伏诛吧!猎英!”

  太阳之火迅速淹过小蜘蛛,大片大片灰烬洒落,冥惑发出凄厉的尖叫:“我撑不住了!”

  虚弱的灾忌本体跳回到蜘蛛背上看向李文杰:“我们失败了吗?”

  李文杰捂着脑袋面色狰狞无比:“我们走,这一次虽然失败了,不过我们还有机会!”

  一个响指,黑洞出现在大蜘蛛身下,连带着李文杰三人和大蜘蛛迅速消失其中,金色的太阳烈焰扑来将最后的小蜘蛛全部烧成灰烬。

  晨曦化作流光出现在黑洞消失的位置,狠狠一锤地面:“草,竟然让他们给跑了!”

  看着漫天余烬,楚星肃跪倒在地,以龙叔为首的人们疯狂地冲向楚星肃将他包围在内,闪光灯啪啪作响,敬业的记者们浑然忘却刚刚的生死危机,七嘴八舌地问起了问题。

  “楚先生,刚刚那一枪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李文杰为什么要喊愚者?”

  “愚者大人真的附身到你身上了吗?”

  将晕倒的萧飞放在地上,站在人群之外的慕容小小轻轻抬起头,目光看向空荡荡的房间喃喃自语道:“结界是吗?那是小兮的房间,时若轩应该掉进了里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