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继承NO.zero的意志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734 2019.06.19 20:47

  午休过后,神织高中下午的课程只剩下了两堂,再往后便是贵族中学特有的社团活动时间了。

  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们在校园的各个位置摆放了招新摊位,无比热情地招徕着新生入团,毕竟这一届的新生是阿卡纳议会特别指定的超能新生,每一名都有可能先于他人觉醒超能力,换句话说,这些新生全部都是英雄的种子,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诞生像时诺一一样供世人景仰的超级英雄,学长学姐们没有那么好运接受英雄们的直接授课,但是他们也不会承担着被退学的风险,对于他们来说,多了解一些超能启发课或许就能够让他们在新时代的来临前争取到一席之地,近水楼台先得月,就算是不能走在最前列,也可以走在第二排。

  整个神织充满着青春朝气,沸沸扬扬的嘈杂声混合着女生们银玲般的欢声笑语,高中本就是一个人最美好的时光,每一名少男少女都肆意地享受着这段青葱岁月。

  一个与青春格格不入的人影慢悠悠走出大楼。

  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T恤,下身是一件皱皱的军绿色短裤,踩着人字拖,揉着乱蓬蓬的头发,时诺一懒懒地打了个呵欠。

  这身不合体的衣服是徐老师借给他的,毕竟时诺一的制服在中午的时候便被曙光公主晨曦大小姐烧成了飞灰,所以我们的前NO.zero愚者大人要时不时注意一下宽大的短裤不会掉下来。

  远远看到光彩照人的苏烟雪被一大群穿着制服的学生包围,红色马尾上绑着的小熊局促不安地跳来跳去,时诺一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无聊。”

  反手背过手提包,迈出大叔独有的螃蟹步佝偻着身子晃晃悠悠地穿过人群。

  或许是时诺一的打扮过于休闲,没人认为时诺一是大一的新生,也自然没有那些热情地过分的学长学姐拦住时诺一的脚步拉他入社,不过这也正中了时诺一的下怀:

  一个十六岁的单身奶爸哪里有时间跟这些心智还不成熟的小崽子过家家?

  还得赚钱养家,接女儿放学,去超市买菜,准备晚餐...

  当然,还有做作业。

  行走在青春洋溢的校园之中,孤零零的时诺一仿佛与身边的一切格格不入,所有人都没认出他,把他当做路边的浮尘,视其为蒲草,不过这种感觉也是时诺一享受的,毕竟他已经过惯了那种举世瞩目的日子,卑微如尘埃的生活更符合他此时此刻的心境。

  不过,所有的事情不会随着时诺一的想法发展,麻烦总会自己找上门来。

  刚走出校门,潘宇星领着三个男生拦住了时诺一的脚步,一把抓住时诺一的衣领:“时若轩,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愚弄老子!”

  撇撇嘴巴,翻着死鱼眼,擦干喷在脸上的唾沫星子。

  “怎么了?我不是给你钱了吗?”

  “这就是你的钱!?”

  潘宇星将一叠白纸甩在地上,气冲冲地指着时诺一的鼻子:“你用了什么手段我不知道,但是你看好了!你的这些破玩意害得老子出了个大糗!”

  将头发上翘起的呆毛抚平,时诺一想起下午体育课的时候潘宇星捂着鼓鼓的腰包牛哔哄哄地大喊:“亲爱的同学们!今天鄙人自掏腰包请大家喝汽水,大家不用客气!每个人都有!放心,鄙人有钱!钞票大大的有!”

  这个钱自然就是时诺一早上用造物法则造出来的。

  造物法则,十三法则之一,理论上可以造出这世界上任何的东西,但是那只是理论,造物法则的使用条件极其苛刻,第一必须要理解所造之物所有细微的组成,也就是说要掌握物品的创造图纸,第二则是要拥有相应的材料,就好比蛋糕是由奶油和面粉制作,水的基本构成是氢元素和氧元素,第三则是需要特殊的黏合材料来将基本材料组合在一起,此为三元造物法则。

  在三元造物守则的限制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使用造物法则制造万物,但是时诺一是唯一一个例外!

  超强感知能够帮助时诺一瞬间理解万物的构成,脑中自然生成造物图纸!

  超强感知也可以帮助时诺一根据周边环境提取到相应的元素,能够将元素聚合提炼在一起成为造物材料!

  而时间法则能够使得时诺一从时间缝隙中截取时之砂,时之砂具有超强的兼容性,完全可以黏合一切物质!

  这便是属于NO.zero愚者的特殊能力:瞬间造物法则!

  之所以取名为瞬间造物法则原因在于时之砂本质上是不断销蚀流逝的未知之物,时诺一必须使用自身的超能来维持时之砂的黏合形态,他的造物持续极限则是三分三十三秒,换句话说,时诺一可以依靠造物法则制造万物,如果他的思维能够无限放大分析全世界的环境,而且有足够的材料的话他甚至能够凭空制造一个世界,只是这个世界仅仅有着三分三十三秒的寿命而已,此即为NO.zero,最强英雄愚者的能力:瞬间造物法则,它的另一个官方名字:

  瞬神界一。

  即为在界定之内,一瞬为神!

  当然,任凭瞬神界一再神奇再强大,它也要遵循时之砂的界定,大到一个世界,毁天灭地的神器,小到一颗糖,一个鸡蛋,全部造物最多只能维持三分三十三秒,交给潘宇星的“保护费“当然也只能维持三分三十三秒,一旦超过界定,自然会变回原本的样子:一叠从对不起少女的桌上随便抓起的白纸。

  原本时诺一只是想随便捉弄一下潘宇星,以他瞬神界一的能力有无数办法让潘宇星狼狈无比,可是偏偏当时晨曦出现在教室后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为了不暴露身份,时诺一只好偷偷地发动瞬间造物法则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造出一叠钞票来抵消晨曦的疑虑,他也没有多想这件事会造成什么后果,谁知道偏偏潘宇星自以为有了一笔大收入,在体育课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装了个大哔,破了个财。

  当然这不是潘宇星最恨时诺一的地方,他最恨的是时诺一这个穷货在听到有免费的冰淇淋吃后,一个人吃了半冰柜的冰淇淋,生生将潘宇星吃到破产,潘宇星在发现兜里的白纸后越想越气,当然要找时诺一的麻烦。

  一想到自己攒了三个月用来购买超级英雄限定周边的钱大半进了眼前这个混蛋的肚子,潘宇星就恨不得把时诺一给生撕了,再一看到时诺一满不在乎的脸和懒洋洋的死鱼眼,心里的暴怒越发控制不住。

  “时若轩!你个扑街仔!你敢戏弄老子?!”

  “住手!”

  一只手掌猛地从时诺一的背后伸出,一把拍下了潘宇星的手掌!

  小胖子萧飞竖着眉毛,挡在了时诺一的面前。

  “愚者大人曾说过!欺负弱小非正义之举!潘宇星你想干什么?”

  “萧飞?!这是我们两人的恩怨,干你屁事?!”

  萧飞咧了咧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齿,在太阳的反射下精光一闪,比出了一个大拇指:“愚者大人曾经说过!英雄,就是不能放任眼前的任何不公!天下人管天下事,此事我当然要管!”

  时诺一傻傻地看着眼前的胖子。

  (我说过那些话吗?我特么怎么不知道?!!)

  小胖子撩开袖子,比了比满是赘肉的胳膊,看起来是想秀一下肱二头肌,摆出好几个极其骚包的造型,嘴里骚话不停:“我站在这里,心中藏着远方,眼里满是正义,只要有我的地方,就不会有人遭受苦难!因为我是...”

  猛地仰起脸来!

  “正义的伙伴!”

  萧飞如同杀猪一般大声呼号:“时若轩!快走!这里交给我就好!我绝不会背弃我们之间男人的承诺的!”

  “老子什么时候跟你有过承诺了?!!”

  时诺一挠挠脑袋,只感觉有些什么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小胖子嗷嗷大喊道:“我绝不会让你们欺负时若轩的!”

  小胖子的话给潘宇星提了个醒,他恶狠狠地看着傻乎乎地时诺一,嗷地大喊了一声:“别让时若轩跑了!”

  时诺一翻翻死鱼眼:“话说我没想跑...”

  徐老师一边扶着眼镜一边走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徐老师走来,潘宇星连忙拉住身边的三个男生:“没干嘛徐老师,就是联络联络感情。”

  “最好是这样,神织高中可不像以前你们在火烈,要注意团结。”

  “是是是,一定团结,我们走了。”

  看着潘宇星三人离去,小胖子萧飞转过身来对着徐老师身边的对不起少女一笑:“谢了,安洛洛同学。”

  回过头来对着时诺一比了个大拇指,一口白牙反射阳光:“时若轩!我们胜利了!这是男子汉的胜利!这一条硬汉的道路,我们必将慷慨前行!我实现了我们的承诺!”

  “喂!老子根本没有过什么承诺好吧!”

  徐老师交代了两句便回办公室去了,毕竟作为班主任他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对不起少女安洛洛也跑去参加社团活动了,时诺一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了,随便找个机会便溜出了学校直奔育红小学,毕竟他是个两个女儿的老爸,接女儿放学本来就是他的责任。

  看看手表,距离女儿放学还有一个小时,时诺一扭头便钻进了育红小学旁小巷子里,穿过七扭八拐的小道来到一个新的街口,一个挂着五彩灯牌的街机厅出现在了时诺一的面前。

  身后的马路上过往车辆穿梭如雨,时诺一看着橱窗上贴着的巨大海报,忍不住老脸一红。

  “阿卡纳超能大乱斗第二部震撼上市!解锁隐藏人物NO.Zero!继承愚者大人的意志,和时诺一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吧!”

  鲜红热血的汉字下,穿着时间神威灵具三十瞬一的愚者时诺一形象比出大拇指,露出满口雪亮的白牙,身后则是严阵以待的77名英雄。

  (这特么是去年打穿地狱通道后接的广告代言吧,当时做出这个造型现在看来羞耻到爆表啊!话说老子名义上已经死了,这笔代言费特么打给谁了啊?!能不能给老子补上钱,老子穷的要吃土了!)

  “嘿!时若轩!你怎么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胖胖的手掌拍在时诺一的肩头上,扭过头来,正是鼻青脸肿的萧飞。

  (凑!阴魂不散啊!哪凉快哪玩去好吗?!老子跟你熟吗?求求你找别人玩英雄游戏好吗?!)

  “你也来打游戏吗?也是,今天可是阿卡纳超能大乱斗第二部上市的日子呢!一会儿搓一盘呀?”

  萧飞揉揉鼻子,满脸憧憬地仰起头来看向橱窗上的广告:“愚者大人...还是那么帅气,那么有型呢!愚者大人!今天徒儿也行使正义之举了!绝对没给你丢脸!”

  时诺一翻翻白眼忍不住吐槽道:“话说,你在跟这个海报说话吗?”

  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萧飞胖胖的脸上露出一丝落寞:“师父虽然已经为了世界的和平去世了,但是我依然能感觉到他就活在我的身边,就这样一直注视着我,他在反反复复地告诉我:萧飞!你会成为英雄!你一定可以!”

  “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等等,师父是什么意思?”

  萧飞双手叉腰哈哈大笑道:“哼,告诉你个秘密,没错!我就是愚者大人亲口承认的继承者啊!”

  “就凭你这货?!”

  “愚者大人的意志一定会由我来贯彻!我一定会为这个世界的和平流尽最后一滴血!师父大人可是承认过我的男儿魂啊!”

  “承认什么?!话说意志又是什么?!从来都不知道啊!”

  ”我,萧飞,就是愚者大人在这个人间的代言人,作为英雄行走人间!”

  “老子根本没收过徒弟好吧!还有,老子根本不认识你!”

  萧飞好像没有听到时诺一的话,一把抓住时诺一的胳膊大摇大摆地闯进了游戏厅:“来吧战友,为我们今天男子汉的胜利庆祝!我们要打穿这个游戏厅,继承愚者大人的意志啊!”

  “我才不想继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