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第三次觉醒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052 2019.06.28 21:08

  一脚踹开桌子,时诺一用力地抓起自己乱蓬蓬的头发。

  “可恶!”

  看到时诺一这样紧张的样子萧飞不由得有些感动,拍着胸口强笑道:“战友,你别着急,我没关系的,大不了就做不成英雄,我,我无所谓的。”

  时诺一的脑子里挤满了各种念头,忍不住一拳砸在桌子上。

  (怎么可能没关系?必须想办法让萧飞觉醒法则,他如果当不上英雄的话我的能力一定会衰退,就像昨天那样!命运之轮的预言绝对不会有错,如果我的能力下降肯定保护不好澄澄和萌萌。该死,我的esp3放在哪了?!)

  就在萧飞和时诺一坐在座位上为各自的烦恼不发一言之时,火红的马尾一晃而过,苏烟雪插着小腰迈着极其雪白的美腿站在二人座前。

  “喂!你们俩,女神雪不是说了中午要问你们话吗?”

  时诺一没好气地翻翻白眼。

  “想问就问呗,我又未必会说。”

  “你!”

  苏烟雪气冲冲地瞪圆眼睛,萧飞连忙拉了一把时诺一小声叹道:“战友你可越来越爷们了,你不是喜欢苏烟雪吗?现在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哈,对哈!”

  (凑,差点忘了我还得泡她,最不济也得当舔狗,不然也算违背承诺!轩仔你真是折磨死你哥了!)

  时诺一连忙换上一副阳光少年的面孔对着苏烟雪赔笑道:“亲爱的雪雪你问吧~你问什么我一定实话实说~”

  苏烟雪的大眼睛闪过一道莫名的光彩:“那,你告诉我,昨天...愚者大人是不是出现了?!”

  “当然没...”

  时诺一身子一震,左手背隐藏的圣纹微微一颤。

  (你问什么我一定实话实说...艹艹艹!脑子糊涂了吗?一定是太着急了,随口就来了个承诺!完蛋了!!)

  苏烟雪满脸期待地看着时诺一,时诺一咬咬牙:“啊...出,出现了。”

  萧飞在一旁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愚者大人赐予了我刑途散射,是我一枪崩掉方天行的!师父大人一直都在我身边注视着我啊!!因为我是他的继承人!”

  “滚蛋!你天天都在说这些废话,问你等于没问,女神雪要问时若轩!这个家伙虽然胆小的很,但是他有一个优点就是从来不说谎!”

  苏烟雪转过头来看向时诺一,有些紧张地凑了上来:“真的出现了吗?那些造物法则的痕迹,还有逆时法则!一定是他,没错吧!”

  看着苏烟雪满脸期待的样子,时诺一满头大汗不知道是应还是不应,左手上的圣纹颤动着不断提醒着他必须诚实回答苏烟雪的问话。

  “额...额,是的...”

  苏烟雪雪白的小脸上涌出一丝潮红,双手轻轻捧在心口,水汪汪的大眼睛热泪盈眶,微微一笑,连带着发梢处的小熊也一副感动的样子,绝美的少女此刻如同百合花一样不胜娇羞。

  时诺一愣愣地看着苏烟雪,他第一次意识到时若轩喜欢这么一个女孩不是没有理由的,至少这个暖人心田的笑容把时诺一那颗老大叔的心都甜酥了。

  “咳咳咳,你不会也像萧飞一样坚信着愚者没死吧...”

  苏烟雪坚定地一拍桌子,大眼睛里的光彩和萧飞如出一辙。

  “当然!愚者大人是不可能死的!他只是隐藏自己的踪迹,默默守护着我们的世界!”

  萧飞凑过来歪着头问道:“不过好奇怪,为什么愚者大人出现在现场却没有现身呢?”

  苏烟雪哼了一声:“既然是刻意隐藏自己的踪迹当然不能让大家知道!愚者大人一定在做重要的事情!你们昨天看到愚者大人了吗?”

  萧飞连忙抢过话头说道:“没看到愚者大人本人,不过我看到他的刑途散射了,我用刑途散射崩了方天行!厉害吧!”

  苏烟雪白了萧飞一眼:“信你还不如信鬼。”

  萧飞连忙抓住时诺一:“战友你给我作证!”

  时诺一刚想胡说八道一番糊弄过去,苏烟雪转过头来问道:“他真的拿到刑途散射了?”

  圣纹一颤。

  “好吧,是的,萧飞拿到刑途散射了。”

  (艹,不能再让他俩带节奏了,都怪我刚刚废的话,真想抽死自己啊!苏烟雪的问话必须实话实说,特娘的自己把自己坑了!)

  时诺一连忙回过头来看向萧飞,满脸认真地胡扯道:“萧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其实我觉醒的法则是...空间法则里的召唤系,我,我能够召唤一些特定的人或物,所以你昨天拿到的确实是愚者的刑途散射!”

  (能行!对着萧飞胡说八道不算违诺!哇哈哈哈哈!我特么是个天才!嘿嘿嘿,用空间法则召唤系隐藏我的造物法则,这个谎撒的太精彩了!)

  苏烟雪发出一声娇呼,萧飞更是激动不已地一把抓住了时诺一的手掌。

  “难道你昨天召唤出了愚者大人?!”

  眼睛滴溜溜一转:“没错,是我召唤出了他,但是我的能力有限,而且这个能力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只能召唤一瞬,愚者大人只来得及丢下刑途散射就回去了!”

  萧飞惊讶地长大了嘴巴:“代价?什么代价?战友?就像瞬间造物法则一样的代价吗?”

  “额,对对,是交换召唤代价,我要是召唤某样东西的话必须用同等质量的东西去替换,召唤愚者的话就要用我自身做替换,啊哈哈,有点像造物法则是吧~”

  (我特娘真是个天才!这个谎撒的我自己都信了!)

  时诺一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对了,你们可得给我保密啊,这个能力实在事关重大,愚者大人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他还活着,我只能隐藏自己的这个能力,连小太阳老师也不敢告诉,我现在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信任你们,这可是愚者大人和我们三人的秘密哦,咳咳咳...”

  听到时诺一的胡说八道,萧飞激动地快要跳起来了,刚想开口说什么旁边的苏烟雪就挤了过来,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反射着莫名的光彩:“这么说来...那天你不是逃跑...你是用这个能力了,你并没有弃我而去,是吗?”

  “什么?哪天?”

  “没什么。”

  苏烟雪摇摇头,眼底里对时诺一一直以来的疏远莫名地柔和了许多,少女红着俏脸轻轻拉住时诺一的袖子:“你,你能用你的能力让我见一次愚者大人吗?我有很多话想亲口跟他说...”

  时诺一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这一下他是真的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了,苏烟雪看着时诺一为难的脸色抬起头来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能力还不够,不过迷妹雪也没有要现在见,而且我...我还需要准备一下,只要你答应等你能力提升之后能够召唤愚者大人让我见他一面的话,害羞雪...就给你个机会...唔...”

  时诺一愣愣地歪歪头:“什么机会?”

  小脸通红,声音越来越低:“就是...什么条件都可以...”狠狠一跺小脚,“你明明知道!不管!你必须让害羞雪见!”

  “什么条件都可以?机会?”

  时诺一眼睛一亮,惊喜地跳了起来。

  “你说的!我们说好了!”

  苏烟雪羞的嘤咛一声,俏脸一片通红,不安地把玩着局促不安的马尾,挂在发梢的熊仔被揉捏变形。

  “嗯...嗯!”

  时诺一狠狠拍了萧飞的肩膀一下:“死胖子,还不谢谢雪姐?”

  一把掐住熊仔的脖颈,苏烟雪皱起好看的眉头:“啥?跟他啥关系?”

  时诺一双手合十:“雪雪你真是解了燃眉之急,你是自主觉醒者对吧,那你的esp3没啥用了,把esp3给萧飞,给他个机会觉醒吧,这就是我的条件了...”

  雪白的拳头越捏越紧,苏烟雪狠狠一跺小脚。

  “滚!”

  看着怒气冲冲的苏烟雪大步离去,时诺一疑惑地挠挠脑袋看向萧飞:“她怎么了?”

  萧飞感动地热泪盈眶:“好兄弟,没想到你为了我竟然...呜呜呜,我下辈子一定要投胎当爆X女仆来报答你...”

  “嘎?”

  苏烟雪远远抛来装有esp3的药瓶,恶狠狠地挥了挥小拳头:“你给我记住!”

  说罢扭头离开了教室。

  时诺一欣喜地抛了抛药瓶。

  “哈哈哈,我真特么是个天才...等等!”

  (老子好像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承诺了!!)

  午休很快就结束了,有了上午的超能启发课下午的两节文化课程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即便徐想十分卖力地将他的语文课讲得绘声绘色也无法将同学们纷飞的思绪拉回来。

  毕竟徐想不是晨曦,语文课也远没有超能力吸引人。

  只有知道徐想真实身份的时诺一暗自腹诽:如果同学们知道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温和男人就是NO.10命运之轮的话,大家一定会转变另一个态度了。

  毕竟闻名世界,全知全能的大先知远比暴躁的小太阳晨曦更适合做老师。

  下午的课程很快就在徐想沮丧的声音中宣告结束,接下来就是社团活动时间了。

  时诺一找不到任何机会偷偷接近徐想继续他们的谈话,毕竟他的身份过于敏感,自灾厄之痕事件后徐想的身份好像也在阿卡纳议会内部公开了,他的身边全是阿卡纳议会的人,想要单独和徐想交谈不被阿卡纳议会发现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不过对于时诺一来说,他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迫在眉睫:

  萧飞的第三次觉醒!

  天台之上,时诺一将十支黑色的圆珠笔和打印好的十二道圣纹一一放在萧飞面前,郑重其事地蹲下身子。

  “萧飞,千万不要紧张,你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你可一定要慎重再慎重!造物法则不适合你,你选择另一道法则吧。”

  萧飞吞吞口水,狠狠点了点头。

  左手抓起圆珠笔,将esp2丢进嘴里,熟悉的痛感再次侵袭,忍不住发出嘶声咆哮:

  “啊啊啊啊啊啊!”

  “快点!把握机会!”

  时诺一紧张地捏紧拳头,这种觉醒痛感他未曾体会过,不过他从同学们的交谈中知道这样的痛感远远超过常人忍耐的极限,绝大部分同学之所以第一次觉醒没有成功就是因为这如凌迟一般的剧痛折磨让他们根本无法提起笔来,大家整个下午都在讨论着觉醒痛感的话题,其中以安洛洛的说法最能代表一切:

  “这辈子再也不要遭受这样的痛苦了,比死还要难受,好像灵魂都被撕裂了一般!”

  没错,esp3就是在撕裂人的灵魂,让贯彻身心的痛苦引导深藏在肉体中的S细胞啊!

  如果觉醒了超能力还好,活泛的S细胞会修补灵魂上的创伤让人迅速恢复过来,不过对于身心俱疲的萧飞来说,他现在不仅仅是在赌命,他更是在生死边缘不断试探,亲身体验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极致痛楚!

  “我...我一定要...成为英雄!”

  一把抓起圆珠笔,将深深印在脑海里的时间法则圣纹刻画在右手手背上——这是萧飞的执着,他一定要和愚者保持同步,因为愚者的时间圣纹就刻在右手手背!

  “一定...一定要成功啊!!!!”

  冲天蓝光回应着萧飞坚定的意志冲天而起几乎照亮了整片天地!

  云层中出现巨大的涡旋缓缓搅动,封印着魔王的灾厄之痕发出晦明的微光。

  时诺一瞪大眼睛,喃喃自语道:“成了吗?他真的可以觉醒时间法则?!”

  暴起的蓝光忽然一顿,再次如电灯泡一般忽明忽闪起来。

  时诺一的脑海里忽然闪过萧飞觉醒造物法则的一幕。

  “不好!”

  “不!!”

  萧飞眼睁睁地看着蓝色光芒迅速湮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在剧痛的折磨下白眼一翻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时诺一快步跑到萧飞身前谈了谈萧飞的鼻息,焦急地拍打起萧飞的脸颊:“醒醒!快醒醒!”

  灵魂几乎干涸的萧飞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只是那一头花白的头发在esp3的寿元代价下越来越苍白,脸上的皮肉也变得干瘪起来,原本圆乎乎的小胖子清减了一大圈。

  时诺一一屁股坐在地上,苦笑着从兜里翻出那枚死亡圣十字。

  “这个东西...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