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急!主线任务刚开启就要面临失败吗?!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3848 2019.06.11 21:16

  时间是最慈祥的老人,

  他总会将人们心头的阴霾悄悄抹去,让那些血淋淋的伤口悄悄愈合。

  当一切已成往事,心就不会再痛了吧?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

  距离那一场葬礼已经过去一年了。

  废墟被掩埋,新的建筑拔地而起,新的秩序也在残破的土壤中生根发芽,人们又回到了以前那种平淡又朴实的生活,只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

  阳光普照大地!

  入秋时分的清晨依然带着丝丝夏意。

  鸟儿追逐打闹,

  几名晨练的老人拎着豆浆油条谈天说地,

  白领们叼着面包跑向地铁,

  狭窄的街道上汽车堵成长龙...

  一切回归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破旧的单元楼里走出略有些瘦削穿着西式校服的单薄身影,挠挠乱糟糟的褐色碎发,苍白的手掌微微遮住阳光,

  阳光灿烂又温暖。

  微抿的嘴角,精巧圆润的下巴,挺翘的鼻尖,本是一张花样美男的清新俊秀的面容,一双吊儿郎当的死鱼眼却微眯着,完全没有任何十六岁少年应有的朝气可言。

  就好像一个包装精美的罐头,里面却盛满了腥臭的鲱鱼,颓烂已经到了骨子里。

  与他那颓丧到极点的气质不符,一身黑色西装校服被熨烫地整整齐齐,在阳光的照耀下充满了好闻的味道,应是被一个细心的人认真打理过。

  将手提包反背到箭头,时诺一懒懒地打了个呵欠,

  摸摸上衣口袋,掏出一包皱皱的廉价香烟,

  弹出,

  点火,

  动作一气呵成,

  老练地就像一个烟龄十多年的老烟鬼——不过也确实如此。

  喷出一大口烟雾,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啊...又是一个世界和平的早晨...”

  话音未落,一个矮矮的身影一跃而起,直接扑上时诺一后背,就像袋熊一样挂在上面,粉嘟嘟的小手一把抓下时诺一嘴里的香烟随手撇飞。

  “爸爸!不许在公共场所抽烟!小学生都懂的!”

  时诺一可惜地看了一眼被丢在地上的烟头,眼里流出一丝肉痛,一个带着白色遮阳帽背着红书包的小萝莉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将烟头踩熄,右侧单马尾轻扬,露出一张粉嘟嘟的可爱小脸。

  “老爸!你现在是初中生,初中生是不许抽烟的!你要记着自己的身份!”

  看着七岁的女儿时澄澄摇着雪白的手指,像个小大人一样训斥自己,时诺一抓抓脑袋委屈巴巴地哼了一声。

  “我都已经不再是初中生了,从今天开始我是高中生的说...”

  身后的小手抓住时诺一的脸颊,时萌萌那张和时澄澄一模一样的粉嫩小脸从时诺一的后背探出来,眨着如黑珍珠一般闪亮的大眼睛笑道:“爸爸一点都没有爸爸的样子,又被姐姐训了!”

  不甘被小女儿鄙视的时诺一连忙抻着脖子结结巴巴地狡辩道:“那是为父不跟小孩计较!”

  “羞羞!你现在也是小孩!”

  “从心理上讲,我是成熟又有魅力的成年人,从生理上讲,我也不再算儿童了,更重要的是,从伦理上讲,我永远是你老爸...”

  “对了老爸!你忘了这个!”

  时澄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胸针,抓着时诺一的领带把他拉到身前,认认真真地把胸针别在时诺一的胸口。

  神织高中,时若轩。

  手指轻触胸口名字的轮廓,时诺一怔了怔,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今天开始,

  我就是神织高中,时若轩。

  虽然年幼却表现出充分的大和抚子气质的时澄澄为时诺一别好胸针,撩撩额边发丝,对着时诺一的左脸颊甜甜一吻,

  小猴子一样的时萌萌也爬到时诺一的肩膀上,对着时诺一的右脸颊嗷呜一口。

  两道亲吻,

  一道浅浅如清风徐来带着淡淡的茉莉花香,

  一道深深如狗子乱舔带着浓浓的冰淇淋味。

  但是两个甜美的笑容却一般灿烂。

  “是啊,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们的爸爸!”

  嘴角微扬,一直吊着的死鱼眼里也流出了一丝柔和。

  有着这么两个天使小宝贝,人生也不会很糟,不是吗?

  幸福,其实很简单...

  吱呀吱呀的链条声响彻街道,张牙舞爪的时诺一卖力地蹬着胯下的老旧自行车,时澄澄侧坐在车前横梁上,时萌萌依然如同树熊一样挂在时诺一的后背。

  “老爸你快点!我可不想第一天上小学就迟到!那会毁了本小姐的完美人设的!啊呀!你怎么这么没用啊!”

  “是啊废物爸爸!骑得这么慢!笨蛋笨蛋!”

  “吵死了!你们两个拖油瓶!”

  好不容易赶在八点前将两个小祖宗送到小学门口,看看手表显示的七点五十三分,距离上课铃声响起只剩下七分钟了!

  时诺一干脆将破自行车往育红小学门口一扔,迈开大长腿冲进幽深的巷子,脑海里瞬间呈现城市的街道地图,一连串的分析呈文字状挤满了时诺一的意识。

  (神织高中在育红小学东北侧方向,

  交通距离为2.4公里,

  如果开车的话大约能在五分钟内赶到,前提条件是不堵车,堵车的话大约是18分钟,

  而且...劳资买不起车,pass!

  骑自行车的话正常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如果骑得够快的话,能够在十分钟内赶到,

  前提条件是正常自行车,而不是劳资那辆从破烂市场淘来的凤凰牌,pass!

  正常步行的话40分钟,可是如果跑步的话...以劳资一公里三分钟的速度跑成条狗应该能在七分钟内到达,但是这个想法并不保险,依然有可能迟到!

  那么...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育红小学距离神织高中的实际距离为...一公里!)

  猛地抬起头看向眼前的高楼大厦,时诺一的嘴角微微一挑。

  (正常人应该办不到在闹市中直线穿梭...)

  “可是!”

  左手手背浮现出一道奇妙的纹路,纵横延伸布满整只手掌,蓝色的光芒炸起!

  “劳资可是...传说中的英雄,NO.0的愚者...时诺一啊!瞬间造物法则30%!”

  纵身飞跃!

  蓝色的光芒照亮了幽深的小巷,墙壁忽然蠕动起来,一道石台轰然破墙而出!

  左脚踏上,第二道石台随之出现垫在时诺一的右脚,第一道石台迅速化为尘烟,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紧随其后的是第三道石台冲出墙面,垫在时诺一脚下!

  就这样,奔跑的时诺一一步一步逆冲而上冲上,不一会儿便蹲伏在大楼的楼顶,迎着清晨的微风,与飞鸟并肩,俯瞰这个巨大的都市!

  这就是时诺一的能力,

  命运之轮罗列的十三法则之一,

  能够短暂创造万物的..

  瞬间造物法则!

  好以整暇地放下手提包,时诺一点燃一根香烟,悠悠吐出一道烟圈,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隐隐中显露出一年前那个就这样依靠瞬间造物法则凝结石台在虚空中漫步,瞬间凝结诛仙四剑斩落S级巨怪沸腾之主的最强英雄愚者的影子!

  认清神织高中的方向,缓缓站起身子,右手虚画几个圆圈,左手手背蓝光大作,长腿迈开,猛地冲出楼顶!

  一双长腿在半空中伸展,双臂张开与飞鸟平行,风声流动在耳畔,如果有人抬起头看到此刻的时诺一一定会为这个貌似跳楼轻生的少年忍不住惊呼!

  左手手背蓝光大作,右手按住左手,猛地掼下!

  “瞬间造物法则30%!”

  流水声起!

  身形微微一滞,褐色的皮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凝结了一道奔流!

  就像在水道上冲浪滑行一般,在瞬间造物法则的奇妙能力下,时诺一向着远方的神织高中于虚空中冲浪!

  奔流不断地衍生破灭,脚踩水花的少年仿佛来自云端的神仙中人一般,任由风卷起头发,衣角和领带,说不尽的潇洒!

  一个空中飞人在城市上空如此嚣张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可是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能够飞天遁地的英雄数不胜数,人们也不会少见多怪。

  一个孩子摇着母亲的手,指着天空上的小点兴奋地大喊起来:“妈妈快看!飞人!”

  就好像看到飞机一样兴高采烈,孩子的母亲笑着回道:“小诺以后也要成为了不起的英雄噢!”

  “嗯啊!”

  风将人们崇拜的呼声传入时诺一的耳朵,他微眯着死鱼眼,脸上并没有露出得意洋洋,反而露出了一丝不自然之色,嘴里小声嘀咕了起来:“不好,好像有点儿高调了,可别被谁认出来,老子可不想去当什么狗屁英雄了,老子只想安安稳稳地扮演轩仔度过残生,把两个拖油瓶奶大好吗?”

  距离神织高中越来越近,距离地面也越来越近了,时诺一已经可以隐约看到校门口卖早餐的胖子脑门上的大痦子了,左手指尖微微弹动,将原本设在神织高中校门口的落点调整了一下,一把抓过胸口飘扬的领带,绕着自己的脸缠了好几圈堪堪遮住眼角,得意地看了一眼手表喷出一口烟圈。

  7:57!

  刚刚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一掠而过,时诺一只感觉撞在了一个软绵绵的肉团上,伴随着一声娇呼,隐约一条浅蓝色的发带缠着红色的马尾,发梢处别着一只拳头大小的褐色毛绒小熊。

  “啊呀!”

  “敌袭!”

  下一刻,发生“飞祸”的时诺一嗷嗷惨叫着一头栽了下去,对面同样栽下一个窈窕的少女身影,飘飞的裙摆下大开的两条长腿如牛奶一般雪嫩,时诺一瞪大眼睛向上看去...

  去你娘的安全裤!

  眼前一黑,掉进学校门口的垃圾箱里只露出两条不断乱蹬的小腿。

  “呸呸呸!”

  7:58!

  嗷嗷大叫着将吞到嗓子里的烟头咳出来,又脏又臭的时诺一连忙爬出垃圾箱,手脚并用如脱缰野狗一般冲向缓缓关闭的学校大门。

  另一边草丛里同样摔得四脚朝天的身影一咕噜爬起来,同样以脱缰野狗的风姿扑向大门。

  7:59!

  砰!

  两个脑袋狠狠撞在一起!

  “啊呀!”

  时诺一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被TOP22其中的NO.16塔那个咸湿肥佬的玄黄塔砸到一般,鲜血从额角缓缓淌下,整个人都迷迷糊糊起来。

  “我凑,这个头铁的可以啊!”

  红色的马尾飘动,发梢处的小熊无辜地看着满脸是血的时诺一,少女一点一点爬向学校大门,忽然一只大手抓住了被雪白棉袜和奶白色小皮鞋包裹的纤纤雪足。

  “放...放下!要迟到了!”

  少女的声音说不出的清脆动人,就好像泉水叮咚,但是右脚却毫不留情地踹在时诺一的脸上。

  时诺一满脸凄厉地哼了一声。

  “劳资迟到了...你也别想好过!同归于尽吧!”

  8:00!

  悠扬的钟声响起,学校大门缓缓关闭。

  伴随着时诺一得意的哈哈声,少女恶狠狠地回过头来,露出一张娇美绝伦的小脸,极其雪白的肌肤仿佛不似凡人,好像有氤氲云气笼罩,如烟似雪,让人一眼难忘。

  少女雪白到透明的额头闪烁着光泽,隐隐青筋微微鼓起,两条秀眉一挑,一瞬间空气都好像为这张满是嗔怒的娇俏小脸而停止了流动。

  “时若轩!你这个臭流氓!老娘苏烟雪和你势不两立!!”

  时诺一愣了愣,看着眼前这满是愤恨的娇俏女生,脑海里忽然就浮现了时若轩的遗愿清单:

  1.考上清木大学。

  2.保护好我的朋友们。

  3.和苏烟雪...恋爱(被划掉),成为舔狗。

  ......

  “嘎?老子的主线任务目标...苏苏苏...苏烟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