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英雄行走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游戏开始

英雄行走人间 正义的小眼神 4728 2019.07.13 19:06

  眼睁睁看着灾忌一步一步走向萌萌,脚步声如同鼓点一样敲击在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恐惧如潮水一般涌上时诺一的胸口不停地冲刷着他的灵魂,锁住他四肢的不是包裹其上的石皮,而是他痛苦又残忍的过去!

  上一次如此无力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从灾厄之痕无力跌落,遥举手掌想要抓住时若轩最后的笑容吧!

  “哥,我现在是英雄了!”

  画面从此定格,所有的忏悔终埋藏在那本薄薄的日记本上——遗愿清单。

  愚者,

  人们真诚地赞美,疯狂地追逐,极致的崇拜,那个手插裤袋面对一切灾难都能漫不经心地吸着香烟,弹指间执掌造化一念而创世的影子正如萧飞说的那样:

  它是光明,是信仰,是撕裂黑暗的最终希望!

  可是谁又知道,

  愚者只不过是一个失去了太多太多几近麻木,最后在失去胞弟后彻底崩溃的可怜虫!

  “要保护好我所拥有的一切,因为我已经快没有东西可以失去了...”

  这是狼狈的时诺一从灾厄之痕的战场上苟且偷生,逃难一般回到破败的出租屋后抱着两个女儿痛哭失声的第一句话。

  也是他此生唯一的,最后的意义。

  只要活成轩仔的样子,他就不算离我而去,对吗?

  只要抛下愚者的一切从头开始,不再打打杀杀,就能好好地保护澄澄萌萌,对吗?

  只要我还有拥有一丝光明,我绝不会像绝望骨那样彻底堕落到黑暗,对吗?

  绝望骨,

  那个因为妻女被人杀死,从绝对正义堕落到绝望灾难的豪爽男人的音容闯进时诺一的脑海:“你还没有失去一切,你就还是一个幸福的笨蛋!所以你不理解我的苦痛!我要做的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这颗原本属于正义的英雄之心已经碎落成怎样的渣滓!来啊!想要救赎我的话,就用你的子弹终结这一切吧!”

  操持刑途散射瞄准绝望骨的那一刻,时诺一隐隐见到了自己的影子,那是他能够预见到的,如果失去了时若轩,澄澄,萌萌,所有他珍视的一切后他会变成的样子。

  或许他终将活成绝望骨。

  凝聚死亡法则的第一枚命运圣十字从刑途散射的枪口中喷出,划开长空打碎了绝望骨的身体,那时的时诺一脸上满是泪水,正如当初从灾厄之痕坠落目睹时若轩最后的笑容,正如此刻他眼睁睁看着灾忌一步一步走向时萌萌。

  无能为力!

  无法救赎!

  什么狗屁的最强英雄NO.zero愚者,不过是一个连珍视的挚友,兄弟,女儿都救不了的...

  王八蛋!

  与其这样,倒不如一开始就不做英雄,如果当初不做英雄,就不会失去我仅剩的一切了!我做的事情根本就是错误的!

  愚者,它是光明,是信仰,是撕裂黑暗的最终希望!

  可谁特妈来撕裂我的绝望?!

  “住手!住手啊!!!给我从萌萌身边滚开啊!!!”

  痛苦的嘶嚎传彻天空,拎着时萌萌的灾忌缓缓回过身来,狞笑着看向满脸绝望的时诺一。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时诺一死死地咬着牙,脸上满是泪水,眼睛腥红一片:“放开她,否则...杀了你!”

  拎着哭闹的时萌萌,灾忌大摇大摆地走到时诺一身旁,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小鬼,你能做什么?别哭了,再哭眼睛就不漂亮了,我想要把你的眼睛作为我最棒的收藏呢。”

  灾忌哈哈一笑,蹲下身子用指甲轻轻刮过时诺一的眼皮,锋利的指甲割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汨汨鲜血缓缓流下从时诺一长长的睫毛上滴落:“噢抱歉,一不小心。”

  鲜红渲染视线,时诺一的身体疯狂颤抖起来,躲在他怀里的时澄澄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的老爸的心跳是多么的不安,灾忌舔舔指甲残忍地笑道:“有这么害怕吗?绝望了是吧?对了,你知道猎魔小队的口号吗?他们那么有名,你一定知道的,就是那句...当人们陷入绝望边缘的时候,总会有光降临世界,所有的阴翳终将会被驱散,那就是猎魔之影,正义与英雄绝不会迟到!”

  听到熟悉的口号,时诺一浑身一震,瞪圆眼睛看向灾忌,灾忌自顾自地说道:“这句话是愚者说的,不过那个家伙已经陨落了,猎魔也不再是原来无敌的猎魔了,你猜,会不会有英雄从天而降来拯救你呢?”

  时诺一死死捏住拳头。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灾忌哈哈狂笑,声音传彻天际:“绝望吧,哭嚎吧,愚者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撕裂绝望的光了!”

  听到灾忌的爆喝,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缩紧身体,这个没有愚者的疯狂时代,正义与英雄终于迟到了吗?

  漆黑的天幕隐隐一道流光一闪而过。

  时诺一用力地锤着地面想要挣脱石化束缚:“杀了你...杀了你啊!!!”

  “那你可以试试啊,不过在此之前...”灾忌微微一笑,大手缓缓弹向时萌萌的大眼睛,“品尝苦痛吧,陷入绝望边缘吧...”

  看着锋利的指甲探向萌萌哭肿的大眼,时诺一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曾经他还是愚者的时候,他可以作为英雄在绝望边缘降临拯救绝望的人们,可是如今的他却什么都办不到!

  光...

  我的光在哪里?

  漆黑的天地一滞,一道巨大的裂口猛然撕破深沉的天幕,燃烧的太阳高悬天空!

  清脆的娇喝传彻天际!

  “总会有光降临世界,所有的阴翳终将会被驱散,那就是猎魔之影,正义与英雄绝不会迟到!”

  光,如约而至。

  在见到光的一瞬间,人们的惶恐被抚平,纷纷高呼出声:

  “曙光公主!”

  “是猎魔!”

  “终于到了!”

  一道炎浪怒冲而下,如同陨石坠地一般砸在包围着人群的蜘蛛海中央,烈焰扩散而出,大地发出轰隆隆的声响,金色双马尾跳跃,浑身绑着绷带的晨曦在岩浆巨坑中直起身子抬起小脑袋,金色的太阳烈焰晕染着双目熊熊燃烧。

  “老子来了!小渣渣们!”

  小脚踏碎大地,娇小的身体如同流星一般猛冲向灾忌,一脚扫断灾忌拎着萌萌的右手,包裹着烈焰的粉拳狠狠轰在灾忌的腹部,身材高大的灾忌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形爆退砸进别墅!

  收起烈焰拎着时萌萌,蹲下身子与时诺一平视,点燃一根香烟,小太阳皱皱眉毛:“你怎么这么没用啊,你哥真的什么都没教过你吗?哭屁啊?抖尼玛呢抖?体术也不会?真特么给老子丢脸。”

  如果换做一年前,晨曦要是以这个态度跟时诺一说话,一定会被时诺一暴揍一顿,脸打成屁股屁股打成脸,不过此时此刻的时诺一听着小太阳的粗口心里却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当年自己救下哭唧唧的晨曦时好像也是这样蹲着嘲讽过:“哭屁啊?抖尼玛呢抖?体术也不会?真特么给老子丢脸。”

  自己的态度一直都是如此操蛋,救萧飞是这样,救晨曦是这样,救所有人都是这样,不过那些被我救过的所有人会不会和我现在的感情一样...

  这个臭屁自大又性格糟糕的家伙,只要他来了,那么就没事了。

  看着晨曦写着臭屁的苍白小脸,胸口渗出血迹的绷带,时诺一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爱逞强的家伙是怎样糟糕的状态,分明是强撑着装出这个样子来的吧,不过这个样子...

  怎么会这么让人感觉到该死的安心!

  隐约中时诺一好像理解了晨曦为什么一定要装足他的样子来扮演英雄的角色了。

  晨曦站起身子,贫瘠的胸口隐隐透出血迹,遥望别墅上笑嘻嘻的李文杰大声说道:“愚者...从来都没有离去!猎魔永远都是猎魔!正义与英雄绝不会迟到!因为这是他说的!”

  按住激动的萧飞,李文杰笑嘻嘻地看向晨曦:“你来了呢曙光公主,比预计还要快上五分钟,果然是你的性格呢,身负重伤,单枪匹马也不管是不是陷阱。”

  晨曦挥挥拳头:“老子就算受伤也不是你这个小渣渣能挑衅的,束手就擒吧,省得老子揍你。”

  李文杰挑挑眉毛:“能不能说话温柔点,别总学那个死人,他已经死了...”

  话音未落,晨曦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李文杰身侧,燃烧着烈焰的拳头毫不留情地对着李文杰的脑袋砸下,李文杰一偏身体迅速钻入黑洞穿破空间从另一侧出现,虽然躲过这一拳,但是身上的衣服却被烈焰点燃烧出了一个大大的黑洞。

  李文杰一边拍着身上的火一边说道:“喂喂,能不能先说两句场面话再刚?”

  晨曦踹了一脚萧飞的屁股,扭过头来看向李文杰:“愚者的名字叫时诺一,意为一诺千金,所以...老子是不是说过,愚者从来都没有离去?!”

  凝聚烈焰的拳头猛然挥出,李文杰再次张开空间法则躲开,出现在与慕容小小对战的冥惑身边,看到李文杰出现,缠斗冥惑的慕容小小一个急退,一边喘着粗气,脸上一边露出戒备之色。

  冥惑也喘了口粗气扭过头来看向李文杰:“你不是说晨曦身负重伤吗?!这个样子根本不像好吗?灾忌都被打飞了!我自己可不能拿下这个难缠的小丫头,她的长生法则有点凶!灾忌,你还好吗?”

  废墟中高大的绷带男踢开砖石跳到冥惑和李文杰身旁。

  “还好,毁了八十三只眼睛,那个女人好凶。”

  晨曦挑挑眉毛看向浑身焦黑的灾忌,他右侧身体上的所有眼睛死死怒长着,只是再无瞳仁只剩下眼白,就好像死人的眼睛一样。

  “奇怪的能力,竟然能接老子一拳,不过你还能接几拳?”

  李文杰挥挥手掌:“不急不急,咱们的游戏还没开始呢。”

  晨曦从阳台上一跃而下站在时诺一身边远远看向李文杰:“玩个屁的游戏,不想挨揍就抱头跪下等警察来,不然弄死你。”

  李文杰揉揉眉心叹了口气:“真想不到明明上午都被撕成两片了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愚者教你的体术有点过分凶残了吧,我的布置还没弄好呢,不过没关系,从头布置吧~”

  晨曦冷笑一声,将香烟扔到地上,身子炸起烈焰:“你以为你有机会?”

  李文杰摇摇手指笑道:“当然有了,曙光公主擅长变化法则太阳化身,更是得授愚者的体术,论物理攻击,速度,防御都达到了近神层次,太阳之火更是附带了元素伤害,还能够包裹身体隔绝大部分元素攻击,近战敌人更是对阳光烈焰无从下手,最厉害的是还能够飞行,这个能力没有任何短板,能够无限强大下去,如果放任你发展或许魔王辛洛达斯克都难以杀死你呢!”

  晨曦抱着胳膊冷笑道:“知道厉害了?”

  “没说完呢,确实超厉害,特别特别强,可惜,你有一个最大的弱点!”

  晨曦眉毛一皱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只见李文杰笑嘻嘻地打了个响指,时诺一怀里的时澄澄被黑洞吞噬出现在了七层楼高的别墅顶楼!

  时诺一瞪圆眼睛猛地看向李文杰:“你干什么?!”

  李文杰嘿嘿一笑,时澄澄尖叫着从高空坠落,如果任由她掉下来一定会摔成肉饼!晨曦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小脚踏碎大地冲向时澄澄,身上的太阳烈焰迅速收束缩回体内,抱住时澄澄后轻巧巧地落在地面上,一双大眼死死地瞪向李文杰。

  “混蛋!无耻!”

  李文杰摊开手掌露出无辜之色:“我是坏人嘛~看到你的弱点了吗?太阳烈焰可不会区分好人坏人,你要是不收回烈焰接住这个小丫头的瞬间小丫头就烧成灰灰了,这就是你的弱点,你曙光公主根本不擅长救人呀~”

  李文杰嘿嘿一笑:“所以...”

  又一个响指,又是十几个人质惊叫着被李文杰送到了别墅顶楼,其中也包括了龙叔和楚星肃等人,慕容小小看着楼顶上两个少女不由得惊呼出声,那两个正是超少女busker的另外两个成员。

  “妮妮!小雨!”

  李文杰嘿嘿笑道:“这就是你的弱点呀,曙光公主,猎魔小队分工明确,暴风火主控制,莫冷寒主情报,提亚拉主救治,愚者是造物全能,至于你,晨曦,你只擅长作战,偏偏不擅长救人!”

  李文杰摊开手掌:“不会救人...算什么英雄?”

  晨曦眯了眯眼睛,身上烈焰炸起:“屁个弱点,老子决定直接秒杀你们就没人挑事了!变化法则20%!”

  李文杰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冥惑,冥惑抿嘴一笑,手掌现出法则圣痕的光芒,猛地按在灾忌的肩膀上:“你以为我的法则是支配蜘蛛吗?我的法则其实是...生命法则11%!血腥复制!”

  绿色的光芒笼罩灾忌全身,灾忌发出痛苦的嘶吼,身上一颗颗眼球飞射而出砸在地上,短短一瞬,几百个灾忌出现在了李文杰周围!

  慕容小小发出惊恐的尖叫:“不可能!这是什么能力?!你的蜘蛛又是怎么来的?!”

  话音刚落,一只足有两层楼高大的蜘蛛顶开土壤托起冥惑三人,冥惑掩着嘴巴娇笑出声:“就是这个好孩子喽,它是我的宠物鹏鹏,那些小蜘蛛就是它的卵呀,只不过人家用血腥复制献祭了它的卵催化出来小可爱们,每一个小可爱都是鹏鹏本身噢,就像现在的灾忌一样~”

  只剩下脑袋上两只眼睛的灾忌露出疲惫之色,身上密密麻麻的坑洞触目惊心。

  “可惜那个女人打碎了我八十三只眼睛,只能复制这三百尊了,不过...也够用了。”

  李文杰笑嘻嘻地拍拍手掌:“好了,布置完成,重伤的曙光公主殿下,如果是全盛的你可能会秒杀掉我们这些坏蛋,可是现在...你该怎样制止这三百多个坏人呢?”

  晨曦面色凝重地看着三百多个灾忌迅速散开遍布整座庄园,再看看别墅顶楼瑟瑟发抖的楚星肃等人,额角淌下一滴汗水,紧紧攥住拳头。

  李文杰哈哈一笑:“那么现在,游戏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