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双胞胎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208 2019.09.10 22:05

  一行人押着王铭来了县衙,王县令很高兴,又有人来送业绩了。

  “你是谁?”王县令看着木子风说道。

  “在下,在下谁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案子的苦主和杀人凶手很重要。大人,我给大人介绍一下这个案子的过程,以及凶手又一次自爆的过程。”木子风噼里啪啦说了一通,还好师爷经验够,飞花走石将口供写了下来。

  王铭招了杀人过程,画押认罪。王县令还从来没有这么快破一个杀人案子,关键是破案过程都这么有趣,很有趣。

  木子风见王铭已经押下,就说道:“大人,那我等就先走了。”

  “等等。”王县令喊住。但是木子风根本没停,自顾自往外走。

  王县令赶紧叫道:“拦住他,快拦住他。”

  木子风句被押回来了。

  “大胆,本官在叫你,你怎么不停下。你这是藐视本官。”

  “大人,你刚才叫我了?有吗?”

  “我刚刚不是喊,等等。不是让你停下吗?”

  “哦,大人,我以为大人是在喊一个叫‘等等’的人。我弄错了。”

  周围的人暗自偷笑,什么理由,会有人叫等等。

  王县令一拍桌子,“怎么会有人叫‘等等’呢?你怎么这么傻?我是让你等等,就是让你停下。懂不懂?”

  木子风装出无辜的样子,说道:“大人有所不知,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游有些人会给孩子取一些乳名,我就知道有个小孩的小名叫‘等等’。哦,还有人叫‘小不懂’的呢。”

  “什么,还有这么给人起名的。这是他们未受教化,公堂之上,唤的都是大名。这次就算了,下次你敢藐视公堂,本官可要板子伺候了。”

  “多谢大人指点。小人这就回去教育一下那些人,把大人的指点传授给他们,让他们能聆听大人的教诲。事不宜迟,在下这就去吧。”

  “好好好,对,你去吧。”王县令听了这一通马屁,顺着木子风的话就下去了。

  木子风赶紧招手让太平他们跟上,刚才就是他们拖后腿。

  不过,糊涂的王县令有个局外的师爷,师爷赶紧提醒喝茶的王县令,“案子,破案子。”

  王县令一听,又赶紧让衙役拦人,木子风都到门口了,被拦了回去。

  “我都被你搅糊涂了。案子,破案子。”

  “大人,您刚刚不是破了案子了吗?”

  “不是这个,师爷,把供词给他看。”

  木子风接过师爷的递来的纸,左看看右看看,倒过来再看看,问太平,“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王县令一口茶就喷了出来。“你不认字啊。”

  “大人明见,我不认字。”木子风一副我不认字,我了不起的样子。

  王县令放下杯子,这个人不认字,装的还是真的,都破了两个案子了。“那你都读过多少书了。”

  木子风诚实的答道:“我读过的书,五辆车都装不下。”

  王县令笑道:“你是想说自己不是学富五车吧,什么五辆车都装不下。胡闹。既然你读过这么多书,你怎么不认字呢?欺骗本官,本官可是要大刑伺候的。”

  木子风说道:“大人,我读过的书虽然五辆车都装不下,但是我已经装到脑子里了。不过,我不知道怎么打开脑子看看里面的写的字。”

  一众人哈哈哈大笑。

  王县令一拍桌子,喊道:“肃静。你,你是不是傻?唉,你们跟本官说说,他是不是傻子?”王县令看着木子风身边的人。

  大伙不知道该怎么说,木子风是不是傻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偏偏木子风觉得这个王县令太好玩,不尽兴,根本不顾太平在背后拉他。他傻傻的说道:“大人,我不是傻,他们说我有病。”

  王县令不可置信,问道:“你有病?”

  木子风点点头,说道:“对,大人,你有药吗?”

  “我——”王县令头顶有一千头羊驼跑过。“本官,又不是大夫,哪来的药?木子风,你,你是不是在装傻?”

  “大人,傻怎么装?请大人赐教。”

  太平看不下去,这人玩上瘾了。她赶紧对王县令说:“大人,他有病。脑回路跟别人的不一样。就是脑子跟我们的不一样。”

  王县令一听,觉得有道理极了,他破的案子都是常人根本想不到的法子,可不就是脑子不一样嘛。

  “那你把案子告诉他,看他有没有反应?”王县令对太平说道。

  太平就把供词念给他听,木子风想的是,要是能破我就破,要是不能破就装傻。

  木子风一听供词,原来还是个谋财害命的命案。

  说是张三和李四是好朋友,两人约定要一起出去做买卖,然后在某天早上五更天一起出发。但是张三在约定时间、约定地点左等等不来李四,右等等不来李四。就去李四家找,敲门问:“弟妹,李四怎么还没来啊?”李四妻子说,李四早在四更天就出发了,而且身上带了百贯钱上路的。李四妻子就和张三四下寻找,终于在某处草丛发现了李四的尸体,身上的钱也没了。他们合力先把尸体运回了家,然后来县衙报案。

  太平念完,心里觉得这个案子太难了,连可疑的人都没有,这有满世界找杀人犯吗?

  王县令问道:“木子风,本官问你,这件命案你可有头绪。”

  木子风傻里傻气的说道:“很简单啊,凶手就是张三,他知道李四要带钱出门,就在约定时间、约定地点把他杀了,然后拿了他的钱。”

  王县令问道:“那他为什么还要去找李四的妻子,为什么还要和她一起去找尸体,为什么还要一起来官府报案呢?”

  木子风笑笑说:“大人,他这是想迷惑你,他这么做了,自己的嫌疑就少了。”

  王县令一听,是这么回事。但是证据呢?

  “你怎么一听供词就知道是张三杀人?证据何在?”

  木子风拱手道:“大人,您要是去王五家找王五,您会敲门问,王五媳妇,王五在家吗?”

  王县令一听,是有些怪异啊。哪里怪了?

  木子风又说道:“那张三等不来李四,去李四家找。他难道不应该问,李四,你怎么不来啊,我等你等得花都谢了。但是,张三问得却是李四的妻子,为什么?因为他知道李四不在家?为什么他知道李四不在家,因为李四被他杀了。”

  王县令一拍桌子,恍然大悟,大叫道:“对,就是张三杀了李四。”

  木子风舒了一口气,这下总没事了吧。

  木子风拱手道:“大人,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王县令一听,不行啊,怎么能让他这么走了呢?

  “等等,你站住。木子风站住。”

  木子风只得又转身回来了。

  王县令嘿嘿笑,用手指指着木子风,“你行,本官衙下还有一个空缺,肥缺。你来本官这里。虽然你不识字,但是你只要给本官破案就可以了。”

  木子风想了想说道:“多谢王大人赏识啊。唉,我父亲就想让我做官,但是我读书不行,书在脑子里倒不出来。今天大人赏识我,那真是让我感动落泪啊。”

  王县令太高兴了,收了这么一个智囊在门下,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好好好,明天你就可以来。”

  木子风擦擦眼泪说道:“大人真是我的伯乐啊。大人能如此选贤用能,真叫我感动。大人,不如我把我的兄弟们都找来,都在大人麾下做事,您看可以吗?只是大人这里只有一个空缺?唉,怎么办呢?”

  “你还有兄弟?你兄弟是谁啊?”王县令知道这种拉关系上位,给自己亲人安排官职的日常操作。

  “我的兄弟就是铁齿铜牙木子风,我是鬼见愁木子风。”木子风说话都不打舌了。

  周围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木子风。

  王县令一拍桌子,问道:“木子风,你们兄弟怎么会同名同姓呢?休想戏弄本官。”

  木子风叹了一口气,说道:“王大人呐。您说的没错,这都怪我父亲,他没想到我母亲会一下子生了双胞胎,我出生之前他就想了一个名字,木子风。后来,等生了我们之后,就把最后一个名改了一下,我是哥哥木子风,我弟弟叫木子凤,凤凰的凤。但是,我弟弟不愿意叫木子凤,还老说他是哥哥。所以,他出门都是用我的名字招摇。”

  王县令这才明白,原来如此啊。世间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这样一下子可以收两个智囊,再也不担心破案了。“无妨无妨,你叫你弟弟来,我都收下。”

  木子风一听,拱手弯腰道谢。“大人,您真是好官啊。那大人我这就去把我的弟弟找来,我们兄弟以后尽在大人麾下,为大人破尽天下奇案。”

  王县令连声道好,“早些去,早些回。”

  木子风这才平安无事的走出了县衙,等走远了,手捂着嘴哈哈哈大笑,接着又手拍膝盖,大笑。直到把手掌拍疼,两手还互相搓搓。

  太平看着木子风那副耍人的样子,真是又想笑又生气,生气是因为她想起被木子风耍,他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木子风,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弟弟了?”

  “那你要问我爹啊。我怎么知道?哈哈哈。”木子风赶紧回客栈,他要跑路了,免得那个县令又找上门。

  大憨看的晕,问金若男,“小姐,木公子还有一个弟弟啊。”

  金若男在里面听木子风讲的时候,都要信以为真。不过,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了。“大憨,回客栈给我爹上炷香吧。爹,终于可以瞑目了。”

  “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