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幸福的女人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960 2019.09.03 17:05

  柳二娘觉得木子风是在说笑,这是读书人的谦虚的做派。“木公子真是说笑,你要是说自己没读过书,那我们这些真正没读过书的人如何立足?公子,就赐个名字吧。”

  木子风耸耸肩,不留个名字还欺负了他们了。便说道:“要是名字取不好,你们也别用啊。我起名字都很难听的。比如说,可以叫云来楼,取‘客似云来’之意;或者叫天一楼,取‘天下第一’之意。你们看,哪个好。”

  孟顺义细细斟酌,说道:“‘天一楼’太大了,小店承受不起。但是‘云来楼’不错,客似云来,我们酒楼就是客似云来啊。二娘,你说呢?”

  柳二娘不生气也不高兴,说道:“人家有好听的都自个留着了。”

  木子风乍异,问道:“老板娘这话什么意思?”

  柳二娘说道:“木公子,抱歉。刚刚我一直坐在你背后,我耳朵好使,你说的要自己盖家酒楼的事我听到了,你都已经取好了名字,‘醉仙楼’是吗?”

  都说小心隔墙有耳,原来不隔墙耳朵更好使。木子风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自己的酒楼都没影,好好的名字已经要被人用了去。

  柳二娘微笑着想要迷死人,说道:“木公子不必担心,这名字我们也用不起,毕竟我们没有那天下最烈的酒。怎么能叫‘醉仙楼’呢?”

  木子风发誓,以后这种商业机密要躲在房间说。

  太平看柳二娘在自己面前对木子风抛媚眼,就觉得可气。她面上不显,说道:“取了名字又说不好,还盯上别人的制酒秘技。老板娘是长了对招风耳,玲珑心啊。这顿饭还真是吃不起了,就差没让我们卖了自个赎身?”

  柳二娘哈哈笑道:“姑娘说的哪里话,我怎么能让你们卖身呢?卖了我们都抵不上您的一个手指头。我们夫妻是商人,商人求利,我们不过是想攀一攀您的高枝,让酒楼能名声远扬,若是真能合了‘天一楼’的名头,木公子的事迹又可再加一笔了。”孟老板在旁边点点头。

  木子风心想,这个女人真是所图甚大啊,原以为‘云来楼’够可以了,没想到真瞧上了‘天一楼’的名头。若能与她合作,让她来打理酒楼,说不得还真有一番事业可做。但是,木子风想看看这个女人的胆量和魄力。

  木子风说道:“既然柳二娘有意,那我就先说说我的要求,若是你都能答应。我们就合作,大家互惠互利。”

  柳二娘很高兴,总算把事说了下来。孟顺义也很高兴,他虽不图什么‘天一楼’,但是能得个制酒秘技也是不错的。

  木子风提出条件,说道:“第一,我们的酒楼不能开在这里,我打算在京师开酒楼,所以,你们可以把这间酒楼卖了,或是找别人打理。”

  这第一个条件就开的让孟顺义心疼了,卖了自己的酒楼或是把酒楼给别人打理,自己都不愿意啊。

  木子风又继续说道:“第二,我会选址新的酒楼,但是酒楼要你们出钱买,还包括装修、请厨娘、跑堂等等。”

  木子风看柳二娘还能淡定,就说了第三个条件:“第三,该说分红了,酒楼的进项我们五五开。”

  说完,柳二娘、孟顺义和太平都不淡定了,这叫什么?人家出钱买了酒楼和人,你却还要五五开。

  太平和孟顺义都觉得木子风根本不想和他们做生意,连柳二娘都觉得欺人太甚。

  柳二娘沉下气,说道:“那公子能给我们什么?不会就是制酒秘技和一块招牌吧。”

  木子风笑着说:“暂时只能给你这个,当然既然是自家酒楼,偶尔我也会给你们出出主意,比如怎么把菜做的好吃一点,花样多一点。怎么招揽客人之类的。这个我不急着你们答复我,但是……”

  木子风特意停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彻底打碎了柳二娘和孟顺义的心思,说道:“如果,你们今天就答应的话,分账五五开,但是,如果,过了今天,你们再来和我说的话,那就是六四开了,听清楚啊——我六。”

  孟顺义凄惨一笑,这哪是合作啊,这才是卖身啊。

  柳二娘也一时不能接受,他看了看孟顺义,已然明白。还是客气的说了句,“我们夫妻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木子风笑了笑,掏出钱,说道:“不管合不合作,这饭钱、还有之前的损失还是要收的,做买卖,大家都不容易。”

  说完,将钱递给孟顺义,然后走出了酒楼。

  孟顺义看着手里的钱,对柳二娘说:“二娘,算了吧。他们是什么身份,我们是什么身份,人家压根没想合作。这木公子看中我们,是要让我们卖身给他干。我们守着自己的酒楼多好。”

  柳二娘没说话,走到木子风刚刚吃饭的酒桌前,摇了摇酒壶,吃了几口菜。

  孟顺义说道:“二娘,你要是饿了,我让厨房给你做,你干嘛吃人家的冷剩菜啊。”

  柳二娘说着:“这菜是冷了,但味道还是对的。这酒上了,还是满的。”

  孟顺义很奇怪,说道:“二娘,怎么了?”

  柳二娘对孟顺义说道:“他刚刚说他知道做天下最烈的酒,还知道怎么让菜做的好吃一点,花样多一点。”

  孟顺义不以为意,说道:“那有怎么样?酒再烈能好喝到什么程度,菜好吃能好吃到哪里去?咱们的厨娘都是远近驰名的手艺啊。二娘,你可别犯傻啊。”

  且不说柳二娘、孟顺义这边如何打算。

  木子风挺好奇这孟氏夫妻会如何应对。

  “太平,你说那个老板娘会不会答应啊?”木子风还是很期待柳二娘来找他的。

  太平握着拳头说道:“如果她敢来,我就出高价买她。我多少都出得起?”

  木子风没法跟一个富婆比,摇摇头。

  但是太平又说道:“但是我觉得她又不傻,别说六四分账,就是五五分账也不干啊。照你的意思,他们如果没有足够的余钱,不卖了自己的酒楼怎么在京师买酒楼呢。”

  木子风想想也是,他又问道:“太平,如果是你,你会不会答应?”

  太平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木子风说:“我一定会答应,因为我知道你心中早有打算,一定会让酒楼成为天下第一酒楼。但是,如果我是那个老板娘,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一定不会答应的。”

  木子风点点头,他也冷静下来想清楚了,自己刚刚是热血上头了。又问道:“那你就放弃了让酒楼成为天下第一楼的机会,你觉得她会放弃?”

  太平说道:“我想,现在柳二娘想的是,可恨我非男儿。如果我是她,我会让孟老板跟着你去京师看看,看看你的制的酒怎么样,好好了解你一下。但是,我今天看那个孟老板是不能同意的,他已经彻底被你的六四分账打消了念头。所以,柳二娘嗟叹:‘可恨我非男儿’了。”

  木子风哈哈大笑。

  木子风心中对身在这个时代有事业心的女人很惋惜。也许是因为他妈妈就是有强烈的事业心,她自己打拼,在全国各地开酒店,忙的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木子风并不会怪自己的母亲没有时间照顾他。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母亲供他吃喝,花钱出国治病,这是她对儿子的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没有她,木子风可能早死了。后来木子风曾在酒店打过工,本来他妈妈想让他继承自己的事业,后来,木子风觉得太累了,而且也不是他想做的事就放弃了。

  木子风背手,叹了一口气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愿天涯若比邻,有缘人再相聚吧。”

  太平听了木子风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木子风,你该不会真的喜欢那个柳二娘吧。”

  木子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是喜欢她,是敬重她、佩服她。天下像这样的女子能有多少,有多少女子是被拘在深闺哀怨,每日周旋于家长理短。于是就头发长见识短了。太平,你有多幸运啊,你可能是这个世上最幸运的女人了。”

  太平摇摇头,说道:“我不要做幸运的女人,我想做幸福的女人。”

  木子风想了很久,说道:“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已经拥有不少了,再要求的更多就会失去一些原本你不珍惜的东西。”

  太平没有犹豫,说道:“我要自己选择自己要的东西,而不是让老天给我。”

  木子风忽然觉得秋风有些萧瑟,“太平,给我一点时间,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我们都不要后悔。”

  太平笑着点点头。

  木子风不想陷入尴尬,换了一个八千里外的话题,说道:“今天晚上的月亮应该很圆,我们到时候爬屋顶看月亮好不好?”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