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 历史

    类型
  • 2019.08.12上架
  • 29.54

    连载(字)

137位书友共同开启《风起太平岁月》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魂飞九州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764 2019.08.11 21:13

  “我这是在哪?我怎么飘乎乎的?这里是天堂吗?”一缕无主的游魂飘荡在白茫茫的世界里,这一缕游魂的主人刚刚心脏病发,魂飞天外,不知身在何处。

  “子风,我儿啊,你醒醒。”郜宜民听见远处的哭泣声,循着声音身子就飘了过去。

  子风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隐约看见榻上躺着一清秀少年,胸前挂着一块时而反光的玉佩,有些眼熟。

  坐在塌边的一个老头子,英武不凡,只是如今泪流满面,哭喊着:“儿啊,儿啊。”

  郜宜民试着靠近那少年,但是原本飘飘乎的身子好似被一堵墙挡住,怎么也靠近不了。

  而此时木府门外来了一位破布阑珊的道士,“就是这里了,还来得及。”说着话就要迈步上台阶,门房及时拦住了他。

  门房把人拦住,“乞丐,走走走,晚点来,晚点就有吃的发了。”

  “等等,你们府里是不是死人了,我是来救人的。”道士说道。

  门房一听,原来这个乞丐还是个神经病,“府里没死人,你赶紧走,赶紧走。”

  “不可能,刚刚就死了一个人。”道士不相信,坚持要进去瞧个究竟。

  这时,木府的管家木兴跑了出来,“干什么呢?”府里出了大事,木兴遵木琨的命令,要布置木子风的丧事。

  “木管家,没事,来了个疯子。”

  “管家?管家,府里是不是死人了,快让我进去,他还有救。”道士赶紧摆脱门房的拉扯,对着木兴大喊。

  木兴闻言就是一惊,少爷刚没,怎么?难道?“你?你是大夫吗?我家少爷刚刚气绝,还有救?”

  道士点点头,急忙回道:“赶紧带我去吧,日落西山,魂飞魄丧,就死绝了。”

  木兴赶紧把这道士引了进去。按说平日里,他本该先回禀木琨,但是事急从权,若是这道士所言非虚,少爷就有救了。当然,木兴也想过这人是否是混混骗子,但是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敢在木府撒野,那就是进了鬼门关了。

  “老爷,老爷,外头有个大夫说,少爷还有救。”木兴回禀木琨。

  木琨刚刚已经心力交瘁,不知该如何是好,老年丧子的痛让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也不免失魂落魄,等木兴又喊了一遍后,木琨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子风还有救,没死?”

  木兴点点头,手指着门外,“人就在门外,他说,日落西山,少爷就魂飞魄散,死绝了。”

  木琨愤然一拍旁边的桌案,“那还不快叫进来,我糊涂了,你也糊涂了吗?”

  等到道士进了屋子,一番客套词后,道士让周围人都出了屋子,只留了坚持要留下的木琨。

  道士拿起木子风胸前的玉佩,仔细端详了一下,像是在确认什么。而后手掌透过玉佩按在木子风的左胸前,嘴上不停的念咒。

  而此时的郜宜民也看到了这个来自云泽山的李清风道长的背影,他的视线比刚才要模糊了不少。自从他开始念咒,郜宜民就好像听到了一阵又一阵的钟声。

  道士又将玉佩挂在少年贴身处,用针扎在少年的心头上,血和玉佩相互接触。

  血落而消,道士猛地一掌打在少年胸口,高呼:“魂归,气来。”郜宜民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掌力将他推向了木子风的方向,原本在郜宜民面前的墙也忽然间碎裂了。

  木子风胸口一压,又猛地反弹。道士收掌,少年恢复了呼吸。睁开眼的却不再是身体的原主人。

  道士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将胸口的玉佩取下。转身对木琨说道:“好了,木公子已经活了。这玉佩算作你们的答谢了。”

  木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赶忙检查儿子的呼吸,发现真的有呼吸了。

  木琨作揖答谢:“多谢仙人,不知我儿何时会醒。”

  道士摆手道:“贫道非仙人,大人放心,他很快就会醒。贫道告辞。”说完就要离去。

  李清风一甩衣袖,木琨眼前一晃神,人已经不见了。等木琨追到门外时,人影全无。

  木琨定了定神,对木兴说道:“木兴,此事全府上下不许张扬,对外就说子风重伤,被游方大夫医治好了。”

  “是,老爷。老爷,少爷真的好了?”木兴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木琨带着木兴进了木子风的屋子,“子风已经可以呼气了,那个道士说子风很快就会醒,真是不敢置信啊。”

  木兴看着木子风起伏的胸口,心下大定。又想起一事:“老爷,这次公子参加大比武,按说以公子的身手,不该如此惨败啊。”

  木琨神色突然凶狠起来,“此时定有蹊跷,你暗中仔细查查。府里府外都要查。”木琨望着木子风惨白的脸色,神色放缓又说道:“别让子风知道。”

  “老爷,少爷有些事也该知道了。”木兴说完,见木琨没有说话。又说道:“老爷,少爷这次比武失败,那和宋家的亲事会不会……?”

  木琨摇摇头,给木子风拉了拉被子,说道:“现在先不考虑这些,等子风醒来再做打算。”

  木兴点点头。

  忽然外面又传来一阵嘈杂声。

  木兴走到了屋外,看见是木琨的几个妾侍,当然她们是不敢闹的。带头的是薛氏和木府的二公子木子云。

  薛氏看见木兴走了出来,轻轻地推了推木子云。

  木子云还是个七岁孩童,今天来这里,只是听他小娘说,他的兄长死了,于是就哭闹着过来了。他哭着问:“兴伯,兄长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不让我进去见兄长。我要见兄长,……”

  木兴给小子云擦了擦眼泪,扫视了周围一圈,除了子云的抽泣声,周围静默一片。木兴也不说话,拉着子云就进了屋子。

  子云一进到屋子,就扑到了子风的身上,“兄长,兄长,你醒醒。你别死啊。啊啊啊。”

  木兴给屋子掌灯。

  木琨知道又是府里女人在作祟,恨不得自己的长子早死。他拉起子云,说道:“把眼泪给我擦了,木家的男人不许哭。”

  这就是双标的木琨,他也不看看自己的眼睛现在还红着呢。

  子云最怕的就是他父亲了,闻言马上就停止流泪,用袖口擦着眼泪和着鼻涕。擦完后,就跪在塌边,轻声抽泣。

  木琨看着小小的子云,想到当初的子风在他这个年纪时的样子,心软的不行。“你兄长没死呢。小娘胡说八道你也信,教了你几次,就是不长记性。”

  子云猛然抬起头,一边擦着鼻涕,一边说道:“爹,真的吗?”

  木琨点点头。

  子云由悲转喜,高兴的又喊了几声兄长。

  这下子把木子风吵醒了。

  郜宜民觉得自己睡了很深很深的一觉,睡梦中听见嘈杂声,嘟囔了一句:“吵死了。”

  木琨和子云都是一惊。子云听见兄长说话,以为兄长在睡觉。想要把他叫醒,又喊了几声。

  木琨耳聪目明,不再是之前的失魂落魄,他现在很清楚的听到了子风的声音。也跟着喊了几声子风的名字。

  郜宜民嘟囔了一句后,感觉声音又强烈了几分。想要再次张嘴说话,但是感觉喉干嘴涩,勉强说了句:“渴。”

  然后马上就有清水送到嘴边,这一杯清水仿若注入了一股力量,原本疲软的身体开始有了些生机。

  郜宜民试着睁开眼睛,开了,光线很昏暗。他想要伸出手按床边的开关,但是手一伸出来,就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握住了。郜宜民心下一惊,谁?

  “子风,你醒啦。”

  “兄长,我可算把你叫醒了。”

  “少爷,你终于醒了。”

  郜宜民的视线开始清晰,他看到了身边的人,认识也不认识。这不是自己刚刚做梦梦到的人吗?这个小屁孩又是谁?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

  “子风,我是爹啊。”木琨抓着儿子的手说。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人是活了,但是脑子是不是伤着了。

  “子风?爹?”郜宜民看着这位中年男人,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这不是梦。

  自己心脏病发死了,然后魂魄来到了这个地方?这是哪里?

  郜宜民装晕,暂时晕遁了。该怎么办?

  郜宜民思考了一夜,觉得好不容易又活一次,自己可以不用因为心脏病而苦恼,多好啊。所以,他满心欢喜的等待第二天的来临,等待他的新生活。他要以失忆的状态接受这个新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