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算盘压阵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638 2019.08.20 12:11

  木子风见太平不依不饶,心中还真有点慌。不过面上怯露,懒懒的说道:“行行行,你说。”

  太平说道:“你知道我们宋府家大业大,产业众多,所以每年我们都要核对大量账目,单是账房先生就府里的就有几十位。我娘很头疼,账目繁杂错乱,总是今年算去年的、去年算前年的,我想让你三天之内把账房里现有的账目算清楚。我先提醒你,这账要是留给账房算,要算三个月的,你做不做?”

  木子风一听还真的挺难的,别人三个月,却让他三天内算好。但是木子风看着太平那得意的样子,尖尖的小鼻子都翘上天了,就不想如她的意。“你先让我看看账本吧。”

  太平讶异道:“木子风,你没事吧,这用看吗?你做不到的。”

  木子风双手插胸,装出一副气定神闲样子,说道:“郡主,我以为你昨天看过我化水为冰的神迹,应该会对所谓天下不可能的事有一些怀疑。但是,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这么,唉。我木子风敢说就敢做。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太平被木子风的气势镇到了,没错,昨天那化水为冰真就是不可能的事,可是现在院里的人都能做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太平突然觉得三天算三个月的账,真的不算什么。怎么可能?不可能。

  “好,你要看,我就带你去看。”太平觉得木子风是死鸭子嘴硬,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带着女装丫鬟木子风去账房,但是到了账房门口被拦了下来。

  “你不能进去。”木子风被拦在外面。

  太平对守卫的说道:“我带她进去一下,马上就出来。”

  “郡主,夫人有令,账房闲杂人等不能进去。小的们不能失职啊。”

  “好,那就我进去,你在外面等一下。”太平让木子风留在门外。

  等太平出来后,就带着木子风走到不远处说话。

  “郡主,怎么样?账本呢?”

  “没有带出来。刘先生说,没有我娘的命令,谁都不能私自把账本带出来。”

  木子风闻言,笑道:“郡主,我进又进不去,账本又出不来,你让我怎么算账?”

  太平一抿嘴,说道:“我不管,这也算在第二件事里,你想个办法进去呀。”

  木子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唉,女人啊,女人就是麻烦。他很明智的选择不跟太平讲理,心下张望,想要设法偷偷溜进去。忽的看见一个人从账房里出来,“唉,那个人是谁啊?”

  太平向着木子风手指的方向看去,说道:“那个就是账房的刘先生,是账房的管事。”

  木子风对着这个刘先生一通看,身材还可以,就是脸有点黑,还有一把羊胡子。

  太平奇怪的看着木子风,“你看他干嘛,他不会让你进去的。”

  木子风打量着远去的刘先生,心里发乐,便道:“郡主,是你说让我自己想方法进去的啊。我想了办法,你要配合我的啊。”

  “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咱们回去再说,这事要等到晚上行动。”木子风就和太平回到独院。

  等回到独院后,木子风就和太平说了自己的办法。

  “什么,你要扮成刘先生的样子进去?”

  “对啊,只有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顺便查账。”

  “可是,你也不像啊,再说他有胡子,你没有胡子。就算是晚上,你以为守卫不会检查吗?”太平觉得这个办法不行,尤其是在家里装神弄鬼,心里怪怪的。

  木子风不以为然,“我怎么不像了,衣服穿一样的,我和你一起进去,守卫怎么会怀疑呢?至于胡子,我想到两个办法,你二选一。要么去刮羊胡子,要么就把刘先生打晕了,刮了他的胡子给我贴上,不就行了。”

  太平皱着眉毛,想起什么,问道:“木子风,你昨日进到府里,是不是打晕了一个家丁?”

  “对啊,要不然我怎么会穿着家丁的衣服来见你呢?”

  太平气死了,“你——,宋府不是你胡闹的地方。你给我老实点。”

  木子风却觉得冤枉,“我是想老实点,可是你们不让我老实啊。你看,你还让我想办法进闲杂人等不得入内的账房呢?”

  “你——”太平无语。

  “好了,好了。又不是杀人放火,再说,我要是有办法,三天内算好你们三个月都算不好的账,我看你怎么感谢我?”

  “痴人说梦。”

  接下来,木子风就开始换装,太平只得寻了些许羊毛来给他。等到夜黑风高的时候,跟着太平去账房。

  二人顺利的进了账房,木子风赶紧自己进了蒸笼,拉扯着衣领,说道:“太热了,有病啊,密不透风,人都热晕了,还算什么账?”

  “白天有冰,有人扇风的,大晚上没人了,当然热了。你赶紧看吧。就是这一桌子。”太平点上油灯。

  木子风随手拿起一本账本,翻了几页,说了句话,让太平都笑晕了。他说道:“郡主,你帮我看看,这写的都是什么啊?”

  太平一愣,哈哈哈大笑起来,她都忘了这个古灵精怪的木子风不识字了。

  “喂,你笑什么啊?被点中笑穴了吗?”木子风见太平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扶着腰笑个不停,这眼泪都快被她憋出来了。

  太平尽量不去想那笑点,放松了一下面部肌肉,说道:“木子风,你,你,哈哈哈。你都不识字,你还看什么账本啊?算了,我让你再做其他事情好了。”

  木子风摇摇头说道:“唉,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算账、算账,当然是算了,用的做认字吗?你找个人把账报给我听就好啦。”

  “你——歪理。哼,好,你是接了,三天之内把这些账算好咯。”

  “我再看看,你先跟我说说这些账啊。还有这个是干什么用的?”木子风看见一个小木盒子里放着一些长短不一的木棍问道。

  太平指着这些木棍,眼睛盯着木子风,已经是在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木子风了,“木子风,你不知道这个是什么?那你还算什么账。本郡主不陪你在这玩了。”

  木子风拉住太平,“喂,你要说话不算数吗?你就跟我说说这是什么嘛?它很了不起吗?不就是根小木条吗?”

  太平甩开木子风的手,心想,算了,算了。他失忆了,心智有问题,把他当小孩子看吧。太平平心静气后,说道:“这是算筹,用这个来算数的。”

  木子风脖子僵了,耳朵也带着回声,突然,电光开过他的七窍,顿时恍然大悟,看着手里的算筹,说了句:“原来你们才进化到用算筹来算数啊。”

  木子风觉得这个世界的人实在是太可悲了,想到前世一秒几亿次计算的计算机,真是怀念啊。不,他不会说出来的,这个秘密实在是太惊人了。

  太平看着发呆的木子风,推了一下,说道:“你说什么呢?”

  木子风放下算筹,把账本放回原处,“郡主,第二件事我接了,咱们明天晚上就来算账吧,你给我报账。晚上算,白天休息也算三天。”

  太平不敢置信,这人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真的敢做啊。“你,你说真的?”

  木子风肯定的说道,“恩,好了,咱们先回去吧。你记得明天找些工匠给我,我有要事让他们去做。”

  太平愣愣的跟着木子风回了独院,木子风在睡前回忆了几遍自己的珠算口诀,就安心的睡了。而太平则又失眠了一夜。

  一大早,太平先叫人把木匠派去给木子风。一个算盘,几个工匠一起做,很快就做好了。于是,木子风就让他们做马车。本来,木子风已经在木府做了两辆马车,现在被扣在木府,如今只能再做了。还有一些便捷的出行工具也要配好。

  冬雪避开木匠,偷偷问木子风:“木公子,马车府里就有,郡主到时候会给你派车的,用得着特意做一辆吗?”

  木子风忽然想刷新一下这些人的眼界,问道:“你知道宝马吗?哦,不是。你知道奔驰吗?你知道丰田吗?我知道你不知道,这些是老子以前的坐骑,但是老子现在一个都看不上了。老子要做的是马车中的兰博基尼,玛莎拉蒂。懂吗?”

  说起车,木子风就想起自己的车,现在估计还在停车场吃灰呢。他有两辆车,一辆是他妈送的奔驰,一辆是他清了自个家产买的丰田。他爸为此还训了他一顿。买什么不好,买丰田。

  木子风原本是想买路虎的,但是本钱有点见不得人。一气之下,出门拐个弯就进了丰田4s店。还偏巧遇上一个善良纯洁的女销售,也不知怎么的就鬼使神差的付钱了。

  好了,这都是野史。

  忙了大半天,盯着木匠做活,也累了。木子风就先补个觉,晚上还要打工呢。等起来后,又拿出全球第一把算盘练了练手。

  晚上,顶着黑眼圈,有些迷蒙的太平和精神充沛、嗷嗷待战的木子风再一次潜入账房。

  木子风拿出了自己的算盘,甩了甩算盘,啪啪啪,刷刷刷,声音贼好听。

  太平看着木子风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木子风把算盘高高举起,摆了个酷酷的造型,说道:“擦亮你的眼睛,竖起你的耳朵,听好了。这就是未来大名鼎鼎的算盘了。账房先生必备,碾压一切,算数不愁的,噔噔噔,算盘。”木子风一番搞怪的操作,只是暴露了他的假胡子。

  太平以为他能怎么样,虽然这个算盘跟他一样古怪,但是三天算好账,怎么可能呢?她拍着桌上的账册问道:“你要用这个算?”

  “对。好了,快开始吧。你给我报账吧。先算哪本?”木子风迫不及待要一展身手。当然,他也有点担心算不完。

  太平先找了本已经算过的账,先看看他的本事,“这本,这本已经算过了,你再算一遍,对对账吧。”

  木子风知道太平要考他,就答应了。

  于是,一人报、一人打算盘,开始算账,一本账还没报完,太平已经满头大汗了,不是热的,而是急的。不可置信,这么快吗?木子风还一个劲的让她快点报。太平看木子风似模似样的专注,真有点恐慌,要是账对上了,那还了得。

  中途,木子风停了几次,记了几次数目,主要是防止中间算错,要全盘再算。大概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太平报完账,木子风把结果记了下来,用的是阿拉伯数字,太平当然看不懂了。木子风一报数字,太平一核对,脸都白了。

  脸真的是可以吓白的。但是在晕黄的蜡烛光下,太平的脸有点惊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木子风还觉得他打得慢,有的地方都是磕磕绊绊的打下来,不过越到后面就越上手了。

  木子风用手在太平眼前晃了晃,“郡主,怎么了,不对吗?不会吧,没事没事,我们再来一遍。出师不利,再接再厉。”

  说着,木子风把算盘啪啪一复原,再揉揉手指,对太平说道:“开始吧。”

  太平也不相信,又拿了一本账本,严肃的说道:“不算刚才的了,算这个。”

  木子风看她严肃的神色,就不触她的霉头了。又是一炷香左右的功夫,算好了。木子风一报账,太平一核对,又对上了。

  太平什么话也没说,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良久、良久,太平都没法从木子风营造的世界里走出来。

  木子风见太平又发呆拖时间,就用账本敲了一下太平的的头,回神的太平是暴怒的,直接对着木子风拳打脚踢,打的倒是不重,但是冤啊,木子风又不敢喊大声,怕把守卫喊进来。

  太平使了劲,消了气后,看看窝在一边的木子风,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木子风一人偷瞄那落寞的背影,暗自纳闷,“她不会被狗咬过,狂犬症发作吧。”

  太平刚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马上又走了回去。

  木子风刚刚升起太平要耍赖的念头,就看见太平又走了回来。“呵呵,我还以为你耍赖呢?还有,你有病吗?干嘛无缘无故打我。”

  太平丢下一句:“这账不算了。”

  木子风揉着身上被打的地方叫道:“什么!不算了,你要反悔啊。堂堂郡主,你说话不算数。”

  太平一屁股坐下来,势要谈成交易,说道:“我改了,只要你能把这算盘的用法告诉我,这第二件事就算成了。”

  木子风也坐了下来,两人对坐在桌子上,“哎呀,你有点脑子啊。瞧上了算盘。是啊,我要是不告诉你,它怎么用,你就是有算盘也没用。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算第三件事情。”

  太平皱着眉头,她小瞧了木子风,不,所有人都小瞧了木子风。这个不识字的木子风比谁都厉害。

  太平退了一步,“这账我不用你算了。第二件事情算成了。既然你喜欢做买卖,我跟你做笔买卖,我花钱买算盘的用法。”

  木子风笑了,“郡主或许忘了,我跟你交易的要求里,有一条是你要给我提供人力、物力、财力帮我送到巴蜀。所以,我不需要钱。”

  见木子风油盐不进,太平很苦恼,问道:“那你就没有什么其他想要的吗?”

  木子风想不到什么是她能给的,“唉,除了郡主现在给我的自由,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两人不欢而散。

  这是第三个不眠夜了,自木子风来了之后,太平就没睡好过一觉。整日里昏昏沉沉、神神叨叨的。

  木子风为什么不教太平打算盘呢?因为木子风想抓紧时间逃啊,哪里还想和这个太平郡主玩天才教师和野蛮学生的游戏?

  木子风加紧准备出逃,而太平只能让人再做了一把算盘,自个闲来无事,在那拍拍打打,试图弄清其中的奥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