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解密海上奇事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332 2019.09.05 21:23

  “多谢,你是金小姐的表哥?贵姓?”

  “是,免贵姓王。”王铭玉树临风,长得怎么样就不说了,但是站起来比木子风高半个头,

  木子风回礼道:“哦,王公子。我没有被风浪吓到,我是被秦老大吓到了。”

  秦老大坐在篝火边吃肉,听到这话,笑道:“哈哈哈,公子,我秦老大也就是运气好,遇上金小姐。要不然,十个秦老大也得在海上送了命。”

  木子风没回话,而是回身对太平小声的说道:“太平,让人拿兵器。秦老大是个杀人犯。保护金小姐。”

  太平接过木子风手里的肉,听到这话,猛然抬头看他。木子风眼神坚定还有一丝担忧。

  她不敢犹疑,马上不做声,悄悄带人回到马车边上,取了兵器过来。

  在她们回身取兵器之际,木子风喊道:“秦老大,我这好酒当配英雄,你要不要过来尝尝。”

  男人那个不好酒,秦老大刚刚也闻到了木子风的酒香,心里痒痒极了。“好。”

  木子风换了一个大碗,给秦老大倒上酒。“请。”

  “多谢。”秦老大接过酒,痛快的一饮而尽。

  大伙不可能不注意到有人拿了兵器到边上,尤其是她们要靠近金小姐。

  金小姐看着她们取了武器过来,不知道什么意思,问道:“安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木子风知道自己和金小姐是一面之缘,不可能信任自己。“大憨,你到金小姐边上,保护她。”

  “木公子。”大憨看着刚刚还跟他喝酒吃肉的人,突然拿起兵器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他还是放下肉,退到金小姐旁边。

  其他人也放下手里的东西,有点虎视眈眈的看着木子风。

  春夏秋冬四人上前围着秦老大,木子风笑了笑,退后几步。“秦老大,我的酒不错吧。”

  “木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害我。金小姐,救我。”秦老大看着四人拿着长枪对着他。

  木子风对着金小姐说道:“金小姐不要担心,我不是要害谁。而是秦老大是杀人犯,我要抓他。”

  金若男的心里原本是忧心忡忡,突然被木子风无厘头的话弄糊涂了。“木公子,你之前见过秦老大吗?”

  “我没有见过他。”秦老大大喊道。

  “我确实没有见过你,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想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金小姐不明白了,既不是之前认识,怎么见面就说人家是杀人犯呢?在场众人无不一头雾水。

  “各位,秦老大的杀人是大憨兄弟刚刚告诉我的。”木子风手指指着金若男旁边的大憨。

  大憨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听人命令。突然看见木子风手指指着她,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没说。小姐,我没说啊。”大憨急得满头大汗。弄得好像他杀人了一样。

  金小姐明显脸色不好,看木子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说道:“木公子,大憨老实,你找个证人也应该找我这样的,才能立得住脚吧。”

  “好,那我就找小姐你了。我想问金小姐,你们在海上遇到秦老大的时候,秦老大当时是个什么状态?”

  金小姐一听,这有什么不能说的。答道:“当时太阳很晒,秦老大汗流满面躺在船板上,这事很多人都看见了。秦老大,我没说错吧。”

  “没有。这事,秦某绝不敢忘。”秦老大说完还看了木子风一眼。

  木子风又问秦老大,“秦老大,你的同伴是怎么死的?你还记得你怎么跟金小姐说的吗?”

  秦老大眼神闪烁,但是话倒是流利,说道:“我怎么会忘。我们遇上了风浪,飘了很远,没水喝,我的同伴活活渴死了。我老秦命好,几天后遇上了金小姐的船才救了我的小命。还是大憨兄弟帮我埋了同伴的尸首。”

  木子风现在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真的有了更深的体会。

  木子风问道:“金小姐,想必你们应该时常有出海。海上没水喝确实是难以忍受的。各位,秦老大的同伴被活活渴死,也就是说秦老大在遇上你们之前已经好几天没喝水了。秦老大怎么会满头大汗的被你们发现呢?他身上哪儿来的汗呢?”

  众人陷入沉思,发觉这还真是奇怪。

  金小姐突然明白过来,说道:“秦老大还能出汗也就是说在我们遇上他的之前,他应该喝了水。既然他还有水,那他的同伴就不可能是渴死的。”

  “既然不是渴死的,那为什么秦老大要撒谎呢?因为是秦老大杀了他的同伴。秦老大,你还要狡辩吗?”木子风看着渐渐凶狠的秦老大。

  秦老大一拱手,说道:“好,木公子。没错,人是我杀的。你没有出过海,你不知道那种等死的感觉。我要不杀了他,那我们两个都得死。”

  很多人会装进秦老大的设置的‘为了活而杀人’的人性圈套。人性很复杂但也简单,就像‘人’字一样,看过的都会写,想要写好却很难。人性要套进秩序的法理里去看,才能彰显公平、公正。

  “人为什么不是趴着,不是在地上爬,不是在地里打洞,那是因为我们是人,不是畜生。你有什么资格去剥夺你同伴的性命。如果这个天下的人都像你这样为了一己之私可以随意杀害别人,人何以为人?我们能像现在这样活着,是因为我们有秩序,是秩序让我们能井然的生活,而你就是破坏秩序的人。我不认识你的同伴,但今天我遇上你,就是冥冥中的安排,让我抓你,你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你代价。”

  秦老大语气渐渐加重,问道:“你是谁?你凭什么抓我?”

  “谁都可以抓你?因为天理难容。秦老大,束手就擒吧。”木子风站在秦老大的包围圈外,但还是感觉到那股困兽犹斗的凶悍气息。

  “哼,休想。”秦老大脚下踢起沙土,飞扬到春华和夏雪的面前。之后向前冲来,这是要擒下刚刚出尽风头的木子风啊。

  千钧一发之际,一支箭飞来,射穿了秦老大要抓向木子风的手。木子风被人一拉,身后是寒冬和腊月,两人一脚将秦老大踢飞。

  春夏秋冬这时跑了过来,长枪落下,秦老大不得动弹。

  木子风拦下四人,“别杀了,明天送到前面的县衙。”

  太平这时也跑过来了,手里拿着弓箭。

  木子风对刚刚那一箭还有点发憷。“啊,你下次能不能不要用箭。这有准头么?刚刚差个一分就射到我身上了。”

  太平拍拍木子风的肩膀,“你放心,我不会差一分一厘一毫的。”

  周围的无关群众都围靠在金若男的车架边上。群众都是用来干嘛的,开头质疑、过程中看热闹、结束后叫好的。

  看到杀人犯在自己面前被抓,一股脑开始叫好。金小姐和她的侍女也走出包围圈,看了看被困在抢下哀嚎的秦老大。

  金小姐微笑着说道:“木公子,真是奇人啊。我等真是没想到这秦老大居然是杀人犯。还以为是做了好事,刚刚真是惭愧。”

  太平抢话道:“金小姐,你救人怎么会错呢?要不是你救人,哪里有他在这里显威风呢?”

  金小姐笑得更灿烂了,“木公子是大才啊,如果不是木公子瞧出端倪,我们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太平根本不给木子风说话的空隙,“哎,金小姐,这你就说错了。不是他才学好,是他的脑回路跟我们一般人不一样。”

  “脑——回路是什么?”

  ……

  太平拉着金若男研究起木子风的脑回路。木子风只好摸摸鼻子去处理尾巴。

  秦老大的手被箭射穿,流血不止。木子风把他的另一手用手铐拷在马车上,让大憨拿了药过来,倒了些酒。

  “多谢,让我醉死,也省的受这罪。”秦老大以为木子风要给他喝酒。

  木子风没有棉花,只好用布了。把布用酒浸湿。

  “秦老大,你要是条汉子,就不要动,给我咬着它。”木子风又拿了一块木头给秦老大咬着。秦老大不明白,依言照做。

  木子风让大憨绑了秦老大的脚,握着秦老大的手腕,用浸湿的酒精的布去擦伤口。那个滋味,啧啧啧。

  “啊啊啊。”秦老大刚还咬着木块,但是他疼的张大嘴,木块掉了出来。

  “木公子,你——你要杀就杀,没——必要折磨我。你杀了——我。啊啊啊。”

  木子风觉得用布太麻烦,拿了酒碗直接就都在秦老大的手上。秦老大疼的啊啊叫。

  “秦老大,你有种没种,不过是一碗酒而已。”

  “你个娘西屁,老子有种,你他妈来一刀在自个身上,然后把酒淋上试试。你要是不叫,老子就是你孙子。”秦老大头敲打着车轮,抬着头大骂。

  “行了,行了。你看,我还给你打了一个蝴蝶结,多漂亮啊。”木子风很满意自己的第一次作品。

  秦老大刚才不敢看自己的手,无奈任木子风施为,现在低下头看看,伤口好像包扎好了,还是很痛的。他看到那个所谓的蝴蝶结,觉得莫名其妙,这人就是个魔鬼啊。包扎我的伤口,还倒酒折磨他一番。

  秦老大恶狠狠的说道:“木公子,敢问你的名讳,老子到了地下,一定帮你问问你什么时候下去陪我。”

  木子风哈哈哈大笑,说道:“秦老大,不怕告诉你,鬼见愁木子风。你要是去了下面,可别胡作非为了,说不定我已经在那里恭候大驾了。”

  秦老大听的心慌慌,什么叫在下面等着他。难道他还会比自己早下去不成,难道这人真是冤鬼派来的不成。

  这一夜被秦老大的事情搅得人好不心乱,如果说被秦老大这个杀人犯吓到还不至于,大家更多的是被木子风吓到。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突然出现,又突然在他们中间抓了一个杀人犯,手下还有这么厉害的护卫保护。人们的心思很乱,很多人晚上睡不着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