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师徒俩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489 2019.08.21 14:29

  蒋氏继而打起感情牌,说道:“木贤侄说笑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老身做不到。贤侄所言极是,钱财并非无往不利。我们宋木两家向来交情颇深,你可能不知道,你爹和我家老爷是结拜过的,两家亲如一家。虽然你和太平的婚事还没谈下来,但是,咱们两家情谊犹在。贤侄,老身可以代表宋家向你保证,以后,只要宋家还在,木家就在。”

  唉,攀上交情了,这可就不是单单想要知道怎么打算盘了,而是想和木子风合作了。木子风知道,他虽然不是木琨的亲儿子,但是论血脉,他也不能不管木府。要是有一天,木子风走了,原来的木子风也没回来,那木子风的债就大了。木子风人都没走出京师,倒是操起了自己的身后事。

  木子风知道木琨一定在四处找自己,为着这份短暂的父子交情,他也要帮木家一把。

  蒋氏点中了木子风的死穴,看着木子风神色犹疑,就知道事情有七分可成。

  很快,木子风说道:“既然宋夫人能给我木子风这句保证,那小侄也当有所表示。我就在府上多留几日,教郡主打算盘。人多嘴杂,我的下落还是越少人知道为好,还请宋夫人为我掩护。”

  蒋氏当得起保证。之后,太平带着木子风就回去了。

  路上,太平却不知怎么的,跟在了木子风后面。她思忖着刚刚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是她泄露了。但是太平心里不是滋味。她现在连跟木子风说句话的勇气有没有,她怕木子风会指着她骂,骂她还好些,要是一句话也不给她,滋味更难受。不过,刚刚木子风指着她鼻子骂的样子可真是吓坏了太平,现在她没有底气说话了。

  木子风现在是女装,但是难免摆出男人的走姿,双手背后,抬头挺胸。活像只羽毛漂亮的大公鸡。

  “太平。”

  太平和木子风吓了一跳,哪来的声音?循着声音看去,是两个贵妇人啊。

  “大嫂、二嫂。”太平说道。

  木子风一听,赶紧低头哈腰。

  宋正业的妻子是杨氏,宋济安的妻子是司徒氏。他们娘家比起宋家,是稍逊一筹的。但是胜在蒋氏会挑媳妇,都是温婉大气的姑娘。妯娌间关系也好。

  杨氏拉着司徒慢走过去,说道:“太平,几日没见了,怎么气色看着差了些?”

  司徒氏拉起太平的手道:“手也凉,没见几日,怎么消瘦了?”

  太平突然间想到自己这几日无法安寝,整日里神神经经的,今天还被娘亲斥责、被木子风骂了一句,委屈极了。突然有人关心自己,那司徒氏在手间传来的热一下子蒸出了眼泪。

  杨氏、司徒氏一见太平快要落泪样子,相看一眼,怪道:“太平,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有嫂嫂呢?谁欺负你了?”

  太平擦擦眼泪,说道:“没事,没事。娘亲让我学算账,我觉得辛苦,被娘亲说了几句。”

  杨氏和司徒氏闻言,安慰太平道:“嗨,这有什么的?算账还比你练武辛苦吗?咱们要是学不好,就找几个贴心的人让他们帮你。只是,太平,女孩子家迟早要出嫁的,帮夫家管理家宅也是该做的。太平别哭了,我娘家送了些瓜果,很是新鲜的,一起到我屋子尝尝怎么样?”

  木子风听见这些话,有点心衰。要是用算筹算账,不说耗进去多少青春,是个人都要被活活累死吧。

  木子风叹了一口气,心中不免想起一些哲人的话: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他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杨氏刚刚看见一个婢女装扮的人堂而皇之的走在太平前面,而太平不说什么,后面的寒冬腊月居然也就傻傻的跟着。便和司徒瞧出什么不对来,一起拦住了太平。她们以为是哪家的小姐、或是宫里的公主来了,既然看见,也该见见。

  杨氏听见木子风叹气,就问道:“这位是?”

  木子风听到后,抬头看见杨氏和司徒氏正看着自己,慌忙间用手指指嘴巴,摇摇手。还拍了拍太平的肩膀,这是他习惯的工作。也不知道是从他前世的老爸那里学来的,还是基因里带着的。

  太平赶紧说道:“这是我新招的婢女,是个哑巴。”

  杨氏说道:“哑巴?没学好规矩吗?刚才看见他大摇大摆的走在你前头,还以为是谁呢?”

  太平说道:“嫂嫂说的是,是有点不规矩了,我会让嬷嬷们好好教的。”

  司徒氏问道:“为什么不让外院的嬷嬷教好再送来?怎么能让你的奶嬷嬷教呢?你要是缺婢女,嫂嫂这有不错的。”

  木子风低着头瘪嘴,不耐烦的听着这话。

  太平想了一招,说道:“这个哑巴很会算账,她是来教我算账的,顺便让嬷嬷教他规矩。”

  杨氏一听,奇了,这是哪家落魄的小姐吗?小姐也不该不懂规矩啊。但是太平这么说,也就是了。“太平,你这婢女还会算账,看不出来啊,人长得倒是真俊。多大了,夫家也在宋府吗?”杨氏根据木子风的身高推测,木子风个子比太平高,看着该是比太平郡主年长,按说应该是有过人家的。

  木子风听到这软绵绵的话,汗毛陡然竖了起来,脑海中有种不好的感觉刺激着他的胃酸。因为过去的一些经历,他听见海豚绵音就会不自觉的惊悚。高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还和他是邻居,双方家长就决定轮流送孩子上学。因为木子风身体的关系,他没有住校,而是每日接送回家。至于那个女同学,是因为不习惯住宿生活。

  起初刚认识那个女孩的时候,第一眼就不自觉的笑了。她可爱的像个瓷娃娃,漂亮极了,尤其是她有一头洋娃娃式的美发,柔软顺滑。木子风很想摸她的头发,但是,半学期的交流,并非有给木子风留下什么好印象。木子风本以为他遇到了传说中的公主,也许吧,反正他见识了所谓的公主病。这个洋娃娃公主最厉害的就是一口时而娇嗔时而凛冽的声音,娇嗔的时候可爱,凛冽的时候可怕。渐渐地,熟悉的关系,娇嗔也变得可怕起来。

  所以,第二学期,木子风坚决要求住宿,这理由很合理,家里人虽然有些担忧,但为木子风的懂事上进感到高兴。之后,木子风努力学习,分班的时候进了理科重点班,彻底和瓷娃娃诀别了。他们的关系也就停留在了高中,中间小道消息称,她有了男朋友。木子风还为那个男生默哀过。

  一直到木子风大二的时候听说了她的近况。她死了,患了脑癌。再见面,竟是一张遗像。一切有关这个女孩的消息都是不好的,不免在心中对这个女孩留给他的所有记忆都恐惧起来。

  木子风正发着冷汗,太平见木子风吃瘪发颤的样子,刚刚抑郁心情有了一点小水波。“她,应该没有吧,就一个人来的,娘亲看她会算账,就给我了。”

  司徒氏笑着说道:“你看,娘亲虽然说了你几句,不还是把得力的人给你了。人又长得好看,不过该遮掩些。等嬷嬷们教好了,你再带出来,免得她出错。”

  杨氏就盯着木子风打量,手轻挑起木子风的下巴,说道:“太平啊,你这婢女会装扮,瞧这脸妆还有这发饰,倒是挺新颖的。”

  木子风后退几步,躲到太平背后。

  杨氏笑道:“呵呵,就是没点规矩。”

  太平心里又是紧张的怕露馅,又是莫名的小窃喜,挡着杨氏说道:“是啊,是啊,娘还让她教我装扮呢?她不喜欢我一直穿男装。”

  司徒笑道:“母亲有心了,你可得好好学。”

  之后,太平谢绝了杨氏的邀请,带着缩手缩脚的木子风走了,木子风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脚下不停,规规矩矩的跟在太平后面。

  等木子风进了独院的门,把门关上。甩起衣袖大力的扇风,“好险、好热。”

  太平看着木子风狼狈的样子,努力憋着笑。

  木子风看见太平鼓胀的脸,没好气的说:“想笑就笑吧,我知道我现在比你好看。”

  一说这话,太平哈哈大笑。寒冬、腊月只是掩着面哧哧的笑。

  木子风决定以后的妆要往丑了化,安全。反正自己也看不见,恶心恶心别人好了。

  等吃过饭后,木子风就开始教太平打算盘。教了口诀,演示了一遍后,就让太平自己练习。

  四组练习:从1加到10,从1加到20,从1加到50,从1加到100,木子风边吃苹果,边看着太平打算盘。

  太平自负聪明,听了口诀后,觉得并不难,倒是觉得算盘神奇,有了征服的欲望。她开始练习,一开始还好好的,第一组、第二组很快就打出来了,但是第三组老是打乱。

  木子风知道教小孩子学习或是做作业,要做好心脏病发的准备。所以,当他看到太平开始抓头、自语的时候,就说了句:“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第三组的答案是1275,第四组的答案是5050,你慢慢打吧,打对了也要多练习几遍。我先去睡了。”

  太平听到这话,又忘记打到哪里了,气呼呼的看着木子风走远。

  这又是太平的一个不眠夜,不服输的太平挑灯夜战。

  木子风安心回去睡觉了,给自己的预备事项打钩了几项。清点一下剩余的,要开始给他的马车按弹簧、准备熏肉、腊肉。

  第二天一早,寒冬过来找他,说是太平请他过去。

  木子风过去之后,发现太平的黑眼圈已经很明显了。下垂的眼袋拉长了眼睛,这副模样为实叫人吃惊。

  “师傅,我已经练好第三组和第四组了,现在我打你看。”太平手拿算盘就跟拿着刀剑一样,哗哗哗摆弄一下后,放在桌上,开始打算盘。

  木子风盘腿坐下来,也不看她打算盘,拿起一个桃子吃了起来。这一盘是杨氏送来的水果,差不多成了木子风的晚餐和早餐了。

  等太平停下后,木子风走过去看了一下,“不错啊,可以,第三组通过了。”

  太平总算露出了一个笑脸,再接再厉,开始打第四组。

  木子风看见太平的灿烂的笑脸,突然觉得有点刺眼。他按住算盘,说道:“不用了。”

  太平转头问道:“为什么,我练了好几遍了。你这当师傅不要检查一下吗?”

  木子风心软道:“师傅免费再教你一招,1到100不用打算盘,心算就能算好。”

  太平惊讶道:“心算?”

  木子风拿了一张纸和一张笔,“我在纸上给你演示一下,你就明白了。1到100相加,不必从1计算到100,而是要寻找数字中的规律。我还是先教你怎么用符号来表示数字吧……”

  “木氏数字”(阿拉伯数字),木子风不想解释为什么叫阿拉伯数字,所以无耻的起了“木氏数字”。

  等太平明白木氏数字的用法后,当即觉得这种记法比写字要简单的多,而且更加清楚明白,一目了然。

  木子风又解释了加法结合律,一下子打开了太平的思维,太平很快就明白从1加到100的计算方法。

  木子风像一个认真负责的老师,仔细的讲解:“你看,这就是加法结合律对数字计算的简便用法。如果,在深入学习的话,可以找到连续数字相加的公式——就是一个计算法则。不管是1加到多少,还是从某一个数开始加到另一个数,只要两个数首尾相加之和,再乘以总共的项数,然后除以2就是答案了。不过,你没有学过乘法和除法,还是不要太急了,先学好加法好了。这加法中……”

  太平极为认真的听着木子风讲解,仔细的写下笔记。在太平眼中,木子风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是博学的圣人、先师。

  木子风讲了很久,口干舌燥,一口干了一杯水,说道:“就先讲到这里吧。算术要想学得好,还要多练。你可以把算盘教给别人学,要想真正学好算术,就不能用算盘打。它是一件工具,只会用工具的人也只能成为工具。”

  太平看着木子风,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高深的算术,却不识字呢?”

  木子风想了一下,说道:“文字是别人教的,算术是自己会的。而且,你不觉得这些文字都太难写了吗?这不利于知识的传播。要是能简化字形,规范字音,天下读书人会多很多的。”

  太平心中五味杂陈,几天的相处,她觉得自己才开始了解这个人,他不是一般人,一般人也无法了解他。“你为什么要去巴蜀?”

  木子风手撑在膝盖上,说道:“为了一个可能不能实现的梦想。哈哈哈,矫情了。其实,我是想找一个人,他叫李清风,他拿走了我的玉佩,我要找他要回来。我听说这人是个道士,在巴蜀一带出现过,我就想去找找。”

  太平起身,说道:“我去找我娘。木子风,找人这件事应该问我们啊。我们家有很多商队,走南闯北哪里没去过。只要让他们留意一下,一定能帮你找到李清风的下落。”

  木子风一听觉得有戏,说道:“那你帮我去问一下,就算找不到人,要是有见过的,给我一张他的画像。我就不去了,免得又遇上你们家什么人。”

  太平一听有道理,就马上去找蒋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