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酒楼位置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094 2019.09.15 18:05

  现在最大的事就是挣钱。干什么比较好呢?

  木子风有点子,但是木子风没有管理的头脑。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时木子风想起了太平,虽然比他小,还是他的徒弟,但是有些能力还是有潜力的。不知道她回来没有。

  木子风想到了什么点子,就是酒啊。

  他早想开酒楼了,不能说做不做吧。木子风把埋在树下的几坛酒拿出来,又往地下挖了1米,把他的蒸馏器拿出来。这个蒸馏器是小型的,他在厨房用过,花了好些时间才蒸了几坛酒。他逃出去的时候,就带了一葫芦酒。这可是可以消愁、可以变现、可以交朋友、可以处理伤口的好帮手啊。

  他打算拿这些东西和宋家做生意。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是自家人了。呸。什么自家人。

  木子风也不知道太平回来了没有,就她还是比较靠谱的生意伙伴。算了,不急这几天。先休息一下,再去看看子云。唉,可怜的,这么小就要这么辛苦的读书。假期几乎可以忽视了的读书简直就是折磨,要做些好吃的送去。

  第二天,木子风先是把家里会做木活的人找来,让他们做两个保温食盒,分三层放。两个食盒也可以对换着用。

  木府的几个匠人,都是多项全能、技术不精的人,数量也不多。木子风只能让他们做一些简单或是设计好的东西。

  接着,木子风就让马家兄弟带自己出去转悠转悠。主要是去京师里的酒楼,他发现酒楼一般没有特别显贵的人去,都是三教九流或是客商会来,就是读书人也很少见。

  酒楼的菜色就更单一了,就是几个菜,味道吗?一般,填饱肚子才是关键。再说酒楼的环境,乱七八糟,只能说看着干净,墙体都是单一的,室内没有设计。但是酒楼一定有足够的桌案摆满每一个角落,立足于让每一个进来的客人都有位置坐。

  待木子风把酒楼看完后,就想去找一处面积比较大的地,他要盖天下第一酒楼,够大也是必需的。但是在京师繁华的地段盖一处大酒楼,这是欺负京师人不懂房地产吗?难。能买到地,但是不够大,必需把周围的房子全买了,全部推掉再盖。这前期的费用,就是木子风吃不消的。

  不能让木府出钱,木子风想自食其力,可以找太平,跟他们合作。但是前期还是要投入的,要不然和宋家吃分红会太吃亏。

  木子风想要的酒楼消费对象是所有人。没错,所有人。他想让京师的人都能知道他的酒楼,都想来他的酒楼,至于进不进得来,吃不吃得上,喝不喝得上,就看这些人的本事了。这是绝对的饥饿营销。

  至于菜色,木子风还要培养厨师,这也是很费心力的事情,所以,木子风不打算让厨师一下子把他会的菜全学会,从一壶酒、一只鸡开始。这样可以循序渐进慢慢拉人气,也可以不断吸引客人。所以,原料上也就好处理了。搞定粮食和鸡的供应就完美了。

  这是木子风初步想到的,现在是快入冬了,盖酒楼也不现实,关键是地都没有。先解决酒楼的位置问题。

  木子风转了一圈,实在找不到现成的地,都不够大。木子风的地要多大,酒楼的巅峰期要容纳近百人同时用餐,而且,酒楼分早餐和正餐供应。不仅是吃喝,后期还要开发娱乐业。

  木子风的心很大,但是现实却很局限,第一步就不好走。就在木子风愁眉闲逛的时候,不知觉走到了皇城口,这地方他来过啊。不好进更不好出。

  木子风赶紧走掉,什么地方不好去,非要到这里来,还能把皇宫买下不成。木子风顺着皇城的墙一路向西走去。

  皇城分旧皇城和新皇城,这一任的梁帝实在不满意旧皇城的破旧,说是比他原来在封地的府邸还要差。再加上这一任的梁帝妃嫔众多,孩子也多,虽然他现在只有七个皇子,但是女儿有10个,孙辈中太子的三个儿子都被封王了。其他皇子的孙子不记,现在留在宫里的就太子和六、七皇子。

  这样一看,当初建皇城是按梁帝的家有多少人口建的,没错,过年的时候,如果有皇子可以从封地回来的话,皇城里还有他的宫殿在。

  木子风顺着新皇城走到旧皇城,旧皇城现在成了冷宫了,据说还有人住。木子风这旧皇城边上看了半天。他看什么呢?

  在新旧皇城之间,是一处池塘,超级大的池塘。木子风用竹竿扎了一下,该有一米深。

  木子风想做什么?他想在这处池塘上盖酒楼。他疯了吗?

  木子风见天快黑了,到点警察叔叔就要让他回家了,宵禁可不是闹着玩的。木子风就先回家了。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木琨,不知道今天木琨的心情好不好。有路不走偏偏转地道的木子风又一次钻地道来到了木琨的书房。木子风还是特意找木兴问过,知道他在书房,偏就钻地道过来。

  你说木琨能不气吗?非要钻地道玩,美其名曰:练习钻地道的能力,以备在需要的时候更快的通过地道。木琨咋听还觉得挺有道理,但是从木子风嘴里出来的话,怎么有点不着调的感觉呢?

  “你又过来干嘛?”木琨放下手里的剑。

  木子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剑够锋利的,居然划破了衣服。木子风赔笑的说道:“爹,有事找你商量啊。你不是不让我乱动吗?”

  “什么事?”

  “爹,我想让你帮我问问,皇城边上不是有一个大池塘,是谁的?能买下来吗?”

  木琨琢磨了一下,“那个池塘都发臭了吧,你买它干嘛?”

  木子风暂时不想把计划说出来,“秘密,暂时是。有些东西说出去就不灵了。您就当我买来,钓钓鱼的。”

  “钓鱼,你骗谁呢?池塘有鱼吗?再说,入冬就结冰了。我听说这池塘是当年建新皇城的时候,挖出来给工匠们喝水的。后来,听说有人跳进去,死了。尸体泡胀了才被人发现,那之后就病死了不少人,这池塘才废弃了。居然还买来,晦气。”木琨觉得木子风又要疯了,昨天还夸口包下将士的抚恤金,今天就花冤枉钱。

  和木琨想象中的表现不同,木子风高兴坏了,“真的?太好了。爹,这个池塘是谁的?有主没有?要是没人要,你一定要帮我买下来。”

  木琨在想木子风是不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你赶紧说说你怎么想的?不然我可不答应你。”

  木子风没法,只好透露一些,“唉,爹,那我就告诉你一点点。我打算盖酒楼,就在这块地上盖。”

  “盖酒楼?你在池塘上盖酒楼。哦,我知道了,你想把它填了,盖酒楼。可是用得着费这么大力气吗?你直接去买个现成的酒楼不行吗?”

  “爹,我盖的酒楼哪是普通的。那是天下第一酒楼。一定要够大。要够独特才行。”

  木琨想不通木子风的话,天下第一酒楼,这小子要做什么。“行,我问问。一个池塘老子还不能给你吗?但你小子要跟我说一件事。”

  木子风闻言,哪有不答应的,“爹,说说。要我帮你做什么。我现在开心的很。”

  一副欠揍的样子,木琨说道:“你之前训练家丁的东西,我用了,觉得不错。你还有没有训练兵士的好法子?”

  木琨绝对是瞎问的,他只是想看看木子风能不能想起过去自己教他的练兵之道。

  木子风一听,觉得不划算。一个废弃池塘就想换我的练兵之法。大亏啊。他皱着眉头,不情愿的说道:“爹,你就一个还没到手的池塘就想骗我的练兵大法,我吃亏啊。这样,我一招一招的教,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教你一招。”

  木琨一拍桌子,骂道:“小子,你跟老子讨价还价是吧。老子跟你做买卖吗?赶紧给我抖搂干净了。”

  “忘了。吓没了。”木子风很干脆,不退让。

  木琨又一次被气到了,抽出身边的东西,剑?“你——,你骗老子的吧,你根本没什么练兵大法。还大法,你带过兵吗?”

  木子风慢慢的做好撤退准备,“爹,您说得对,都是小法,小的。您是大的。很大的。”

  木琨放下剑,要套话,这人得顺着来。“想想,好好想想。你先想一招。我听听。我明天就去把你的池塘买来。”

  木子风乖乖坐好,“哦,我想想。我有七秒回忆大,不是小法。数到七就想起来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叮,我想起来一招了。”

  木琨喝完茶,问道:“说吧,老子听听你的高见。”

  “我先谢谢爹的夸奖。这第一招是站。简单的说,就是教士兵怎么站。爹,你先别说话。我知道,你肯定要说站有什么好战的对吧。我先站一个给你看看。”木子风站起身演示。

  “两脚分开六十度,这个六十度就是平叉的三分之一大小。两腿挺直,再看手指,最大的叫大拇指,依次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五指合拢,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衣裤。这里一定要贴紧,不能被人拨动。收腹、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向后张开。爹,你试试。”

  木琨站起身在木子风边上看了看,站的挺好看。试着站了一下。

  木子风规范木琨的动作,说道:“不要小看站姿,军人就要坐如钟、站如松。这站的对不对呢?不仅看外面,还看里面。爹,你有没有一股从丹田顺两腿向下,两腿挺直夹紧如柱,双脚虎虎生威,紧紧抓住地,有一种将大地踏裂的感觉呢?”

  木琨沉下气来,做了一个标准的站姿,对他来说不难。什么感觉,没有。

  木子风又像个教官一样,检查起来,说道:“气不到腿,双脚无力,下身则不稳。一股从丹田向上,散至两肩与头顶,使肩平头正顶住天,眼盯前方不斜视,风吹沙迷眼不眨;气若不饱盈,身体松垮,双目无神。收腹提臀,护住身体,使身体如钢铁一般坚固,否则腰部软弱上下不直。爹,你先每天早午晚练一个时辰,个把月后就找到感觉了。”

  “什么?”木琨刚刚听着木子风的话还有点意思,但是练站就个把月,什么玩意。

  “练啊。这东西不能松的。每天都要坚持练。爹要是太寂寞的话,可以把家丁带起来一起练,一定把他们练得哭爹喊娘。哈哈哈。哎哟。”幸灾乐祸的木子风被木琨踹了一脚。

  “这什么玩意?一个站,你就让我的兵练个把月,那兵士什么时候能上战场?”木琨回到垫子上坐下。

  “爹,你怎么不懂呢?一个人站,当然看着没意思了。要是全军十万,都跟柱子一样拔地而起,那是什么感觉?爹,这是奇兵之道。我们当然不可能让全部的士兵都像我这么干了。也就是你的亲兵能行,这些士兵练起来不仅要让他们练到位,还要足够的后勤支持。盐米肉食哪一样也不能少,还要找些大夫来,检查身体。这要是练成了就是令行禁止的利剑。当然,也有可能把人练废。先声明,不能怪我。”

  木琨听了木子风的话,就听明白一句,木子风脑子里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奇兵之术,他的兵是一把利剑。“哈哈哈。有这么奇吗?这样,我把家里的家丁召起来,你来教他们练练。”

  木子风哪里不知道这叫甩锅。哈哈着脸说道:“爹,我还要挣钱呢?还要开酒楼,一堆的事。练兵,你熟,你来。我,我先走啦。池塘,池塘别忘了。”

  木子风赶紧遁逃,这要是被缠上,甩不开的锅了。

  木琨当然还不信木子风能练出什么奇兵,木子风是什么料,他的货还不是木琨教的。木琨只是对木子风编排的话抱有一定的怀疑,这家伙怎么就不眨眼的编呢?还有刚刚的站姿要求,捉弄人的?还是他真的细想过的。

  木琨当即在院子里按木子风的站姿的要求练起了站姿,有没有用,还得试过才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