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真心相待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106 2019.08.25 15:10

  太平没有直面木子风的问题。“别玩了,我就问你,这笔买卖,咱们五五分,成不成?”

  木子风不乐意了,说道:“什么态度?不成。我干嘛跟你合作。我压根没想过赚这个钱,我明天就告诉塔哒族和哈族的人,这样他们两族就可以化解恩怨。多好啊,功德一件。”

  木子风还想着自己在走之前,做这么一件大好事,也算留了美名。

  太平沉思了一会,说道:“你若是执意把制盐的法子交给他们,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不是帮他们而是害他们。你先别说话。听我把话说完。天下人吃盐多是井盐、湖盐,各地开采的盐品质大多都不如你制的盐。若是世面上突然出现大量的精制盐会怎么样?那些原本卖盐的人还活不活了?”

  木子风冷静下来,仔细听了下去。

  太平开始灵魂质问:“若是你好心,将制盐方法公之于众,全天下的盐价都会因此下降。到时,哈族和塔哒族的人会怪你,而那些得了制盐法子的人更不会对你感恩。天下人吃好一点的盐和吃差一点的盐,与他们有什么关系?而原本商贩运一袋盐赚到的钱,他们可能要运两袋盐才能赚到,你也看到蔡熊他们一路之上要面对多少艰辛,你为它们想过吗?”

  太平又话锋一转:“盐价下降对天下百姓是大利,但是你准备好面对天下人了吗?手中掌握盐业的各路世家门阀,他们会怎么对你?若是你不将制盐方法公之于众,那怀璧其罪的哈族和塔哒族经得起他们的打击吗?”

  太平见木子风冷静了下来,就继续说道:“我将制盐方法保密是因为我们宋家有能力保住制盐方法,也有能力将盐价徐徐降之,给那些私贩盐的人一条活路。我们宋家也有能力应对其他世家的打击。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再将制盐方子献给陛下,这样天下才不会乱。”

  木子风脑子也清醒了。这个理又何尝不是这样子。同样的商品,自己因为有技术而物美价廉,那同行还活不活了。需要时间才能化解,需要背景才能防止被打压。

  木子风说道:“我明白了。我不把制盐的法子告诉他们就是。和你们合作的事情,我想再考虑一下。”

  太平点点头,这也是个好结果。

  “那我先回去了。”木子风起身要走。

  “等一下。木子风我还有话要说。”太平叫住木子风,然后让寒冬出去在门外守着。

  “你要说什么?”

  太平说道:“宋家这次的确为陛下筹集了一部分的军饷,但是还没有伤到宋家的根本。”

  “你这么说,如果陛下狮子大开口一点,你们宋家怕不是要撑不住了。”

  太平徐徐道来:“这些年,宋家的产业已经打了折扣。陛下对我们宋家越是荣宠,背后对我们宋家产业的打击就越大。他极力扶植司马家和我们对抗,目的就是削弱我们宋家的实力。宋家只有钱,实权不如司马家,手下的兵力根本无法与司马家抗衡。我们的商队多次受到抢掠,这背后就是司马家在搞鬼。我爹和我娘惴惴不安,这次提出捐献一部分军饷,还亲自押运粮草就是为了先陛下效忠,免得陛下多方猜忌。”

  木子风觉得不奇怪,这本就是上位者的权衡之术。“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把制盐的法子告诉你吗?也对,盐,每个人都要吃。这是巨利、暴利。”

  太平摇摇头,说道:“我们宋家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就算你把制盐的法子告诉我们,陛下也会想尽办法削弱我们宋家。我是想宋家有没有脱身的办法?求全的办法。”

  木子风指着自己,问道:“你问我啊。”

  太平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和常人想的不一样,或许你能帮我们宋家。你之前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想你明白。你在朝堂上大闹一场,却让你们木家全身而退。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误打误撞还是有意为之。我娘说,当时陛下因为木将军失节于众的时候,发了大怒,群臣知道这是陛下要动手削了木将军。”

  太平微笑着说道:“若不是你在朝堂上玩闹了一场,将陛下的怒气转嫁到沈家上,木将军也不会荣封国公而退。木子风,我想请你帮我们宋家脱困。”

  木子风心里打鼓,这肯定不好办啊。他问道:“这是第三件事吗?”

  太平摇摇头,说道:“我不想强迫你。但我请求你,帮我们宋家一把。我,我,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你要是什么时候瞧上我了,我,我……”

  “你在想什么呢?咱们是师徒关系啊。”木子风压不住太平的突如其来的表白。这算表白吗?

  太平说道:“木子风,你不喜欢我?”

  “打住。太平,我当你是朋友,我就再说一些我对爱情的想法。”木子风见太平要动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第一计时,赶紧稳住心神。

  木子风现在的心绪就是一艘船,太平就是突然刮起的风。船原本按着既定的轨道前行,就这么被风卷起了海浪,船开始摇摆不定。

  木子风把住舵,说道:“爱情,我也想过。成亲,我也想过。不过,后来因为一些现实的问题,我心中已经放弃了。我曾说自己不想成亲生子,不是随口说说的,是认真考虑过的。当然,现在我其实也希望有一个知心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我要求的不多,一个就够了。也许,你见过的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但是我不一样,我厌恶。我只有一颗心,装的不多,一个人就够了。所以,我很谨慎,我怕婚姻失败,我不想曾经的爱人变成仇人,到最后分道扬镳。不是只有女人会心痛,男人也会。付出的越多,结果却不美好,那痛苦是加倍的;如果结果是美好的,那幸福就会是无限的。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出现,我宁愿永远不踏进婚姻这座坟墓。如果,这个女人出现了,我们能同穴而眠又该有多么美好。”

  木子风把自己对婚姻的想法娓娓道来。他俨然成了一个圣人,该是那个世界的圣人。但何尝不是他心中所想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