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胃结石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118 2019.08.25 12:10

  话说,木子风等人回了客栈。

  木子风被太平她们漠视了。

  “喂,你们听我说啊。我现在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是骗子。靠。我一定找出安娜的病因,我一定长命百岁,鹤发童颜的时候你们不要羡慕嫉妒我啊。”

  木子风的把戏又一次被无情的揭穿,任凭木子风在怎么哄骗,太平都不再相信了。

  谁会相信什么鹤发童颜的传说,没错,那也就是个传说。

  长命百岁,世间又有几人?

  只听过彭祖活到过八百岁,太平不信,认为是记载史册的人,虚指寿数。彭祖或许只活了八十岁。

  木子风回了房间,拿出自己买的两袋盐。他心想,要是找不到原因,他就喂自己袋盐。

  木子风想了很久,觉得问题可能还是出在他们吃的盐身上。他们吃各自的盐都没事。

  而通婚的妇女为什么会出事?

  答案就在于通婚前后有什么变化?

  木子风认为安娜很可能是两种盐都吃了才出的事。

  木子风做了一个实验。他把两种盐分别溶在一个杯子里,可以看到底部有一些杂质,但是不多。

  接下来他又把两杯溶液中的上层清液倒出一些,留下杂质。再将两杯清液混合在一起,搅拌了一下后,他发现杯底居然出现了一些白色沉淀。

  天,居然有反应,有化学反应。

  高中化学学过的话,就应该知道这是沉淀反应,两种盐中都含有杂质离子,这两种离子刚好形成了沉淀。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安娜会生病。

  木子风在产生的白色沉淀中加入醋,这是他能找到的酸的东西。

  结果,沉淀没有溶解。

  木子风猜想:沉淀可能也不溶于胃酸。或许这病就是胃结石。

  木子风还发现混合的溶液颜色会变浅,变得透明,反而比原来的盐溶液干净了一些。

  木子风又反复进行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

  再进行了多次定量实验,对两种盐按一定比例进行混合,找出最合适的混合比例使沉淀完全。

  接下来,木子风试着提纯盐。他把清液倒入含碎木炭的白布中进行过滤,重复多次,再进行蒸发结晶。

  之后,在日光照射下的盐,反光的时候,显得格外漂亮。这就是盐结晶了。

  木子风看着自己制出来的盐,很欣慰的给自己擦了一把汗。

  他马上把盐拿到太平房间。

  “你看,这是什么。”

  太平盯着木子风看了半天。

  “我让你看这个,看我干嘛?我很帅我知道。你天天看,没看够吗?”

  寒冬、腊月在太平后面偷笑。

  “你说你很帅?你见过自己长什么样吗?”太平问道。

  “人身攻击啊。我今天是说了一些不好的话,那是权宜之计。但是我很认真的跟你说,我可能找到那个安娜的病因了。”木子风一脸严肃的和太平说话。

  “好,你说吧。这是什么?咦,这是盐。好干净啊。比咱们吃的盐还干净?腊月去取我们吃的盐来。”

  两种盐一对比,木子风的盐就显得格外白了。

  “木子风,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木子风拍着胸脯说道:“我告诉你,这是我用那些黑盐和黄盐制出来的。那些黑盐、黄盐都有些不干净,我用鬼斧神工、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妙手回春之下治好了这些盐的病,这些盐就干净了。我保证,这些盐绝对安全。”

  太平兴奋的点点头,问道:“你是怎么治好的?”

  木子风咳嗽了一声,问道:“我还是骗子吗?”

  “你是神医。鬼见愁孙神医。妙手回春的孙思邈神医。”

  木子风指正道:“错,我现在是木子风了。孙思邈那是顶缸的。现在我是妙手回春木子风,绰号鬼见愁。”

  太平看着黑脸木子风笑道:“哈哈哈,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快说,你怎么做到的?还有你说你找到那个安娜的病因了,是什么?你真是大夫啊。”

  木子风摇摇头,说道:“说起这个就不得不夸一夸我的聪明才智了,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出一点点线索,顺藤摸瓜发现问题的本质。这可是需要非凡的才智的。我不仅发现了问题,还解决了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究活动,把原本的劣质盐制成精盐。这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这是对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且,……哎呀,我怎么能这么聪明呢,还长得帅,老天对我太好了。你们是不是万万没想到啊。”

  木子风把对自己的聪明才智缩短为三分钟的演讲。

  正当木子风陷入对自己美好幻想的时候,太平让寒冬把镜子取了过来。

  太平把镜子放在木子风的面前,木子风斜眼瞧见镜子里的自己。

  “啊——,这是谁啊?我怎么变成这样了?为什么黑了?”木子风惊恐的发现他成了黑人木子风。黑的比包青天还黑。

  他想起来了,是那些木炭。木子风赶紧满屋子找水盆。

  太平看着木子风满屋子乱撞,和寒冬、腊月哈哈大笑。

  等木子风洗完脸,坐回位置上,没好气的瞪着三个没同情心得女人,说道:“也不早点告诉我。腊月,你让小二准备水,我待会要洗澡。”

  木子风赶走了憋笑最差劲的腊月。

  木子风又看着笑颜荏苒的太平,说道:“还笑,哼。别想知道了。明天我就去告诉阿尼娅,还有尼亚多,看他们怎么崇拜我。”

  太平赶紧沉色道:“别啊。你把你制盐的法子给我们宋家,咱们五五分成如何。”

  木子风啧啧啧,说道:“想不到,宋家的人都是这个。”

  木子风竖起大拇指,又说道:“这么快就要谈买卖了。打得好算盘啊。我说,你们宋家也不能把天下人的钱都赚了去啊。这很危险的。”

  太平倒不反驳,也不生气,她只是问道:“我们有什么危险?谁会嫌钱多呢?我还记得你说过,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我很赞同你说的。”

  木子风喝了一杯水,说道:“你真傻还是假傻。钱这么多,不怕被人抢啊。我可是听说这次出征,你们宋家出人又出钱。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宋家那是为国尽忠啊。你告诉我,出了多少?也让我开开眼界。”

  太平尴尬的笑笑不说话。

  木子风伸出手指,问道:“有没有这个数?你说说,少了,还是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