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月上柳梢头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150 2019.09.08 20:29

  太平出了房门,门外等着的是金若男还有大憨和王铭。“金小姐,我师傅要闭关修炼,现在不见客了。”

  “郡——,不,安小姐。我刚刚说错话了,你别介意。我是真的很希望木公子能帮我找出凶手,让我爹瞑目。”金若男其实已经明白木子风和太平的关系,她还期望木子风能,唉。没想到太平郡主连机会也没给她。她不想金家和宋家交恶。

  太平也没了之前的亲热,说道:“金小姐,我理解你。不过,木公子真的要闭关休息一下。我觉得你爹的事,应该向官府报案,交给官府,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凶手的。”

  金若男黯然,说道:“安小姐,若男明白了。”

  太平离开了。

  王铭在旁劝道:“表妹,木子风是怕找不到凶手,所以才这样说的。咱们何必低三下四求人呢?姨父地下有知,也绝不会同意你拿金家的家产为他找凶手的。姨父把金家的产业看的多重啊,我们还是回去好好打理,让金家成为大梁最大的粮商,猜对的起姨父啊。”

  金若男没说话,自己走了。王铭追了过去。

  大憨站在木子风的门外,一动不动。

  木子风把春夏秋冬叫到屋里打牌,谁输谁下。

  “木公子,那个大憨一直站在门外,也不知道干嘛。”

  木子风切一下牌,说道:“说不定他在练站姿呢。你们好好打啊,输了可是要扣钱的。”

  在场的春夏秋赶紧好好看牌,一输就是半个月工资,木子风太坑人了。美其名曰:还给你留了半个月呢。

  打牌打了一下午,木子风收了一叠欠条,这些都要找太平报账。赢钱都没什么意思了。

  晚上吃过饭,木子风回了房间,大憨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大憨,赶紧吃饭去吧。”

  大憨摇了摇头。

  木子风闹不明白这个高憨大个子要干嘛,“你站我门外干嘛,你不保护你们家小姐,你来保护我啊。”

  “你能找出杀我义父的凶手。”

  木子风大喊,“谁跟你说的?大憨,我字都不认识,我怎么会破案呢?是,那个秦老大那是凑巧,我就是纯粹看他不爽,然后他就是自爆了。自爆懂吗?就是自己承认自己是杀人犯了。”

  “小姐说的,我信。你什么时候找什么凶手?”

  木子风无语,这人话跳这么快的吗?“什么什么,我刚刚的话,你没听清吗?我找什么凶手。大憨,你去王县令那里报案吧,王县令那是读书人,有学识。你赶紧报案,说不定王县令马上就帮你们找到凶手了。”

  “木公子,你知道县令是干嘛的吗?”

  “干嘛的?”

  “吃干饭的。”

  木子风嘴角一扬。木子风手擦擦脸,“那你站着吧。你站着,我睡觉还安心一些。挺好。”

  木子风转身回房间,县令干嘛的?吃干饭的。哎哟,这大憨还有幽默感。

  晚上,很多人来看大憨,但是大憨就站在门外不走开。大憨在想事情,很重要的事情。

  等夜色渐渐暗,人们渐渐进入梦乡,木子风突然被‘一声吼’惊醒。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嘿依呀唉儿呀

  嘿唉嘿依儿呀

  ……

  谁,谁大半夜唱歌,木子风起来擦擦眼睛,清醒了。“大——憨。”

  木子风穿上自己的睡衣就跑到了外面,门外没有看见大憨,但是大憨那致命的歌声还在。“大——憨。”

  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说走咱就走啊

  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木子风一转头,抬头看见大憨就坐在房顶上,就屁股正对着木子风下面的床位。“大憨,你大晚上不睡觉,唱什么歌?你给我下来。”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嘿依呀唉儿呀

  嘿唉嘿依儿呀

  “你——你个死大憨,下来,别唱了。你不睡,我还要睡呢。你要唱自己躲被窝唱去。”

  动静早已引起了客栈人的注意,该出来的都出来了。木子风叉着腰站在门外,看着大憨反反复复的唱。

  “你们,你们,赶紧给我把大憨抓下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木子风赶紧让金小姐的手下去抓人。

  金小姐留着长发,没梳妆就出来了,“等一等。”

  “木公子,我先劝劝大憨。”金小姐对奇装异服的木子风说道。

  金小姐抬头看着大憨此时站在房顶,真有些担心。“大憨,这么晚了,你快下来吧。大家要睡觉了。”

  大憨说道:“小姐,我在这里唱歌,是因为木公子骗我。他骗大憨。”

  木子风觉得无语,自己什么时候骗他这个大憨货了,“我骗你啥了,骗你财了,还是骗你色了。”

  大老爷们在旁边哈哈大笑。

  大憨唱道:“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你教的,为什么你不出手帮我们找凶手,我义父死的冤啊。义父。”大憨说着说着就哭了。

  刚刚还笑的大老爷们也苦了脸色,大憨是傻,但是明白人啊。

  木子风没质问的无言以对,关键还是被自己教大憨的歌怼了。

  大憨喊道:“兄弟们,跟我唱。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嘿嘿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哇)

  木子风蹲在地上听一帮大佬爷们唱歌。

  这时,客栈的掌柜来了,“你们干什么啊?大晚上不睡觉。他,他怎么上去的?”

  金若男让王铭给了掌柜一袋钱,掌柜二话不说就走了。

  木子风欲哭无泪啊。“大憨,别唱了。有事明天再说。”

  金若男赶紧喊道:“大憨,下来吧,木公子答应了。”

  太平想拦着,但是木子风拉住了。显然木子风答应了。但是其实他心里痛苦得很,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破案,一切都是靠自己运气好。

  大憨听见了,高兴坏了,高兴的手舞足蹈,结果一脚踩空,不是摔下去,而是掉下去,木子风可以躺在床上看天上的星星参北斗了。

  “大憨,你没事吧。”一帮人赶紧进到木子风屋里,大憨皮糙肉厚,啥事没有。

  大憨赶紧跑过去和正在捂面的木子风说:“木公子,你这屋子不能住,你和我住吧。”

  木子风抬起头,看着大憨标志性的大嘴脸,说道:“呵,行。走吧。”

  该散的都散了。

  木子风被大憨一闹根本睡不着,就让大憨给他讲一讲命案的事发过程。结果,大憨躺下,讲了一堆金老爷也就是他义父死之前对他的好,还有和他最后说的话,就哭了,哭着哭着没等木子风反应过来,就打呼睡着了。

  木子风受不了大憨那致命的打呼声,就穿着睡衣出了房门,唉。好气啊。

  “木公子,你还没睡啊。”王铭看见木子风靠在房梁下面。

  木子风吐槽道:“哦,里面那个会打呼,比他唱歌还狠。我是没法睡了。”

  王铭笑了笑,“大憨就是这样,没读过什么书,平日里也给姨父闯了不少祸。”

  “唉,王公子这么晚了,怎么也睡不着吗?”

  王铭说道:“我刚刚和表妹去姨父面前叩拜,希望他地下有知能让木公子找到杀害他的凶手。”

  木子风手放在胸口,说道:“我的天,我哪里会破案啊?我都是被大憨逼的,知道瞎猫碰上死耗子吗?我就是一头雾水的瞎猫。我现在就是在等一只死耗子。”

  王铭笑道:“木公子不要开玩笑了。你可是三言两语就让秦老大伏法了。我们亲眼所见,鬼见愁木子风。”

  木子风后悔自己瞎显摆什么啊,现在要露馅了吧,皮不厚,就不要包饺子嘛,可以包馄饨啊。

  木子风摇摇头,说道:“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不信。都怪自己倒霉吧。王公子,你觉得谁像凶手?”

  王铭疑惑道:“木公子为何有此问。”

  木子风笑了笑,说道:“王公子,我一看你就知道你不仅读过书,而且肚里墨水多,你读过的书,五辆车都不放不下。对不对?”

  王铭听到木子风这些话,心里对木子风充满鄙夷,这人真是没读过几本书啊。

  “你看,你看,都笑了。王公子,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找找凶手。”

  王铭抬手摇摇,说道:“木公子,这话就错了。我虽然读过书,学富五车是不敢当,而且,我只是金家的一个账房。哪里能找凶手?”

  木子风一脸乍异,说道:“账房好啊,管账的。金家有多少钱你最清楚了。等你娶了金小姐,那身份就不一般了。”

  王铭虽然心里高兴,但是面上不显,赶紧说道:“不不不,这事不能乱说的。会坏了表妹的名声的。”

  木子风拉了拉睡衣说道:“行行行。我早就看出来了。其实金小姐和王公子你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所以,凶手怎么会是你呢?我想,你了解金家的每个人,一定比我清楚谁像凶手。王公子,王兄,王大哥,你可一定要帮帮小弟啊。”

  王铭很纠结。“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

  木子风提醒道:“就说那些人和金老爷之间的个人恩怨啊。这一定是手下人不满金老爷,所以下手杀了金老爷。只要找到杀人动机,就能确定杀人凶手了。”

  王铭一听,心一惊,头一汗,说道:“有道理。那我就想想。”

  王铭就和木子风聊了一晚上的事。木子风还和王铭计划了一个审案的计划。那就是私设公堂,一个一个审,然后大刑伺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