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运河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034 2019.09.12 21:05

  “什么脑回路九曲八弯,这叫创新,是需要极其强大的发散思维才能做到的。你看看你们,马蹄伤了,你会给马穿鞋吗?就知道在冬天挖地窖储藏冰块,怎么没想到化水为冰呢?还有哈族和塔哒族的人,什么都往诅咒上推,也不动动脑子。唉。”轮到木子风双手叉腰,抬头挺胸回击了。

  太平无话说,可是还是在气势上不能输。太平说道:“木子风别忘了你还有一件事没为我做呢?我肯定要你做不到。”

  木子风嚣张地哈哈哈大笑。问道:“那我要是做到第三件事,你怎么办?”

  “我,我就,我以后就听你的。”话赶话下,太平就说了出来。

  “好,我要是做到第三件事。那我以后叫你往东,你不能往西,叫你学狗叫,不能学猫叫。叫你……”木子风巴拉巴拉一大堆倒让太平突然明白过来,明明木子风就要做第三件事,自己干嘛还答应他什么条件呢。

  “想得美。”

  “你这么快就反悔啦。果然,女人的话都是骗人的话。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哼,第三件事本来就是你要做的,我为什么还要答应你什么?木子风,我防着你呢。你聪明,我也不笨。”

  木子风摇摇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不过,看你现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师还是很欣慰的。为师就是担心你以后的夫君,怕是你把他卖了,他还给你数钱呢。”

  太平哈哈大笑。

  一路欢声笑语,木子风和太平聊聊人生,聊聊理想,一行人向着大海而去。

  这一路上,木子风每到一处县城,乔装打扮后,就在当地的书斋把《二郎神杨戬》卖出去。

  木子风为了给这本书带上神秘色彩,最后把书改了一个名字,叫《无字天书》。这是系列书刊,木子风在每一地只留下一卷。就像电视剧一样,只放一集的电视剧,然后让他们自己去寻找其他的《无字天书》。

  除此之外,木子风还在大城市的酒楼留下几卷书,让酒楼老板可以请口才较好的读书人在酒楼讲书吸引客人。

  突然间出现的《无字天书》到还没有出现大的轰动效果。木子风就一路东行,游山玩水,到了大梁著名的人工运河岸边。

  这是已经修了三分之二的运河,工期已经停滞,这是先帝在位的时候开凿的运河,而后袁文广上位后,为了安民心,之后的工程全部搁置了。

  当木子风看到这条运河的时候,很难现象这是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运河。

  开通的运河长达2000多公里,而后还有未开凿的洛川至南方渠湖的400公里运河以及运河周围600多公里的多条分支河道没有贯通。

  如今,已经开凿的运河已经投入使用,但是它的政治效果可以说远没有达标,后面的工程不开通,国家最高统治对南方的控制就会受到阻隔。

  北方部族因为耕地的过分利用,植被被大量砍伐,畜牧业占比大多,导致北方的耕地产出的粮食远远不能满足以京师为核心的统治圈。

  这就是需要盛产粮食的南方调运粮食供应北方,河道运输是最为便捷的运输方式。

  大梁的前两任皇帝都对河道进行过疏通、开凿。而直接开凿人工运河来沟通南北是绝对有利于国家统治的。运河就是统治者伸入南方腹地的一双手,牢牢控制南方的命脉。但是如今,这双手遇到了铁板。

  据太平介绍,先帝逝去,袁文广上位时遭到三地藩王的反对叛乱,起因是先帝并非无子,而是有一快临产的遗腹子。而当时袁文广恰好在朝,先帝一死,他的妃子们都跟着殉葬了,而遗腹子并非皇后腹中,据说这个怀有遗腹子的妃子太伤心,孩子就没了,自己也死了。

  这就不难让先帝的其他兄弟猜想了,他们觉得皇位是先帝被逼传给袁文广的。所以,他们先后起兵叛乱,其实真正叛乱的只有两个藩王,另一个是被司马家诬陷的,也都被司马家率领的军队击败。所以,司马英当时还只是一个守卫京师的将领,手下有五万军队。结果蹭蹭蹭就上位了。

  藩王引起的叛乱在各地也有一些农民起义,最严重的就是控制运河的民夫,该叫罢工吧。这里面绝对有南宫家的势力控制,最终的结果就是袁文广下令停止修凿运河,武力镇压起义,南宫家也付出了代价。

  袁文广能站稳脚跟,是因为他不仅有司马英的帮助,更重要的是宋家的财力支持,还有袁文广的妻子沈氏的娘家的不出声。这样,小小的南宫家当然孤立无援了。

  “兴也运河,败也运河。”

  “木子风你不是没有乘过船吗?要不要去试试?”太平想要拉着木子风上船,她想试试木子风会不会晕船。

  “可以吗?这些不是货船吗?我们可以随便上去吗?”木子风也想试试在船上的感觉,说真的,两世的木子风都没有乘过船。

  “先问问,让他们开出去转一圈再回来就是。”太平也注意到这个情况。

  结果让人失望,没人理会太平。太平都开出高价,这些船家还是没有答应。只有一些停靠的小渔船让他们坐。

  木子风拉了拉太平,说道:“算了,他们应该做不了主。就别为难他们好了。”

  太平也不强求了,两人刚掉头走的时候,后面有听见有人在叫他们。

  原来有船家答应让他们乘船,他说,船本来被人包下了,但是他刚刚问了那位客人,他答应开船带木子风几人出去转一圈。

  太平表示会出钱酬谢。木子风、太平还有寒冬和腊月就上了船。

  踏上船的感觉就是和陆地不一样,尤其是开船的时候,有点晕啊。

  “你晕船吗?有没有头晕,想吐的感觉?”太平手扶着木子风。

  木子风低着头看着双脚站在地上,两只眼就看着他们晃来晃去,“我觉得有点,有点。还行。你别动啊。不要摇。”

  “木子风,你抬头看看外面。”太平一个劲的让木子风抬头往前看。

  “我,我,我感觉有点恶心。肚子好像摇来摇去的。”木子风转头看看太平。

  “你才刚站上来,怎么就晕了呢?吐河里,别吐船上啊。”太平拉着木子风到甲板边上。

  木子风走得摇摇晃晃,就像喝醉酒一样,“啊,啊,怎么这么晕?是不是你拉我?不要,啊,我难受,我想吐,我要吐了。”

  太平拉不住木子风,一拉就被木子风甩开,她怕木子风不小心掉下河去,赶紧让寒冬,腊月拦在边上,喊道:“木子风你别走了,你不要动。你不动就不晕了。你别吐河里了,你想吐就直接吐好了。别掉下去啊。”

  木子风走着醉拳步伐,摇摇晃晃,一转身遇上太平,双手拉着太平,嘴做呕吐状,“呕。”

  “啊——”太平闭上眼睛大叫。

  太平没有感觉到一堆污秽物喷到自己身上,睁开眼睛,又看见木子风要呕吐,“呕。”

  “啊——”太平有不敢太用力甩开木子风,要是不小心把他推到河里就不好了。她现在极其后悔为什么要让木子风坐船呢?

  木子风给身边的寒冬、腊月使眼色。他根本没有晕船,他就是吓吓太平。

  “太平,你怎么了?”

  太平又一次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喷,听到木子风的声音,就睁开眼睛。她看见木子风气定神闲,一副奇怪的样子看着自己。

  “木子风,你没事了。”

  木子风看看自己,问道:“我有什么事?”

  太平焦急的问:“你刚刚不是想吐吗?”

  “没有啊。我很好啊。你看,岸边的景色多好啊。你干嘛在边上大喊大叫啊。”木子风放开太平的手,在船上走来走去,看看远处的风景。

  太平一脸讶异,“你。”太平又看看身边的侍女,问道:“他刚刚是不是晕船了,还想吐,然后抓着我要吐到我身上了。”

  木子风赶紧在后面使眼色,用手比划了好多好多只鸡,又双手合十拜托。

  寒冬看看木子风,有转头看看腊月,对太平说道:“小姐,我没有看到木公子要吐,吐到你身上。”

  腊月也摇摇头。

  太平摸摸自己,她在想,自己刚刚是做白日梦吗?

  木子风捂着嘴尽量演戏演到底。

  “几位,船舱的客人想请几位喝杯酒。”船老大走到甲板上对木子风说道。

  木子风看看太平,觉得也应该谢谢人家。不就是喝杯酒嘛。

  木子风和太平跟着船老大来到船舱,太平还有些警惕,中途还问船老大,里面的客人有几位,是男是女。船老大说只有一位,是位老爷。

  木子风走进船舱,看见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

  太平问道,“敢问阁下是?”

  斗篷人没有转身。

  木子风看看太平,说道:“装神弄鬼,把钱留下。我们走吧。”

  太平让寒冬拿出钱袋放在桌上,说道:“多谢阁下让我们坐船游玩一番,这是一点谢礼。请阁下收下。”

  斗篷人轻笑了几声,转过身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