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蚕丝洞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074 2019.09.16 18:05

  木琨练了两个时辰的站姿,狠人对自己都够狠。

  天气已经转冷了,但是两个时辰的站姿训练却叫木琨练出了一头大汗,背上汗渍渗透了内衫。

  有汗说明什么?说明一个“站”就让人的全身肌肉动起来了,不知不觉中肌肉用力了。

  木琨开始觉得有点名堂,让木兴把家里的家丁分成两批,有事的干活,没事的全到练武场练站姿,他想试试用在不同人身上,有什么不一样。

  木琨练站姿之余也没忘派人去问池塘的事。

  池塘原是无主的,皇家之前征用了,但是现在已经废弃了,官府登记上是无主的。

  木琨闻此,就让木兴去官府弄来那块池塘的地契。还是要花一些钱入账的,一块废地也是地,还是皇家用过的,怎么也要应付一下账目。

  靠近皇城的地,除了王公大臣哪个有胆子用。这块废地没人要,木府的木子风居然要买来钓鱼,官府的人笑着相送。

  木子风拿到地契后,真的找人在池塘边上架起了鱼钩,让马家三兄弟早上去钓鱼,晚上再回来。当然一条鱼也没有钓到,附近的人看的奇怪,就笑他们是三个傻子。

  木子风的保温食盒做好了,就下厨做了三个菜,小孩子吃不了太多,两个荤菜一个素菜,饭就不用了吧。放进食盒,木子风就去了国学馆,国学馆在哪?木子风去之前打听过。

  木子风第一次去国学馆的时候,在门口仰头看了看,这里大概就是除了皇城和官家住宅以外最气派的地方了。据说还是封闭式管理教学。其实是幌子,为什么?因为国学馆边上居然是一条花街。花街柳巷的花街,花街一头是国学馆,走到头就是旧皇城,之后是新建的皇城。

  很多成家的学子可以申请不住国学馆,而未成家的学子偶尔能得了允许,回家探亲,或是与佳人有约,不得允许时只能翻墙出来探亲。

  怎么知道是翻墙呢?国学馆附近的一条小巷里横放着几条长梯子,木子风路过看到时,不由得砸吧砸吧嘴:看,看看,伤风败俗啊。

  据说,周围的几户人家都被妓院或是勾栏社的收买了。他们最了解国学馆的情况,只要一看到馆中有人高高挂起红丝带,便知道要准备梯子了。怎么联系时间呢?

  呵呵,读书人的脑子用在这上面,历来是精明的。用红丝带的数目传递消息,三条红丝带就是三更天;也有人用风筝的,风筝尾巴有几条,就是约定了几更天出来。

  这都是国学馆的俗礼。就连先生也不例外,不过,他们的脑子更高级一些,用的法子也更高明一些。这些事木子风就没处打听了。

  木子风很受伤,听得有兴趣的地方,就断了线了。心里直痒痒。

  也罢,提了食盒走进国学馆,想要进去,却被守卫拦在门外。不让进。

  封闭式管理,外面的人是一定进不去的。

  “两位,我是木子云的兄长,这是家里做的几个吃食,你们帮我送进去行吗?再让他带个平安给我。这个小意思请收下,多谢两位了。”木子风给了几个银角。

  守卫一起接过后,说道:“原来是鲁国公府上的大公子,我现在就送进去给二公子。您等一下。”

  守卫很快就把东西送了进去,并有子云的带话,说一切安好,望兄默念,小半月休假回家。

  木子风闻言,答谢守卫。而后就去了花街。反正来都来了,就看看再走。

  这里白天也挺热闹的。就是没有电视剧中“百花齐放”似的在门口揽客,也没见得哪个姑娘,不,该叫小姐吗?好像也不对。反正路上几乎不见什么女人。

  花街这个地方,女人不见一个,倒是有三多:男人多,小孩多,乞丐多。没走几步就有一个插着草的小孩在卖身。

  木子风见此不能无动于衷,他觉得就帮一个好了,今天就帮一个。选哪个好呢?

  木子风选哪个也不是,不选哪个也不是。走到这里,又看看那里。他犹豫之间,几个看着还不错的就被人买走了。

  就跟买了一颗白菜一样,讨价还价之下,双方达成交易,收钱收人,钱货两讫。

  唉,木子风买过很多东西,但是从来没有买过人。这人要怎么买?

  “子风。”木子风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

  木子风转身一看,是宋正业和宋元和,他回来了。“宋大哥,是你啊。”

  宋正业一拍木子风肩膀问道,“你在这做什么?”

  木子风一指地上的小孩,嘴上还不好意思说要买个人,‘买人’这词对于木子风来说就是陌生的,违法的,违背良心道德的。

  木子风有一种自己是个人贩子一样的羞耻感。现在正被人抓包。

  宋元和直肠子,他问道,“子风兄,你来买仆役?你们府上的管家不做事吗?哦,我忘了,你失忆了。你要是缺仆役,应该找管家。”

  木子风说道:“额,我是来给子云送吃食,路过来看看。就想帮他们一下。对了,太平郡主呢?”

  木子风赶紧转换话题,买人这个事还是算了吧。

  “呵,太平不是一直都在府里吗?走吧,别再这里了,你就别给你爹添乱了。来,你好久都没来了,一定是觉得这里熟悉吧。今天我刚好带了几个手下来玩,进去看看,说不定能想起你以前的事。”宋正业拉着木子风就走进了一处美人窝。

  “宋大哥,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走吧……”木子风嘴上推拒,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被宋正业推着走。就这样,不费什么力气,宋正业就带着人进了一处‘蚕丝洞’。

  其实木子风也挺好奇里面是什么样子的。进了门,就四处张望,有点贼头贼脑。

  这里没有看见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几个美女在台上弹琴跳舞,客人们就在两边的帘子里喝酒说话,也有姑娘陪聊的。

  宋元和眼中闪烁着火光,年轻就是火气大。“怎么样?有想起来吗?”

  “没有。”木子风直言道。

  “爷,您来了,里面雅居恭候,请。”一个尖下巴、小眼睛的猥琐小厮带着他们进了里屋,木子风也跟了进去。

  “子风,来了就随便点吧。今天我请客。”宋正业进了里屋跟回到家一样,很随意。

  “请客,不必了。我就好奇看看就走。”木子风看着很拘束。

  “行啊,大哥,给他过过眼福。”宋元和倒了一杯酒。

  宋正业拍拍手,屋子里就进了几个姑娘,抚琴奏乐,还有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在跳舞。

  女子们肤色不白,偏黄色,红唇浓妆,柳叶眉。有长脸尖下巴的、有圆脸小酒窝的、各有春秋,四季之色。

  木子风坐下来,无语的看着这场表演,毫不在意姑娘们在他面前抛衣袖。元和眼珠子跟着最前面的美女走,已经干了好几碗酒了。

  宋正业看木子风悻悻然的样子,就问道:“不合你胃口?”

  木子风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就问面前的女子,说道:“唉,你们穿这么少,不冷吗?”

  宋元和一口老酒喷了出来,哈哈大笑,拍着桌子,指着木子风笑。他上前把垂涎已久的姑娘搂在怀里说道:“你把他们搂在怀里,她们不就不冷了吗?哈哈哈。”

  木子风笑了笑,说道:“不是还有宋大哥的手下吗?是外面的几位吗?”

  “没错。他们这段时间辛苦了,犒劳一下。元和,你先带姑娘们去隔壁吧。”宋正业看见元和已经没了正经样,就让他出去。

  今天,遇到木子风,还有正事要谈呢?

  元和左拥右抱的带人走了。

  木子风不喜欢这种感觉,每次和宋正业在一起,都很紧张,有一种陷阱阴谋里的感觉。

  “子风啊,这杯酒我要敬你。来。”宋正业给木子风倒了一杯酒。

  “不不不,我不喝。我喝醉了就会耍酒疯的。宋大哥要是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喝酒误事。”木子风一见这种场面心里就紧张。

  宋正业笑了笑,这木子风还像个孩子,嫩了些。他先干为敬,倒让木子风没法,只得先喝了一杯。‘蚕丝洞’不是酒楼,酒没有丝毫滋味。

  宋正业说道:“子风啊,如今大多数的商队都挂起了司马家的旗帜,护卫的队伍也改头换样,走在路上的都是司马家的商队了。唉,你可能不知道司马英这次很可能会打胜仗,凯旋班师回朝。呵呵。现在各家对司马家的做法很反感,但是敢怒不敢言。”

  木子风什么也没说,像个小学生一样聆听点头。

  宋正业又说道:“咱们这套也不是长久之计,若是司马英回来后,趁势拉拢那些小世家来打压我们怎么办?”

  “恩,怎么办?”木子风顺话问道。

  宋正业看看木子风,如果不是上次他想到了这个办法,宋正业才不会过来问木子风。“不知,子风你有什么办法呢?”

  木子风一指自己,说道:“我,我听宋大哥的。”

  宋正业不死心,说道:“司马家这次出征,听说让木将军原先的手下当了前锋,死伤惨重,那些跟着木将军的将领这次也没几个回来了。子风啊,这是司马家在削弱你们木家的兵权啊。”

  “宋大哥此言差矣。士兵出征,九死一生,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父亲曾经的将士能首当其冲,奋勇杀敌是荣誉。他们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至于司马家削弱兵权一说,子虚乌有。木家的兵权是陛下给的,我父亲已经赋闲在家,没有兵权了。更无削弱兵权一说。”

  “你——”宋正业被木子风说的哑口无言。他赶紧喝了几杯酒,又问道:“木公子侠肝义胆,虎父无犬子,想必木公子是打算从军吧。若是,兵权被司马家把持,你哪来的出路呢?”

  木子风笑道:“宋大哥多虑了。我只想做一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既不从军也不入仕。天天吃喝玩乐,逍遥自在得很。”

  木子风好像完全变了样,以前的木子风是这样的吗?宋正业看不明白,这人也太没有出息了。“那木公子今天就好好玩玩吧。你叫我一声大哥,也该让大哥好好款待你。”

  宋正业心绪回转,觉得这家伙是避嫌呢。毕竟现在木家已经全身而退了,现在宋家才是砧板上的肉,木子风绝没有道理把自己陷进去。

  “不了,不了。我不喜欢看这些女人搔首弄姿的。哎,这里有没有肚皮舞?就是露出个肚皮跳舞的。”

  宋正业一口气没崩住,喷了出来,他擦擦酒水,心想:原来木子风好这野风。说道:“据说有番邦女子是这么跳舞的,在一些小巷里。那里听说有,木公子去看过?”

  木子风摇摇头,“没有看过,所以才想看嘛。那这里有没有钢管舞?就是绕着一根管子在那里跳舞的?”木子风还起身围着柱子表演了一下。

  宋正业咳嗽的不行,还说没看过,自己都跳上了。“好了,好了。这个也没有。”

  木子风失望的摇摇头,又不死心的问道:“那有没有脱衣舞?这个总有吧。”

  宋正业放下杯子,说道:“子风,你要是好这个,那就叫个姑娘在屋里给你跳就是。大不了,你教她跳,这个可以有。”宋正业说完,还贼兮兮的笑了。

  木子风之后说出话直接把宋正业雷倒,木子风摇着头说道:“什么姑娘跳,我是要看男的跳脱衣舞。”

  宋正业全身被电击,皮肤都僵住了。男的?男的!宋正业盯着木子风看,这小子怪不得不为所动,原来是。

  宋正业尴尬的呵呵一笑,“这个,这里怕是没有。倒是我误会木公子了。那……”

  “既然都没有,那我还看什么?我就不打扰宋大哥雅兴了,先告辞了。”

  宋正业点点头。木子风就顺利的出了屋子。

  宋正业此时手心冒汗,心跳的极快,一个深呼吸突然想起刚才木子风表演的钢管舞,差着气了,咳嗽了起来。

  走出‘蚕丝洞’的木子风,拍拍胸脯,心道:“还好机灵啊,不然就被蜘蛛公缠住了。赶紧回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