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四件事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454 2019.08.29 20:25

  春夏秋冬马上去抢肥皂。这时,太平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你们四个先出去。”

  春夏秋冬迷糊着,拿着东西走了。

  “太平,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啊。来,吃点蜂蜜,好甜的,让你一口甜到心里。”木子风舀了一勺蜂蜜出来。

  太平看着木子风笑嘻嘻的样子,绷不住心里的难过,眼泪流了下去。

  “完了,完了,太平。你完蛋了。”木子风震惊的看着太平。

  太平眼泪还挂在脸上,不明白木子风说什么,问道:“什么完了?我为什么完蛋了?”

  “你的脸啊。你都长这么丑了,你居然还动不动就哭。你知不知道,眼泪是咸的,流过脸后会伤害你脸上娇嫩的皮肤。你是不是完了,你要变更丑了。”木子风煞有其事的说道。

  太平擦擦眼泪,问道:“真的吗?你还尝过眼泪的味道?”

  “你别动,刚好你流了眼泪,你自己尝尝吧,看我是不是骗你?”木子风从太平脸上刮下一滴泪,伸到太平嘴边。

  太平推开木子风的手,说道:“我不要尝。太脏了。木子风你怎么这么好玩,什么都要试一下,那你尝过牛粪的味道吗?”

  木子风用手在鼻子面前扇风,“一个女孩子,说什么牛粪不牛粪的,太脏了。哎哟,好臭啊。”

  太平把木子风的手拿下来,“哎呀,不闹了。我跟你说件事。你刚才看见我大哥了,我大哥来这里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他现在叫王炳。”

  木子风点点头,说道:“行,我就喊他,隔壁家的老王。”

  太平皱着眉头,说道:“你叫王大哥,或者老王也行,什么隔壁家的老王。怪怪的。”

  木子风笑笑,问道:“怎么老王欺负你啦,是不是让你回家去?”

  “你这么希望你回去啊。”

  “当然也不是。你说你出来也就算了,干嘛把你的侍女换成护卫带出来呢?你看,就我一个男的,这不是惹人非议吗?”

  太平闻言,又想起宋正业说她的话,低着头难受。

  “喂,行了。你说说你哥来干嘛,真的带你回去吗?你要是不想回去,我就伸出一根手指帮你一把。”

  太平无语道:“什么伸出一根手指帮我一把,你就不能伸出双手拉住我不让我走吗?”

  木子风伸出一根小手指说道:“不用,你大哥这么菜,菜就是很没用。我用一根手指就能帮你了。”

  “是吗?”宋正业推开门走了进来。

  太平生气的看着大哥走进来,“哥,你在门外偷听。”

  宋正业就是来找木子风让他离太平远一点,结果就看见他们在打情骂俏,更不服气木子风用一根手指就能对付他,“你们自己没关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果是别人在外面看见,你——”

  “什么孤男寡女,你没看见那里还有几只鸡吗?活的。”木子风指着墙角被绑住的几只野鸡。

  太平进来的时候也没看见那几只鸡,现在被木子风这么一指,就觉得好笑。

  宋正业那个憋气啊,“木子风,你不要无理取闹,你要是想娶我妹妹,那就光明正大的到府上提亲。你现在这样和我妹妹在一起算什么?你考虑过我妹妹的名声吗?”

  木子风上前顶着宋正业说,“我是你妹妹的师傅,这事你可能不知道吧。徒弟,师傅说的对不对啊?”

  太平其实很期待木子风说去府上提亲的,但是她也知道木子风不可能这么快转性,说道:“大哥,木子风说的没错,他是我师傅。这事,娘也知道的。”

  宋正业笑了笑,说道:“开什么玩笑?娘要是知道那就是你还没离开府的事,娘怎么知道你拜木子风为师了?再说,他能教你什么?教你怎么给马穿鞋吗?”

  太平生气了,今天宋正业就好像点了炮仗一样的和木子风较劲。她说道:“那又怎么样?你不知道马蹄铁多重要吗?马蹄铁本来是木子风想到的,可偏偏陛下的赏赐都给了我,我拜木子风为师怎么了?大哥,你今天太不理智了。”

  宋正业被太平当头一骂,有些冷静下来,的确马蹄铁是木子风想的,宋家平白得了名声和好处,自己说话有点过了。宋正业沉了沉气,说道:“那你决定把巴蜀的盐场利润分给木子风五成,也算报答他了吧,没必要再拜什么师糊弄人吧?”

  太平霸气的说道:“拜师、盐场的分红都另有原因,这有关宋家的产业。宋家的产业除了娘和我,就是爹也不可以过问,大哥你再等几年问大嫂吧。”

  宋正业没想到太平拿祖规怼了他,气的转头就走。

  太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木子风舀了一勺蜂蜜吃,说道:“你们这是什么道理,宋家的男人不可以过问自己家的产业,我要是你大哥,分分钟死给你看。”

  太平没好气的笑了,“你拿钱干嘛?男人拿钱无非是吃喝玩乐,要是他们知道家里有这么多钱,还不得可劲的花。”

  木子风说道:“搞得好像他们现在不知道一样。我觉得,这会产生反效果。就像我爹越是不让我出来,我就是想尽了办法也要出来。你们宋家,这个规矩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你们低估了男人的好奇心,还有那种悖逆的心理。”

  太平说道:“我娘说,宋家的祖先希望男人们不能投机取巧,要凭自己的本事做事,这才是宋家的根本。至于钱财那只是养后宅的人,不能用来升官发财。”

  木子风笑了笑,说道:“有点意思,不过,明明知道家里很有钱,作为家里的男主人却不知道自己的钱有多少,需要钱还要问自己的夫人。这说明你的父母关系很好。”

  太平很骄傲,答道:“这是当然,我爹从来不问我娘家里的产业,他就是安心当官。我娘对我爹也很好,也没有管着我爹不让他花钱。”

  “是啊,是啊,还养了一群美貌的小妾在后院拴住你爹的心。”

  太平听出里面的讽刺,问道:“什么意思?你以为我娘愿意啊,不在家里养,难道让我爹出去找吗?伤风败俗。”

  木子风笑了笑,唉。这时候的男人果然很爽啊。

  “你叹什么气,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说完?一股脑倒出来吧,免得憋出病来。”

  木子风转了一个话题,问道:“没什么,你刚才说,巴蜀的盐开采出来利润你分我五成啊。这么大方。”

  太平说道:“怎么样?这下你可以每天等着钱落下来了。”

  木子风嘴里太甜了,喝了几口水后,说道:“五成,太多了,我这人吧。最不喜欢钱了,铜臭。一成就行。不过,你得答应我四件事。”

  太平没想到还能再木子风嘴里听到嫌钱多的一个奇葩理由,说道:“铜臭。师傅,徒弟佩服佩服。师傅,怎么不把那一成的铜臭也去了呢?”

  “我这不是怕你钱多,被熏臭了吗?师傅怎么也要担待一二。”

  太平抬手抓了一根旁边的木棍就要打木子风。

  木子风抓住木棍说道:“等一下,你不要欺师灭祖哦。你还有四件事要答应帮我做呢?”

  太平放下手,“你说,我考虑一下再答应做不做。”

  木子风伸出一根手指,说道:“第一件事就是以后不许哭了。”

  “这是你让我做的第一件事?”太平有点不相信。

  木子风点点头,说道:“不难吧。第二件事来咯。就是你不许对我生气。”

  太平不干了,说道:“第一件事,我勉强可以答应你,但是第二件事不行。你这么会气人,我怎么能不生气呢?”

  “我这可不是为了自己啊,你知道吗?生气会伤肝,生气的女人就容易变老,而且生气的女人都是皱着眉头的,脸上很容易出现难看的皱纹。你已经这么难看了,要是不显得年轻一些,怎么有人喜欢呢?做师傅的我很为你操心啊,啊——你干嘛?”木子风被太平打了一棍。

  “第二件事不答应,你太气人了。”太平扔掉手里的棍子,怕自己又忍不住打木子风。

  木子风伤感道:“哎呀,那你也说话气我好了,你看我不是笑嘻嘻的。这叫乐观。乐观的人活得久。唉,我好怕自己活到100岁的时候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唉。”

  “100岁,想得美吧。世人活到100岁的人寥寥无几。不过,我答应你啦,至少我比你晚死,行了吧。”

  木子风计划得逞,笑道:“你比我小,只要你不生气,一定活得比我久。好,第三件事就是你不能打我。”

  “不——行。”太平最不能忍这件事。说道:“我刚刚就打了你,这都怪你,话不好好说,老是嘲讽我。我要是不打你,我就会生气,我要是不生气,我就会打你。我会憋坏的。我做不到。”

  太暴力了,木子风决定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不然自己今后的日子很难过的。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把一个替代品给你打,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了。我交给你,你要是想打我,你就打他。怎么样?”

  “什么替代品?”太平在木子风身上扫视。

  木子风摇摇手说道:“不在我身上。我明后天再给你。你以后生气就打他,我不心疼的。唉,你吃了吗?”

  太平一下子放松下来,就觉得肚子空空了,“没有?你不是说要做好吃的吗?在哪里?”

  木子风就开始做蜜汁烤鸡给太平吃。

  “啊,这鸡太好吃了,鸡肉这么这么好吃。羊肉不好吃。鸡肉又嫩又香,一只吃饱。”

  “我有半只的,你别全吃完。鸡肉好吃,鸭肉、鹅肉也好吃,牛肉更好吃。”

  “我让春华她们去抓,我要吃。我都要吃。”

  木子风摇摇头,说道:“你说,你回到家以后,你娘会不会不认你?”

  太平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不可能,她顶多不理我几天。”

  木子风拿走太平手上的鸡肉说道:“我是说你吃这么多,变成一个胖女人,你娘还能不能认出你?”

  “木——子——风。”别说女人胖,很恐怖。

  “你刚刚答应我三件事哦,堂堂郡主不能反悔。”木子风两只手一手一只鸡腿挡在胸前。

  “哼。你现在没有给我什么替代品,那我就打你。不算反悔。”

  太平追着木子风使出了九阴白骨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