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遇山贼(求推荐票、收藏)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4112 2019.08.27 19:10

  木子风没有让大家失望,叫花鸡里喷出的热气带着鸡肉、荷叶的香气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

  木子风想拽一个鸡腿下来,不小心手被烫到了。

  太平想用刀下手,但是木子风不让。

  “不能用刀,刀有血气,会破坏它的香气。要用我们勤劳的双手,洗手去,手拽着吃才好吃。”木子风这时,俨然是考究的厨师。

  太平还从未听说这样的说法,不过,确实有道理。

  “太香了,这鸡怎么这么香?寒冬把其他的鸡也拿出来敲开。”太平到河边洗手,回来的时候木子风已经把鸡腿拽下来给她了。

  “木公子,好吃。太好吃了。”腊月在鸡肉的表皮上撕了一块下来,肉特别得嫩。

  木子风看着几人迫不及待的不顾烫,在鸡上撕肉,说道:“还好本公子有先见之明,把你们的鸡全做了叫花鸡,要不然你们现在撕的就是我的肉了。”

  太平把嘴解放出来,说道:“你说这叫什么鸡?”

  “叫花鸡,就是叫花子的叫花鸡。叫花子就是乞丐的意思。”木子风开始撕鸡翅。

  寒冬问道:“为什么这么好吃的鸡要取了一个这么不雅的名字?”

  木子风看着众人的吃相说道:“你看看你们现在像不像叫花子。叫花子不就是用手抓着吃的吗?哈哈哈”

  太平用肩膀对着木子风一撞,“好啊,什么刀有血气。骗我们像叫花子一样吃东西。”

  木子风被太平撞到,赶紧说道:“唉唉,我没骗你们。真的要抓着吃。你看我不也是嘛。这鸡就是叫花子发明的,就叫叫花鸡。”

  太平抢过整鸡,说道:“你才叫花子呢?不行,我要换个名字。你赶紧想。不然这鸡没你份了。”

  木子风笑了笑,说道:“那叫‘花鸡叫’,花鸡闻到这鸡肉的香气也要咯咯咯得叫。”

  众人听见木子风学鸡叫哈哈大笑。

  太平笑道:“那还不如叫咯咯咯好了。”

  木子风也笑了,点点头道:“好,既然郡主赐名了,就叫咯咯咯了。以后,谁要是想吃,就要学鸡叫。哈哈哈。”

  太平没想到木子风真的就应了,“我开玩笑的,不能当真。”

  “不行,不行。你们以后谁想吃就学鸡叫。咯咯咯。”

  众人又因为木子风学鸡叫笑起来。

  一路上,木子风和大家有说有笑,开心的时候还唱歌、跳舞,这一路好不热闹。

  当然最热闹的事当属木子风遇上了山贼。

  几个山贼躲在路边的草丛里。

  “大哥,不是商队。”第一只山贼。

  “大哥,有好多马,咱们抢了一匹就能卖好多钱。”第二只山贼。

  “不行,他们人这么多,又有马,一定是有身份的人,说不定他们会武功呢?”山贼老大。

  “大哥,你听,他们在唱歌。哎呀。有女人啊?”第三只山贼。

  山贼老大一掌拍在刚刚喊女人的山贼后脑上,骂道:“家里有婆姨了,还想偷腥啊。不是说了吗?抢钱不抢人。女人更不行。”

  这动静就惊动了骑马的春华。“有动静,你们听到了吗?”

  “不会是山贼吧。”夏雪说道。

  “有可能,我听到几个人的声响,附近都没有鸟叫。”秋实在辩声。

  “大姐,怎么办?”冬雨驾着马车。

  “不要停,继续走,量寻常毛贼也不敢动我们。”春华打马走在前面,夏雪和秋实在木子风和太平的马车外面。

  话虽这么说,但是行动还是很自觉的做好防守姿势。

  此时太平正和木子风在一起学唱歌。“不错嘛,太平。我就唱了一遍你就会了。唱得真好听。我多教你几首,这样我就点歌了。”

  “好啊。木子风,你的脑子是什么做的?你的脑回路有什么不一样?怎么能想到这么多东西?”太平每天都要写木子风编的故事,如果不是亲耳听木子风编故事,她都以为神仙的事都是真的了。

  话说草丛里的山贼,看着木子风一行走过,心里有些急了。

  “大哥,抢吧。不抢,后面一帮兄弟吃什么?拖家带口都吃了几天的树皮了。”

  “是啊,有了第一次就开张了。”

  “你们懂什么?我不想抢吗?可是,要是咱们打不过呢?你看看那几个,就不像是好惹的。”

  “大哥,抢一次吧,打不过就逃。”

  山贼的头看着兄弟们等着自己下令,也没办法了。“好,咱们只要钱,要了钱就走。要是打起来,手上有家伙的在前面,要是打不过就跑。”

  “好,我们听您的。”

  “上。”山贼带头冲了出来。

  “啊啊啊。”

  “发生什么事了?”木子风听到外面的喊声。

  太平打开窗帘子看到有一伙人从草丛里冲了过来,“木子风,你待着别出来。我出去看看。”

  说完,太平就出去了。

  木子风这时也看到了外面的山贼,感觉有好多人。

  这几天的好心情,突然被这股不安所取代。

  山贼,那可是和平年代不存在的职业。更具体一点是,木子风从来没遇到过山贼。

  木子风心脏怦怦跳,就听见太平说了什么?他想出去看看,但是冬雪守在马车上,不让他下来。

  没过一会,外面好像打起来了,木子风在马车里吓死了,第一次发现不会武的男人,在这个时代是多么垃圾。

  但是,也没过多久,外面的打斗声就不见了。

  “木公子,下来看看吧。郡主抓了一伙山贼。”冬雪拉开帘子。

  木子风没想到太平武力值这么高,不是一个山贼,是一伙山贼。

  木子风下了马车,走到前面,太平的剑正架在一个山贼上面,春夏秋冬正围着一帮狼狈的山贼。

  “太平你没事吧。有没有人受伤?”

  “没事,一群乌合之众。连件像样的兵器都没有,连我的婢女都打不过,还想伤我。”太平笑着说道。

  “什么?你们都是女人。老子不抢女人的。”太平手下的山贼叫喊道。

  木子风上来就给了山贼一脚,“猪啊。连自己抢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还出来当什么山贼。”

  “公子、小姐。饶命,饶命。我们抢错了,放了我们吧。”一伙山贼喊道。

  “哼,把他们放了吧。”太平也不想与他们较劲。

  “等一下,怎么能放了他们呢?别动,都别动。一个个都给我蹲下,双手抱头蹲好。谁要是敢动,夏雪就给我射箭。”木子风想得是放了山贼不是会有其他人被抢,木子风一想到刚才在马车里胆战心惊,他就恨死这群不好好干活出来闹事的山贼了。

  山贼原以为要逃过一劫,结果出来个白面小生,又拦住他们。

  “看,看什么看。低头蹲好,不许交头接耳、不许说话。拿绳子把他们捆了。”木子风打算把他们带着送到前面的县城去。

  “公子,没有绳子啊。”春华说道。

  太平说道:“算了吧,把他们捆起来又能怎么样呢?”

  “当然是送官府啊。这是山贼啊。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我们不把他们送到官府,难道让他们继续为非作歹吗?”木子风一边说,一边赶紧想个辙把他们捆起来。

  “公子啊,冤枉啊。我们没有杀人啊。我们就是抢点东西填饱肚子,我们不敢杀人啊。”山贼头跪在地上求饶。

  木子风骂道:“你说你们没有杀人,我就信啊。当我傻吗?咱们要是换一下,说不定现在我就被你们杀了,然后抛尸荒野。”

  山贼哭诉道:“公子,我们真的不会杀人啊。我们都是本分的农家,是不得已才做了山贼啊。公子,你把我送官府吧,饶了我的弟兄,他们还有家小要养呢。”

  “你还讲义气。讲义气就不该做山贼,在家老老实实种地不行吗?非要在这路上打劫别人。”

  这时,蹲在地上的山贼喊道:“俺们也想好好种地啊?但是官府抓人让我们去挖运河,去了的就没有回来过。抓我们当兵,那就是去送死。地里的庄稼让残了老爹下地,能走路的娃子就要干活。这是让我们死啊。我们就想有条活路。”

  也许木子风又恍惚了,这个世界有美丽的自然风景,也有丑陋的现实。

  木子风要认清现实,不能把过去的一套用在这个世界里。

  又有山贼喊道:“老爷行行好,给我点东西吃吧。家里有个娃,好些天没奶吃了。我们真的是活不下去了。”

  木子风虽然心有感慨,但是他不敢轻易相信。

  于是他决定带那个山贼头去山贼窝看看究竟。

  “你是山贼头是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骗我,你的这帮兄弟不仅没救,我还要当一回强盗,抢了你们的东西。太平,走,去看看。”木子风给山贼头上了自己的手铐,就不怕他逃了。

  等他们几人到了山贼窝,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里还有一个水坑,接着山上留下来的水。

  大约有三十几个人,老的没几个了,小孩子比较多、还有一些妇女。

  在山洞一眼瞧去,就全看到了。一个个骨瘦如柴,木子风站在里面就很突兀了。大家伙都警惕的看着木子风,要不是太平手里拿着剑,真怕他们会冲上来。

  木子风看见一个娃娃抱在妇女怀里,安安静静的。抱着他的妇女正在水坑边给他喂水。

  “老张,出什么事了?我男人呢?怎么就你回来了?”有个女的问山贼头头。

  “都别过来。”太平把剑放在在山贼脖子上。

  一伙人又散开来。

  “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一个老汉喊道。

  木子风说道,“他们出来做了山贼,打劫了我们,被我们抓了。”

  大家面面相觑,有的人开始哭起来,小孩子还不懂什么是打劫,但是抓这个字还是明白的。

  木子风喊道:“别哭了,一个都没死,回去我就放了他们。”

  他们愣住了,不过脸上也有点喜色。

  木子风和太平又带着山贼头回去,把人都放了。

  木子风他们身上钱本来也不多了,干脆都给了,还把车上的一些吃的东西拿给了他们。特地拿了一些蜂蜜,这些是木子风准备做蜜汁烤鸡存起来的。现在,他拿给那个有娃的山贼,让他给自己的娃吃。

  木子风和山贼们说道:“好了,你们今天打劫很成功,我们身上的钱,还有吃的都给你们了。但是不要再出来打劫了。你们运气好遇上我们,要是别人,一刀下去,你们就把命留下吧。”

  山贼头头跪了下来,一伙人都跟着给木子风等人跪了下来。“公子,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没什么能报答的,就是一条命,要是公子哪天看上了,就来取吧。敢问公子名讳,我们以后天天记着您,子子孙孙都不忘您的恩情。”

  木子风赶紧把人扶起来,“别跪我,别跪我。大伙回去照顾好家里人,干些正经的事,别出来打劫。好好活着,就是念了我的恩了。”

  木子风话说尽了,留了一个李清风的名字,才把这群人送走。

  心满意足,做了好事的木子风心里暖暖的。他等人走后,转头对太平说道:“太平,你看。古人做了好事,不是刻碑立传就是作诗作赋,对自己歌功颂德。你看我,我做好事都是留假名的,这跟做好事不留名没区别啊。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帅?”

  太平双手插胸,说道:“木公子做好事,能不能想想身边的人?你再不上车,日落前赶不到前面的县城,咱们就在野外饿肚子吧。”

  木子风挠挠头,赶紧上车,身无分文的木子风要抱紧腰缠万贯的太平。

  “太平,你看。我都没钱了,怎么住店啊?你身上有没有藏钱?私房钱有没有啊?”

  “没有。”

  “怎么可能呢?你们女人不是很会藏钱的吗?不对,我是说你们很会管钱。说你们女人持家有道。”

  “什么持家有道?我持谁的家?”

  “你真的没钱啊?一分都没留啊?”

  “你刚刚那么大方的把钱送给别人,我当然要听你的了。”

  “那好吧,去了县城,就把你卖了换钱。”

  “木子风,你说什么?”

  “不是啊,我是说让你在街头卖艺,卖艺啊。比武卖艺,不是那个艺啊。”木子风在太平的双手轮锤术下讨饶。

  为了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入县城,一行人快马加鞭向着前方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