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论孝道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061 2019.09.11 22:59

  木子风回了客栈,一边让人收拾东西,一边让人去取制作的马车,说走就走。

  太平看见木子风火急火燎的样子,问道:“怕了。”

  “怕?你不知道我连‘怕’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吗?”木子风吃着苹果看着她们收拾东西。

  太平听了就又想起木子风不识字这个梗了。笑着说:“你不识字真是太好了。”

  木子风笑笑,想说自己识字,但是她看不懂的时候,金若男过来了。

  木子风起身说道:“金小姐,凶手已经抓到,你可以安心把你爹送回乡了。我们马上要走,你多保重。”

  金若男跪在地上,要叩拜,木子风躲到一边。“金小姐,你的一跪我可受不起。更别说拜了。太平,赶紧帮我把他扶起来。”

  金若男跪在地上说道:“木公子,你是我金家的恩人,这一拜,你受得起。”

  “等等。女子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我非天非地更不是你的父母。你不能跪我。至于我抓凶手,纯碎是被大憨赶鸭子上架了。是我自己挖坑把自己埋进去的,跟谁都没有关系。你起来吧。”

  “如果没有木公子无双才智,怎么能找出我爹养了这么多年的白眼狼呢?”

  木子风走上前蹲下来,说道:“金小姐,相信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朗朗乾坤,天理昭昭,就算没有我木子风,天道也容不下他们。你起来了吧。你还有金家,还有外面的兄弟,你要把你爹留给你的家业发扬光大。”

  金若男粲然落泪,问道:“我只是一个女儿家,木公子,我,我。”

  “那你再记我一句话,牢牢记在心里。女子能顶半边天。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也可以。”

  金若男看着木子风坚毅的眼神,她擦擦眼泪,说道:“多谢木公子。我一定会带领金家成为大梁最大的粮商。”

  木子风笑了,他看看太平怜惜的看着金若男,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如果你以后需要我们帮忙,你可以来找她。她也是个富婆,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你可以来教教她。”

  太平回头皱眉的看着木子风,让我帮她就说好了,什么我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

  金若男噗呲一笑,“多谢木公子还有郡主,小女子能结识郡主,是我的福气,也是金家的福气。”

  太平拿了一个箭头给金若男,“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拿这个箭头来京师。宋家的人都认识。”

  金若男接过后表示感谢。

  之后,木子风等人也不再停留,直接起行。大憨和他的一帮兄弟们在后面唱歌送行。

  “唉,当初我为什么要教大憨唱歌呢?”木子风坐在马车里擦擦眼睛。

  太平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或许就是老天的安排吧。木子风,你躲不过的。”

  木子风在太平的话里听出了很多层意思。躲不过的?真的吗?

  “你在想什么?”木子风并不擅长喜怒不形于色,只有在需要戒备的人面前管理自己的表情,简言之就是装。

  “我,我在想我爹怎么没来找我呢?”木子风没有说出心中全部的想法。

  太平揶揄道:“你想你爹了?”

  “开玩笑。我想他?怎么可能?我就是觉得奇怪。前两次,我每次逃出来,不到几个时辰他就把我抓回去了,我一直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一开始我觉得是马家兄弟出卖我,可是,第二次我逃得时候,我就一直注意他们,他们也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啊,还是被抓回去了。第三次,我自己一个人逃出来了,总算摆脱了追兵。不过,还得靠你们宋家。但是,前两次我就不明白怎么被抓的?”木子风又想起自己被抓的事情,都差点以为自己身上被安了追踪器了。

  太平插着手,说道:“哈。还有你木子风不知道的?”

  “你帮我想想,我怎么就漏了马脚呢?”木子风坐直了身子问太平。

  “反正你现在都在外面了,还想以前做什么?”

  木子风抓住机会就要好好教育教育不懂事的徒弟,“不懂了吧。这叫积累失败的经验为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我要知道自己是怎么失败的,才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再一次失败。我第二次没逃出来,就是因为不知道我怎么漏了马脚,没有积累第一次失败的经验。做师傅的再送一句至理名言:失败是成功之母。”

  “有道理。”木子风的话浅显易懂,太平当然就明白了,但是她不明白的是,木子风的这些道理都是从他做的这些不正经事里倒腾出来的吗?

  太平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要是好好跟你爹解释,哪至于你这么躲着你爹。你不知道,你以前可听你爹的话了。你爹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出门也会带着你。你就比我大2岁,可你以前老成的跟我大哥一样。”

  木子风震惊到:“不会吧?老的跟你大哥一个样,那得是受了多大的摧残啊!”

  太平气笑了,说道:“木子风!怪不得你要被木将军关起来,他哪受得了你这么不正经的说话呀。”

  木子风眼珠一转,问道:“我以前是不是这样的?是。是。爹放心。我知道了。孩儿一定会记住爹的教诲,不辜负爹的期望。谨遵爹的教诲。或者是这样的:遵命。末将领命。将军,您回来了。将军,您慢走啊。”

  “哈哈哈,你好好的,后面几句又是什么口气?你要笑死我啊。”太平起先还觉得木子风找回了以前的样子,结果后面两句就怪里怪气了。

  木子风也笑了笑,说道:“你看,我要是像木头一样说话,那我身边的人也会跟木头一样。整天跟这个扑克牌上的人一样,帅是听帅的,看久了会闷的。”

  “你爹是将军,将军要是不严厉一些,怎么管士兵啊?他是把你当他的兵了,你就多体谅一些好了。”

  木子风在这一世遭遇到同样的问题——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可我不是他的兵啊。我也不会像他一样当将军的,为什么不能让我做点其他的事呢?难道我的生活还要让他来安排吗?他过好自己不就行了。”

  木子风看见太平皱着眉头,拦着她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要说我什么。想说我不孝对吗?这就是我们不同的三观。我对孝的理解就是在物质上支持他们,在精神上关心他们。但是,孝不等于对父母唯命是从。也许,父母说的话有道理,可是我为什么就要听、就要去做呢?我就想试一下我的想法,哪怕栽个跟头我也会知道我错在哪里。我错的多了,我就成长了,我就明白了。这比我从父母被告知的道理要懂得深懂得透。唉,算了,不讲了。讲起来我能跟你说上三天三夜。但是我跟你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会让我爹明白我。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是什么样的经历会让木子风有这样违背纲常伦理的想法,这些想法似乎有他的道理。当却很难被世人所接纳,或是正是因为他有这样奇特的想法才会诞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话题有些沉重,太平没有继续追问,面对现在的木子风,她想帮他。太平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前两次会被抓回去了?”

  木子风陡然听到太平转移话题,就顺话道:“为什么?”

  “你每次出来是不是都乘马车的?”

  “对啊,我不会骑马。第三次,我是跑出来的。”

  太平拉开帘子,指着拉马车的马说:“你知道吗?马会拉马粪,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马是不是自己家养的?”

  木子风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一茬。难怪他猜不到,这已经超出考试范围了呀。木子风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好好学习啊,他是懂得比这时候的人多,但是也很有限,可以说是局限了。木子风在生活中的一些常识就远远不如这里的人。

  太平回过头看着木子风恍然大悟的样子,她才相信木子风是真的不知道。她问道:“木子风,你真的不知道吗?”

  木子风指着自己说道:“我。”话音一停,他指着马说:“我居然败在一堆马粪上,太臭了。”

  太平是肆无忌惮的笑,驾马车的冬雪暗自低头偷笑。

  木子风扶着额头,低语道:“一失足成千古恨。”

  太平推开木子风那做戏的样子,说道:“什么了不得的。还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有什么恨的?”

  “你知道什么?我之前还以为这里有什么阴谋阳谋呢?我爹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安插了卧底?还是他给我下了什么奇香,我闻不到,但是什么狗啊,蜥蜴啊,蜜蜂啊,蜘蛛啊千里之外也能闻到,然后他就派人循香找到了我。”这是木子风正常的思维。

  太平真是没想到木子风的脑回路可以如此奇特,说道:“木子风,你的脑回路是真的九曲八弯啊。你爹都把你困在家里了,他还安排人安插在你身边干嘛?你可是他儿子啊。还有什么什么奇香。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