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路遇马队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106 2019.09.04 18:30

  “月亮好圆,好亮啊。”

  晚上,木子风和太平真的爬到客栈的屋顶上看月亮。

  “可惜不是八月十五的月亮。”木子风看着月亮说道。

  太平问道:“八月十五的月亮最圆,这是真的吗?”

  木子风点点头,今年他错过了过中秋节。“你听过嫦娥奔月吗?”

  太平说道:“就是二郎神杨戬喜欢的月宫嫦娥吗?”

  木子风在《二郎神杨戬》中提到过外表冰冷内心善良的嫦娥。

  “没错,你知道嫦娥为什么会奔月吗?”木子风打算给太平讲讲这个故事。

  太平摇摇头。

  木子风把故事讲给太平听后,太平沉静了很久,而后说道:“嫦娥吃了仙丹,永葆青春,长生不死,但却和后裔天地相隔。真的吗?她得到了长生,却失去后裔?为什么不能有两颗仙丹呢?”

  木子风手放在太平的头发丝上,“太平,别怕。有一首词我觉得很美,我想念给你听听。”

  太平抬起头看着木子风。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木子风看着太平说道:“人生在世何尝尽如人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太平倔强的说道:“我不放弃。只要你没遇到喜欢的人,我就会喜欢你。”

  “好吧。我现在喜欢你五分之一了。就是五根手指,我有一根手指在你手里了,你要握好哦。”木子风伸出小指头。

  太平掰出木子风手指的大拇指,说道:“我觉得是这根才对。”

  木子风看着孩子气的太平,笑了笑,说道:“行。你说了算。”

  太平拉着木子风的大拇指,问道:“刚刚的词是你写的吗?好好听,就像你写的歌词一样好听。”

  木子风回避了词的作者是谁的问题,说道:“那我教你唱吧。”

  “好。”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第二天,木子风一行没有打算再停留,而是马上动身起行。刚离开城门口时,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喊他。

  停下马车,发现是柳二娘。

  木子风心想:这人六四分账都干,是有火眼金睛吗?能看出我点石成金不成?

  木子风下来马车说道:“老板娘,你不会是来跟我谈合作的吧?怎么,你一个人,该不会是孟老板已经把你休了,你要来投奔我。”

  柳二娘提着一个食盒,也不理木子风的疯言疯语,说道:“我夫妻二人伉俪情深,同甘苦、共患难。我夫君又怎么会休了我呢?我是来送行的。”

  木子风一脸可惜的道:“唉,那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海中鱼,池中游啊!”

  柳二娘知道木子风是看中自己的才能了。不过,还是说道:“我去找了一个算命先生,他说,古书里有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木公子,你说对吗?”

  木子风深思,古人说的话总是比活人说的话有用。他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柳二娘把食盒递给木子风,说道:“这是我做的一些点心,我的一点心意,你们拿在路上吃吧。”

  木子风接过了,这不是酒店吃饭,没必要非得付钱。

  柳二娘又想了一会,问道:“那天,你和那位姑娘谈话,说想见我。那位姑娘问,你见到我要做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想知道,木公子方不方便告诉我?”

  木子风听了,拉开马车帘子,对坐在里面偷听的太平说:“太平,那天我对你说要见老板娘,其实我是想跟她——结拜,不是结拜夫妻哦,是结拜为姐弟。”

  太平和柳二娘目瞪口呆,木子风哈哈大笑。

  木子风等人再次踏上东行之路。

  这天晚上,木子风等人没找到店家投宿,以为要露宿野外时,发现前面有明亮的火光。

  于是几人赶到前面,发现有一只马队在这里露宿。

  让木子风觉得稀奇的是马队的头头是一位文弱的姑娘,姓金。

  木子风觉得敢姓金的一定很有钱,他小声的对太平说:“太平,姓金耶。没有家财万贯敢这么自信的说自己的姓氏吗?唉,为什么我见到的有钱的都是女的?男人死到哪里去了?”

  太平对木子风偶尔的不正经已经有经验了,不理会。

  太平拱手答谢:“多谢金小姐愿意让我们一起露宿。有你们在,我们今晚就能安心入眠了。”

  金小姐一点也不财大气粗,反而像是闺阁小姐,“安小姐,不必客气,相逢即是缘。”

  木子风闻到了篝火旁的羊肉气息,饿的时候就别讲究了。“金小姐说得好。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既然我们今天认识了,就是朋友了。金小姐,我看你们在烤羊肉啊,好香啊。”

  金若男见过不少直爽的汉子,但还是第一次见把话讲的漂亮的男子。“木公子说的好。我们可不就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请,羊肉马上为贵客奉上。”

  木子风回到马车打开暗格,拿出一壶准备救急的酒,反正度数可以。“你有美食,我有美酒。刚好一对啊。”

  木子风刚转身要往前走,被太平一脚扳倒。还好酒壶没开,木子风回头看太平,她正四下看风景,若无其事。

  金小姐不曾想一个看似读书人的公子,竟话语无羁,被木子风的话小小惊讶到。当然金若男旁边的一干男性同胞都很不高兴。

  “唉,女人啊。”木子风撑起身子爬起来,毫不尴尬的说道:“这酒放太久了,要晃荡一下。走吧,看看羊肉去。”

  木子风等人就坐在篝火旁,有烤肉的,有喂马的,大家都忙活自己的事。

  木子风憋不住了,有篝火没有活动可不行。“金小姐,你看这羊肉也快烤好了,这最好的羊前腿给谁好呢?”

  “自然是给贵客们了。”

  木子风摇手道:“不不不,我们怎么好意思呢?我看你的手下各个角勇有力,不如让他们比个武什么的。赢了的你就把这羊前腿赏给他。”

  一个金小姐手下的大汉举起拳头说道:“好,我们好久没有比比拳脚了。”

  金小姐旁边的一个帅小伙说道:“拳脚无眼,要是有人出手没个分寸,伤了人怎么办?”

  这时,金小姐发话了,说道:“大憨,表哥说的话都有理。我看大家比摔跤吧。都是自家人,也不会出重手,点到即止,咱们也热闹一番好了。”

  “好”大伙一致叫好。

  金小姐看大家伙这么高兴,“我再填个彩头,凡上场的每人奖励5贯,赢者加倍,赢者再比,再赢者再加倍。直到最后两人,每人赏50贯,再比过,夺魁者赏百贯。木公子,你的手下也可以参加。”

  “我的手下不擅长摔跤,就不出来献丑了。”木子风哪里能让姑娘们出来摔跤呢。

  摔跤的场面一下子把一群大汉带起来了,大家伙好不热闹,输了的开心,赢了的更开心。最后夺魁之战是一个光头大汉和之前说话的大憨角逐。

  “好啊,金小姐,你手下的人不简单啊。个个都是这个。”木子风竖起大拇指。

  金小姐说道:“多谢木公子。那个光头大汉原不是我的手下,大憨是我爹的义子,也算不得我的手下。他们都是有把子力气的人。”

  很快两人角逐结束,大憨赢了。大憨得了大羊腿。

  “秦老大,这羊腿我分你一半。大憨佩服你。”大憨把羊腿递给秦老大。

  “大憨兄弟,你赢了就该是你的。”秦老大说道。

  “大憨你吃吧,来再配上我的好酒尝尝。”木子风把酒倒到碗里。

  “好香啊。多谢木公子。”大憨放下羊腿,接过碗,一饮而尽。“好。好。好酒。”

  木子风的酒也不多,也没打算分给别人。

  秦老大到了金小姐面前,说道:“金小姐,秦某多谢小姐海上搭救之恩,还有这几日活口之恩。不敢再叨扰,金小姐的恩情他日定然报答。明日我便起行了。”

  “秦老大,不必客气。既然你身体好了,明日自离去罢了。”金小姐回道。

  木子风对着大憨说道:“大憨兄,秦老大为什么谢金小姐海上搭救之恩,难道你们出海了吗?”

  大憨嘴里嚼着肉,点点头,没几下,大块肉就进了肚子,说道:“我们前几日在海上遇到了秦老大,他被晒的满头大汗,他说他的同伴被活活渴死好几天了。”

  “啊。”木子风惊讶道。

  大憨问道:“木公子想出海吗?出海可是很危险的,海上风浪很大,再大的船到了海上,一个风浪打过来,就能掀翻。秦老大和同伴出海,就是遇上了那场风浪,船桨落了水,断水断粮好几天,又是风吹日晒的,他的同伴活活渴死,秦老大福大命大,被我们发现,才救了他一命。”

  木子风皱着眉头,心想这不会吧。

  这是金小姐的表哥拿着羊肉送来给木子风,说道:“木公子不必担心,其实海上也没有那么危险。我们的船在那场风浪里也没被掀翻。大憨,你呀别吓木公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