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背运到家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952 2019.08.11 21:58

  木子风看着眼前马仗人势的白马,更要与太平较劲了。“我让开可以,但是你把我撞伤了,我要你的这匹马作为赔偿。”

  太平闻言嘴角一翘,什么时候在自己面前献殷勤的木子风开始跟自己对着干了?“你再不让开,信不信我抽你?”

  木子风没想到这个郡主这么嚣张,拉着马脸上的马套,誓要让太平把白马留下。

  “你让不让开?”太平拿起自己的马鞭。

  木子风其实是害怕的,但是谁的面前都能怂,就是女人面前不能怂。

  太平也不能真用马鞭抽他,毕竟自己还理亏差点撞到他。“我的马不能赔给你,等我回了家,就让人送匹好马给你。现在,你可以让开了吧。”

  “不行,我就看上你这匹白马了,反正你不给我,你休想走。”木子风现在就有点无理取闹了,就想给自己憋了一肚子的气找一个出气口。

  太平真是没想到木子风这样蛮不讲理,她一拉缰绳,马儿高高跃起,木子风没拉住就松开了手。马儿侧身,太平一手抓缰绳,一手拉住木子风的肩膀,就把他提了起来,挂在了马背上。

  太平一甩马鞭,马儿向城门口飞奔而去。马三宝一边叫喊,一边在后面追赶。

  木子风挂在马背上被颠的魂飞九天,只要头一抬起来,就会被太平按下去。木子风抓着马毛,想要找个着力点。他嘴上不停的骂着太平,什么疯女人,死女人,母老虎,一辈子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太平实在听不下去了,这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木子风吗?等到了城外不远的地方,太平拉住马,一把就将木子风推下了马,然后说道:“赶紧给我滚,下次再让我见到,我的马鞭就不认人了。”

  木子风被推下马后就躺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太平说完话后,见他没反应,叫了几声也不见回话,赶紧下马查看。

  “木子风,木子风,你没事吧?”太平心惊,都忘了他之前受伤的事了。

  木子风从马上摔下后,就装死了,他要给这个女人好看。正当太平握着木子风的手探查脉搏的时候,木子风反手握住太平的手,飞快翻身,太平的手被扣在背后,木子风翻到太平背后,用膝盖顶在太平背上,压倒后,顺势坐在背上,两膝盖压住肩膀。木子风另一只手上拿起手铐,马上拷住了太平。

  等到太平被拷住后,木子风就从太平身上起来了,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掀起衣袖,查看自己手上的伤势。

  “木子风,你这个骗子,赶快放开我。”太平现在和木子风一样,一身土,白脸也成了黄脸。太平转过身坐在地上,她试图拽开手铐。“这是什么东西?木子风,你听没听见。”

  木子风手上擦破点皮,手上青了几块,身上不知道青了几块紫了几块。“你说你这个疯女人,早点把你的马给我不就行了吗?非要让我动手。”

  太平坐在地上,狠狠地盯着木子风,眼睛一转,对着白马吹了几个口哨声。白马听见主人的指令,冲着木子风就走了过去。

  木子风看见白马过来,赶紧起身跑,但是白马就好像认准了他,不管木子风怎么跑,白马都跟在后面,试图用头撞他。

  太平看见木子风被追的团团转,哈哈大笑:“木子风,你要是答应放了我,我就让马儿停下。”

  原来是这个女人搞的鬼,木子风加快马力,跑到太平的身边,把她拽了起来,躲在她后面。“来啊,来啊,撞啊。”

  “木子风,你是不是男人,躲在女人背后。”太平被木子风拽着转圈。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鉴定吗?抱歉啊,我还看不上你呢?”木子风在太平的背后对着白马做鬼脸。

  “你够了,你要是再无礼,我的哥哥们不会放过你的。”

  “我都要远走高飞了,还怕你哥。”木子风无意识下嘴快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你要走,远走高飞?什么意思?”太平疑窦升起。

  “啊欧,我刚刚说远走高飞了吗?没有,你听错了。”木子风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

  “哼,你放不放开我。”

  在木子风和太平僵持的时候,马三宝赶到拉住马,飞身上马降住了白马。

  木子风见马被降住,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对着太平说道:“你听着,现在这白马是我的了,我呢放你走,你不许再跟我纠缠。”

  太平盯着木子风不说话。

  “你听见没有,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抓把土给你脸上加点颜色了。”木子风威胁道。

  “好,你放我走吧。”太平已经憋了满肚子的气,但是先脱身才能跟他算账。

  木子风心有疑虑,怕太平在这个节骨眼上会给自己造成麻烦,但现在摆脱这个郡主才最重要。

  他转到太平身后,从头上的发冠上取下钥匙。刚要开锁时,他问道:“唉,你娘今天不是礼佛去了吗?你怎么不去?还骑马往城外跑,难道是和男人私奔去了?”

  “闭上你的臭嘴,我是出城打猎,你胡说八道什么?”

  “打猎?打猎你都不带弓箭的吗?私奔就私奔吗?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木子风觉得有问题。

  “我是和哥哥们出来打猎,爹不让我外出,我是偷跑出来的。这总行了吧。”太平的眉间都皱出纹路了。

  “那就是说,你哥哥们应该就在这不远喽。我要是放了你,你会不会找你哥哥们来打我。啊,我知道了,你一定会的。”木子风头疼了。不能放,不能带着,要是拷在林子里,又怕遇上什么危险。

  木子风觉得自己是猪,早晚有一天笨死。

  “木子风你不是在家疗伤吗?你出来干什么?你不会是和哪个女人私奔吧?”太平被猜中心思,开始转被动为反击。

  木子风转到太平面前,笑嘻嘻的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要去找我的仙女姐姐私奔,但是我爹不同意,我就逃出来了。郡主,你能不能帮我保守秘密?这样,你的白马我还给你。”假亦是假,假亦真。木子风想要把这个郡主糊弄过去。

  但是木子风跟谁说自己私奔不好,非要跟他有父母之命的未婚妻说私奔,这让太平心里怎么想。

  太平脚重重的踩在木子风的鞋上,膝盖一抬撞到木子风的肚子上,木子风疼的踮脚后退,太平抬脚一踹,又把木子风给踹到了。

  “少爷,你没事吧。郡主,少爷都答应放你了,你干嘛还要打他。”马三宝抱着木子风的身子。

  木子风捂着肚子,又想握着脚,今天是背到家了,遇到这个疯女人就没好过。还好自己逃了,要是留下娶了她,木子风会想自杀,然后让这个疯女人做寡妇的。

  木子风靠在树下休息,马三宝则先去城门口接二宝过来。

  “木子风,我给你赔礼了还不行吗?我打你是我不对,但是你出言不逊,也有错吧。”太平手被拷住,双脚被绑,和白马一起被拴在树上。

  “你以为我很想跟你纠缠吗?你放心,等我的人到了,我就放你走。”木子风眯着眼睛,根本不想看见旁边的麻烦。

  “木子风,你真的失忆了。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过去的事了。”太平对人失忆之事还是比较好奇的,一个人居然会失忆,还是性情大变,真得太奇怪了。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云彩。我现在不是过去的木子风,当然未来有可能变成过去的木子风,不过,重要的是现在。好了,省点力气吧。我现在一说话就肚子疼。”木子风用手轻抚肚皮,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

  太平闻言发笑。

  不一会,马三宝驾着马车过来了。二宝、大宝骑马而来。

  木府的人还没有发现,马大宝顺利的出府了。木子风把太平的手铐解下,给她送了绑。“你走吧。马还你。今天心情不好,出言不逊别见怪。反正你也打了我几下,扯平吧。”

  木子风说完话,就转身走了。

  太平跑上前问道:“你去哪?真的找你的什么姐姐私奔啊?”

  木子风推开太平,一瘸一拐的走去,“后会无期。”

  太平拉住要上马车的木子风,问道:“你要和别人私奔,那你爹为什么要和我爹求亲?”

  木子风不耐烦了,女人就是问题多。“我爹是我爹,我是我。我没有要和谁私奔,只是不喜欢我爹替我安排一切。我要回乡祭拜我娘,顺便游历一下。这下你满意了吧。”

  太平没在说话,以前的木子风可是很重视他爹的,现在判若两人了。

  这时,马大宝突然趴在地上,伏地听地面的声音,“少爷,有马,很多马过来了,会不会是将军追来了?”

  木子风一听,赶紧钻进马车,二宝、三宝驾车。大宝骑马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