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新生活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3081 2019.08.11 21:28

  三天过后,在周围人都已经接受他失忆这个事实后,郜宜民先放弃了这个世界。

  他想要回到自己的时代,哪怕自己前世有心脏病,他也要回去。

  因为郜宜民现在的生活就好像一下子从现代化的都市生活走进落后的农村,吃穿住行样样不满意。

  这里不是古代,一个莫名的大梁国,在秦二世被一个叫赵子龙的人推翻以后,又经历了数百年的统治,而后又是光怪陆离的数百年征伐后出现的大梁国。所以,郜宜民学的历史毫无用武之地,郜宜民的穿越先知也就无效了。

  郜宜民每天的言行举止就好像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当然这在身边的人眼中很正常,郜宜民就是一个彻底失忆的犹如孩童般的人。

  起初,他会安慰自己,克服困难寻找这个世界美的一面。而后是计划打算怎么改善自己的生活,最后他希望离开这里,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那里还有他的回忆。

  假如他是真正的失忆,前世今生全部忘记,他或许还能接受当下的生活,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七天了,郜宜民认清了现实,这里的生活真是一团糟。如果可以回去,他会毫不犹豫的回去。

  郜宜民每天早上醒来,会有仆役们伺候他穿衣,但是,郜宜民是一个注重个人隐私的人,所以他弄明白这上衣不是上衣,裙子不是裙子的服饰穿法后,就自己穿衣了,这在下人眼中就是诡异。

  更让周围人诡异的是,郜宜民把自己屋里全部的女婢都赶走了。

  郜宜民没法欣赏那些婢女们的容貌和举止,一个个下巴贴在胸前,脚下碎步不出声。

  当然,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年龄,对于郜宜民来说,她们都是未成年啊,未成年是不能打工的。

  多年的教育给郜宜民造成的影响就是无法改变内心已经形成的价值观。

  再说,郜宜民每天吃的东西吧,他发现食材的调料挺丰富,但是一锅烩是什么玩意儿。主要的肉食就是羊肉,不是烤好抹上盐了事,就是开锅加料炖煮羊肉。最重要的是郜宜民几乎没有吃到过素菜。

  郜宜民想吃素菜,但是木府的管家木兴告诉他,木府是贵族,不吃素菜。

  就这吃一项,就能分分钟把郜宜民想要留下好好生活的念头打消一千遍。

  唯一好点的可能就是酒了,酒的品种还可以,白酒、米酒、黄酒、葡萄酒、果子酒等,但都不是度数特别高的酒,味道就一般吧。

  再说住吧,郜宜民是每天在地上打地铺。床就是地上的一到二层的被料。然后四周用一个竹帘子隔离,就是一个屋里的一张床了。

  说道出行,郜宜民还不能出行,木琨把他禁足了。现在郜宜民在木琨眼里那就还是病人,木琨已经在打听那个李道士的消息了,希望把他再请回来治病。虽然不能出行,但是郜宜民在府里见到了高头大马和马车、驴车这些交通工具。

  对于目前的现状,郜宜民当然想过改变,但是就算能改变,还能再造一个21世纪吗?

  木琨是大梁国的平苍大将军,爵位是钜鹿郡公。木子风作为木琨的长子,自然的,地位在同龄人中也还过得去。

  但是,郜宜民根本不稀罕,甚至觉得做大将军的儿子实在是坑了他。郜宜民前世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军三代、官二代还是富二代,典型的靠爹靠娘就能一辈子混过去的人。一个大将军的儿子,差别很大吗?再说,郜宜民前世得了心脏病,剧烈运动都不行,现在让他舞刀弄棍这不是要坑死他吗?

  前世就没有培养出运动细胞,定势的思维也没法让他开始练腹肌啊。

  如果现在可以一头撞死,然后回到现代,郜宜民绝对不会犹豫的。

  “我问你们三个,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木子风(姑且还是叫这个名字吧。)手叉腰,站在院子里,面前是马家的三兄弟,马大宝、马二宝、马三宝。当然这不是他们的真名,这是木子风新起的。

  马家从爷爷辈开始就是木府的亲兵卫士,马家三兄弟之前也一直跟着木子风,是木子风的武术陪练。

  “少爷,我们打拳吧。”

  “少爷,我们来比比刀法吧”

  “少爷,枪法最好玩,比枪法吧”

  马家三兄弟除了练武,就是练武,还是练武。但各有所长。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是木子风擅长的。

  无聊的时候,你会做什么?玩手机、打游戏、看电视剧、看电影、去KTV、酒吧喝酒……等等,这些都做不了了,还能做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木子风只要一想到自己前世的逍遥日子,在看到自己现在被困在一个牢笼里,就是无尽的憋闷。

  “少爷,少爷,你怎么啦?”

  “少爷,你是又犯病了吗?”

  “少爷,你别急啊,老爷很快就能把当初救你的神医请回来给你看病。”

  木子风忽然灵光一闪,神医?不对,应该是法术厉害的仙人才是。他能让我的灵魂进入木子风的身体,是不是可以把我的灵魂重新带出来,然后送我回家呢?

  木子风刹那间思绪乱飞,一下子脑子就清晰了,或者说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生活目标——寻找仙人,送自己回家。

  可能吗?不试试怎么知道。

  木子风马上去找木琨,他打算问问那个神医的情况。

  但是木琨不在家,于是木子风就去问木兴。还真的有结果。

  原来那个自称来自云泽山的李清风道长并不神秘,反而在民间多有传闻,他以算卦为生,但却不像那些自称神算子的道士。他经常以十卦九不准来骗取卦资,所以知道他的人把他骂个狗血喷头,纷纷要找他算账。

  至于他的下落,没人知道,有说他出了京师往北走的,也有说往南了。而传言中的云泽山在西南边,靠近巴蜀之地,派人寻找他的人也没有消息回来。

  李清风的传闻越神秘,下落越飘忽不定,越说明这人有仙法道术。这愈加让木子风相信自己有可能回到过去。

  还有李清风拿了自己的玉佩也让木子风觉得怪异。木子风在前世也有一块玉佩,不是什么家传玉佩,而是他母亲在拍卖会上拍下送给木子风的。木子风画下玉佩的样式给马家三兄弟看过后,确认是一样的。所以,木子风更加怀疑那块玉佩的作用。

  问清李清风的情况后,木子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良久以后,木子风决定要亲自去找他。但是要怎么让木琨同意呢?

  木子风思索良久不得其法。

  到了晚上,木子风吃过晚饭后坐在院子里数星星。这个时空下,木子风看到的最美的景致就是夜晚的星空了。

  在木子风给马家三兄弟讲解天上的星座的时候,木琨回了家,把木子风叫到了书房。

  木子风进了书房后,发现木琨的心情不错,还在喝酒自斟自饮。不过丝毫没有醉意。

  “坐吧。”木琨放下酒杯。

  木子风很为难,因为他要跪坐在垫子上。木子风别扭的跪坐下来。

  “真是什么都忘了,唉”木琨看着木子风现在的样子,真是痛心不已。

  “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木子风想要早点回去,当然也在思索怎么开口说自己要去找李清风的事。

  “今天,爹给你谈好了一桩亲事,宋家已经答应你和太平郡主的亲事,这也本是原定的,但是你本该夺得大比武的魁首后再向陛下求婚的。没想到,天意弄人,不过还好越国公不在意这些。”

  木子风都听懵了,自己现在也才15—6岁,就要结婚。而且还是包办婚姻,简直天理难容。木子风已经幻想到自己今后悲惨的生活了。结婚生子,传宗接代,那他成什么了?

  “不行,我不结婚,不成亲。我不成亲。”木子风说道。

  木琨本该生气,但是想到木子风失忆,就说道:“你在未失忆之前就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而且你参加大比武就是要求娶太平郡主。这你都忘了吗?”

  “爹,过去的事就过去好了,我过去喜欢她,现在不喜欢她了。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我怎么还会想去娶她呢?爹,我想再等等。”木子风看木琨神情凝重,就转移话题,“爹,我想去找李清风道长,等我找他,说不定就能医好我的失忆症,然后我再娶太平郡主好吗?”

  “不行,这事好不容易定下。你什么也不用做,爹会替你安排,你就等着成亲就好了。还有,在你没有成亲之前,你不许再出门。至于找李清风的事,爹会找人做的。”木琨没有留给木子风商量的余地。

  木子风抿了抿嘴,他知道木琨不会和他商量,自己只能另寻出路。

  等木子风走出书房,脑海中突然出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话。以前,木子风只是觉得这句话很厉害,说这句话的人很能装。等到真正身处囚笼时,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可贵。

  木子风,这个文青少年会如何实行自己的人生寻觅之旅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