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风起太平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津津乐道

风起太平岁月 边牧人 2221 2019.08.18 11:26

  木子风的日子不好过,但是很快就有人出来帮他了。这人就是和木子风没做成买卖的蒋氏。

  宋家门下产业众多,在打理家业上一直是这个女主人发话,而且她从来不让自己的儿子们家业,反而是交给自己的女儿。这个时代,男人有权、女人有钱才有话语权。所以,教女儿打理产业是蒋氏要留给太平的一份嫁妆。

  “娘,这是上一月的府里的开支。娘,您为什么突然收购了一万匹劣马?又买了这么多铁呢?”太平把自己算好的账本递给蒋氏。

  蒋氏一边翻翻账本一边笑了笑,说道:“这还不是有人上门给我们送钱嘛?”

  “啊,谁这么傻?”

  蒋氏看着账本,突然想起坊间的传闻,嘴角又裂开了几分,说道:“就是那个不识字的木子风。”

  “他给我们送钱?这怎么可能呢?”太平想起他敲诈自己的白马就生气。“娘,他不会来下聘了吧?”太平有点不能接受。

  薛氏没有说木子风根本不想娶她的事,只是依言说了马蹄铁的事。

  太平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买那些马,这一买一卖可不是小数目。娘,那咱们还得多找些人打马蹄铁。”

  “这些娘都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你和娘进宫一趟,咱们唱出戏,把马蹄铁的事说给皇后听。”薛氏觉得这个时候把马蹄铁的事说出去,正好帮木子风一把。

  太平一点也不想进皇宫,宫禁森严,一言一行都在有心人的眼里,这么多年耳濡目染早已厌倦。可是,她的身份又不允许她躲在母亲背后,她迟早要成为母亲一样的人。

  两人盛装打扮,太平真是好不容易穿上了女装,至于样式如何,木子风若是在场,怕是要倒吐酸水了。

  二人在皇后宫中,与皇后畅聊女妆服饰,各地香粉胭脂,再说说儿女们的婚事。

  皇后有二子,长子被立为太子,跟太平相差十几岁,当然不可能了,再有是六皇子,与太平年纪相仿。皇后有意让二人成婚,亲上加亲。

  按理说这件事是很有可能的,把太平收入皇家,也是符合梁帝的心思。但偏偏梁帝还有一个七皇子,他是梁帝的幼子,还是宠妃云贵妃的儿子,云贵妃当然要为自己的儿子找一个身份高贵的媳妇了。云贵妃没有让自己的儿子做太子的想法,但是,儿子以后想要富贵荣华,太平实在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这种平衡之下,太平的婚事一直没有定下来,那木琨和宋穆谈两家的婚事有可能吗?木琨这么着急的想要和宋家结亲,其实就是不想等梁帝抽下空来给太平决定了婚事。他们两家共同决定,梁帝也不好反驳,毕竟这还不是门阀的联姻,太平不嫁皇家罢了,但绝对不能嫁入其他世家。

  对于皇后有一句没一句的夸奖太平天生丽质,秀外慧中,太平则表示不如娘娘雍容华贵,母仪天下。而皇后提起太平的婚事时,蒋氏表示儿女婚事要等宋穆回来后决定。

  说着说着,又把六皇子说来了,六皇子是来给皇后送糕点的,太平都要无语了,什么破理由。这个六皇子是皇后幼子,自小受到宠爱,目中无人,他其实也不想娶太平,但是皇后的话他又不能不听,他只当是娶回来供着就是了。

  六皇子来了,就不免说说自己的课业,聊些趣闻。说着说着,当下最流行的八卦就出来了,六皇子就给大伙讲起了木子风如何在朝堂上跟他的父皇要官的事,绘声绘色,就好像自己亲眼所见一样。一般人听了都要一起哈哈大笑,这种笑话最容易活跃气氛了。

  蒋氏一听,来了助手,也不用自己故意提木子风了,顺着六皇子的话头就接过去,“这木子风真是有意思,六皇子,您还别说,我这也有一关于他的笑谈呢?”

  六皇子一听,乐了,“哦,是什么事?”

  蒋氏就说道:“前段时间,木将军因为筹集马匹一事,带着儿子上门来叙叙交情。我们正谈着事情,那木子风便说要与我做生意,打算卖给我们5万匹好马,你们听听,这木家父子,一个来买,一个来卖。这叫什么事?”

  皇后皱着眉头,接话道:“是啊,这木子风若是有良马,木琨还用得着去找你们吗?”

  蒋氏便说:“皇后英明啊。木琨与我们分说,木子风受伤后失忆了,时常疯言疯语。他的话是胡话。”

  皇后和六皇子便点点头。

  “可哪知木子风不依不饶,言之凿凿的说他有法子让那些马蹄破损的马不再受伤。我就纳闷了,一追问是什么法子?您猜他说什么?”

  “什么法子?”皇后和六皇子异口同声。

  蒋氏正儿八经的说道:“他呀,说让马穿上鞋子,马蹄就不会破损了。”

  “哈哈哈哈”皇后忍不住笑了,六皇子可是毫不遮掩的大笑。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声音,“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啊?”

  梁帝带着云贵妃、七皇子进了皇后宫。

  众人齐声行礼,梁帝坐下后,说道:“朕与贵妃正考教七皇子学业,听说你们来了,太平,朕可是很久没见你了。”

  太平跪在地上说道:“陛下,太平长大了,父亲不在家,我要安心在家,可不能出来闯祸了。”

  梁帝看着已然亭亭玉立的太平,真的有点头疼,小时候挺可爱的,长大后就成了麻烦。“是啊,是啊。这一晃眼是长大了。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六儿啊,刚刚朕在门外就听见你笑了。笑什么这么开心?”

  六皇子回道:“父皇,刚刚我们在说木子风呢?他呀,又有奇言。”

  梁帝一听是木子风,就更头疼了。坊间传闻他是知道的,这个木琨真是教子无方。“他说什么了?”

  六皇子笑道:“父皇,刚刚宋夫人来给我们讲了个马穿鞋的故事。事情是这样的……”

  等六皇子说完,梁帝哈哈大笑,这笑声可是比六皇子还不羁。“这个木子风,他是把脑子摔坏了吗?哈哈哈,给马穿鞋,哈哈哈。蒋氏,后来怎么样了?他真的给马穿鞋了。”

  蒋氏说道:“哪里啊?木将军直接让家奴把他抬回了家。木子风被抬出去的时候,可是把木将军都给骂了。”

  众人又笑了起来,云贵妃轻笑着说道:“这木子风哪里像是15、6岁的人,说他是个七岁孩童还差不多。真是可怜了木将军。听说结发之妻已故多年,家里又竟是兵士,哪里能照顾好孩子。如今,陛下让他回家教子,日日见这孩子,可不得被气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